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 星期日

孫慶餘: 人民要這樣的政府何用?;南方朔:香港應民主 台灣爭獨立!



原是「光輝十月,普天同慶」的國慶,今年多了國民黨違法亂紀輔選及馬政府包庇黑心食品大廠,形成「民主大倒退、全民大受害」,國慶已殞落成「黯淡十月,普天同罵」。

稀奇的是,在全台一片憤怒中,馬英九仍然一如既往,像沒事人般的在國慶演說大談政績、炫耀台灣(國民黨)民主、要中共向台灣學習。同時他還「加害者冒充受害者」,表示自己「和所有國人同胞一樣」不能接受黑心行為;「民主破壞者偽裝民主捍衛者」,指責太陽花學運是「不民主的行為」,呼籲在野人士「回歸民主憲政體制」。

馬英九「裝無辜」的本領已到李宗吾厚黑學說的「厚如城牆,黑如鍋底」。問題是,人民並不是白痴,馬的超低民調早已證明他的信用破產,他的自我感覺良好再騙不了國人。大家都知道,正是馬的獨裁及黑箱作業(其實是密室勾結),激出太陽花學運及在野黨議事抗爭,學生的目的是要挽救台灣民主,在野黨的目的則要挽救台灣。

同時也正是馬的包庇,要求行政院各相關部會及立院國民黨團為頂新背書,頂新才敢有恃無恐繼續製造各種黑心商品,即使要殺害全國人民,魏家兄弟也絕不手軟。歌手余天痛心的說,他的女兒(典型外食族)罹癌,全是黑心廠商、黑心食品害的。導演吳念真說,媒體應追究的是「管理食品安全的官員」。他們的指控一點也不為過。

十月五日,行政院還在官方網站推出短片,宣傳「政府把關,食在安全」。十月六日,頂新食安風暴爆發前二日,國民黨立院黨團又邀集衛福部、農委會、財政部,召開記者會,為頂新黑心油背書。更不用說江宜樺兩週前已在眾目睽睽下背書了。國民黨行政、立法雙管齊下,「完全執政,完全(為黑心廠商)背書」,背後不是馬英九下令,誰會相信?



人民要這樣的政府何用?

孫慶餘 2014年10月13日 
有黑心政府,才有黑心廠商。馬光是無能也就罷了,少做少錯,「不做就是幫忙」。但馬偏愛多事,從大事管到小事,從選舉管到食安,他又特別無感、無情,只顧個人喜惡,不顧百姓死活,典型的「勤政害民」、「勵精圖亂」。於是,不只食安黑心,幾乎「民以食為天」的每樣東西都黑心。台灣今年沒有一個像樣颱風,上一個颱風也過了一個月,菜價居然居高不下,豬雞魚蝦頻創高價。這其中難道沒有弊病嗎?

江宜樺近日被迫嚴辦黑心廠商,說出因應豬油短缺,將研議從日本、西班牙等國緊急進口豬油。但菜肉如此不正常飇漲,為何不從國外進口,打擊暴利的大盤、中盤?答案很可能就在官商勾結:國民黨及馬政府自認民進黨已不可能「政黨再輪替」(美中都支持國民黨,反對不放棄台獨的民進黨),人民已拿國民黨沒辦法,於是開始全面貪污腐化,包括試圖恢復「特務統治」。

貪污腐化結果就是人民受害,房價物價菜價失衡,黑心商品泛濫,人民已沒有食衣住行的「基本安全保障」,全體人民正在被「慢性謀殺」,醫院舉世罕見的每日爆滿。

而「特務統治」,從王金平關說案、張顯耀共諜案到柯文哲MG149及查稅案,大家都看到馬英九的「黨國復辟」及當年的「職業學生故態復萌」。

前檢查長凌博志日昨在媒體投書,指出:「為挽救連勝文選情,國民黨先是單打,繼則群毆,由馬成立PK小組,傾黨、國之力圍歐。眼看柯P民調還是不動如山,索性叫稅務人員加入戰局。選舉選到這田地,馬總統及國民黨正在摧毀行政中立的憲政禁忌。」「國民黨之可惡,在它從不為台灣民主樹立典範,反而不斷摧毀法治根基。為了維護統治,它長期戒嚴,阻礙民主發展。為了持續執政,它買票作票、破壞選舉規範。現在為了首都市長之爭,更是明火執仗的在光天化日下惡搞,連最基本的臉皮、形象都已不顧。」

以上談的正是黨國復辟及準特務統治。

「黨國復辟」及「準特務統治」已讓台灣的民主及法治陷入危機,加上食衣住行缺乏安全保障(修法提高黑心廠商罰則無用,因為關鍵在官商勾結),全民又被「慢性謀殺」,馬英九毎多主政一年,台灣的危險及危害就加深一分。如果說阿扁是「麻煩製造者」,馬本身就是無窮無盡的「麻煩」。人民現在該自問的是:我們還準備忍受這種政府多久?人民要這樣的政府何用?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香港應民主 台灣爭獨立!

