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對話是解決眼前處境的契機;陳健民:梁振英應立即辭職、戴耀廷(2)Benny Tai:留守政總到最後一分鐘。目標是公民覺醒;北京劃紅線 戴耀廷談抗命、陳健民、朱耀明:香港‘三子’:香港人公投是在創造自己的歷史;佔中公投無法律效力不代表非法




10.3 11時20分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今早到特首辦及政總了解情況,希望大家繼續堅守和平抗爭精神,呼籲集會人士在各方面給予幫助,並考慮人道需要,重申行動沒有領袖但並非無方向無目標,而對話是解決眼前處境的契機。
香港獨立媒體網
〈陳健民:梁振英應立即辭職〉
【佔中鎮壓即時】(04:43) 佔中發起人陳健民認為佔中運動發展至今,已屬全民運動,不再只屬於組織者,他又表示仍支持佔領運動。他指為社會整體利益,梁振英應下台,重啟政改,化解當前危機。陳認為梁振英漠視民意及武力鎮壓市民,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應恥以為伍,呼籲各司局長及行會成員同應辭職。

〈陳健民、戴耀廷:留守到最後一分鐘〉
【重奪廣場即時】(11:26) 佔中運動的陳健民和戴耀廷早上約10時抵達公民廣場外,呼籲市民今晚到來公民廣場前聲援。他們現時在警方防線前坐下。
陳健民亦在面書留言呼籲:「我和戴耀廷會留守政總到最後一分鐘。各位市民,一起来守護學生!公民廣場本來就屬於人民,就像我們的普選權,必須重奪!」
【重奪公民廣場:http://goo.gl/TNW93y
【蘋果動新聞直播:http://goo.gl/GS14Ba
圖:盧松昌






「讓愛與和平占領中環」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今天接受彭博專訪時坦承,以威脅「占中」逼中國在香港政改上讓步的策略已經失敗,支持「占中」的力量逐漸減弱。戴耀廷表示,雖然主辦單位仍計劃落實「占中」,但他不預期這個運動將可改變中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架構所作決定的「政治現實」。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8月31日決議,2017年起香港行政長官(特首)可由普選產生,但候選人需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也要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

現任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的戴耀廷接受彭博專訪時說,中國採取毫不妥協的立場,意味參與「占中」的人數不會像主辦單位原本預期那麼多,原因是「香港民眾的思維非常務實」。

戴耀廷先前曾說,他有信心能號召至少一萬名示威者,如今他以「也許」形容動員到一萬人的機會。他說,主辦單位將選擇對香港經濟衝擊最小的日子發起「占中」。戴耀廷表示,企業高層得知「占中」發動時間的細節時,就會知道主辦單位無意損害香港經濟。他說:「雖然我不能提日期,但你看看日曆就可以知道,哪個日子會對香港經濟造成最小的衝擊。」

根據港府官網,香港近期的公眾假期分別是9月9日(中秋節翌日)、10月1日(中共建政紀念日)和10月2日(重陽節)。



被問及以「占中」運動逼中國容許香港普選符合國際標準的策略目標是否失敗,戴耀廷回答:「到目前為止,我們失敗了。我們原本打算用這個行動的威脅,營造出緊張局面。」但他說,中國當局拒絕退讓,因此「占中」運動的策略部分應該結束,「現在我們更想達到的目標是公民覺醒」。

