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3日 星期二

張安樂 Chang An-lo「2016紅白拖起義」、王炳忠、 朱立倫;白狼行動與"歷史的狡智之夢;白狼(國民黨/暴力団),陳破空, 張慶忠,狼來了(江春男);吳豪人;

到底是誰最早舉起支持洪秀柱的大纛?
這事兒不趁新鮮留下記錄,未來一定又成為中國國民黨黨史上的懸案。
還好「父酬者聯盟」提醒了我們:
早在5/23,白狼張安樂接受cc.東網訪問時,就率先表態支持當時還沒人看好的柱姑媽!
鄉親呀,
後來大陣仗出來支持洪秀柱的陳沖、管中閔、國安感冒糖漿顧問團、百粒星星啦啦隊什麼的,都是6月9日之後才拿香跟拜的啦!
真正慧眼識英雄的伯樂,當然是咱們「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狼哥。
狼哥嗅到了洪副院長身上的「統味」;知道她「認同和平統一的理念」,就毫不猶豫地搶了頭香、插了大旗地「全心支持」柱姑媽。
「中華統一促進黨」狼哥號令既出,誰敢不從?文的武的,通通一起上了紅白合戰的舞台,合力演出眾星抬柱的大戲。
這就是中國國民黨黨史上著名的「2016紅白拖起義」。
我愛掀馬統相片炳忠哥輸了 不哭不哭


朱立倫選前力挺的新黨王炳忠 落選了
這位王先生得票僅4299票 且是該選區倒數第三名

王炳忠左邊的那位老先生 曾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到立院
佯裝找他失蹤的小孩 不曉得找到了沒有..................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11000399-260107

張安樂
2014-09-04  19:58
〔本報訊〕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今(4)日特別以「白狼」張安樂為主題發表了文章,文中提及了轟動一時的「江南案」,也提到了張安樂常對那些「反中」的群眾施加壓力,最後更指出台灣政壇與黑道的關係,是非常的緊密。
  • 「白狼」張安樂今日被《經濟學人》以專欄報導,藉以論述台灣政壇與黑道的關係。(資料照,記者王敏為攝)
    「白狼」張安樂今日被《經濟學人》以專欄報導,藉以論述台灣政壇與黑道的關係。(資料照,記者王敏為攝)
文章首先說明台灣黑道是如何與政壇結合在一起,《經濟學人》指出,主要是因為國民黨與蔣介石輸掉了國共內戰,使得中國的黑社會也跟著國民黨來到了台灣,當時在國會的政治人物,很多人就被認為是黑道。
文中隨後指出,張安樂在「江南案」發生後,公布了陳啟禮與吳敦自白的錄音帶,揭發了國民黨與黑道的關係,因此聲名大噪,這捲錄音帶更揭露當時國民黨曾要求竹聯幫做情報工作,容許他們使用暴力手段對付反動份子。
而張安樂原本因為多起案件成為通緝犯,導致他潛逃到中國17年,終於在去年回到了台灣,不過張安樂不久後就被交保,近日檢調機關更宣布張安樂的案件過了追訴期,所以不作起訴。
《經濟學人》也說明了張安樂與中國官方良好的關係,指出他的政治理念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值得注意的是,文中還收錄張安樂在「太陽花學運」時到立法院嗆群眾:「你們都是中國人幹出來的,你們不配做中國人!」的言論,說明張安樂對「反中」的群眾如何施加壓力。

Taiwanese gangsters
The White Wolf
Sep 4th 2014, 3:23 by J.R. | TAIPEI


BESPECTACLED and dressed modestly in a dark Chinese suit, Chang An-lo’s manner is erudite. On August 29th he addressed the Taiwan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It is hard to believe he was once one of Taiwan’s most feared triad leaders, or that he was incarcerated in a maximum-security American penitentiary for ten years on drug-trafficking charges. In Taiwan he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White Wolf”.

For decad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aiwanese politics and organised crime was close and murky. Chinese triads accompanied Chiang Kai-shek and his Kuomintang (KMT) troops when they fled to Taiwan in 1949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Just two decades ago gangsters pervaded Taiwan’s young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the head of parliament’s judicial committee was widely believed to be a triad. The island worked hard to clean up its politics and, for the past decade, gangsterism receded.

