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學聯對林鄭月娥司長決定暫不與本會會面表示失望。周永康(秘書長)《致各界市民歉意書》、林鄭月娥




學聯對林鄭月娥司長決定暫不與本會會面表示失望。一直以來,在與政府的三點共識上,包括:
一, 雙方願意促成有關會面,原則上同意有多輪對話
二, 有關會面將會是學生與政府平等基礎上直接而和互相尊重的對話
三, 若對話有成果,特區政府會貫徹落實與會者有取得共識的事項
學聯一直都抱有最大誠意,希望促成對話以解決當下由特區政府一手造成的政治問題。政府一直在是次會面地點的安排上拖延,甚至要求學生提供場地,卻又連連敷衍。這一切證明政府根本無會面的誠意,只是找藉口拒絕對話。政府先定下對話前設,然後借故拉倒是次會面,責任盡在特區政府。
香港獨立媒體網
【佔中即時】(21:33)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指,目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正透過第三者與他們聯絡。會面地點和出席官員暫時未有定案。周永康認為對話是愈快愈好,期望明日會有確實對話時間,對話亦必須「在陽光下進行」,場地必須是一個中立場地。在談判未有實質成果前,周永康說會繼續佔領,不會撤離特首辦。目前政總有通道讓員工上班,政府是無藉口清場;而旺角巿民的去留,周永康希望由示威者自行決定。

新頭殼newtalk2014.10.05 劉奕霆/台北報導

香港佔中行動進入第8天,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在今晚7點多左右在臉書發布《致各界市民歉意書》,內容並指出學聯曾經相信溝通、相信妥協可以帶來改變,「但人大8月31日的決議已經令我們退無可退」,因此,只能摒棄單純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方式例如遊行、示威、靜坐絕食等,轉為自發衝上街頭,佔領交通要道,透過增加政權的管治成本,直接向政府施壓,期望政府以改變政制平息民憤。

學聯在此歉意書中提到,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爭取民主定必伴隨一定程度的犧牲。這次佔領行動,就是犧牲佔領者的時間、精力和承擔罪責,以及犧牲道路使用者和週邊市民的生活便利,換取政權讓步。這一切並非為了私利,而是為了公義。

以下是學聯《致各界市民歉意書》全文:

【佔領之路無可奈何 民主未來需付代價】

港人爭取民主普選三十多年。我們曾經相信溝通、遊行、示威,可以令政權改變其態度,兌現其對於民主的承諾。可惜的是,政改報告、人大釋法及決定,每次都把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以「循序漸進」為由拒諸門外。多年來的讓步令人誤以為民主可能落戶在港:然而,人大於8月31日的決議令香港人的民主夢破㓕,民主回歸亦正式落空。

我們曾經相信溝通、相信妥協可以帶來改變,但人大決議已經令我們退無可退。民主自由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權利,民眾再也不能忍受港府的犬儒態度。故此,我們只能摒棄單純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方式例如遊行、示威、靜坐絕食等,轉為自發衝上街頭,佔領交通要道,透過增加政權的管治成本,直接向政府施壓,期望政府以改變政制平息民憤。

【增加政府管治壓力 爭取民主伴隨犧牲】

佔領運動主要以增加政府管治壓力,從而令政府正視自身管治困難的問題,並回應民意。是次佔領行動,佔據了好幾條主要的交通要道,客觀而言,的確施加了相當壓力,讓原本強硬不堪的政府願意軟化態度,讓步接受對話。然而,我們亦知道不少普羅百姓因交通受阻而令生活不便,有家長因子女未能上學而感到痛心、有打工仔因道路封鎖每天需多花數十分鐘上班、也有住客因樓下是佔領現場而受到噪音滋擾。

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爭取民主定必伴隨一定程度的犧牲。是次佔領行動,就是犧牲佔領者的時間、精力和承擔罪責,以及犧牲道路使用者和週邊市民的生活便利,換取政權讓步。這一切並非為了私利,而是為了公義,為了後代不用在爭取民主的路上犧牲更多──這是種富道德感召的付出,無論是受到影響的市民及佔領者,也是值得尊敬。希望不同階層的朋友能夠盡可能包容為理想奮鬥的抗爭者,而對於市民受到的不便,學聯在此鄭重表示歉意。