專訪:北京劃紅線 戴耀廷談抗命

更新時間 2014年9月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44
戴耀廷
戴耀廷教授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議的普選框架是一國兩制的終點
在中國全國人大就香港2017普選做出的決定激起香港民間特別是泛民反對派激烈反彈之後,北京和香港官方口徑和官方媒體紛紛強硬表態「劃紅線」,指出人大決議法律效力不容置疑。為此,BBC中文網稍早找到香港「佔領中環」活動發起者之一戴耀廷教授,就他如何看如今官方的強硬表態,「佔中」活動未來,以及港人民心向背等問題。
戴耀廷教授首先就官方和官媒立場強硬談了自己的分析與看法。
民心攻防戰
戴教授首先分析認為,之所以從北京方面到港府和官媒都強硬表態,一方面是希望能影響香港市民「接受」這種既定安排,另一方面則是向泛民議員們施加壓力,讓他們接受目前方案。
他還認為,北京也希望透過這種高壓批評戰術「減少將來參加我們佔領中環活動的人數」。
「他們希望把影響減到最少,我想這都是他們所打的算盤,」 他說。
確保議員守諾
當被問及面對巨大壓力,是否會考慮改變佔領中環的計劃和方略時,戴教授表示他們目前的首要目標是確保泛民議員在立法會投票表決時信守投反對票的諾言,而具體多少人出來參加佔中活動並非那麼重要。
他說:「這一點我想已經有二十五個議員都清楚地表達了他們的態度,因此要想通過跟著人大常委會制定框架的方案的機會差不多是沒有的。」
在談到今後「佔中」計劃時,戴教授強調說,「佔中」的目的並非要鼓動民眾出來表達憤怒,而是希望能讓更多公民想清楚為什麼需要走出來。
「公民抗命的精神就是我們知道有不公義;我們願意為了指出這個不公義甚至願意付出個人的代價,」他說。
宣講抗命精神
戴教授說,對於佔中活動發起者和組織者來說,今後一段時間的主要任務應該是加大努力向香港人講述更多公民抗命的意義與道理。
他說:「實際上到了最後行動的時候,人數不是我們最關心的,而(最關心的)是來的人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來。」
他還補充說,爭取真正的普選權利和「佔中」不僅僅是他們幾個組織者的事情,也是全體香港人的事情,因此他們需要做的是盡力說明和宣講目標,而最終要看香港人自己的決擇,人多人少並不重要。
一國兩制終點
在被問到是否能夠暫時妥協,而在他日再爭取比目前方案更好普選的時候,戴教授認為人大推出的框架已經沒有未來求變的任何餘地。
「這個框架是一國兩制發展到終點了,」他說。「發展也就是只能發展到目前人大常委所說那一種的框架。我想這是香港人難以接受的。」
「如果我們否決了這個決定之後,其實我們還是保留了一個機會,在未來的日子,如果時機成熟一點的時候,可以爭取一個我們認為更加好的一國兩制。」
在談到今後如何應對可能來自北京方面更巨大壓力的時候,戴教授認為未來的事情可能需要先實施「佔中」才能知道。
(採編:晧宇 責編:董樂)

三子(指佔領中環運動的三名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戴耀廷:香港人公投是在創造自己的歷史

更新時間 2014年6月2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5:10Twitter
「和平佔中」民間投票
戴耀庭指出,雖然這次投票沒有法律約束力,但反映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政府需要正視,否則要承擔政治責任。
香港泛民主派全力支持的「6.22」全民公投,投票人數已突破51萬。周日(22日)起至29日會開放實體票站,讓市民投票。
為爭取更符合民主原則的2017年行政長官(特首)選舉方案,「佔中」運動發起人舉行這次投票,目的是讓民眾挑選較官方想法更民主的選舉方案。
「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對投票人數突破50萬感到興奮,認為是顯現香港公民社會力量及成熟程度。
戴耀廷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表示,「這個結果是令人鼓舞的,因為我們原先沒有預見到市民會做出如此熱烈和強烈的反應。現在看來,香港市民對真普選追求非常強烈。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有幾十萬香港市民上網投票。我感到很興奮,可以說是香港人在創造自己的歷史。」
他說,「當然這次投票在香港沒有法律約束力。但是從法律角度來看,如果一個事情沒有法律約束力,並不一能說,它是違法的。這次投票結果不會在法律上對政府有規範能力。但是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現在香港法律所允許的。」
他指出,雖然投票沒有法律約束力,但反映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政府需要正視,否則要承擔政治責任。
他還批評港澳辦發聲明,指投票違法,是對香港法律認識貧乏。