But Mr Chang’s return to Taiwan last year, after a 17-year stint in China as a fugitive, provoked alarm. He is often described as the spiritual godfather of the Bamboo Union, a Taiwanese triad. Mr Chang says he has put a life of crime behind him. Now, he says, he is a career politician. He leads the Unionist Party, which supports unification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the best thing for Taiwan’s future”, he says.

Analysts say he made close connections with high-ranking Chinese officials during his time in China. Opposition politicians allege that Mr Chang is doing its bidding. One of those is Parris Chang, a former deputy head of Taiwan’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under the previous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government. Chang An-lo says both he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ve the same goal—to work for the Chinese people—but that he does not “listen to their orders”.

Mr Chang has put pressure on anti-China activists. In April, when students occupied Taiwan’s parliament in protest at one of Mr Ma’s trade pacts, Mr Chang and an accompanying entourage of hundreds paid a visit to anti-China protesters at the gates of Taiwan’s parliament, the Legislative Yuan (where he is pictured here). Tension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an high; police acted as a buffer between them for hours. Mr Chang told the students: “You are all fucking offspring of China, but do not deserve to be Chinese.” The students replied: “No, we are Taiwanese!” Video footage from Taiwan’s Apple Daily newspaper shows members of Mr Chang’s entourage beating a lone student caught up in their throng.

Mr Chang is also notorious for exposing the secret links between organised crime and Mr Ma’s democratic KMT during its authoritarian days in the 1980s. A close friend of his and two other Bamboo Union members were sentenced to life for the murder of Henry Liu, a Taiwanese journalist writing a critical biography of Chinese president Chiang Ching-kuo. Mr Chang was incensed at the KMT’s betrayal of one of his gang: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tried to double-cross my friend,” he told correspondents.

So he began cooperating with American investigators, handing the FBI (and the Los Angeles Times) a tape recording revealing how members of his triad had been trained and briefed by Taiwanese military intelligence at the direction of the bureau director (who later received a life sentence from a Taiwanese court). The tape also revealed how, in 1979, the KMT had asked the Bamboo Union to do its intelligence work and to use violence against dissidents.

Mr Chang returned to Taiwan in the mid-1990s, but was forced to leave for China in 1996 after a new warrant was issued for his arrest related to bid-rigging activities. According to Chin Ko-lin, a professor and expert on the Chinese underworld, Mr Chang took up residence in Shenzhen. In Mr Chin’s book, Heijin: Organized Crime, Business, and Politics in Taiwan, he quotes gangsters who say Mr Chang led the Bamboo Union there, where it was involved in “dispute resolution” on behalf of Taiwanese businesses.

Upon his return to Taiwan last year, Mr Chang was promptly arrested and then swiftly released on bail. Prosecutors recently dropped all charges against him, saying the term of the charges had expired. Andrew Yang, a former deputy defence minister, thinks Mr Chang made connections with high-level Chinese officials involved in the government’s propaganda department. However, Mr Yang says that it is unclear if he maintains close ties with Chinese security operators that he was thought to have made there.

Police raided one of Mr Chang’s political campaign offices last year, according to the Taipei Times. The paper alleged it was a front for the Bamboo Union to engage in extortion, possess guns illegally and hold drug parties. Mr Chang said the leader of the office had left his party months before the incident, the paper reported. Mr Yang says Taiwanese authorities are keeping a close eye on Mr Chang but “short of any clear evidence, the authorities cannot place restrictions on him”.

(Picture credit: AFP)

在今天,2014年4月7日,聲勢浩大,直令宵小政客膽戰心驚寢食難安的太陽花學運,經過20天來武器絕不平等的立法院保衛戰,終於由學生與公民團體宣布「轉守為攻,出關播種,遍地開花,全民大結盟」,而將於4月10日傍晚6點走出立法院。然而這個艱難的決定是否正確,完全不是我書寫本文的重點。


我所要談的,是邪惡。是因為抵抗邪惡,而被邪惡所侵害、被邪惡所激怒,乃至於被邪惡所裹脅的,受創的純真心靈。



在出關決策過程中,我看到了太多太多在這場正義之戰中,被邪惡攻擊抹黑、被不義霸凌消費的同學們、夥伴們眼神中的創痕。媒體大肆報導:儘管學生領袖宣佈退場,但仍有不少學生堅拒離開立法院,堅拒對無恥政客釋放善意。這種報導完全錯誤。不是「有不少學生堅拒離開」,事實是:在情感上「所有人都拒絕離開立法院」,「所有人都打從內心堅拒對無恥政客釋放善意」。

