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蘋論:真有超越藍綠這件事嗎?柯文哲現象讓藍綠剉咧等:學習與領導團隊。 別讓勝文不開心(江春男);柯P宣布停止募款;林宗弘


蘋論:真有超越藍綠這件事嗎

2014年11月22日柯文哲與民進黨有參選協議,其實早見諸於今年六月民進黨禮讓柯文哲參選台北市長的公開新聞,這兩天被媒體硬吵成雙方有見不得人的「密約」,關鍵還是在於國民黨陣營對於這場首都市長選戰的認知:藍綠在台北的基本盤差20萬票,這場選舉只要讓藍綠對決就贏了!而柯文哲是「綠骨白皮」,所以必須拆穿民進黨用柯在台北「借殼上市」的陰謀。這樣的思維符合過去20年北市選戰的邏輯,不過在複製之前,它必須先回答一個問題是:「台北人真的不知道柯文哲是墨綠嗎?」如果不知道,連營千方百計想挖掘柯文哲的「墨綠」背景,還有點道理;但如果台北市民早知柯文哲就是「墨綠」還願意支持他,那藍營這套選戰策略不就自始無效?從柯維持不墜的聲勢來看,連陣營顯然誤判了台北市民。
對,台北人根本就知柯文哲是「墨綠」,柯當年自承他這輩子最討厭三項東西是「蚊子、蟑螂、國民黨」,更讓人記憶猶新。但台北人願暫時支持柯P,在於他堅持不以民進黨黨籍參選,試著與不同政黨屬性的人進行對話。這條路很不容易,一個閃神就走歪了,但與其讓藍綠惡鬥的爛戲持續上演,那就「給個機會」吧!
台北市民想改變,但連勝文陣營卻冷處理。還記得連勝文參選之初有一段聲勢高檔的蜜月期嗎?連當時聲勢不只來自他的年輕活力,更來自他對現實政治的批判。但參選半年來他完全臣服於既有體制窠臼,只想用基本盤選舉、用騷擾戰對柯P進行人格謀殺,不回應新世代對新政治的要求。
而當選戰主軸停留在基本盤思維、不思進取時,包括連戰與郝柏村那極其反動的「混蛋說」與「皇民說」就突兀地跑了出來;兩者不斷惡性循環,連勝文也就越選越辛苦。
其實所謂的「在野大聯盟」、「超越藍綠」都易流於政治口號,包括馬英九、陳水扁當年挑戰既有執政者時,都曾提過類似主張,最後卻不了了之。但在連陣營愚蠢的選戰策略下,柯文哲在選戰過程得以輕鬆地迴避這些質問。 

譁眾取寵沒路用

台灣真有超越藍綠這件事嗎?我們不確定!但確定的是,政治的改變不可能由政客一番動人的詞藻、或任何一支精采的MV所達成,它必須仰賴選民選後持續的參與及監督。

蘋論:柯文哲現象讓藍綠剉咧等


離選舉日還有兩星期,沈富雄預言柯文哲將大勝連勝文15萬票,這實在言之過早。不過,同場訪問中,沈富雄卻敬告民進黨,若因柯文哲當選而士氣大振,那就笨了,因為柯當選後,「不會很甩民進黨!」柯代表的就是顛覆傳統、推翻現狀,這是連勝文沒辦法跟進的。這段話,更殊堪玩味。台灣政治環境的變化早有徵候,因環境對青年不友善,選民越來越厭倦過去20年的藍綠惡鬥;加上網路媒體新科技發達,訊息的傳遞與議題的設定已不再是傳統媒體或有權力者所專屬。白色公民的憤怒洪流聚集了25萬人聲援洪仲丘,太陽花學運也號召了50萬人上街反服貿,其實都遠超過藍綠政黨的動員力,將這些社會力曲解為特定政治勢力的煽動蠱惑,其實只是政治人物在掩耳盜鈴。
這場選戰打到現在,藍營最大的錯誤就是沒認知到這變化中的政治徵候,還是停留在政黨對決的思維,認為只要讓柯文哲「抹綠現形」,時間一到,號角一吹,藍綠就各自歸隊。連勝文陣營未曾檢討馬政府被怨聲載道的原因,也從未去嗅聞選民改變的風向,遑論呼應過去一年兩場大型公民自覺運動的訴求,只想坐等基本盤將連勝文送上首都市長寶座,這是一個很沒有誠意的選舉團隊。
柯文哲能否勝出還在未定之天,如果他最後能在這場選戰獲勝,綠營短時間或許因此「士氣大振」,不過,他們很快會發現,「柯文哲的勝利並非民進黨的勝利」。除了柯文哲已經申言未來市府局處首長必須退出政黨活動、用人不與民進黨商量外,現在該對他追問的問題是:「如果柯是首都市長,會不會在2016年總統大選選邊站?」而除非柯文哲將自己當成一任市長、不尋求連任,否則他腦筋燒壞了才會去站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台。這也是沈富雄觀察柯文哲,當選「不會太甩民進黨」的原因。 

