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陳映真、劉大任、黃富源、邱剛健(Chang Chaotang )

#劉大任 談 #陳映真:漸行漸遠的命運和信仰,讓兩人走上平行軌道⋯】http://bit.ly/2hzcBZh
「我以為『鄉土文學』比較不惹眼,不會被情治單位注意。」沒想到十幾年後的一場文學論戰,「鄉土文學」的名號被打得震天價響,對劉大任、陳映真而言,完全是個意外。
後來陳映真就出事了,1968年。陳映真被關了7年。
劉大任入獄時盡力搭救,出獄後,二人關係反而生變。劉大任親身見證共產主義統治下的中國,以多篇文章向陳映真喊話:「有些看起來很美的東西,實際上可能像蟑螂一樣醜陋恐怖。」
這些所謂的「忠言」沒有產生任何實質作用⋯http://bit.ly/2hzcBZh
【當《鈴鐺花》在北京八寶山響起:告別陳映真】http://bit.ly/2fRqU9p
【顧爾德:離開人間的巨大身影】http://bit.ly/2gNBinu
劉大任與陳映真於1960年代結識,從戰友到漸行漸遠,時代、命運、性格與信仰,讓兩人走上平行軌道,再難回望。
THEINITIUM.COM



Chang Chaotang 新增了 5 張相片
歲月剛健
邱剛健與陳映真是60年代兩位開創新局的「人物」
雖然意識形態大不相同
但他們都很執著自己的主張與行事
其實無所謂是非. 正不正道
把事情做好才是王道
邱剛健比陳映真年輕3歲
也早走3年
他們在「劇場」年代共處過
事後分道揚鑣
兩人卻都於遠行當年12月上旬在北京八寶山舉行告別式
他們的靈魂半世紀後在那裡有碰面嗎?
應該會互相握手問候罷
三年前也寫了一篇紀念邱剛健的短文
如今讀來. 似乎場景猶在 ...
「剛健見真章」
六O年代著迷於《劇場》雜誌,當時我只是大學生,看着邱剛健、黃華成這些大哥在耕莘文教院搬弄「等待果陀」,幸奮地在觀眾席後席站立又坐下,只覺得他們真是勇猛灑脫,活得痛快。那時候的邱剛健寡言明快,思路銳捷,但畢竟我們年紀與身分有差異,經常只是插身而過,沒真正交談過。
真正認識他是在1984年,他從香港返台執導《唐朝綺麗男》,說要找我當攝影師,我有點意外,因為電影攝影不是我的專業。或許我們有共同氣味罷,剛健喜歡不按牌理出牌,他很討厭制式化的操作型式,覺得直覺、即興、拼湊才有創意。我們在坪林、擎天崗、中影文化城工作了一個多月,合作愉快。有一天製片突然說要換掉我,大概是我在片場不太跟大家哈拉,也不甩他罷,他找到另一個職場攝影師要頂替我。邱剛健告訴他說:「我們共同進退,他走我一起走。」這風波還鬧成影劇版頭條,折騰一陣子。製片無法換他,只有讓步,自己也隨後消失在片場裡了。在工作態度、原則上,邱剛健很剛健,即使是商業電影,他都想辦法要讓自己的藝術因子滲透進去,提升它的高度。剛健的編劇才能在《阮玲玉》、《胭脂扣》、《投奔怒海》、《胡月的故事》等影片中嶄露光芒,他執導的《唐朝綺麗男》、《阿嬰》因製作條件的匱頓與缺憾,未能更上層樓,但他在影片中所加入的嘲謔與超現實語句和意象,十分大膽、獨特,其創意與突破將在華語電影中留下一筆。
寫作一直是剛健的職行與愛好,除了劇本,還有現代詩。拍攝電影總是有一堆條件與束縛,寫詩就不用打折扣,全是自己最純粹、最精準的意念淬鍊。我一直覺得現代詩是剛健最終最愛的付託,他一有挫折、困頓就寫詩,彷彿那是一道解脫、救贖的出口。最近幾年他到台北來,總是約我喝咖啡聊天,談攝影、談詩、談憶往。回北京後,他不時寄些詩與我共享。他的閱讀廣納國內外古詩與當代詩人的文采,書寫出完全個人的異想世界。他也喜歡我的攝影作品,並給他們寫詩,超時空的短句總帶給我無盡的驚奇與想像。六O年代我拍了一張照片,把自己無頭的黑影亮在一面矮牆上,好像在做一個悲壯的末世紀告白,剛健的詩這樣寫著:「既然沒有頭,那我們談你的身體。你的身體的黑暗」,接著又說:「你在空氣中站了太久。你再站五十年,連你傲慢的身體都會被空氣吃光。」剛健的詩,彷彿看透了影像的深邃底層,讓人不寒而顫。
有一次他告訴我說,原古的人認為拍照會奪去一個人的靈魂。接著他又說,上次看到你離去,遠遠的我好像看到很多靈魂跟在你後面。好幾次我也拍了剛健的照片,想必他的靈魂現在正尾隨在我身後,很榮幸,有這樣的靈魂伴侶。
剛健在1966年寫的一首詩《洗手》,寓意生命與信仰的陣痛與交纏,最後幾句這樣寫着:
「但是我已進入,祢的光呢?
祢的光呢?但是我已經游出 …. 」
剛健已經向我們揮手遠去,我們念着他,也祝願他在另一個世界找到他的光。





