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爭取最好的抗爭結果。全世界同情香港民運,北京不要想當順民之中國; 北京的下台階(江春男)


2小時 · 
【佔領:我們都在創造歷史──對刻下香港公民抗命運動意義的一些思考】文:鄺健銘
沒有人想過,香港的民間運動可以如此波瀾壯闊,香港人可以如此有傲骨。面對警察無理的鎮壓,可以如此無畏無懼;沒有領袖,一切可以安排得如此井然有序;這班親建制人士口中的暴徒,會有如此高的公民質素──主動清理垃圾、阻止塗鴉。這足以令每一個香港人自豪,也大聲、清楚、有力地向全世界解釋甚麼才是真正的「香港人」。但運動不可能無了期持續,當民意力量還是如此大的時候、我們還有主導權決定運動何時與如何終結時,是時候好好思考如何充分善用這個社會力量,爭取最好的抗爭結果。
圖:Reuters/達志影像
⋯⋯更多

蘋論:選誰當台灣特首




更多專欄文章


假設台灣有如香港,是中國的自治區,也奉行一國兩制,將會發生以下的事件:後年的台灣特首大選,由北京圈定3名候選人交台灣選民投票。他們是:連戰、許歷農、蔡衍明。理由是他們愛國愛台,尤其是非常極度地愛國。

北京掌控港終審權

那時,台灣選民的票投得下去嗎?內心的感覺是什麼?選出來的特首能孚人心嗎?最重要的是新特首效忠與負責的對象是台灣人民,還是北京主子?
這種操作法台灣社會並不陌生。解嚴前國民黨政府就搞過很多假普選,像是立監委、國代的增補選就是。比這還糟的是老國代每6年假選一次總統,只見坐輪椅的、拄拐杖的、吊點滴的、家人攙扶的、救護車送到的,老人家們顫顫巍巍,一本正經地前往票匭選總統,而候選人永遠只有蔣中正一人,為了自保,老國代還亮票表態,那真是假民主的假面嘉年華會,場面之荒謬簡直教人上吐下瀉。
怎麼看選舉是真還是假,只要看選出的人是否就是選區最終的權力掌握者。香港的選舉由北京圈人、港人投票,但握有否決權的終極權力不在香港,而在北京,北京就是香港最高的領導人,不是選出來的特首。法權也是,北京對香港的司法和法律擁有終審權,香港的法治即使遠比中國進步,騎在它頭上的卻是京大人。
選舉是尋求權力歸屬的正當性與責任的明確指定,含有選民與當選人簽訂契約關係的約定,所以是極為重要的程序。如果是假選舉,就像打假球,是欺騙簽約對象(球迷),立即喪失正當性與權威,並應受到法律和罷免的懲罰。
馬總統是台灣終極權力者,負有對台灣完全的責任。如果他的上面還有老闆,人民應拒絕參與選舉馬的活動,而應要求選舉馬上面那個最高權力的老闆。 

不分藍綠挺港民運

香港是中國的自治區,應該由公民組織選出幾名候選人,再由選民普選,才具有正當性;而不是由北京組成的1200名香港各行業代表圈選候選人,經北京同意後再交給港人投票。這種篩選式民主也隱含了北京對選出的特首具有否決權的含意。
反對一國兩制,同情香港民運,是台灣唯一的一次不分藍綠、統獨、政黨、朝野的共識,讓人感動。 

華人要以港民為榮為寶貝
北京不要想當順民之中國
Beyond the immediate causes of contention in Hong Kong are the much...
REUT.RS



司馬觀點:北京的下台階(江春男)




更多專欄文章




這次佔中如果失敗,香港社會將更為分裂。但佔中如果成功,為港人爭取到真普選,將打開中國政治的潘朵拉盒子,中共面對一個兩難的僵局。不過,政治是可能的藝術,北京如果能夠解放思想,以實事求是的態度,也有可能找到台階,走出這個困局。

佔中升溫對習不利

目前似乎已有兩點共識:一,中共不會動用軍隊。1989年中國還沒有武警,才會動到軍隊,現在大家都知道,武警鎮暴比軍隊好用太多。二,民主普選與中共政治理念完全相悖,現在要北京讓港人真普選,機會十分渺茫。
任何群眾運動都不會撐太久,而且,習近平如坐視佔中繼續太久,威信必大受打擊。中國人大方案的把戲行不通,換個說法,在技術和枝節上微調,自找下台階並不太難,只是姿勢好不好是另一回事。
其實,許多學者和民主派人士曾提出各種替代方案,例如,提名委員會人數從1200人增加到1600人,特首候選人由2、3人,增為4、5人。又有人建議,採用資格審查制,如因品格操守和不良政治紀錄,過半數成員可投票否決其候選人資格。
中共鷹派當道,特別喜歡展現肌肉,以為中央應該一錘定音,才能展現權威。他們認為香港人有袋住安就好,很少人真正關心民主。認為佔中是書生造反,根本不成氣候。認為佔中是美國中情局,港英餘孽和台獨等外部勢力在背後搞鬼。就這樣一誤再誤,形成今天的局面。 

人民終會擊倒石牆

佔中三子的戴耀廷說:「我們面前有一堵石牆,我們手上有一把鐵槌,敲第一次,石牆表面上文風不動,看起來沒有用,但石牆的根基動搖了。」每一擊,都會積累更大的力量,石牆終會有倒下之日。
佔中是香港公民運動的分水嶺,未來還有崎嶇長路。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