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林克孝(1960-2011),林文仁



台灣日光燈股份有限公司:林文仁打造「旭光」的黃金時代的故事
台灣日光燈前董事長的故事:林文仁打造「旭光」的黃金時代

看雜誌
第69期
2010年8月19日
作者: 
鄭少凡
台灣日光燈前董事長的故事:林文仁打造「旭光」的黃金時代
待人誠懇的林文仁希望員工下了班:「叫我老林也好,目鏡仔也沒關係。」
攝影: 
李唐峰
一般人初見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光看外表就會浮現出「文武全才」四個字。英挺的身材和文質彬彬的氣質,其實看起來比較像大學教授而非金融大亨。
知道林克孝的登山和寫作嗜好後,稍深入挖掘,馬上就可發現,原來林克孝這樣的根基,就是「老爸」的翻版嘛!
文武全才的老爸
林克孝的父親、前台灣日光燈董事長林文仁現年78歲,身形雖不高卻顯精壯,乍看之下宛若五十幾歲。說話輕聲細語、溫文儒雅,濃厚的書卷氣讓他顯得無比慈祥。而林文仁的最大嗜好,就是閱讀和登山。
1932年出生的林文仁,中學前接受的是日本教育,小學時所有當代的日本文學名著、世界文學全集日譯本都已閱讀完畢。到中學時,林文仁在那個物資貧乏的年代,就擁有藏書三百多本,並將之一一編號,可見他對這些書籍多麼珍愛。
「看書是最大的享受!很多人都逃不出這個誘惑。」林文仁開心地說道,現在他個人的藏書大概有兩、三千本,年紀雖大仍不斷閱讀。近來的重點為英文、日文書籍,還加入英國的閱讀俱樂部,定期飽覽群書。
對於閱讀和文字的愛好,使他當年剛進台灣日光燈公司第二年時,雖然還是一名小技術員,就和另一名同事興辦公司刊物《旭光》,由自己主筆日光燈的照明技術文章,同時蒐集經營管理、員工園地三個層面的內容,以雙月刊形式發行。
由於當時鮮少有關於管理和照明知識的刊物,所以清華大學、國家圖書館也都訂閱。林明仁的照明專欄還集結成冊,後來成為明新工專的教科書。
林文仁的另一項愛好就是「登山」。自從大學同學帶他爬陽明山後,他就迷上了登山,除了帶全家參加中華登山健身協會,也鼓勵公司員工一起參加登山活 動,還在台灣日光燈新竹廠創建登山社。即便後來位居董事長高位,林文仁還是會跟員工一起參加五、六天的登山行程,與大家打成一片。
登山活動對自己作為公司負責人的角色有何影響?林文仁不疾不徐卻字字有力地說道:「登山其實有時很苦,但可鍛鍊意志力和判斷力。在經營企業時,時常 會遇到困難,你沒有堅強的意志不行。而且,你看,我現在身體仍然很健康,感覺身體沒有甚麼障礙。」說到這裡,林文仁笑得天真燦爛,像個活潑的小孩。
遙想當年,林文仁是如何肩負起打造出老牌字號「旭光日光燈」的台灣日光燈公司呢?

父親力攬留學夢碎
原來,台大電機系畢業的林文仁,也像其他台大的精英學子一樣,畢業後的願望是出國留學。然而,當年台大電機系39位畢業生中只有6位留在台灣,林文仁就是其中之一。這是因為林文仁的父親與朋友共同創建台灣日光燈公司,草創初期人才難尋,父親希望他到台光貢獻專才。


民國四十三年時,台大電機系畢業生在台灣何等搶手!林文仁剛畢業就有7個工作在等著他,包括薪資優渥的電信局、台電等。台大電機系還特地寫信給林文仁的父親,祭出栽培林文仁出國留學的條件,希望他能留在台大。
但父親不為所動。林文仁於是來到台光這個前景未卜的新公司上班,沒想到一生卻受用不盡!
不像其他國外發展的同學,因受限於國情,晉升發展可能有限。從技術員做起,一路晉升到工程師、課長、廠長,到後來的總經理、董事長,林文仁在台光「可以盡情發揮所長」!

