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黃聲遠;陳文華(2)

第20屆國家文藝獎 】建築類得主:黃聲遠
別人見到田中央的建築作品,常問:怎麼不怕困難?怎麼做到的?如何跟公眾溝通?其實,那些過程就像「飯一定得吃」那樣不得不順其自然...

//國家文藝獎//
為「獎勵具有卓越藝術成就,且持續創作或展演的傑出藝文工作者」,國藝會於1997年開始辦理國家文藝獎,今年邁入第20屆,目前共有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劇、建築與電影七類。
//評審委員這樣看黃聲遠//
「田中央工作群」創辦人,以一種「生活」的工作基調,在宜蘭耕耘、創作,以友善的環境思考、超越建築專業本身的侷限,尋求人和土地最自在的相處關係,豐富、自然地體現出「建築是在地的社會實踐」的理想典範。


宜蘭「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於10月初開始歐洲巡迴展,這是台灣建築界近日的大新聞。但該事務所主持建築師黃聲遠卻覺得有點尷尬,他最希望這件事能達成的是:讓我們的建築人多經驗一些國際真實。
TWREPORTER.ORG

恭喜系友黃聲遠建築師獲得今年國家文藝獎,以下是他鼓舞人心的感謝詞:
「謝謝宜蘭。
早晨,在田中央的宿舍旁經常可以看到Ryuki Taguma在水圳邊讀書。
這位從日本早稻田來的年輕夥伴,野心勃勃的身影,總讓我想起25年前自己剛到宜蘭來的那段歲月。
喜歡和學生們邊玩邊探索,從發現自己是多麼喜歡水,冷的、熱的,到慢慢認識了每一條巷子、每一個騎車經過的小朋友,還有那春夏秋冬依時上場的氣味、聲音⋯
享受圍成一圈一起動手修改大模型的青春時光,不怕親密的彼此承諾、相約投入轉眼就好幾年的都市基礎工作;和來自不同地方、不同國家的朋友們一起學習植物、學習治水、學習交通,坦然接受大家的幫忙,找出沙丘、窪地、生生不息的大地脈絡;
勇敢的留下混雜,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真相,在社會走向資本、消費、科技、派系政治橫行的時代,人們要反省的和抵抗的,其實都差不多。
台灣是一個辛苦又美麗的地方,
有颱風、地震,
有揮之不去的資本發展迷思,
有衝突不斷的公共決策,
還有個老是認為世界由他們定義的大鄰居。
戰爭的幽靈盤繞,
而我們仍然可以有自由的心靈。
作為一個學了37年的建築人,一直努力做的至少有兩件事:
第一是:硬要活出一個「自主工作群」,沒有人能隨便指揮又能時時反省,同伴互補接力又各有特色,在家或是出門都能合唱生命之歌。
再也沒有誰説了算。
第二件事是:不逃避建築本業,做出充滿善意、「什麼都有可能」的「真實空間」,讓進入的人得到撫慰、受到激勵。
證明自由的可能。
謝謝多年來的大學好友陳登欽,是他讓我看見如何熱情地向大地開放,是他讓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和全世界交朋友,分享生命中某一刻的喜悅。
猶如滿天的繁星,每一個小地方都可以是世界的中心。
謝謝多年來支持督促的學者、評審,鼓勵自由的父母,陪伴安慰的妻子,以及一起平安度過每一天的夥伴、學生。
寧靜、強悍又風情萬種,
在堅持繼續的路上,
我們都並不孤單。」
....... 黃聲遠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5日電)第20屆國家文藝獎公布,其中,9月甫獲日本「吉阪隆正賞」殊榮的黃聲遠,再獲國藝獎肯定,他說:「在堅持繼續的路上,我們都並不孤單。」 | 文化
CNA.COM.TW






2017.12.4

(日本)陳文華(東海中文,1962)。他提前到麥當勞,等約好的10點,再到我辦公室。手上一本法文書。兩小時之後,我才知道,他讀的是,Jean Christophe Vol I by Romain Rolland.
我說,傅雷本,是我初二的第一本翻譯小說。他說,50年前他讀的英譯本。這本小說,影響這樣深遠。

"克利斯朵夫站在羅馬耶尼居峰的平台上,帶著嘲弄的笑容,眺望這個又雜亂又和諧的城市,正好像徵山峰底下的世界:古時的廢墟,巴洛克式的屋面,現代的建築, 虯結在一處的杉樹與薔薇,——各個世紀,各個作風,被聰明的頭腦溶成一個堅固而連貫的整體。同樣的,人類的精神會把它本身所具備的秩序與光明,照在紛爭不 已的世界上。"
(日本)陳文華學長訪台,曹學長與我跟他長聊。
並代他轉1萬美金捐款:
給東海大學"徐復觀教授學術講座",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