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余英時:大陸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


Kang-i Sun Chang相片

Kang-i Sun Chang


Sharing Yu Ying-shih's recent interview!

余英時:大陸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

余英時(余英時新亞書院65週年座談會問答)2014



提問:大陸最高領導人最近去過曲阜孔廟,也在最近幾個全國性的大會上提出對孔子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要回歸這個價值,以及對未來發展的意義。剛才談話中我也非常感佩您[繼承的]錢穆先生這種新亞精神,以及剛才您所追隨的救世的這種態度。從香港的發展來看終究最後要受到很強的大陸的影響,那麼您怎樣來看目前中國最高領導人這種從上而下的推動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回歸所帶來的這種您所講的對文化生態的影響,估計這一代領導人在他任內十年這個環境裡面我們能有什麼期待?這種東西的發展以及對香港未來的意義在哪裡?希望能夠聽到您的指點。

余英時(92分34秒起):讓我來談談儒家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在不同的場合都說過,但在香港我還沒有機會面對面的跟這麼多的聽眾交談,我想說幾句話:

儒家是可以被利用的。傳統的儒家,就是皇帝所尊崇的儒家,三綱五常的儒家,不許犯上作亂的儒家​​,這是傳統的王權皇朝所推崇的東西。這個東西我們在西方做研究的人常常稱它為製度性的儒家,叫institutional confucianism;這跟真正的儒家,帶有我剛才說的有高度批判精神的儒家是不相同的。

中國歷史上向來就有兩個[儒家], 一個是被迫害的儒家,一個是迫害人的儒家。所以大陸[某組織尊崇]儒家在我看來有一個跟[迫害人的]傳統相同之處,就是它從前是一個批評儒家最激烈的團體,把孔子稱之為孔老二,說孔老二如何如何不成材,還有人甚至還問,是哪一個人把孔老二介紹入黨的(笑),所以當時的侮辱簡直無所不至了。可是一轉眼,孔子忽然紅起來了,現在全世界有幾百個孔子學院,在中國也大大提倡儒家,號稱新儒家的非常多。像唐君毅先生我剛才說的,他能真的創造一種新的儒家,是唐先生和他的朋友們,包括牟宗三先生,包括徐復觀先生,張君勱先生等等。他們提倡的儒家是一種真正學術性的儒家、批判性的儒家,而絕對不是叫人不要犯上作亂的儒家​​。

所以我常常說,大陸現在提倡儒家,至少給我個人來講,造成很大的困難,我已經不大敢講儒家兩個字了,因為我一講儒家,別人就會想當然的認為我和中國大陸官方對儒家採取的態度是一致的。所以在大陸,某組織提倡儒家,在我個人看來,是一種死亡之吻,Kiss of Death,OK(觀眾鼓掌)。

所以我們要嚴格的分清,誰是真正的儒家,誰是藉儒家來得到某些政治利益的[所謂]儒家思想。所以這些如果分清了,我們就不用猶豫,我們還可以繼續講儒家,我們還可以繼續提倡儒家對文化的看法,對社會批判的看法,以及怎樣和西方的人權、民主、自由結合起來。

有一點我要在這裡順便提一提,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平等種種觀念,作為西方的普世價值是怎麼樣傳到中國來的?你若是研究歷史追溯到19世紀中葉以後,你就會發現這都是中國儒家自己搬來的。

當初最佩服西方這些法治、民主[普世價值]的, 其實是儒家。比如說薛福成,他就認為英美是中國三代以上才有的這個社會。所以康有為也就認為三代以上我們中國的制度是民主的,他把民主兩個字用在夏商周三代以上的堯舜時代,那個時代不是靠世襲的,是傳賢人的,誰做的最好,我們就選哪個人做領袖。所以我們要弄清楚, 真正的儒家最初都是對西方現代的普世價值表示很高度的尊重的。比如說英國的法庭不許用酷刑進行刑訊逼供獲得證詞,這一點王韜(就是和理雅各一起翻譯中國古典《十三經》的著名思想家,1897年去世)認為也是三代以上才能看得到(三代以後就沒有了)的理想世界。

註解:"其民亦奉公守法,令甲高懸,無敢或犯,其犯法者,但赴案錄供,如得其情,則定罪系獄,從無敲撲答杖,血肉狼藉之慘" ;"國中所定死罪,歲不過二三人,刑止於絞而從無嫋示。叛逆重罪,止及一身,父子兄弟妻擎皆不相累。";"民間因事涉訟,不費一錢,從未有因訟事株連,而傾家失業,曠日費時者,雖賤至隸役,亦不敢受賄也。";"其在獄也,供以衣食,無使饑寒,教以工作,無使嬉惰,一七日間有教師為之勸導,使之悔悟自新,獄吏亦從無苟待之者,獄制之善,三代以來所未有也。"
——王韜:弢園文錄外編,卷四,"紀英國政治"

所以,換句話說,我們有儒家背景的人,對西方的普世價值是特別欣賞的。比如說陳獨秀,陳獨秀是共產主義事業在中國的創始人,可是他在南京坐監獄的時候,他常常說,他最佩服孔子的是有教無類不講階級的,他同時也佩服孟子講的"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殺掉一個暴君不是殺君,而是殺掉一個最壞的壞人。所以這一類的說法他說中國的孔子孟子還是有許多東西我們要尊敬的,這是他在監牢裡面說的,有記載的。

還有一個提倡民主最有力的人——胡適。胡適本身其實是儒家的,胡適想做的真正最佩服的也是孔子,現在大家都把"打倒孔家店"這幾個字放在他身上, 這其實不是他的話,這是四川吳虞(吳又陵) 的話,他不過是附和了一句,他當然對傳統的言論上有過偏之處,可是基本上你看胡適的做人是一個典型的儒家,所以在這方面講,我們認為儒家的價值觀跟西方現代所共同遵守的所謂普世價值是非常相合的,並不是處處相反的。

另一方面你再看,西方的基督教或者天主教反對民主的觀念也很深,所以這些慢慢都可以克服的,這個克服以後,基督教只有幫助民主的發展,不會影響民主的發展。

所以我覺得儒家[在大陸遇到]的問題實際上是很淺陋的問題,因為儒家的名聲好,所以才被人利用,一利用以後就好像儒家都是他的,實際上你要看它怎麼做,做些什麼事情,這是孔子講的,我要看人看其行,他怎麼做人,這就能看出他是不是儒家。

儒家是寬恕的,道是忠恕,忠恕兩個字,忠是儘自己所能,恕就是對別人採取寬恕的態度(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儒家的基本精神。如果一個黨一個政府對一個給自己政策稍微有點批評的人,都要送到監牢裡頭去,那個還可能是儒家嗎?所以我想辨別儒家還是不是儒家是非常簡單的。我們千萬不要被文字所惑,變成語言的奴 ​​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