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不屈的香港人(9):學聯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誰是"佔中"的"中堅力量"?


10.23
香港警方拘捕8人學聯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
香港警方周四稱,在抗議活動主要地點旺角拘捕了8人,其中包括一名女性。週四,《明報》全文刊登了“公務員撐雨傘”臉書上的一封公開信。
Bildergalerie Proteste in Hongkong
10月19日的香港街頭
(德國之聲中文網)香港警方稱,被拘捕的8人年齡在32歲至82歲之間。他們於週三中午被捕,涉及襲擊、藏有攻擊性武器、縱火等指控。警方還呼籲市民不要前往旺角受影響地區,更不應帶小孩前往。香港其它兩個主要抗議地點沒有傳來發生衝突的消息。
香港學聯常委會成員、樹人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陳珏軒在接受德國之聲電話採訪時表示,不清楚上述8人被捕的事件,但他認為:“如果他們有武器的話,我想他們不是屬於我們的群眾。也許是反佔領運動的人士混進來,想破壞這場運動。但我們相信群眾能夠保持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去繼續抗爭。比如我是在銅鑼灣的,每天我們都很和平。我們沒有帶武器,什麼都沒有,就是在這裡聊天,很和平地在這裡集會。”
陳珏軒認為,目前的運動已經是一場群眾自發的運動,一場由群眾自己掌控的全民運動。而學聯只是參與的其中一方。從一開始,學聯就呼籲和平非暴力原則,迄今也仍然堅持這一原則。他說:“我們看見,警方用了過度的暴力,但我們的群眾其實是很和平的。就是說那些衝擊的行為都是因為警方使用暴力,才在混亂之中出現的。”
Beginn von Gesprächen in Hongkong 21.10.2014 Studenten verfolgen die Live-Übertragung
在旺角參加和平抗議的學生們

最新民調顯示“支持佔中”比例增加

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週三公佈的一項最新民調,支持“佔中”的受訪者比例為37.8%,比上個月的調查(31.1%)上升了近7個百分點。35.5%的受訪者表示“不支持”佔中,比9月份的46.3%下降近11個百分點。
此外,53.7%的受訪者認為警方釋放催淚彈的做法不恰當,僅有22.1%的受訪者認為“恰當”。對於警方處理佔中人士與反佔中人士的衝突手法,有42.2%的受訪者認為“不恰當”,26.7%的受訪者認為“恰當”。該民意調查是在10月8日到15日間進行的,對802名香港15歲以上能說粵語的市民作了隨機電話訪問。
Hongkong Occupy Central Demonstration 22.10.2014
〝公務員撐雨傘〞
本週四,香港《明報》全文刊登由〝公務員撐雨傘〞臉書專頁發出的一份聯署聲明,題為《一群香港公務員致市民的公開信》。公開信中寫道,"儘管運動的發展有變化有分歧,但我們相信大部分的佔領者都在緊守和平非暴力的原則,都在為更美好的香港而奮鬥。"
據〝公務員撐雨傘〞臉書專頁的貼文,截至10月22日下午2時,公開信已獲得1314人支持,還有人拍下員工證照片以證實身份。在臉書帖文中,一名警員引用中國一句俗語寫道〝身在曹營心在漢〞,另有警員寫道:"支持真普選,601人提名的安排等於完全黑箱作業。"
針對10月20日,政府人員協會和香港公務員總工會發表的指責政客煽動佔中的聯名信,也有公務員發圖片留言:"工會不代表我。"


新聞報導

誰是"佔中"的"中堅力量"?

他們不被警察的警棍和胡椒噴霧所威脅,冒著與父母"決裂"的風險。儘管對香港的民主爭取沒有多少現實的成功機會,但"佔中"的主力一直沒有放棄。他們到底是怎樣的一群年輕人呢?
Proteste in Hongkong 18.10.2014
(德國之聲中文網)"佔中"示威者將香港政府大樓前的金鐘夏愨道命名為"雨傘廣場",這裡是示威者的主要抗議區。"雨傘"是此次民主運動的象徵。"雨傘廣場"已經成了學生們日常生活的場所。學生在現場搭起桌椅,開始學習。幾米外的不遠處,有人正進行"號召市民參與"的演講。旁邊正播放著一段影片。
"雨傘廣場"(金鐘夏愨道)本來有八條車道,但現在這裡卻搭滿了帳篷。每個夜晚數百名示威者在這裡"紮營"。他們中大部分是20出頭的學生。白天到大學上課,晚上回到廣場。他們是抗議活動的"中堅力量"。現在,"佔中"已進入第四周。
"決戰"已開始
北京當局稱這些學生為激進分子。廣場上幾乎沒有人有過激行為,但態度看上去卻很堅定。抗議者表示,他們要求的不只是香港的真普選,他們還要拯救自己的家鄉擺脫北京當局的控制,爭取港人的公民自由。"決戰"已經開始。
香港一位藝術系的女大學生伊娃(Eva)說,"這是香港最後的機會。"如果我們失敗,或者放棄,那就前功盡棄了。因此,我們不能妥協。否則,我們將永遠失去我們的價值觀。政府會壓迫我們。香港將和中國內地的其它城市一樣。
伊娃(Eva)說,除了"佔領"這樣的方式,沒有其它選擇。他們已經嘗試過所有方法:大規模抗議、藝術活動、民間組織的"全民公投"--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佔領"街道是唯一僅存的給港府施加壓力的方法。停止行動不是一個選項。
一位政治系的女生利昂娜(Leona)說,"如果我們現在不繼續抗議,可能會為時已晚。我擔心,如果港人看到這麼大規模的持續抗議都沒用,他們最終會放棄。因此,我要留在這裡。"
利昂娜接著說,"我真的很害怕。現在,抗議活動已轉向暴力。而且,我的家人也不支持我。和家裡的關係可能​​會鬧僵。在家,我會完全避免談論這些話題。但我母親經常會罵我。她說,'你們封鎖街道,你們才是擾亂者等等'。"
Proteste in Hongkong 17.10.2014
發自心底的吶喊
港人的政治覺醒
抗議使許多香港家庭面臨"分裂"。學生們遇到的阻力越來越多。尤其是以下這些場景:
最近,幾乎每晚 示威者和警方之間都會發生衝突學生們抗議警方的驅逐。警察使用警棍、胡椒噴霧,出手越來越重。一些示威者放棄消極抵抗,開始"對抗"。
另一些示威者試圖在旺角以外的其它街道進行"快閃"示威活動,比如有人在網上號召,大家去某一個地點同時做某一個行動,由於聚集的人多,也可以達到阻擋道路的作用。這樣做無疑會引起警方新一輪的行動。
許多示威者認為這樣做是錯誤的。抗議可能還會拖上數週,並伴有暴力。儘管如此, 北京當局最後仍不會屈服。那麼一切將是徒勞的嗎?香港政論家林和立回答說:
"即使最終這場運動沒能使香港的選舉制度獲得具體改變,但它還是使香港的政治發生了改變。因為這是港人歷史上首次採取主動,並要求參與獲得更多民主權利的行動。這是一種政治覺醒,也是'佔中'運動的一個巨大成就。"

DW.DE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