政治氛圍轉變

一個從小有輕微亞斯伯格症的醫生,身形望之不似傳統政治人物,他口齒不清,有點白目,卻兵來將擋、講話直白。在這場選戰中,他一路逼得選舉成精的民進黨推不出候選人,再將擁有20萬基本盤優勢的國民黨殺得落居下風,這已是台灣選舉史的一場奇蹟。
柯文哲現象已讓藍綠陣營剉咧等,還要操盤2016總統大選的藍綠傳統政治人物,看出這現象背後台灣政治氛圍的變化了嗎? 


**** 學習與領導團隊
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今天(13日)接受中國最大境外媒體鳳凰衛視專訪,柯文哲表示,因為沒錢買廣告,所以上節目專訪,話題不設限,對方問什麼就回答什麼。由於鳳凰衛視常被視為官方態度水溫計,此舉被解讀成中國對柯P釋出善意。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這段專訪由鳳凰衛視主持人黃家騰邀約柯文哲,在今天進行為時1小時的訪問,並在本周六(15日)播出。柯文哲受訪時表示,這1年半以來,有很多時間學習,過去在台大醫院都是一個人,現在已經習慣團隊合作,可指揮競選團隊打仗,也指揮得很好。

柯文哲強調,要重新定義什麼是政治人物,不是裝神用鬼,也不可能從不犯錯,有血有淚會犯錯,重點是能不能改錯,心地是否善良。在專訪的過程中,柯文哲重申,這場選舉堅持用無黨籍參選的原因,是因為政治的藍綠惡鬥,造成台北市民對現狀不滿。

柯辦表示,柯文哲除了接受鳳凰衛視專訪外,也接受港媒包括香港有線及無線電視台,以及TVB等專訪。連營發言人錢震宇則說,之前連勝文已接受鳳凰「台灣名嘴匯」專訪,日前鳳凰再提出邀訪,但因行程緣故目前尚未安排。

而根據《壹電視》訪問文化大學廣告系副教授鈕則勳表示,鳳凰衛視專訪柯文哲,代表北京藉由這個專訪釋出某種程度善意。
****
別讓勝文不開心(江春男) 當初住帝寶被罵權貴,他說是為了人身安全。後來悄悄搬回一品大廈,說是為了照顧家人。現在偷偷回去帝寶,說是一品大廈沒車位。他說流浪狗可放到雲林嘉義去,引起一陣抗議,他問柯花多少錢作媒體業配,柯說零元,並反將一軍,問他花多少,他卻答不知。
柯文哲的一舉一動都是新聞,比什麼廣告都有效。例如他宣布停止募款,錢夠用就好,網路瘋傳,佳評如潮。兩人電視辯論,一人高頭大馬派頭十足,一人白襯衫上陣,領帶也不打,連太太進場如走星光大道,貴氣逼人,柯太太則留在辦公室加班,權貴與平民的強烈對比,一切在不言中。
連勝文的競選缺乏主軸,沒有一貫主張,一路走來搖搖晃晃,有時似乎主張改革,想要超越藍綠,但接著反向深藍取暖,努力鞏固基本盤。他顯然已經放棄中間選民,做什麼都不對,一路被網民罵翻。
愛子心切的連爸爸,對此現象感到不可思議,連媽媽則要幕僚「別讓勝文不開心」,這是「靠爸」和「媽寶」最好的例證。少爺閒閒無事,不想一直玩下去,如此自討苦吃,老爺子不忍心,「座中泣下誰最多,唯望孩兒愚且魯」,是他們的心情寫照。
連勝文是無辜的,沒做壞事卻成全民笑柄,誰叫他生在權貴之家,沒做什麼事以證明自己的本領,卻肖想當首都巿長。連爺爺也天才,說他一天吃兩餐,睡七個鐘頭,被人說是權貴,真不甘願。其實,他是權貴也就罷了,要世襲下去,當然會引起普遍反感。 