票站安全

據報道,投票網站近幾天來不斷受到黑客攻擊,而周日(22日)將進行投票站投票,那麼如何確保投票站及投票者的安全成了關注焦點。
戴耀廷表示,網絡服務商非常有力抵擋這些網絡攻擊,網上投票沒有太大的問題。他說,在投票站方面的安排,已經有所凖備,有很多義工去幫助維持票站外面的秩序。此外,票站裏面有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負責,他們也有足夠的工作人員去處理情況。
最近中國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以及香港特區官員都異口同聲表示,這次投票是違法的,沒有任何法律效力,而且是一場鬧劇。這對這些指責,戴耀廷從法律角度,反駁這些論點。
他說,「當然這次投票在香港沒有法律約束力。但是從法律角度來看,如果一個事情沒有法律效力,並不一能說它是違法的。這次投票結果不會在法律上對政府有規範能力。但是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現在香港法律所允許的。雖然投票沒有法律效力,但反映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應該對這些意見視而不見。漠視或輕視這些意見將面對由此產生的政治後果。」

投票方案

這次公民投票只是針對三個經過篩選的普選方案,而且都是包括「公民提名」方式的方案,那麼為什麼把其他方案包括在投票中呢?
戴耀廷表示,「這次投票是和平佔中運動提出讓政府考慮的方案,首先從和平佔中的目標提出來,然後爭取香港市民的支持,市民可以表達支持或不支持,但是如果特區政府認為他們不能接受這個公民提名方案,特區政府可以提出一個沒有公民提名,但是符合國際標凖的方案。我們會在下一階段組織另一次公民投票,讓市民在我們的方案和政府的方案之間再做出選擇。如果政府的方案符合國際標凖,並在第二次投票中得到大多數選民的支持,我們會取消佔領中環行動。這一點,我們是說得很清楚。」

「違法」之爭

中國官方以及香港特區政府官員一直強烈指責佔中行動是違法行動,而特區政府所做的民調也顯示,大多數香港人都認為佔中行動是違法行動,戴耀廷做為大學法律系教授,是不是也同意佔中行動是違法行動呢?
戴耀廷指出,佔領中環如果發生,這是一個違法行動。但是佔領中環與一般的違法行動有所不同。在法律上,可稱之為「公民抗命」或者是「公民不服從」的一種行為。這種行為其實是符合法治的要求。公民抗命可以使這個法律變得更加公益,建立一個更加民主的制度。雖然這種行為是違法,但是不是一般性的違法,其背後有一個公益訴求。而且參與這種公民抗命的人,都願意自願承擔罪責。他們尊重法律,但是他們通過有限度的違法行為,去爭取一個公益、民主的制度。

「爭取公益」

如果佔中行動是違法行動的話,為什麼一定要堅持用這種方法爭取香港普選呢?為什麼不能以合法的手段來做呢?
戴耀廷說,「鑒於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勢,我們可以看到單純依靠合法的方式,爭取成功的機會是非常小的。我們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採取這種公民抗命的行動。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人願意採取一些違法行為。但是為了實現更公益的訴求,我們這群人願意犧牲自己的自由,為香港爭取一個普選的公益制度。」
如果香港發生佔領中環行動,會將持續多久呢?如果北京方面一直不回應香港人的訴求,佔中運動將會作出什麼反應?
戴耀廷說,「我們還沒有公民佔領的中環行動的具體行動。按照公民抗命的精神,你必須用盡了合法的途徑,仍然不能成功的時候,才會進行公民抗命。到目前為止,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我們組織的公民投票,都符合香港的法律,我們沒有違反一條香港的法律。」
北京方面強調,下屆特首選舉模式必須遵照基本法的規定進行,但基本法所規定的選舉模式未能滿足泛民的要求,因為基本法規定候選人必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泛民表示反對。
為此,泛民在這次投票中提出3個更民主的普選方式供市民選擇,包括公民及政黨參與提名特首候選人。

