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連勝文的光輝十月、連勝文謁陵記(江春男)產品不好,任何高明的包裝行銷策略都沒大用。

司馬觀點:連勝文謁陵記(江春男)

本來是一支大連艦隊,在晴空萬里中,浩浩蕩蕩快樂出航,如今好像一艘破船,在怒海中載沉載浮,本來可以「一直玩下去」的連勝文,現在來不及後悔了。
本以為他是有獨立思考的年輕人,期待他打一場和傳統國民黨不一樣的選戰。結果他請最能代表國民黨舊勢力的陳炯松代他抽籤,接著遵守國民黨封建禮儀,到慈湖祭蔣。又陪著大陣仗的馬英九掃街,搞得西門町天怒人怨。 
謁陵是中國封建餘緒,在民主國家不可能發生,共產國家不論俄共越共和中共均早就廢除此禮,北韓金氏王朝是唯一例外。這種儀式和民主理念完全背道而馳,連勝文嘲諷大明王朝,焉有不知此理之可能。他謁陵時拿錯花圈,也許是下意識的抗拒心理。 
馬英九陪連掃街,兩人心情一定都很複雜。連勝文要拉基本盤,不能不尊馬,但和馬站一起,一定會被帶衰,嚇走對他還有一絲期待的中間選民。馬英九此舉純粹盡一個黨主席的義務,辦一件公事,如有反效果不能怪他。
連勝文的文宣很糟,經常花錢討罵,他自己幾乎講什麼話都錯。頂新滅頂聲中,他主動表示,可找買家承接頂新在101的股權,柯P立刻調侃說,連勝文的確可以找到很多買家,「反正做掮客本來是連勝文的專長」。他以為是見義勇為,結果卻罪加一等,真是倒楣。
連勝文不清楚自己定位,不知自己社會形象。他是熱誠的年輕人,如勇敢做自己,以年輕團隊代表國民黨新世代,打一場新選舉勝算很大,可惜他的資源都變包袱,旁邊站著許多人品形象俱差的人,優勢被這些人打敗了。
現在他已放棄中間選民,只想爭取基本盤,只能與深藍抱團取暖。他有這麼好的條件,最後卻走上這條老路。他找不到自己,最後的勝敗,也沒多大意義了。 


司馬觀點:連勝文的光輝十月(江春男)


更多專欄文章


連勝文選情拉不起來,柯文哲民調打不下去,偏偏香港又在鬧事,連勝文似乎諸事不吉。馬英九丟不起台北巿,對柯發動總攻擊,這是選戰遊戲的一部分,但是下令立法院全力PK柯,用立法救選情,顯示連公子真的危急,才會出此下策。
大黨鞭費鴻泰氣急敗壞,指著審計長鼻子罵「混吃等死」,威脅凍結預算。好像私設刑堂逼供,要審計長咬出柯,全國公務員看到此情景,只會更加反感。
國民黨平常喜歡批評民進黨杯葛,現在要審查預算,卻臨時更改議程,把台大醫院院長找來,輪番上陣,一定要從院長口中,吐出對柯不利的供詞,才肯善罷甘休。結果連一個像樣的把柄也找不到,但這種假公濟私,集體霸凌,踐踏國會,不只得罪台大醫生,也引起醫界普遍反彈。
連勝文在黨內初選,把丁守中打得滿地找牙,如今卻打得這麼辛苦,真是始料未及。當初如果丁守中出馬,必穩操勝算。連勝文一生不必工作,一家三代不愁吃穿,除了年輕好命之外,找不到投他一票的理由。產品不好,任何高明的包裝行銷策略都沒大用。

考驗首都巿民水準

打負面選戰,先把對手抹黑,再訴諸意識形態,鞏固基本盤,是國民黨的救命丸,連公子的最後選擇。
台北巿民結構對藍營有利,但是,藍營至少有一兩成,不認同連家,連家畢竟離老百姓太遠了,這一票投不下去。連用貪腐打柯,一定會引起年輕世代的反彈,等於抱炸藥救火,爭取不了任何中間選票,但可阻止藍營倒戈,這是抹黑的紅利。
來到光輝的十月,有許多愛國節日,國民黨可大打意識形態戰爭。先是雙十國慶,柯文哲訪美,顯然故意逃避,不肯認同中華民國。接著台灣光復節,但柯剛跑去東京抱日本大腿。再下來是蔣介石誕辰,連公子可能到慈湖謁陵,此外還有十一月中的國父誕辰。連公子一路挺進,柯一路挨打。
打MG149不成,只剩光輝的十月。柯認為這一套早就過時了,但國民黨認為它對連的選情有神奇妙用。這場選戰,正在考驗首都巿民的水準。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