柯太驕氣自認聰明

柯陣營一路領先,已有掩蓋不了的驕氣,毛澤東「兩個務必」,不是藥到病除的仙丹。太聰明的人大都沒有智慧,曾國藩選部將特別重視拙實,毛澤東也不信任聰明外露的人,柯如打敗仗,也會敗在自以為很聰明。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柯文哲10日公布競選經費,並宣布停止對外募款。圖:林朝億/攝
新頭殼newtalk2014.11.10 林朝億/台北報導

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今(10)天公布第2波競選經費收入開銷,從8、9、10共3個月,開銷約是4千3百萬元;收入約8千9百萬元;由於已經超過法定經費的8千7百多萬元上限,柯文哲宣布停止對外募款。他還開玩笑說,「錢就像魔戒一樣,掛上去就捨不得拿下來」。

柯文哲辦公室共公布2波競選經費,第1次是9/10的5至7月,今天則公布8至10月。其中,在捐款總額部分,8月是18,538,017元,9月是27,310,409元,10月是43,859,388元,總額達89,707,814元。而之前5-7月的總收入則是22,233,067元。姚立明表示,今天召開記者會前,他看了一下收入帳戶,截至今日,總收入已經超過1億元了。

而在支出部分,9/10公布的5-7月是12,037,878元。而今日公布的,8月是4,952,750元,9月是17,980,868元,10月是20,393,342元,也就是這3個月共花了43,326,961元。姚立明表示,將先前的支出加起來,截至10月底,總開銷約是5千5百萬左右。

姚立明表示,柯文哲競選經費,在收入部分已經超過8千7百多萬元法定競選經費上限。所以柯文哲已經指示,停止對外面主動的大額募款;如果人家有主動捐款,也是婉謝;至於網站募款部分,由於關閉作業比較複雜,將於11/15關閉。姚說,這恐怕也是中華民國選舉史上,第1次有候選人不讓人家捐錢的。

此外,柯文哲表示,11月底選完後,還會發12月份的薪水給競選幹部。他開玩笑說,這是「遣散費」,給他們去找工作。

柯文哲表示,選後原則上不設基金會,跟民間募來的錢,會再回到民間。

對於羅淑蕾打MG149議題,柯文哲表示,一打下去,線上捐款馬上增多。「這叫做引起全民公憤」。

至於選前還要不要買電視廣告,柯文哲表示,內部還在討論這問題。「如果對方買1百分鐘廣告,我買10分鐘,那乾脆不要買」。他是傾向不買,但內部開會還有意見。

對於現在停止募款,柯文哲還摸著手指頭說,「錢就像魔戒一樣,套上去就捨不得拿下來」,「如果錢多了,既然有錢,就買個廣告好了。可是你沒有錢,那就想說不要買好了」。「有時候,你要降低慾望就是你也不要去賺那麼多錢」。他認為,台灣的選舉經費如果下降,有助於整個台灣政治清廉化,否則選舉花好幾億,要靠大企業,那選前拿這麼多,選後要公平執政,不太容易啦。