20天的攻防戰,場內場外人人都是英雄。全程堅守崗位的,更是英雄中的英雄。但是,絕大多數支持者並不知道,這些英雄中的英雄,在這20天過的究竟是什麼非人的生活。


我所說的非人生活,物質上的不便只占了非常微小的部分。我所說的非人生活,絕大部分指的是精神上的壓力。馬政權擁有全國最多最大的資源,卻因為私慾蒙心,俯仰有愧天地,因此從不擺堂堂之陣,不出正正之師,專恃信口開河、抹黑抹黃,虛虛實實的黑白暴力、似撫實剿的耳語分化。這些鋪天蓋地的鬼蜮伎倆,竟是由緊鎖著眉間憂國憂民莊嚴寶相的廟堂諸大人所擘畫,並付諸實行的!而某些無恥或無聊的幫閑媒體,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居然奉為「小刀兵法」!


籠城的青年學子,當然必須忍受實力懸殊所帶來的巨大精神壓力,但是我認為,更大的心理創傷源自於:我們在這20天,日日親眼目睹的、我們所對抗的邪惡,其邪惡與下流的程度,居然遠遠超過我們的人生經驗與想像力所能及。我們赫然發現:原來,邪惡可以沒有底線


邪惡可以沒有底線。這個發現,不但讓我們參透了我們所欲對抗的邪惡有多麼強大,同時也更強烈激起了我們捍衛民主與正義的決心。但是,在這個決心甫生的當下,有不少人並未明白察覺:自己已經深深的受到邪惡的毒手浸潤了。受到這種邪惡毒手的創傷,有時候所激起的抵抗,會使抵抗者一時忘卻和平非暴力的最高準則,趨向極端,從而正中邪惡下懷,結果竟認同了邪惡的暴力性。而且,由於學生們對於人性高貴面的信念,並不會將暴力指向施暴者,但卻極有可能指向自己。




在保衛樂生院的運動中,我自己也曾有過同樣慘痛陰森的經驗。我曾經在為報導攝影家張蒼松先生紀錄樂生的『解放天刑』一書中的序文留下這段記憶:




「這三年,在我的人生中,最是噩夢連連的三年。

原來旁觀他人痛苦,對於一個良知未泯的平凡庸人,竟然也是如此不可承受的極刑、天刑!

像張蒼松如此謹慎而略帶疏離的攝影作品,是一個藝術家維繫其藝術生命所不得不為的,最後一絲清醒的悲憤自制,否則他就不再是藝術家,而是革命家了。然則我們這些試圖解放樂生院民痛苦的「正義使者」,又算是什麼丑角呢?

在最絕望的時候,我曾經閃過如此的念頭:「如果政府不顧一切蠻幹,只怕會有不願受辱的院民流血……如果有一個,那怕只有一個院民因此死亡…..情勢可能因此逆轉?…….」

   這是多麼令人打從心靈深處顫抖恐懼的黑暗思維啊。將院民的死亡,計算入拯救樂生的策略中,則我亦將永墮畜生道,與昏瞶殘暴的政客眾愚無異了。然而,我的確曾閃過如此的念頭,因為當時我對台灣如此的絕望與不齒。

或者,換個角度,將死亡的責任承攬在自己身上如何?唯有如此,我們才不在是一個旁觀者,不再是一個旁觀活人被驗屍的血饅頭文化的繼承人,而在當下與院民們七十年的痛楚水乳交融,不分彼此。但我有如斯勇氣嗎?

逼迫一個略具人性的書呆子,不得不偷偷的寫起遺書,以求得一丁點作人的尊嚴──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而今天,我的的確確,在某些學生的話語裡、眼眸裡,讀到:他們為了保為台灣民主免於淪亡,甚至願意「將死亡的責任承攬在自己身上」!這正是廟堂邪惡與平庸野黨聯手所造成的巨大心理創傷。邪惡是一座但丁神曲裡的深淵,我們凝視了它,它也凝視了我們,從而重創、浸染了我們的靈魂。如何撫平創口,將永不褪去的傷疤,視為我們通過了人性黑暗面考驗的紀念徽章,正是從甘地以來,乃至於曼德拉們以和平非暴力戰勝邪惡的不二法門。