【針對政府開啟未來 健全政制長期利益】

佔領行動中,我們恪守讓所有應急車輛,例如救護車和消防車在所有交通幹道上無阻駛行。多日來,緊急服務並無因佔領行動受負面影響,相關的網上謠言大多虛構。消防處就曾經澄清佔領行動沒有影響緊急救援服務。另外,即使我們呼籲群眾圍堵政府總部,處理民生議題的三千多名公務員其實一直能夠經天橋入口進入大樓工作,過往政府叫停公務員上班實屬混淆視聽,誤導市民。同時,很多市民積極組織宣傳隊伍,希望在佔領區推廣社區經濟的好處,呼籲市民光顧小店,從而減低小市民受到的影響。

我們相信,民眾自發或受到號召的佔領行動的對象,定必是特區政府,並非各位市民。只要香港政府回應民間清晰及單純的訴求──爭取真民主、真普選,佔領危機定能瞬間解除。伴隨著犧牲和醒覺,未來香港民主之路定必更為廣闊,而眼前付出定必能換取長遠利益。

在封閉政制下,捍衛新聞自由、增加教育資源、設立標準工時等有利市民切身利益的議案和改革都未能體現在施政上;透過現時犧牲,爭取民主政制,未來這些影響著民眾的民生問題便更有可能解決,從而確保民眾長期利益。

如今,香港社會面對的不獨是政治取向的問題,更是關乎捍衛真相、公道的良知和勇氣。因這種關於民主自由、大是大非的議題,關乎每個市民的福祉,是支撐著整個社會架構的道德價值,市民必需奮起反抗,爭取理想社會。



【金鐘現場】(22:11)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林鄭批評我們做的事是徒勞無功,但誰會想到公投最後會有80萬人投票?誰想到學生發成的罷課最後有咁多人出來?香港民主路常會有阻礙,但在草叢中我們走出了一條路,我們台上三人仍是學生,沒有私心,不忍香港沉下去」。他說有人一頭烏髮走到白髮,不希望香港再重複過去30年走過的路,年輕人也要走上街頭因為這是我們屋企,香港人都是命運共同體,要行就一齊行。幾十年前爭民主,佔不到從七一上街進到佔領馬路,我們會離民主愈來愈近。
上星期日警方發催淚彈,也容許愛字頭的暴力,他們每一次施壓,我們會反抗。我們擔心下個在街上斬傷的會不會是我們,但我們知道是走到正確的路上,否則政府不會那麼怕。選不同地方留守的人,有不同策略,但有共同目標,不會互罵,大家都要沉着,在這裡的香港人就是我們希望。「守住我們戰友,仗才會更漂亮。」
【有片有圖,請PM我們】⋯⋯
更多
10.3 11時00分
今早特首梁振英的座駕並沒有一如以往於7時許,駛出禮賓府往特首辨上班,而多名高官包括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座駕已駛入禮賓府,相信眾高官今早在禮賓府開會。

梁振英:「我不會辭職,我要做好普選,一人一票。」
她(我一個非常冷靜的旁觀者朋友):「厚顏無恥。」
林鄭月娥,你可以忍受多久? 梁振英已拖垮警隊和整個政府,他昨天晚上對你的「委派」明顯地是局限你與學聯的談判底線和自由度。(所以昨晚你「二話不說」就離開記招。)
當你已到了「沒有什麼是輸不了」的臨介點時,或許會給予你啟示,你和香港的前路可如何走。我不想你也被拖垮,真的。(雖然在某程度上你已在被拖垮中。)
所以, 假如這次梁振英和中央不讓你有所突破, 你對這政府和政權還有什麼留戀?

林鄭月娥GBS JP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1957年5月13日[1]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第6任政務司司長,前香港發展局局長,她是天主教徒[2],祖籍浙江省寧波市。林鄭月娥作風硬朗,為官期間擅長處理棘手及爭議性問題,包括於2007年親自到中環皇后碼頭本土行動成員面對面討論保育的問題及市區重建等,被外界認為是「好打得」(很堅強)的官員[3][4][5]

2012年初,林鄭月娥在英國一小鎮置業,原定計劃於其發展局局長任期完結後,與丈夫和兩名兒子在當地生活,最終在丈夫游說及支持下,改變初衷,留在香港出任政務司司長[15]

2012年6月28日,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提名,林鄭月娥獲得任命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第六任政務司司長,於2012年7月1日就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