「公民抗命」

香港當局正制定下屆特首選舉方案。不過戴耀廷強調,如果特區政府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國際標凖的時候,就凖備進行這種公民抗命的行動。
「我們也說得很清楚,我們採取行動也只是坐在中環的路上,我們不會反抗,警察拉我們的時候,驅逐我們的時候,我們也不會反抗。警方起訴我們的時候,我們會自願承擔罪責。採取這樣的行動對香港的影響有多大,我想警方有足夠能力處理我們的情況。」
「我認為,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情況,不單是我們做出犧牲,其實中央政府也難以完成它對全世界做出的承諾,香港有高度自治,這也是中央政府需要考慮的。特區政府也會面對一個非常困難的局面,如果真的發生佔領中環,社會秩序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是特區政府會面臨一個難以管制的局面。我希望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慎重考慮我們的要求。」
此間輿論一般認為,泛民推動這次投票只是凝聚民意向北京當局施壓,投票結果既反映民意對「真普選」的追求,也兼具各種政治訴求。最近不斷有人警告說,佔中行動會癱瘓香港的經濟。
但是戴耀廷表示,影響香港經濟的不是佔領中環,而是不民主的管制制度。
他說,「其實,這個制度不民主,香港的經濟發展已經受到很大影響。很多方面的發展都是因為沒有一個民主的制度而難以發展。如果發生佔領中環,一萬人坐在中環裏面,我們不反抗。警察要把我們搬走,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用一兩天時間,就可以把我們處理了。我認為,這一兩天對香港經濟的影響遠不及因為香港沒有一個公平民主的制度對經濟所造成負面影響大。為了香港有更好的經濟發展,更多層面的發展,我們需要有一個普選制度。」
(撰稿/責編:路西)

戴耀廷:佔中公投無法律效力不代表非法

更新時間 2014年6月2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8:50
佔中投票
市民冒雨排隊參與「佔中」普選方案實體投票。
「佔領中環」運動就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方案舉行的民間全民投票,今日開始增設實體票站供市民投票。
截至22日下午2時,負責「佔中」投票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投票人數接近60萬。

冒雨投票

香港的星期天雖是一個暴雨天,多個實體票站外出現撐傘排隊等待投票的場面,不少凖備投票的受訪者表示,明明知道這次是民間發起的投票,不具法律效力,但希望政府知道民意,將來有一個真正選擇的普選。
有投票的市民表示,日前在網上已經進行了電子投票,不過擔心自己的一票可能因黑客入侵投票網頁受影響,因此再到實體票站了解是否需要再投。
市民鐘女士向BBC中文網表示,原本沒有計劃投票,但因為國務院公布了一國兩制白皮書,覺得一國兩制已經受到威脅,因此必須透過投票表達憂慮。
在香港理工大學的票站外,早上已經有大批市民冒雨等待投票,當中不乏長者和年青人,也有家長帶同子女一起投票。
一位行動不方便,需要坐著輪椅的長者向BBC中文網說,為了下一代著想,必須向政府表達,希望日後特首普選有選擇。她最終是一拐一拐被攙扶著走上樓梯上參與投票。

公投是騙局

冒雨下等投票的,亦有反對「佔領中環」公投的示威人士,他們同樣冒雨在幾個實體投票站外,對投票進行抗議活動,其中一名愛港力的成員在現場喊叫:「請你們投完票的人說,三個方案那個符合國際標凖?說不出就是無恥。」
愛港力
愛港力行動質疑公投有多大公信力。
愛港力行動召集人李家家表示,投票不合情理及違法,不代表民意,就是有人隨便在電子投票系統輸入數字都可以完成投票,質疑有多大公信力。
現場有抗議人士高叫:「公投暴徒!公投是騙局!教協教唆學生犯法!」
早上實體票站開始運作時, 「佔領中環」三位發起人一起到票站投票。