我曾經在去年南非憲法法庭大法官奧比‧薩克斯來台演講時,擔任與談人。當時我曾這麼說道:

 
「過去的台灣,並不乏英雄志士挺身爭取人性的尊嚴與權利。雖然,這些人的生平與下場,就世俗觀點而言都是不幸的、不划算的,而且「缺乏智慧」。即使受到其他被壓迫的人們私底下的尊敬,也不會成為這些人們教導子孫應該取法的對象。可是,台灣的人權歷史仍然是由這些英雄所支撐起來的。就我看來,這些英雄並不會比南非ANC的英雄遜色。雖然他們的政治成就遠遠不如曼德拉們所建造的偉大共和國,但是他們至少留下一個典範──我將之稱為「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the Good Samaritans Paradigm)。這個典範就是:我們是被殖民者,我們是賤民,我們武力遠遠不如統治者;但是我們就像耶穌講述的寓言中的「好的撒瑪利亞人」,無論在道德、法治、民主、人權乃至於一切進步的價值理念的追求裡,我們都遠遠比統治者更努力,更虔誠,更當成一回事。而且唯有我們不斷的堅持這種「好的撒瑪利亞人」典範,我們的未來才有希望。相反的,一旦我們因為不幸、絕望、軟弱而向邪惡但強大的現實力量低頭,我們的苦難就沒有中止的一天。」

 
因此,親愛的同學們,你們一定要知道,你們在短短20天裡所完成的人性尊嚴的最高詮釋,是如何的了不起,如何的令我們老輩心悅誠服,感激著天佑台灣!今天記者會為廷所宣讀的,此次學運在國內外所獲致的成就,並不是學生自抬身價,而是我們老學運客觀分析之後,所得到的重大結論。因為邪惡的強大,逼使你們在知性與感性兩方面都迅速茁壯,而你們茁壯的程度,已經超越我們這一輩的老學運所能想像。更重要的是,上蒼使你們如此茁壯,為的是更為大更高貴的理由:你們要深入台灣各地,把你們親身認識到的邪惡,以及邪惡的弱點罩門廣為宣傳,把你們深入險境之後,更為堅定的捍衛民主自由之心與國民分享、結盟。你們要比誓死堅守立法院更加誓死堅守民主自由。這是你們,不,我們,我們的療癒,我們的救贖,我們的存在。這是我們面對邪惡的壓迫、誘惑與招降之際,回給邪惡唯一的答案


今天,恰好是鄭南榕烈士殉難二十五周年的紀念日。我深深相信,如果鄭南榕當初能夠預知,二十五年之後台灣竟然出現了你們這麼一大群一大群了不起的學生,他絕對不會願意自焚的。他一定會說:接下來的事,就讓我們共同承擔,相誓攜手,欣然抵抗邪惡與不義。




-----
台湾の学生批判デモでもみ合い 暴力団が支持
台北=鵜飼啓2014年4月1日21時22分台湾で学生らが立法院(国会)を占拠している問題で1日、暴力団を背景にした学生批判のデモが立法院近くで開かれた。警官隊が立法院に続く道路を封鎖して厳重な警戒態勢を敷いたが、参加者が立法院に向かおうとしてもみ合いになるなど騒然とした。

 デモは労働者団体の名義で3月31日に呼びかけられたが、台湾の有力暴力団の精神的リーダーとされ、「白狼」の異名を取る中華統一促進党の張安楽総裁が発表の記者会見に同席して支持を表明。「2千人を引き連れて立法院の議場に入る」などと述べたため、不穏な空気が流れていた。

 行政院に突入した学生らを強制排除して批判を浴びた警察だが、今回は学生を保護する側に回り、参加者の突入を阻止。「国会を返せ」などと叫ぶデモ隊と4時間余りにわたってにらみあった。張氏自身も現れたが、学生を支持する人たちも大勢集まり、「暴力団は返れ」などと声を上げた。

 学生を守ろうと立法院前に座り込んでいたインテリアデザイナーの女性、楊佩儒さん(35)は「暴力団が公然と学生への攻撃を予告するなんて、良心のある台湾人には受け入れられないこと」と語っていた。(台北=鵜飼啓)