對於是否樂觀選情,所以才不花那麼多錢,姚立明表示,那是因為收入已經超過8千多萬的經費上限。他們最後恐怕連8千萬元都花不到,這可能是台北市長選舉以來花最少錢的。

對於如何確認柯文哲帳目正確無誤,陪同出席的會計師周銀來則說,他有去檢查請款、審核等原始憑證,並從政治獻金專戶去抽查。

至於1123花車遊行,柯文哲說,經費大概2百多萬左右,那些舞台還是需要經費。

2014-11-10
記者鄭琪芳/專訪
頂新黑心油事件,不僅讓人見識到黑心企業的無良,也一窺紅頂商人遊走兩岸的本事。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認為,「鮭魚返鄉」根本是錯誤政策,這些在中國發跡的大型企業,就像「進擊的巨人」回來吃掉台灣優質的中小企業,卻複製在中國掠奪性及剝削性的經營手法,包括圈地、金融炒作、降低成本等。創造的就業機會很少,對台灣產業卻是破壞性的。
  • 星期專訪--中研院社科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記者方賓照攝)
    星期專訪--中研院社科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記者方賓照攝)

紅頂商人引進黑心商品製造流程

Q:兩岸經貿關係更為緊密後,紅頂商人享盡各種好處,如何解析其操作模式?
A:我常使用「進擊的巨人」漫畫來形容,有一天突然有巨人攻進圍牆,追查後發現,巨人竟是牆內的人類變成的,卻反過來對人類社會造成很大的破壞。
當年鴻海或頂新等離開台灣時,都是中小企業,鴻海員工不到一五○人,頂新甚至把工廠關掉了。但當他們在中國發跡後,利用中國的營業額作為貸款、上市的籌碼,例如頂新二○○九年以康師傅名義回台發行TDR(台灣存託憑證),以此擴大在台的資本投資,並把在中國的經營手法引進台灣。
中國也有「地溝油」問題,雖然康師傅有無涉入現在沒有證據,但康師傅在中國也曾出過幾次包,包括用自來水冒充礦泉水等。頂新在台灣的狀況,跟在中國的操作手法大部分是一樣的,就是圈地、金融炒作等,並將黑心商品製造流程引進台灣,藉此壓低成本;但商品售價未降低,就是掠奪性跟剝削性的經營手法。

帶回資金有限 圈地炒作破壞產業

Q:兩岸紅頂商人的操作手法,對台灣經濟、社會造成什麼影響?
A:頂新一九九八年透過股權收購吃掉味全,二○○五年收購正義,目前頂新集團在台僱用最多員工的是味全及正義,味全員工有二千多人,但這幾年味全員工沒有增加,因為降低成本的另一方式就是裁員。至於頂新設在開曼群島的控股公司頂益,只有六個就業人口,頂新在台灣創造就業的排名,在五千大企業裡排到三、四千名。
鴻海也是類似的例子,雖然鴻海生產的產品對人體沒什麼傷害,如果製程或勞工有任何問題,大多是在中國;但鴻海在台創造的就業人口只有六、七千人,以中國為主的海外生產基地卻僱用了一二九萬人。
根據中研院《台灣企業排名資料庫》二○○六年至二○一二年追蹤數據,雖然企業營業額有助於提升在台僱用人數,若控制營業額後,廠商在海外(主要在中國)每增加約三十三名員工,就會減少台灣一名員工。國內的貧窮大多導因於失業,研究顯示,兩岸經貿愈開放,貧窮率愈高、貧富差距愈大。
過去四、五年,「鮭魚返鄉」的政策效應相當負面,廠商說要回來投資多少,要政府給地。地要到之後,進來的資金可能不到四分之一,創造的就業也很少;回來不外乎圈地、金融炒作、降低成本,對台灣的中小企業或產業品質是破壞性的。

