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葉公超 (楊聯陞)、吳國楨



殷惠敏著《誰怕吳國楨?:世襲專制在台緣起緣滅》;The Colonel;The Life and Legend of Robert R. McCormick, 1880-1955;殷惠敏著《誰怕吳國楨?:世襲專制在台緣起緣滅》
http://hcbooks.blogspot.tw/2017/01/the-colonelthe-life-and-legend-of.html


台灣回憶探險團
4小時
回顧蔣經國,怎麼又冒出一個課本沒教的「吳國楨」,還曾任「臺灣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部司令」。吳國楨到底是誰?
吳國楨二戰後曾任上海市長。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臺灣十萬火急的要務就是要付得出「軍費」「軍費」「軍費」,因美國對貪腐的國民黨頗有疑慮,故蔣介石同意讓美方可以接受的吳國楨接替陳誠擔任臺灣省主席爭取美援。
「蔣介石告訴我們,從1月份起,他每月要4200萬新台幣發餉給他的軍隊,而不是以前向陳誠要的1500萬。他說得很好聽,"我將給你全權當台灣省主席,不干預你省政府的任何事務,但我們撤到台灣的軍隊60萬人,每月得有4200萬元的餉,是我唯一要你做的事,是唯一的命令。"」
– 《吳國楨口述回憶》(引述林炳炎 https://goo.gl/LqMWdB)
1950年6月,在韓戰爆發的局勢變化下,美方決定支持中華民國政權,美援源源不絕而來,吳國楨的利用價值也隨之愈來愈低,特務系統蔣經國等人多次違法亂紀遭吳所阻懷恨在心,雙方衝突愈演愈烈。1952、1953年吳連續多次險些遭遇不測,趕緊辭職藉故前往美國,兒子還被當做人質留在臺灣一年多。之後吳在美公開批判「美國人每年提供了30-40億美元,給國民黨用來創造一個極權國家」、蔣介石「自私之心較愛國之心為重,且又固步自封,不予任何人以批評建議之機會」、應將蔣經國送進「美國大學或研究院讀書」否則會阻礙臺灣進步。中華民國政權則將其撤職查辦並冠上一堆罪名。最後有意寫作「吳國楨傳」的美籍作家江南,甚至遭中華民國政權派黑道至美國暗殺。
每次要拆解黨國神話,總是有信徒會說「要不是蔣,你們早就完了」,並以此作為合理化威權統治者種種惡行的藉口。
吳國楨事件明白告訴你,要不是有臺灣和美援,中華民國早就完了。也讓你了解「勤政愛民」的蔣經國是怎麼一回事。
圖:1950年8月 TIME封面,被巨龍吞噬的臺灣與吳國楨


~~~~2011.1.5

張作錦先生的這篇缺許多資訊
譬如說 是那些人打小報告的
傳記文學和葉公超先生的小部分文集在台灣出版過
葉公超的學生楊聯陞的"追懷師葉公超" 最好 收入哈佛遺墨: 楊聯陞詩文簡 pp.92-107


----

感時篇/葉公超之惡過於秦檜?

【聯合報╱張作錦】2011/01/06
由《蔣介石日記》看蔣對葉之深惡痛絕
中央政府遷台以來,政壇上震動最大、外界也了解最少的一次人事案,莫過於駐美大使葉公超被緊急召回且遭罷黜。
存放在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的《蔣介石日記》,自2006年開放閱覽,中研院近史所正籌畫將這套長達五十五年的日記出版全書。日記中多處提到葉公超。
葉公超的被貶,向來傳說有兩個原因,一是他未能執行政府否決外蒙古進入聯合國的決策,另一是他在美有汙辱國家元首的言行。《蔣介石日記》雖尚未能昭告世人明確的因由,但蔣對葉之深惡痛絕,必去之而後快,已躍然紙上。
1961年5月1日的日記有這樣的話:
葉某之奸猾言行,當不出於我意料之中,而其對我之汙蔑,其愚昧狂妄至此,殊出意外……其投機成性……出賣國家,成為吳逆第二,乃意料中事。十年來,更覺文人之無德妄為,毫無國家之可痛,而留美之文化買辦,凡長於洋語者,無不以一等奴隸自居而得意,可悲極矣。
所謂「吳逆」是指吳國楨。而葉公超「不自殞滅」,禍延「文人」及「留美」、「長於洋語者」,均遭蔣氏痛斥。
我政府擬否決外蒙入會,涉及一大批非洲國家能否進入聯合國,與美國國家利益關係重大。美國國務卿魯斯克嚴詞告誡我方,如否決外蒙,將造成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果。
《蔣介石日記》1961年九月〈反省錄〉有云:
除外有「魯丑」之壓迫以外,尚有內奸葉公超借外力以自重,其對內欺詐恫嚇之外,且以其溝通白宮自誇,以壓迫政府依照其主張解決蒙古入會問題……且對政府不斷侮辱,此其賣國從奸之真相畢露。余以為秦檜、張邦昌不足過也。
以秦檜和張邦昌狀之,可見蔣氏對葉已憤恨至極。是則外傳非僅為外蒙案,實因葉在美對蔣有不敬之言行,使蔣痛心疾首,或非無因。
傳聞葉之失檢,被部屬告密,主要有下列幾點:一、公開模仿蔣之鄉音以為樂;二、道及蔣早年在上海和廣州時之私生活;三、謂蔣不過是美國人的「一條狗」。
蔣1961年5月1日日記有謂「葉某之奸猾言行,當不出於我意料之中」,有人據此推論蔣對葉一向不滿,實則未必。1950年政府遷台後,在國家危疑震撼之 際,葉公超以次長升任部長。1952年和日本簽訂「中日和約」,不僅得與亞洲一個重要友邦正常往來,且阻止中共與日本接觸的可能。1953年與美國簽署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更為台灣日後的安定與繁榮打下基礎。中美簽約後,蔣單獨約葉在官邸共進晚餐,不久又頒授一等青雲勛章給他。
1958年葉奉派使美,蔣在桃園角板山賓館約見,晤談良久。葉辭出,蔣送至賓館門口,葉鞠躬請蔣留步,蔣未即回,目送葉上車,猶揮手致意。蔣甚少送部屬到門前,葉可謂殊遇也。
由上述諸端可見,蔣對葉應本相當器重。唯葉是一才子型人物,人謂他「恃才傲物」,終因此賈禍。然就外蒙和聯合國兩案而言,葉慎重、從權之主張,事後證明,應屬有眼光之遠見。
葉為大臣,出使外邦,言行自宜有分寸。唯即使有不是之處,若說他之惡甚於秦檜和張邦昌,未免「言重」。而被黜後數十年形同「軟禁」,或亦嫌太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