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蘋論:在野黨們輸在起跑點;醜聞纏身的政府;國民黨一點都沒變:上下貪成一片,把執政當成請客吃飯

蘋論:在野黨們輸在起跑點

 
 
更多專欄文章
任何競爭如果從起跑點就不公平,即使遊戲規則訂得合理公正,其結果不會有正當性,也容易引爆由不平之鳴伏下的對抗危機。
台灣民主政治弊病很多,扁、馬執政前都信誓旦旦要改革,但當選後嘗到不公平的甜頭,遂食言背信,假裝忘記,以致於今天又要來炒這些老掉牙的冷飯,無聊至極。

自己人監票動手腳

台灣民主選舉起跑點的不公正有兩項:一是國民黨的牛油黨產;一是根據選罷爛法的規定,今年北市開票所只准許國民黨派員監票,其他候選人均未達派員監票的門檻。後者讓人想起解嚴前後已開始開放地方選舉,開票時只准政府公務員監票,其他候選人既不准派人監票,候選人更不得進場觀察。於是國民黨小動作如黃河之水,沛然莫之能禦。例如故意抹髒對手的票宣布廢票、突然停電,在黑暗中做手腳、宣布時間太晚,封箱明日繼續開票,利用晚上開箱換票、開票時把支持對手的票,念成支持國民黨候選人的票。反正只有公務員(都是國民黨籍)可監票,動手腳易如反掌。在那種情況下上帝都選不過國民黨。
超爛的選罷賤法第59條第1項第3款規定,直轄市長及縣市長與他項公職併選時,監察員之推薦,僅由上屆不分區立委得票數達5%之政黨所推薦之候選人推薦之。根據此法,目前台北市長候選人只有連勝文達到推薦監票員(監察員)的門檻,國民黨以外所有市長、市議員、里長候選人,都無權推薦監票員。柯文哲是以無黨籍身分參選,過不了門檻。
訂這爛法的原因,是2007年兩大黨意欲排斥小黨而以「政黨協商」途徑所狼狽為奸而修訂的。不趕快仿《總統副總統選罷法》(各組候選人皆可派員監票)修法,年底選舉只准連勝文指派監票員,不是開玩笑嗎?非鬧出暴動不可。藍綠兩黨讓人不齒與失望又多一樁。 

黨產歸零承諾跳票

至於政黨政治最最不公正的黨產問題,就像是收錢才可使用的百年老茅坑,臭了這麼多年也改不了。
有個姓馬的揚言2008年會拆掉這老茅坑,但因繼續有錢進來,也就裝聾作啞讓它臭下去了。馬的黨產歸零承諾,遇到選舉就自動承諾歸零了。 

蘋論:醜聞纏身的政府



更多專欄文章

即將爽退的郭冠英,可望領6萬元月退俸。資料照片

馬政府和國民黨是怎麼了?最簡單的推理和常識都秀斗,整個政府處於失能失智狀態,讓人憂心。

涉貪竟獲禮遇參選

蔣偉寧已經因醜聞與謊言而陣亡。涉貪起訴的馬之愛將賴素如已遭國民黨停權,前天竟然宣布獨立競選,並獲國民黨禮讓名額,以競選連任市議員。國民黨之無視於選民的反感,還開放7個責任里給賴經營,這是什麼狗屎政黨?黨主席馬英九不是說廉能政府嗎?賴素如涉貪案還沒無罪了結,竟又投入選舉,是吃定泛藍選民還是怎樣?
國民黨政府執政以來,不斷出現違背道德良心的醜聞,最近的有:被閹割的省政府現任省主席林政則,賊頭賊腦偷偷回聘「高級外省人」郭冠英為秘書,讓年資只剩2個月即可爽退的郭,從納稅人的稅金裡榨取6萬元月退俸到死;而做這件事的林政則毫無悔意,也忘了他自己的籍貫也是郭眼中的「台巴子」。
更離譜的是精省至今17年,省府無政可施,無公可辦,卻每年編列數億元預算,7成用在人事上的費用竟高達1、2億元。監委吳豐山和錢林慧君調查發現,行政院核定省府員額編制為84人,但省府現有員額高達91人,這些人月薪和退休俸比社會大眾平均薪資高很多,卻無公可辦,只會吸納稅人的血,成為米蟲和吸血蟲的混血兒。看在低收入和失業的民眾眼裡,怎會沒有相對剝削感和行業階級怨恨? 

拆穿滿口道德面具

不過短短2、3周,醜聞弊案連連:省府超出核定員額浪費公帑事件、林政則幫郭冠英偷補年資以圖利他人領取高額退休金事件、黃景泰弊案、蔣偉寧醜聞、賴素如涉貪還競選事件,每件在現代民主國家都是不得了的大禁忌,台灣政府竟不當回事。馬總統啊你常說:子帥之以正,孰敢不正?結果很多人不正,逆向推理,可不可以說因為子不正,所以很多人不正?滿口仁義道德的面具已遭自己人拆穿,以後請勿再說教,以免大家嘔吐。 

蘋論:國民黨一點都沒變




更多專欄文章




剛當選總統時,馬英九意氣風發、冠蓋滿京華,到處闡述他的用人與從政哲學,其中尤其喜歡引用孔子說的話:「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意思是領導者若能行正做直,即能風行草偃、不令而行。六年過去了,但國民黨上下貪成一片,不只證明馬當初所言只是大笑話;現在就連願意為馬英九操守打包票的人,恐怕都少了一大半。

縣市長團隊頻爆貪

基隆市黃景泰的提名案讓國民黨又跌了一個大踉蹌,震驚之餘,包括郝朱兩大諸侯都對黃景泰欲除之而後快,他們以為可以「殺一人而救全黨選情」。如果,黃景泰涉貪僅是國民黨這鍋粥裡的一粒屎,舀出來再煮煮喝也罷;問題是,那一大塊屎與粥已和而混之,不僅食不下嚥,更是臭不可聞。 

遠的不說,現任的基隆市長正是先前涉及咆哮警局、縱放毆警嫌犯,自稱「混蛋市長」的張通榮;既有此惡名昭彰的前市長,國民黨居然還能前仆後繼推出另一名涉貪的黃景泰,這不正是吃定你基隆市民只能買國民黨的帳嗎? 

不只基隆,國民黨這次的縣市長提名名單裡,包括苗栗的徐耀昌、台東的黃健庭,都還分別因為圖利與回扣案被判刑起訴。更不用說,八年前與馬英九一起稱兄道弟、互相拉抬的國民黨縣市長團隊有多少人已身陷囹圄、弊案纏身。 

黃景泰案爆發後,有傳言馬金核心團隊早就對黃的操守有所質疑,早欲除之而後快,但這顯然卸責之詞。事實上,馬英九執政六年已充分證明,地方派系於他,並沒有好與不好之分,僅有聽不聽話之別;否則,馬怎會重用高雄紅派少主林益世任國民黨青年團團長、副主席,又怎會迄今與雲林張榮味家族緊密合作?
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偏偏,馬英九這位從政以來備受黨國栽培、一帆風順的領導人,真把執政當成請客吃飯。 

馬的權力得來太容易,使得他慣常地糟蹋了這些權力;別說要他改變黑金政治與黨國惡習,就連當初白紙黑字宣稱要解決的黨產問題,現在已化身成為馬的保命符,用來威脅利誘他的國民黨立委俯首稱臣、乖乖聽話。 

馬英九被打出原形


國民黨一點都沒變,現在就連當初被視為救世主的馬英九也被打出原形,這是一個中等資才的政治人物在政壇歷經十年被異化的故事;這故事也告訴我們,政治人物的空口白話是多麼地不可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