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野島剛: 真實的台灣: 南方朔:國民黨是最後的法西斯!


【日本記者眼中,真實的台灣】
去年4月離開服務24年的朝日新聞,日本記者野島剛第一件事是飛到台灣,和朋友以台灣精釀的「獨立啤酒」慶祝「獨立」,「是台灣自由的價值觀影響了我吧,台灣讓我學到,做自己很重要,」他說 ,「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寫出真正的台灣,讓日本了解。未來台灣如果要統一,我也會這麼寫.....」
40歲開始有計劃的寫作,野島剛從故宮寫到蔣介石,從捷安特寫到台灣電影…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轉載自:目由時報]0130
南方朔-國民黨是最後的法西斯!

前幾年,英國作家杰夫里‧雷根(Geoffrey Regan*)寫了一本暢銷書《愚昧改變歷史》,該書指出,歷史並不是人們所以為的直線前進,而是有太多的愚蠢、無知做為歷史的轉換點,這是個人或集體的錯誤。當這種錯誤在發生時,他們並不認為是在做錯誤的事,反而是自以為是,因而一意孤行,最後是一意孤行走到了極端,變成了錯誤的事,因而引發天崩地裂的改變,使得歷史也跟著翻到了新的一面。愚昧、無知,以及有理由的愚蠢,在不知不覺中,反而扮演了歷史前進的推手。

*HC:40本書,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ffrey_Regan,未包括此書

因此,愚昧改變了歷史,甚至於可說愚昧經常是推動歷史改變的不自覺角色,這種解釋觀點其實是可信的。二○一六台灣選舉大變天,就可以用愚昧改變歷史的角度來解釋。因為從二○一三年開始,乃是國民黨愚昧亂行妄行的最高點,而它的亂行妄行如果要做有系統的解釋,就一定要說到國民黨的法西斯特性。國民黨在大選中崩盤,可說是最後一個法西斯政權的結束。從國民黨馬英九以法西斯手法整肅王金平,以法西斯手法意圖為服貿協議闖關,然後又是國民黨的黃復興黨部以高姿態介入國民黨初選,引發了國民黨的混亂及內鬥,最後是黃復興黨部強勢介入國民黨主席的改選,不讓國民黨落入本土台灣人手中。這一切表現都是法西斯的標準特性。



近年來,國民黨法西斯化的問題,人們已很少注意,但對這個問題,美國學者卻仍很注意。前幾年華盛頓大學教授柯比(William C. Kirby)就寫了一本《德國和共和中國》,由史丹福大學出版。在該書中指出,國民黨從孫中山開始,就對德國、義大利,以及土耳其凱末爾建國強軍的經驗,極為佩服,特別是一九三三年到一九三六年間,蔣介石當權,更加速了與希特勒政府的交往。他請了德國人鮑爾(Max Bauer)及克里伯(Hermann Kriebel)為顧問,並加速學習德國國社黨和義大利法西斯黨的控制手法。當時的國民黨組織部長陳立夫和陳果夫兄弟,以及蔣的黃埔軍人子弟兵賀衷寒和袁守謙等,都以德義的法西斯精神為楷模。國民黨在希特勒初起時,還希望蔣介石能成為中國希特勒,以普魯士軍人的行為做為標準,發動了「新生活運動」,也形成以黨務幹部為中心的「CC社」和以黃埔軍人為骨幹的「藍衣社」,以及軍人為核心的「復興社」,希望藉此形成集中式的民主;它就是後來國民黨式的獨裁,它表面上有民主之名,但無論議會或社團都只是配合獨裁者的意志,做為舉手部隊而已。法西斯政黨,有幾個特色:



(一)它以獨裁者的意志為意志,其他組織必須完全配合,使獨裁者的意志得以實現,效忠者可以分得各種好處,特別是名利的回饋。

(二)法西斯政黨也有它的整肅機制,它可以發動對不服從者的批鬥,將別人鬥垮鬥臭。

(三)它會形成各種次級的實力團體,做為維持它所要的秩序的控制中心,使它要的秩序不致因為民主而失控。

國民黨在大陸時期,整個黨已充分法西斯化,但因為對日戰爭,以及反共反俄,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國民黨遂進了英美同盟國系統,德義日等法西斯政權遂因戰敗而解體,國民黨因而成了唯一倖存的法西斯政權,但國民黨的法西斯獨裁,卻在中國失去民心,因而於一九四九年失去了中國。法西斯體制因而搬遷到了台灣。在過去六十多年裡,國民黨在台灣實行的其實是法西斯式的統治,尤其是當年的軍人組織,由於人多服從,容易動員,所以一九四九年來台後,軍人組織遂在國民黨重編過程裡發展為最強的團體。在一九六○至七○年代,軍人幾乎可說是國民黨最有力的動員體系,軍人在藝文界、教育界,甚至寫作界、媒體界,甚至產業界,以及治安保安這個核心體系,都無所不在。演變到今日,「黃復興」黨部即黃埔系統,加上動員性的「復興社」,仍是國民黨深藍的大本營。


因此,過去兩年裡,乃是國民黨法西斯體制最後的濫行妄行階段。馬英九搞服貿,並為了服貿而鬥爭王金平,這都是法西斯伎倆。總統初選,黃復興也被當權者利用,所以所有的A咖都不敢動彈,遂使得B咖洪秀柱出線,也造成朱立倫透過黨代表的運作,推翻了黃復興所決定的決議。國民黨鬥爭的難看,是國民黨喪盡民心的關鍵,最後正在上演的黨主席選舉,也是黃復興最後主導的戲碼。國民黨號稱有三十二萬黨員,但多半是鬆散的黨員,九萬名黃復興就是最強的投票部隊。國民黨有了深藍的黃復興,其實已不需要任何敵人。法西斯政黨,它本身就早已埋下自我毀滅的種子!第二次大戰後,德義日三個正牌法西斯政權已經結束,國民黨是最後的殘餘,它終於也到了休止的時候。戰後國民黨乃是法西斯的延續。最近日本朝日新聞名記者野島剛寫了一本《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該書就揭示了戰後蔣介石曾透過岡村寧次招募了許多日本軍人到台灣當顧問教官,為反共而努力。國民黨與德義日法西斯有太多人們不知道的秘辛,這是人們對這個最後的法西斯應當進一步研究的!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