政府不能漠視

香港特區政府及國務院港澳辦指「佔中公投」非法及無效。
「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承認這次全民投票的確沒有法律效力,但跟非法是兩回事,過去多日很多市民投票,顯示他們對真普選存在熱切的要求,政府不能漠視。
負責「佔中」投票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鐘庭耀指出,中午後已有超過59萬人透過電子方式及到票站投票,其中票站投票市民已經接近7千人。
鐘庭耀指,將來點票時即使在網上及實體票站投票,最後只會計算同一身份證市民的投票。
他指,如果有人動用資源進行不誠實投票,包括用小孩身份證或胡亂輸入號碼,這些人蓄意破壞,都應受到譴責。
陳方安生
陳方安生希望特區政府聽到市民的聲音。
鐘庭耀表示,投票系統原本只可承受80萬次投票,但由於延長了投票時間至本月29日,相信系統處可以處理多一倍選票也不存在問題。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中午到位於銅鑼灣教協的票站投票。她表示能夠用選票表達意見感到興奮,又說現時約有60萬人投票,顯示港人的心聲。
她希望特區政府能聽到市民的聲音,不能忽視,又認為到票站投票,能減少網上投票時身份證被盜用等問題。
被問及中央政府認為投票違法,陳方安生表示,在文明自由的社會,市民用和平合理的方式表達意見是絕對合法。
(撰稿:陳志芬 葉靖斯/責編:蕭爾)
Hong Kong's Most Dangerous Man Wants People to Vote
Occupy Central organizer Benny Tai
Photograph by Bobby Yip/Landov
Occupy Central organizer Benny Tai
Benny Tai, a soft-spoken law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s the man behind 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 a pro-democracy movement that is threatening to stage civil disobedience in the streets of Hong Kong’s financial district. That, as fellow activist Edward Chin joked as he introduced Tai at a media briefing yesterday, makes the professor “the most dangerous man in town.”
As it organizes an election of its own in Hong Kong that begins today, Tai’s pro-democracy campaign is entering its most dangerous stage yet. “The movement now has reached a critical point,” Tai told reporters. Critics have denounced Tai and his fellow activists, saying Occupy Central will lead to chaos in the center of Hong Kong. The group has also had to contend with cyber sabotage, following a hacking incident that targeted Occupy Central’s website. The campaign, Tai said, “has been under a wave of attack.”
Occupy Central isn’t staging any sit-ins just yet. Instead, it is asking people to vote. Tai’s group is organizing an unofficial citywide referendum that will last until June 29 to weigh public opinion on how to choose Hong Kong’s next leaders. Since the city’s return to Chinese rule in 1997, a small pro-Beijing committee has selected the chief executive, but China has promised some form of universal suffrage for the next election in 2017. The question is, what does universal suffrage mean? The pro-China side wants a screening process, with a committee that vets candidates first before allowing ordinary voters to decide. Tai and his fellow Occupy Central activists reject that, calling for “public nomination” of candidates s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oesn’t have a veto.
At some point, Tai says the movement may follow through on the threat in its name and occupy Central, where most of Hong Kong’s top banks and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s well as Bloomberg) have their offices. Many companies are already taking no chances, developing plans in case demonstrators block the streets and prevent employees from getting to work.
While Tai has tried to play down concerns about demonstrations, his critics warn of bedlam in the streets. Once a large-scale demonstration starts, Occupy Central’s organizers “may not be able to keep it under control,” Hong Kong’s Secretary for Security Lai Tung Kwok wrote in China Daily on June 12. “Radicals may hijack the movement and transform peaceful public protest to violent protest.” An anti-Occupy group, borrowing a phrase from Richard Nixon, is arguing it represents the Hong Kong people in the silent majority who oppose Tai’s tactics. Occupy Central’s measures “go against the fundamental values of Hong Kong and her people,” Silent Majority for HK says on its website. Michael DeGolyer, a prominent professor of government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as also criticized Occupy Central, saying in a China Daily op-ed today that the threat to blockade the financial district “is not civil disobedience. It is uncivil coercion.”
For now, Tai says the movement is willing to wait and see what sort of proposal the government makes before making the decision to launch a mass protest campaign. Instead, he’s calling on Hong Kong people to turn out and vote in his group’s referendum. To kick off the unofficial election, Tai’s group is organizing a rally today that will feature Anson Chan, the former No. 2 in the local government, leading everyone in singing the movement’s anthem,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the rousing finale of Les Mis.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not “remain silent,” Chan told reporters yesterday. “We can send a very, very strong message to Beijing.”
As for Tai, at yesterday’s briefing he was looking on the bright side. Given all the attacks Occupy Central has endured lately, he said, “we may be able to get more sympathy.”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