江燦騰
2小時 ·
根據大陸公安機構的學者研究和論述,竹聯幫根本就是在高雄美麗島事件之後,由國民當一手培養起來的黑道幫派,專門用來對付台灣其他黑道和執行一些不能公開的骯髒行為。
所以,白狼根本就是國民黨的外圍黑道勢力的領導人。

溫紳新增了 3 張相片。
今午出席中央社90週年慶後,接受三立電視新聞專訪談馬英九…隨後再趕到該台「54新觀點」談白狼!這位1996年流亡深圳的竹聯幫要角,逃亡前曾餐敘過、流亡期間,也在福州、南非、阿根廷三地差點被誘捕返台!詳情請收視…傍晚在監院前遙望聚眾的黑幫,真難想像是在台北!

330反黑箱服貿學運達到最高潮,許多人都憂心後繼無力。張安樂卻適時的聚眾前來挑釁。

張安樂對於台灣人的理解,始終停留在1975年之前的「黨國vs.賤民/順民」。但如今還與他共享這種印象的台灣人,除了長年居留在中國的台商,大概也只剩下馬英九集團了。

所以他的挑釁,除了愚樂效果(愚而好自用,故國人引為笑樂),又免費替太陽餅學運製造了另一波高潮,既增添了學運無限的民主正當性,還幫了大忙,抹黑了最會抹黑別人的中國國民共產黨。

另一方面,台灣人也有幸透過張安樂激情之下吐露的國家機密——包括物種起源的最新發現(我們都是中國人x出來的),與政治靈媒的最新預言(我們不配當中國人=統一之後你們就知死了)——,徹底了解了中國順民/中國國民共產黨的平均思維,及其與現代台灣公民之間,落差約達百年的前近代意識形態。從而再次確認了:沒有服貿問題,只有中國問題。

張安樂黑幫一輩子,從未有如今日,對於台灣人自由民主的信念與國家認同的鞏固,貢獻如此巨大。

我們深切期待他繼續貢獻。畢竟,對於當代台灣公民社會而言,這種貢獻,比起他奉為圭臬的「你不動我,我不動你。你敢動我,我就動你。我不動你,不是男人」的「真男人」精神官能症宣言,貢獻大得多多多了。



(以上為評論,以下為私人夢境.

時間,則拉到近未來的某個虛擬場景)

「在這個墓碑下,躺著一個平凡的人。

他的一生,輪番被兩個邪惡的黨國暴力支配、操弄、制約、出賣。

正直善良的公民,均羞與他為伍。儘管他仍然渴望他人的尊敬而非恐懼。

然而在他的暮年,2014年的愚人節,這個不幸之人著手了某個行動,卻促成了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嶄 新共和國度的誕生。

儘管他的貢獻源自於誤解,歷史的狡智卻證明了:蝴蝶本是毛毛蟲,黑咖也能變英雄。

共和國的公民們,在此真誠而有節制地,感謝並紀念他的貢獻。」



約半小時之後, 他們決定進軍.....指揮官看到警察擋路, 說到氣急敗壞, 10分後白狼現身, 媒體相機5-6部隨他行....繞指揮車一周ˊ之後,上車,演講, 他大力羞辱車下的民進黨議員.......
 (這時指揮官某職業學生下去與警察溝通,他最不能了解警察周日保護太陽花革命的 林、陳等兩位,現在竟然還擋其叫陣.......)

「你們是中國人"幹"出來的孽種,中國人不要你們。」-----白狼"總裁:身體很不好,他本來想宣揚服貿的好處,底下一句話,激怒他,開始語無倫次漫罵1-2分,身體就受不了,必須換手....

不,與4599協會的朋友後會有期;與這群狼兄弟近距離接觸機會不多。所謂無聊,他們幾乎都無鬥志,來虛應故事的 (某些女性除外......他們都很恨王金平......)