推動「日新小組」創新技術
台光在林文仁的帶領下,曾獲得品質績優工廠、品質管制部長獎、CED標誌認證、全國品質團體獎、經濟部部長品質管制獎、優良電器金品獎等諸多殊榮。
當時的台光,不止名聲叱吒工業界,在品管圈內也是佼佼者。因為林文仁與日本東芝技術合作,引入當時新穎的品管方式,叫「日新小組」。所謂「日新小 組」就是工廠基層單位幾個人組成小組,由小組成員自行改進工作流程,而不是由管理階層介入,因為最基層的員工才瞭解親身進行的工作程序和優缺點,由此增加 良品率。
林文仁解釋「日新小組」的基本概念就是藉全體員工的力量,一起把品質顧好,而不是靠管理者的力量!不良率減少,成本就會降低,建立良好信譽。
一位當時在旭光新竹廠的生產線班長說:「我認為推行效益非常大,在生產線或是公司行銷都有很大的效果!」
由於成效良好,旭光每年還會招開「日新小組」的發表會,讓其他廠商學習。包括聲寶、大同、太平洋電器都曾派人去觀摩,成功經驗走紅台灣。林文仁因此還獲邀擔任中華民國品質學會理監事。
不僅運用管理技術增加良品率,林文仁對於生產硬體技術的投資更是不遺餘力,他信心滿滿:「在工廠裡找不到兩個一樣的設備,每一次要增加新設備我們都會改善!」
林文仁回憶剛開始,每件製燈設備就得40個人操作,12秒才能生產一支燈管。到他退休的時候,只需6個
後來日光燈第二大廠中國電器公司也跟日本CKD引進這種一秒生產一支燈管的設備,僱用一位CKD的退休總經理小島先生當顧問。小島和林文仁是好友, 林文仁退休後,小島常與他敘舊,一天,小島感嘆道:「為何中國電器和旭光的技術差這麼多?同樣是一秒生產一支的設備,旭光的良品率在98%,而中國電器才 80%多!」林文仁管理的功力由此可見一斑。

誠以待人工會力挺老闆
除了成功的管理方式和先進的生產技術外,林文仁另一個成功的關鍵,在於誠懇對待員工,讓員工心悅誠服、向心力超強,使工廠一片欣欣向榮。一位在新竹廠工作的老員工說:「他把員工當作最大的資產。」
林文仁認為不管董事長也好、總經理也好,都只是職位的分配,並不代表自己高人一等,大家能相聚就是緣分。所以林文仁要求員工,下班後絕對不能以頭銜 稱呼自己。林文仁的眼神變得更加柔和:「叫我老林也好,目鏡仔也沒關係。所以很多人都叫我林大哥,現在老同事打電話給我也是叫『林大哥』,沒有人叫我董事 長啦,呵呵!」率真誠懇的態度使所有員工宛如一家人,整個公司的凝聚力自然百分百。
林文仁給獎金也很「阿莎力」,全年度獲利的三分之一,一律作為員工紅利,工會從不用討價還價。一位旭光資深員工馮先生說,過年過節常領到獎金,時常領獎金領得莫名其妙,「一點都不誇張!」
馮先生還透露,一次生產線的工人手臂被機器壓傷,林文仁二話不說,讓員工安心養傷,薪水照發,不用擔心醫療費用的開支。員工感激不盡。馮先生說:「林文仁把員工當家人一樣照顧。」
誠懇待人又照顧員工福利的作風,讓工會對林文仁無話可說,只要林文仁決定甚麼,工會就會力挺到底。旭光工會常務理事張錫濱回憶道:「公司有要求的時候,工會就全力帶領工人替公司賺取最大的利潤,因為主事者有把員工當作自己的財產。」
台灣尚未解嚴時,政府對社會的監控仍嚴密。警總當時在公司行號內部都設有安全室,觀察公司內部動向。當時旭光的安全室主任偷偷地跟林文仁說:「奇怪,別的工廠我都會聽到很多抱怨的聲音,可是在你這裡卻沒有,反而聽到的是讚美。」由此可見林文仁不只是帶人,更是帶心。
台光走下坡殷鑑可戒
1993年,林文仁退休後,「市場派」趁虛而入,17年間換了16位董事長,並於2007年終止上市,今年初撤銷公開發行。資深竹東廠員工馮先生嘆道:「真是此一時非彼一時……」
人操作設備,一秒就能生產一支燈管。
從12秒一支、6秒一支、3秒一支、2.5秒一支,每回提高效率都是一次困難的挑戰。最後林文仁與日本CKD公司的設計總管合作,共同研發一秒生產一支燈管的設備。當試驗成功時,設計總管擁抱林文仁喜極而泣:「謝謝,我們成功了!」
林文仁追求完美與不服輸的幹勁,讓他以高標準要求台光的生產技術:「美國奇異公司0.8秒就可以生產一支燈管!當旭光良品率是92%時,日本東芝就達到97%,他們可以,我們也可以呀!沒有理由就此滿足,所以後來我們良品率都在98%。」


