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李錫奇、張錯、楊澤、劉大任、洛夫 (Fang-Ming Chen)


Fang-Ming Chen 新增了 5 張新相片 — 與 Dominic Cheung 。
[一時多少豪傑]
畫家李錫奇夫婦,邀請一起晚餐。下週二,劉大任夫婦即將回紐約,明年秋天還會返台。受邀的還有洛夫、張錯、楊澤。今晚相聚時,才知道楊澤正逢生日,他說跨入六十一歲。他自稱進入花甲之年,我說應該是耳順之年吧。
劉大任今天非常健談,提到當年他幾乎變成《蘋果日報》的總編輯。他發現理念不合,又匆匆回到美國。但是他仍然接下壹週刊的專欄,每週寫一篇,拿到最高的稿費。但是,他最後又放棄了撰稿,只因為他寫稿受到黎智英的干涉。在他身上,我彷彿看見他所堅守的知識份子風骨。
洛夫則是回來舉辦書法展,在台北的飛頁書房展出。他仍然在寫詩,未嘗有任何倦態。他完成長詩《漂木》之後,又繼續寫了不少短詩。今年七月所發表的「晚景」,頗有可觀。我已經到了一定的年齡,可以在他的詩裡通行無阻。比起年輕時期,我對他更加尊敬。
張錯也回來台灣,現在任教於台北醫學大學人文學院。他所寫的情詩,風靡我那個世代多少年輕讀者。年輕時期,今晚的客人是否能這樣聚會,似乎不太可能。我與劉大任就是不同路數,根本沒有交談的機會。而我與洛夫也在詩觀上有頗大分歧,還有過數度交鋒。
到今天,洶湧的血液慢慢退潮,各自從不同的意識形態迴轉,也從不同的美學觀念緩緩改變,終於可以靜靜坐在一起,回顧當年的過從。事實上,風格依舊,只是看得更為開闊。在我眼中,他們都曾經是我的文學豪傑,我還是專注捧讀他們的作品。今夜過後,他們的作品又在我靈魂裡復活。
(照片:李錫奇、張錯、楊澤、劉大任、洛夫)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