〔本報訊〕總統馬英九日前口誤,被網友KUSO調侃他是「馬卡茸」,白狼今天下午也口誤,幫學運領導人陳為廷改名陳為「茸」,引起網友熱議。...
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















司馬觀點:狼來了(江春男)


學運領袖說到做到,數十萬黑衫軍不到一個鐘頭,全部離開凱道,如此有秩序和理性,在群眾運動中實在難能可貴,但是群眾運動終究充滿危險,早晚會變質,或有外力介入,或發生路線之爭,或內訌,這不是狼來了,而且真的來了。

愛國者不乏流氓

白狼有強烈的民族主義情感,他有參政問政的權利,有組黨的權利,也有包圍立院的權利,但以他的身分背景,不管他有沒有出現在現場,這場反制學生的行動充滿暴力陰影,對學生造成很大的心理威脅,對警方造成極大壓力,而這筆帳最後都會算在馬政府身上。
從各國學運歷史來看,分化和醜化學運並不太難,一方面是學生禁不起長期壓力,一方面是國家擁有豐厚資源,一方面是不同社會力量的抵抗,這三股力量混雜一起,任何運動都撐不久。
獨裁國家面對民主浪潮,都會出現類似的反應機制,首先出現的一定是民兵和愛國份子,其中不乏流氓、黑道和幫派份子。黑道大多是保守的民族主義者, 中國的青幫紅幫,義大利的黑手黨,日本的山口組,幾乎沒有例外,他們行動激進,但是思想反動,如果參加政治,清一色屬於反民主陣營。
黑道在社會主義國家很難成氣候,重慶的唱紅打黑,一夕間,黑道不見蹤影,但實施資本主義的威權國家,卻是他們的溫床。

馬逃不掉這筆帳

從孫中山搞革命開始,到蔣家在上海處理共黨,在台灣對付黨外,在加州處理江南,都曾用此祕方,國民黨家學淵源,一脈相傳。今天的馬英九有復辟傾向,如想繼承蔣家衣缽,不論是積習難改或者只因無能,這筆帳他都是逃不掉的。
各位看看美國之音,昨天中午,請大陸留美學人評論台灣服貿學運問題時,其中之一的陳破空先生的解讀內容,各位就知道,我們為何對服貿有疑慮.
陳破空:
服貿的第六條第三款,關於出版,在中國根本不許可,限制非常大,出版的東西在大陸的覆蓋範圍非常有限。但大陸可以利用台灣的制度,讓所有的統戰資料,歪曲的歷史資料在台灣暢行無阻。而且,讓利本身就很荒唐,經濟貿易本來就是平等,會產生讓利的結果,就表示這個協議本身是個政治協議,而不是經濟協議,台灣學生都有看出來。台灣學生抗爭的是服貿背後本身的政治運作。而且台灣有一大票的親共、紅色代理人圍繞在馬英九的周圍,想把馬九拖進馬習會,最終納入整個大中華的經濟圈。當大陸控制了台灣的經濟命脈,就如同控制香港一樣,直接進行政治統合。





















「哥吉拉」攻佔立院 憂張慶忠黑箱都更 


 
太陽花學運昨號召50萬「黑潮」佔凱道,激情過後,立法院各委員會今照常運作,外界聚焦國民黨立委張慶忠今仍以召委身分主持內政委員會,在野立委一片撻伐,要求張辭去召委職務,議場內有一批「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的同學,今天凌晨起以資源回收為材料,打造日本電影中的恐龍巨獸「哥吉拉」,諷刺政府與財團在都更中的金權亂象,尤其張慶忠身兼9家建設公司大股東,卻以召委身分在內政委員會排定審查都更條例,毫無利益迴避,憂心此條例也跟服貿條例一樣,30秒黑箱強渡關山。

台灣都更受害者聯盟成員李同學表示,每個都更建案至少數10億元,竟完全不需會計查核,也無實質監督辦法,已變成政府與財團強佔人民土地、房屋生財的溫床,根據監察院公報,張慶忠名下有143筆土地、6筆建物,還是建設公司大股東,審查都更條例根本是「球員兼裁判」,且張有30秒黑箱服貿的不良記錄,其公允性已無法被社會所接受。(蔡明樺/台北報導)
溫紳 應該潑糞水



















張慶忠解釋30秒經過 被陳其邁潑水一身濕



立法院遭學生佔領後,國民黨籍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今天首次主持委員會,不過會議一開始民進黨立委就群起發言,要求張慶忠為3月17日會議的30秒宣告服貿送出委員會的程序不正義道歉,並辭召委,否則別想開會。

張慶忠隨後解釋,在本屆第1會期,審查《集會遊行法》時,當時召委陳其邁也曾在20秒左右時間通過並宣告會議結束。陳其邁聽到這段話,拿起桌上茶水就往主席台上的張慶忠潑。張慶忠雖被潑得滿身水,也隨手拿起面前茶杯想回擊,但最後並未動手,待議事人員擦拭桌子後他仍持續主持會議。