【其實最苦醫者心/就算被告,也捨不得病人苦啊】
#可以的話對你的醫生說句謝謝辛苦了
#醫療奉獻獎 得主 #黃富源 醫師說,他幾年前曾因醫療糾紛被告,在法庭外等著應訊出庭的時候,內心曾滿是怨懟:「心裏面想著難過啊…我何苦呢!」
於是他說有陣子就一直想,「以後如果感覺病人怪怪的,那就不要看了,」可是,「這樣我也痛苦啊!」老醫生心裡又轉念了:「唉,所以還是跟過去一樣好了,好好問診,好好看病人。」
苦啊!當醫病關係變差了的時代,這樣的仁者,也只能把悲傷留給自己,把健康帶給病人。這也就是讓人在黃醫師身上見著了、愈來愈變成稀有動物、很需要保護的,那顆「醫者之心」吧。

「我們醫生真的不是神,有時候真的會miss(失誤),這個miss病人是沒有辦法原諒的,在目前台灣病人是沒有辦法原諒醫生的miss,所以一定會心裏不…
PEOPLENEWS.TW



~~~

悼文;《人間雜誌》、《人間風景.陳映真》,《陳映真文選》,《第一件差事》1975,《山路》1984/序杜葉錫恩〔Elsie Tu〕著《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陳明成《陳映真現象:關於陳映真的家族書寫及其國族認同》、
1122 2016 二 雨
那些年,流行說陳映真先生是海峽兩岸第一筆,似乎出自沒讀過 陳映真作品的徐復觀先生 ("借用"他的學生之說法)。
陳芳明先生在永和社區大學 (王拓先生邀)呼籲陳映真先生好好養身體,回台繼續辯...... (約2006)
2009 向大師致敬 - 陳映真 活動_趨勢教育基金會
(我向許達然老師說,照相展有陳映真先生訪美與您的合照。許.....展中有他學生蔣勳先生的"高科技"印刷----我最喜歡他們師生在東海宿舍喝酒的故事)
2015年,曹永洋學長說要寫陳映真先生,我借他中國出版的【 陳映真文選】,他說有些自述士初次讀到的。我說,不喜歡陳映真到中國,到處題詩等。(在"美帝"在臺工廠公司"服務"過的人,懂得【華盛頓大廈】是寓言、反諷或寫實?)
黃春明先生筆下的大頭 (陳映真),也與【人間】月刊留名。




11.25可能3點半左右,曹永洋學長來訪:師母來電,晚上有約。
陳映真22日病逝的的報導,以中國時報得較為正確。
2 天前 ... 作家陳映真以巨大如父親的形象,成為台灣文壇經典,他自2006年赴北京人民大學 講學,同年中風於北京朝陽醫院療養,22日上午辭世,享壽79歲。
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1122004917-260405
Structured data
2 天前 ... 作家陳映真昨(22日)上午辭世,享壽80歲。消息由他在台灣的弟弟陳映朝透過友人傳 出。陳映真以巨大如父親的形象,成為台灣文壇經典,他自2006 ...
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123000671-260115
Structured data
2 天前 ... 創辦「人間」雜誌,近年移居北京的台灣知名作家陳映真22日病逝大陸北京,享壽80歲 。陳映真的夫人陳麗娜稍早將噩耗通知在台灣的弟弟陳映和後,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