鮭魚變進擊的巨人害台

Q:這些紅頂商人在台灣的事業版圖不斷擴大,介入電信、媒體、金融等特許行業,甚至文創產業。前副總統呂秀蓮則認為,頂新投資計畫背後恐怕隱藏「滅台計畫」。你的看法為何?
A:台商在中國很大程度依賴政商關係,因此,他們在台灣的投資或多或少都會顧慮到跟中方的關係。最明顯的就是旺旺中時,利用媒體幫共產黨講話,可以鞏固在中國的政商關係。
現在中國的資金沒有辦法直接進來影響媒體輿論及政策走向,所以就透過紅頂商人來操縱台灣的媒體及政治;雖然目前可能還不到「滅台」的地步,因為頂新還沒來得及「滅台」,就暴露了黑心經營的本質。
這就是「兩岸權貴資本主義」或「兩岸政商網絡」的作用,基本上國民黨在二○○五年連戰去中國進行「連胡會」後,他們主導的政策就是要引進這些大型台商的資金,製造對他們更有利的政治環境,這是全世界很多政黨都會幹的事。中國周邊國家也有親中政黨出現,但在台灣會形成對國家安全及民主自由嚴重的威脅。
中國就算跟日本某些政黨友好,也不可能壟斷日本媒體,或將《人民日報》的意識貫徹到日本媒體。台灣的情況卻不一樣,如果我們開放服務業,就再次複製香港模式,香港上市股票有五十%以上是中資股,中國把資金抽掉,股市就下滑,香港經濟命脈被控制,中國不僅可以直接買媒體,還可施壓企業抽廣告,逼那些批判中國的媒體言論轉向。
因此,「鮭魚返鄉」根本是錯誤政策,不僅讓黑心廠商回來變成「進擊的巨人」,還可能進一步傷害台灣的民主自由及言論尺度。所以,我們要提防「進擊的巨人」,而不是優惠他們,應以更高的標準去檢視其背後的資金來源、跟中國的合作關係等。

服貿協議若簽訂 媒體最終會失守

另外,一旦服貿協議簽訂,讓中資進到金融或地產業,就算沒有開放媒體,最終媒體還是要失守,中國透過親中的紅頂商人來操作,就可以把台灣媒體收服掉,後果非常嚴重。服貿協議不通過,不會對台灣有傷害,但通過後的傷害是非常大的。

自經區要嚴把關 開放風險非常高

Q:「鮭魚返鄉」政策應如何調整?如何讓紅頂商人沒有操作空間?如何保護台灣中小企業?
A:過去有一些政策滿荒謬的,高科技產業實質平均稅率大概九%,留在台灣的傳統產業卻要負擔十六%的稅率,那些「進擊的巨人」大部分適用九%稅率。政府不去照顧根留台灣的中小企業,反而優惠外來的「進擊的巨人」,讓他們回來掠奪台灣的中小企業,基本上是「逆向分配」。因此,稅負方面應平衡一下,至少要減少產業別的差異,高科技業的租稅優惠要拿一些回來。
此外,某些由中小企業主導的市場要更為審慎,能不開放就不開放。例如出版業、印刷業等,台灣印刷廠以中小型規模為主,若讓中資大型集團進來,中小企業恐怕都要陣亡。馬政府一向的說法是,開放後企業可以到中國做更大的生意,但以我對中國的理解,這是非常不可能發生的。如果已落地在那邊的台商都進不去中國的特許行業或本土行業,為何台灣的中小企業能過去那邊賺錢?
服貿協議只是有利於現有的台商或金融業,大部分開放的行業都會傷害到台灣的中小企業。既然頂新事件爆發了,且年底選舉可能逐漸改變台灣的政治版圖,即使二○一六年之前兩岸政策沒有任何進展,其實都是一種自我保護。
另外,自經區做為服貿協議的替代方案,也要嚴格把關。自經區若開放,風險非常高,又是讓「進擊的巨人」取得灘頭堡,因為就是減稅、引進更多外勞,且在那邊生產黑心食品可能管不著,因為主管機關是中央,地方衛生機關怎麼稽查?
相關新聞

研究領域及興趣
社會階層化、量化研究、中國研究、災難社會學、比較政治經濟學
學位論文
"Social Classes in China: An Analysis of China’s Transition to Capitalism", Division of Social Scienc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h.D. Thesis, 2008)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