陳其邁隨後發言時說,潑張慶忠水當然對他不禮貌,但「我要把他潑醒」,因為國會議員肩負人民期待,不能恣意妄為、貫徹馬意。張慶忠隨後也回應,雖然被潑水的當下他有點生氣,但因為陳其邁是他從小看著長大,他當成弟弟一樣看待,所以他不會計較潑水的事情,「一笑置之」就好。

會議一開始,張慶忠就對全場立委報告,3月17日他宣告的小蜜蜂(mini mic,迷你麥克風),是內政委員會提供的公物,不是他私藏。此話一出,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嗆:「你還說這個!先道歉啦!」隨後民進黨立委一一上台發言抗議。

民進黨立委姚文智痛批,連總統馬英九前天記者會都說當天會議確實有需要檢討之處,但張慶忠居然視若無睹,應道歉、辭召委,不要一覺醒來就當作沒事發生。民進黨立委邱議瑩也批張慶忠:「我不稱呼你召委,因為你根本不配!經過3月17那一役之後,你是披著羊皮的狼,為虎做悵!」她還嗆,如果民進黨還讓張慶忠主持議事,就不叫民進黨,張慶忠本會期排審服貿造福中國、排審都更造福自己建商,「丟臉又可恥喔!」

不過,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力挺張慶忠,稱讚他「忍耐的功夫非常好」;陳還說,服貿的問題國民黨、民進黨要各打五十大板,因依慣例服貿應由國民黨排,民進黨卻搶過去。結果台下李俊俋、姚文智嗆:「誰說的?」陳其邁也嗆:「這個在說謊啦!」

陳超明隨後還說:「每個人當家的時候嘴臉都會變啦!」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跳起來痛批:「你的嘴臉怎麼樣?跳來跳去!什麼黨都參加過。」民進黨立委林淑芬也嗆:「犀牛皮委員啦!不要這麼厚臉皮啦!」陳超明倒是四兩撥千金回應:「我很厚臉皮啦!我不亞於你啦!」(黃揚明/台北報導)

















挺服貿 白狼、勞團號召2千人攻佔議場

 75209LINE分享

330反服貿引發50萬人湧入凱道,反反服貿團體也將反制,包括勞工、航空業、旅遊業、青年代表、學生代表也發起明號召2千人佔領議場,並指不排除不退場。竹聯幫大老、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今也出席記者會力挺衝入議場。

台灣勞工福利聯盟、台北市總工會、航空業、旅遊業以及青年、學生代表今召開記者會,疾呼「要工作、要生存、要服貿」,指反服貿團體佔領立院,讓立院空轉2周,虛耗國力,也讓國家競爭力下降,要求退出國會,讓服貿能依法審議,並要發起4月1日「要工作、要生存、要服貿」遊行,下午1時半起從監察院出發前進立院,號召2千人,不但要衝入議場和反服貿團體對話,也不排除不退場,也要佔領議場。

台灣勞工福利聯盟召集人王裕文表示,勞工也是有聲音,參加服貿可提高薪資水準和就業機會,800多萬個勞工的心聲也要站出來,學生佔領立院發聲,但勞工的聲音沒被聽到,因此明將進入議場與學生對話,希望用和平理性的方式進入,或許對話完就會離開,或許就留在那邊,學生可以佔領議場,勞工當然也可以留在那邊。

張安樂則表示,學生和同胞被誤導了,加入服貿對台灣是利多,讓台資到大陸,我們的就業機會就不只台灣,月薪也不再只有22K,將來要拿32K、42K、52K就要走出去,台商在珠江三角洲提供1千萬個工作機會,風水輪流轉,「換他們來給我們工作機會,為何我們不要?」服貿已攤在陽光下9個月,為何無法過,是民進黨的阻撓,因此選在明天愚人節拆穿。

台灣勞工福利聯盟表示,張安樂來參加記者會聲援,是因為他從關廠工人抗爭時就一直很關心勞工,因此今特地來聲援勞工。學生代表林明正表示,兩岸服貿對台灣利大於弊,不僅可增勞工就業機會,也有利提高我們的薪資水準,要求不要謊言、不要空轉,請學生立即退出國會,讓服貿能依法審議。(李姿慧/台北報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