2014-10-12 自由時報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20832
◎南方朔
近年來,我對十八世紀英國大改革時代的思想及政治極為重視,今天我們所謂的「激進派」或「基進派」(Radicals),乃是當時的常態。他們主張要改變就要從根本處改變。他們努力的對抗主權,主張自由、民主和人權,更難得的乃是他們能以自由民主的標準,關心國家的體制問題,美國的獨立建國就受到這些「激進派」很大的支持。也正是延續了這樣的民主精神,英國最近才會舉辦蘇格蘭的獨立公投。要不要獨立,乃是蘇格蘭人民的權利,英格蘭人沒有發言權。國家的聯合不是靠武力,而是要靠同意。
  • 星期專論/南方朔
而這種民主的同意原則,在十八世紀就已由許多偉大的民主政治家和思想家深入的作過論證。當年美利堅是英國的殖民地,當時英國企圖對美利堅課徵印花稅,引起美利堅人民的反抗,英國重要的改革家、國會議員庇特(William Pitt)就於一七六六年在國會發表《我很高興美利堅人民起而反抗》的著名演說。他明言,「美利堅人民是英國的嫡子,而不是英國的私生子。」他明言向美利堅課稅,英國是無權的,權在美利堅人民自己。英王國的越權,只會摧毀了英王國和殖民地的信賴關係。到了後來,事情鬧大,美國主張獨立,英王國派凱吉將軍攻打波士頓,他又在國會主張將凱吉撤職,他認為靠蠻力完全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英王國也無權這麼做,訴諸武力只會毀掉英王國的正當性,「讓英王國砸掉自己」(The kingdom is undone.)。到了一七七七年,他甚至明白指出,英王國不可能征服美利堅人民的心,只是毀掉了英王國自己的民主價值。

「武力是醜惡且無用的工具」

除了庇特等政治家本於民主原則,同情或支持美利堅的獨立革命外,更重要的是,十八世紀偉大思想家、同時也是愛爾蘭選出的英國國會議員愛德蒙.柏克(Edmund Burke)在一七七五年三月廿二日的大會上,發表了為時三個小時的長篇演講,替爭取獨立的美利堅人民講話。他說,「雖然有人主張揮舞著軍隊如雷的大旗,但我寧願相信深思熟慮的經營而非武力。因為要保有如此眾多、積極,而有精力的美利堅人民,武力乃是醜惡且無用的工具。」他認為英王國對美利堅作戰,縱使戰勝也是敗了,因為這將使問題失去了溝通妥協的空間,也傷害到感情,再也無法補救。在作了這些論證後,柏克接著說了一句對英國政治影響極為深遠的絕世名言,他說道:
─「政治上的寬宏大量在真正的智慧上並不少見,但一個大帝國和小心眼卻是並存的病害。如果我們意識到這種處境,我們就應該對何以如此有改正的熱情,我們對美利堅就應像對上帝祈禱時一樣,讓我們提高自己的境界,讓自己成為可信賴的偉大。」
正因為十八世紀,英國出了許多激進的民主思想家和政治家,所以英國的民主人權遂能突飛猛進,他們也才本於自由民主的原則,同情並支持美國的獨立。一七七八年,英國的里奇蒙公爵,以及最激進的政治改革家富可士(Charles Jams Fox)才推動承認美國的獨立。
因此,十八世紀起,英國的改革家們,念茲在茲的,就是要促進英國的自由民主改革,他們也主張美利堅人民有權獨立建國,他們要讓英國成為一個足以「面對蒼天(Sursum Corda,拉丁文祈禱詞)的進步帝國」。而他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北京對港人完全不信任

而中國的發展則完全不同。中國自古即是個君主專權的老帝國。它在國家衰敗時,就恣意蹂躪人民,而當國家處於順境,即所謂的「盛世」,雖然會賜與人民較多生活上、尤其是消費行為上的自由,但對公共事務則被少數官僚所壟斷,人民不容許參與。縱使現在由於媒體發達,它不得不開放某些低階事務,但攸關治理最鉅的媒體自由、司法中立、政治的選舉被選舉等基本的權力,仍在一黨手中獨佔,並以防止外國勢力介入作為理由。就以香港為例,九七回歸至今,它雖說「一國兩制」,但其實「港人治港」的口號完全沒有落實,北京對港人完全不信任,港式的民主只不過是橡皮圖章式的民主,必須完全接受北京的規定。這種不信任港人的作風,長期累積的結果,終於在爭取真普選問題上正式引爆。北京的心態,真的像柏克所說,暴露出它做為一個新興的大帝國、卻小心眼至極的反動心態。如果北京不能答應香港青年的要求,北京必然徹底失去香港的人心,最後真正徹底失敗的乃是北京自己。

重建「大帝國、大心眼」格局

因此,我在此仍願引用柏克的名言,當前的北京,早已應該徹底改變「大帝國、小心眼」的心態,重新建立「大帝國、大心眼」的格局,重建中國的政治高度。一是讓香港人擁有真普選主權,港人的完全自治並不是洪水猛獸,港人的真普選只會有利於北京,幫北京加分;第二則是北京的政治遠見之大,也應像當年英國改革政治家和思想家支持美利堅獨立一樣,也支持台灣的獨立。台灣獨立和港人真普選一樣,北京將會贏得台灣人的感情,台灣獨立對北京是有利的。台灣若獨立,台灣被國民黨操弄的社會對立也可迎刃而解。
十八世紀英國優秀的改革家和思想家輩出,形成了「大帝國、大心眼」的新時代。不但英國的自由民主得以深化,也同時支持美利堅的獨立。這對中港台的改革人士,應有啟發吧!讓我們共同來迎接新的大改革時代!
(作者南方朔為文化評論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