市場派當道後,旭光最大股東東芝、飛利浦紛紛撤資。在東芝的力勸下,林文仁也把持有的台光股票拋售一空。今年4月,老字號商標「旭光日光燈」因台灣 日光燈公司債務問題遭台北地方法院拍賣,結果被上櫃公司「業強科技」以7,500萬元標下。從此,陪伴台灣民眾56年的「旭光日光燈」正式易主,「旭光」 將不再是日光燈的代名詞,據傳將發展成為LED品牌。
老董事長林文仁的心情可想而知。看著自己畢生的心血付諸流水,林文仁略顯激動,眼角泛著淚光說道:「很心酸啊!這種感覺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所以主事者心不正就不行!」
眼觀台灣日光燈的起伏,「主事者心不正就不行」這句話,值得經營者引以為戒。

~~~~~~
劉克襄分享了孫大川貼文
■■大家還在懷念他
五年前的昨天,
林克孝辭世,
孫大川繼續po此文懷念。
容我也重刊這篇自己的追悼之文:
●林克孝的找路 (原文發表於2011.8)
林克孝的不幸意外,無法簡單地只視為一位名人的不測。更難以看成只是一個喜愛登山的金融高階主管,因為不慎失足,罹難山區。
有三個重要的意義,隨著他的離去,或許值得大家省思。一,在高度競爭激烈的金融界裡,很少有這樣單純質樸的人物。二、弱勢的南澳泰雅族,失去了重要的外界依靠。三,充分地展現了一個探險人物,追尋生命價值的意義。
台灣工商企業和財團投身公益的並不少,對偏遠弱勢族群的照顧,也常持續不斷。但多半是物質的注入,較少投入自己的休閒生活。他是一個特例,不僅將個己的精力全部放進去,甚至帶著妻小,在例假日時,融進這個被登山界稱為失落一角的地方,學習跟當地人一起生活。
他對南澳的熱愛和回饋,雖起因於一首登山人耳熟能詳的「莎韻之歌」,但遠因來自於廿多年前,在司馬庫斯遇險,被老獵人獲救後,懷著感恩圖報的心,想要幫助這個像異域的家園。經過長期的來去南澳山區,看到當地生活的寥落,他一直思考著,採用什麼樣的方法,讓南澳地區的年輕人能夠獲得更好的謀生機會。
後來他為何會不斷地投身,在這區域的古道探查。不因單純是個人尋找探險的刺激,還有更多是想透過對這個區域的徹底了解,挹注更多外來的援助,重新建立這個族群的傳統文化。一個外來者的他,跟此地泰雅族的友誼情同兄弟或父子,這是何等不易。在城市,我們的族群關係,一直缺乏這類生命的質地,在彼此間互動、信賴著。
現今社會鼓勵年輕人壯遊,尤其是野外探險。他的離去,可能讓不少家長充滿疑慮和不安,反對年輕一代進行類似的生命探索。乍聞其大去時,喜愛古道踏查的我亦充滿挫敗。但這幾日不斷地再翻讀《找路》,我逐漸獲得安定的力量。多年的行山經驗,對生命的死生,他其實很豁達,很了然。
新聞報導說,他的離去是一語成讖。我不以為如此,那是一個人長年行山後,對山巒懷著謙卑之心,才會表述的心境。一個平時穿著西裝體面,掌握台灣重要財經脈動的重要人物,換上素樸的勞動衣物,綁頭巾肩大背包,在荒野裡大汗淋漓,卻露出滿足地微笑。那意味著,物質的力量再如何豐腴,都不如一次登山的簡單和美好。
透過自然洗淨城市的職場忙碌,那是最大的幸福。面對野外的危險,坦然接受自然給予的安排,更是最動容的生命抉擇。《找路》不只是在原始蓊鬱的森林找路,而是在一個最衰敗貧窮的山區,想要尋找一個主流社會的更好出口。
除了他摯愛的家人,相信當地泰雅族人是最哀痛的。他們失去了最鍾愛的漢人朋友。不,是失去了他們至親的族人。林克孝給了我們異地內化的美好啟發。族群要如何和諧,唯有透過利人忘我的互動。多年來他的不斷南澳山行,早已綽綽顯示,他已內化為這裡的泰雅族,如今更成為
勇士,回到祖靈安息的家園。
這絕不是一個登山探險的執著事蹟,或者是夢想的追尋而已。在這個族群文化衝突不時引發的時代,他嘗試走出一個認同弱勢異己的生活價值。他身處主流社會,卻以異於主流的風格,留下一個不同於大家離開人世時的背影。
台灣應該有更多這樣的背影。




  1. 林克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hant/林克孝 - 頁庫存檔
    林克孝(1960年3月7日-2011年8月10日),生於台灣新竹,著名經濟學家與銀行經理人,曾任台新金控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副教授, 亦曾任 ...
  2. 林克孝台灣的土地台灣的人| Facebook

    www.facebook.com/pages/林克孝.../125086157587162 - 頁庫存檔
    March · February · January. 林克孝台灣的土地台灣的人 is on Facebook. To connect with 林克孝台灣的土地台灣的人, sign up for Facebook today. Sign UpLog In ...
  3. 自由電子報- 山痴林克孝早有回不來感觸

    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ug/12/today-fo3.htm - 頁庫存檔
    2011年8月12日 – 台新金總座林克孝愛山成痴,兩年多前,台大登山社學長蘇文政醫師在向陽山救人遇難時,林撰文安慰山友,字裡行間彷彿已預先排演,自己終有那麼 ...
  4. 林克孝金控總經理的獵人原鄉- 天下雜誌381期

    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03457 - 頁庫存檔
    與泰雅族獵人的一段奇遇,讓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行過國內外的山川百岳之後,在南澳山裡找到了心靈的依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