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中共焚書: 余英時、九把刀、梁文道、許知遠、茅于軾、野夫、張千帆

新聞報導

“封殺令”致書籍大賣野夫:“反映出人心向背”
一份被瘋傳的“內部通知”要求中國多名作家的書籍將不予出版,甚至全部下架。“榜上有名”的野夫向德國之聲表示,從《環球時報》的社評中“可看出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但我們卻永遠無法求證。”
Screenshot E-Commerce China Dangdang Konkurrenz Amazon Online Shop Bücher
中國網上書店“噹噹網”甚至開設專頁"那些即將買不到的書"
(德國之聲中文網)近日,一份據稱為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內部通知引起廣泛轉載和討論。通知要求:"余英時、梁文道、許知遠、茅于軾、野夫、張千帆等人的作品不予出版。余英時、九把刀兩位作者的書全部下架"。
中國知名經濟學家茅于軾13日​​在其新浪認證微博上就此發文:"從幾個來源都聽說出版總局要封殺一批學者的書籍。一個國家機關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對抗憲法,無視中央一而再,再而三地宣布依法治國,尊重憲法。到底我們的政府想幹什麼。令人懷疑。不能取信於民的政府如何能行善政?如何能維持穩定?在國際上如何取信於國際?在國際上立足?"該博文很快便遭到屏蔽。
同樣"榜上有名"的作家 野夫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他也在網上獲悉相關消息,並不清楚被禁原因。多本作品已被禁的野夫透露:"他們向來都不會通知作者本人,完全是暗箱操作,從來不知道誰下的指令,看不到文件,所以現在這個消息也無法確認。但是這種傳言肯定是無風不起浪,一定是有依據的,只是我們永遠看不到這些依據。"
一名出版業內部人士向德國之聲透露:"雖未看到書面文件,但已接到相關口頭通知。"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週一發表題為《"焚書坑儒"是出版管理的誇張帽子》的社評。文章就網上瘋傳的禁書令指出:"到12日晚上,媒體無法證實這一消息的真偽,官方也未有人出面回應。" "其實官方與有政治異見傾向的著者打交道,經驗的積累也並非一帆風順。要求一本書下架而導致該書走紅的情況以往多次發生過。在有些時候,限制某本書的發行更多反映的是官方部門的一種態度"。
Chinesischer Schriftsteller Ye Fu
野夫:“他們向來都不會通知作者本人,完全是暗箱操作”
野夫也注意到《環球時報》的這篇社評,他分析說:"從這篇文章可看出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但我們永遠無法求證這件事情。在這個國家我們甚至不知道怎樣通過法律手段保護自己的權益,因為起訴對像都無處可尋,依據也找不到。"
"封殺令"的廣告效應
《環球時報》提到的"要求一本書下架而導致該書走紅的情況"近日再次出現。擁有221萬粉絲、新浪認證為作家的"琢磨先生"發文指出:"最近微博上微信朋友圈裡,要么是討論 余英時,要么是轉載他的文章或觀點,上網去買書買不到了,淘寶上他的書還漲價了,我以為他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了呢,一查才知道被封殺了。這年頭封殺個人,就相當於給他加冕,之前還沒關注過,現在好了,對他的觀點作品很多人充滿了興趣。封殺令就是閱讀指南啊。"
中國網上書店“噹噹網”甚至開設專頁"那些即將買不到的書"。該頁面列出了梁文道、許知遠、余英時、茅于軾、野夫等8位作者的70多本書籍。專題的宣傳標語寫道:"閱讀口味、人盡不同,但總有些書,是哪怕不看也要先收了的。因為聽說,這些書就快買不到了。"
出版人盧俊在其新浪認證微博上透露:"好好的一個諾貝爾文學獎的商機,竟然被一個傳來傳去的禁書清單給毀了。前100名湧進了很多年久的著作,余英時的所有圖書已經斷貨,梁文道、野夫、許知遠的多本舊作不斷刷新銷售排行,有點誤入孔夫子舊書網的幻覺……"
China Wirtschaft Wirtschaftswissenschaftler MaoYushi
中國知名經濟學家茅于軾(資料圖片)
有網民對廣電總局提供的"書單"表示感謝,也有人表示好奇這些書裡面"有什麼讓廣電總局害怕的東西",更有人挑侃道:"難道 書非禁不能讀也?這也不把政府禁令當回事,太欺負政府了!"
野夫也向德國之聲證實了禁書令導致書籍大賣的現象。他說:"這反映出人心向背,民意的聲音。"
"焚書模式已然啟動,坑儒還會遠嗎?"
針對網民"焚書模式已然啟動,坑儒還會遠嗎?" 的擔心,《環球時報》在​​13日的社評中寫道:"舊時代的'焚​​書坑儒'在中國已不可能重演,但在這個國家,一些'敏感區域'確實存在。它們是普世化的也好,是'時代局限'也好,但它們是中國的現實,是中國保持國家穩定前進能力的一個環節。"
新浪認證為江西高校出版社高教中心主任的"書哥邱建國"感慨道:"最近瘋傳總局的一份禁書名單,說實話看不懂,也無從細問緣由。編輯'把好輿論導向關'責無旁貸,但這個關越來越難把了。"

DW.DE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