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郝明義: 金鼎特別貢獻獎 ;轟馬政府「錯亂體制無能無恥;小心馬總統與其閣員的另類語言暴力;楊志良:馬政策錯誤,活該,歐晉德


為產業 擋服貿// 郝明義獲金鼎特別貢獻獎

2014-07-20
〔記者楊明怡、鄒景雯/台北報導〕去年率先發表「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一文,反對政府簽訂「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大塊文化創辦人郝明義,昨天獲頒第卅八屆金鼎獎特別貢獻獎。
  • 大塊文化創辦人郝明義,昨天獲頒第38屆金鼎獎特別貢獻,郝去年率先發表「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一文,反對兩岸簽訂服貿協議。 (資料照)
    大塊文化創辦人郝明義,昨天獲頒第38屆金鼎獎特別貢獻,郝去年率先發表「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一文,反對兩岸簽訂服貿協議。 (資料照)

郝:出版業須共存才能共榮

郝明義接獲記者告知得獎消息後,回應得獎心情:「我一直相信出版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分享。把創作者的孤獨、熱情與光華分享給讀者,也把一些思想者所堅持的價值觀和理念分享給讀者。我又相信出版業和其他行業有個很大的不同,就是行業的共生。其他行業大多都是你死我活的競爭關係,但是出版業卻是必須共存才能共榮。這是我樂於參與許多同業公共事務的基本原因。」
曾與郝明義合作《給我報報》的作家馮光遠認為,郝是韓國僑生,但對台灣出版產業盡心盡力。他最敬佩郝的前瞻性,他是出版圈少有不以營利為唯一考量,願意做各種各樣嘗試的人,從時報文化、大塊文化、台灣商務印書館到二○○一年創辦「網路與書」,出版漫畫雜誌書和《給我報報》,都看得出他對「嘗試」樂此不疲。
遠流出版創辦人王榮文說,郝明義是老編輯出身,對出版產業十八般武藝都很了解,而且,「他對公共事務特別用心,不是自掃門前雪的人,為了產業的集體繁榮出錢出力,值得尊敬」。

評審:郝替出版業盡心盡力

金鼎獎評審指出郝明義長期推動台灣成為世界華文出版中心,一九八九年籌組出版社代表團赴法蘭克福參加國際書展,一九九六年承辦台北國際書展時擴大展覽規模,二○○三年登高一呼後創設台北書展基金會,替出版產業盡心盡力。
郝明義同時也對「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非常堅持,在服貿協議簽署前發表專文,提醒服貿開放中國印刷服務業來台可能造成的影響,協議簽署後更以國策顧問身分上書總統馬英九,批評政府對服貿協議決策及作為「太過輕忽兩岸事務的敏感」、「黑箱作業卻自以為是」,隨後辭去國策顧問,積極參加公民運動,太陽花學運期間更公開替抗爭民眾加油打氣。

郝辭國策顧問 批服貿誤國

從出版人到從事公民運動,再受到出版界肯定,郝明義說:「能得到金鼎獎特別貢獻獎很榮幸,能在今年得到,更充滿感謝,這也是一個必須和眾多支持並鼓勵我的人分享的獎。」
今年金鼎獎新增三個人獎項,「圖書編輯獎」得主胡文青,作品《圖解台灣製造─日治時期商品包裝設計》;「圖書設計獎」得主楊啟巽,作品《公東的教堂─海岸山脈的一頁教育傳奇》;「圖書插畫獎」得主淦克萍,作品《台灣好野菜:二十四節氣田邊食》。



郝明義轟馬政府「錯亂體制無能無恥〔記者曾韋禎/台北報導〕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昨晚在凱道活動演講時火力全開,質疑馬英九總統曾承諾,ECFA之後的一連串協議,簽署前後會向立院報告,聲稱依法治國,但都是由政府先錯亂體制,無能又無恥。
郝明義表示,政府簽署服貿協議完全是違背正當程序,黑箱作業;他引用馬二○一○年ECFA辯論會的影片指出,馬強調在ECFA之後的一連串協議,都會秉持尊嚴、對等、互惠三項原則,會在簽署前後向立院報告,且送立院審議通過後才生效。
郝質疑,怎麼後來的服貿,連立法院長王金平都不知道怎麼簽的?還讓前國民黨團書記長賴士葆抱怨「行政部門老是在上游拉屎,底下都清不乾淨,還說我們清的姿勢不好」,馬是這樣違背自己的承諾。
郝指出,總統府去年一月十三日深夜發出新聞稿,轉述「黨政高層」指出將由江宜樺接任行政院長。如果連總統任命的行政院長,都能讓不三不四的高層來宣布,算什麼依法治國?要不要臉?對於三二四的流血驅離,郝諷刺說,江宜樺還說警察只是拍拍肩;難道這是在演武俠小說嗎?拍了就會鼻孔流血?他安慰被打的同學,心中不要留下陰影,該抗議的還是要抗議,這次「就當倒楣」摔機車!他也要求在野黨務必讓警政署長王卓鈞下台,不然就追究在野黨責任。

郝明義:「太陽花學運」已完成階段任務





 
抗議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進入第8天,之前曾批評政府處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當的前國策顧問、大塊文化出版公司董事長郝明義晚上到議場內演說聲援抗議學生。郝明義指出,很多人用暴力形容「太陽花學運」,但這是衝撞、警鐘,意義重大。他說,韓國的學生運動必備石頭和汽油彈,台灣抗議學生的絕招是「躺下來」,他大聲說「還敢叫暴力?好意思嗎?」現場學生熱烈鼓掌。

郝明義也回應在他的facebook上留言的學生,他稱許抗議學生的確改變了一些事,本來大家要習以為常、接受行政院對「30秒(通過服貿)」的嘉許,抗議學生讓它浮上檯面。郝明義說,那30秒的醜陋,比抗議學生造成議場的髒亂多千萬倍,「這不是當眾強暴嗎?」

郝明義指出,「太陽花學運」已經完成階段任務,讓許多人了解服貿問題,也讓台灣80%的人都理解、接受先立法、再逐條審查,「不管各位會怎麼離開議場,你們已經勝利了。」

他會後受訪時表示,經濟部部長張家祝說某些抗議《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學者「誤國」、「害台」,是「另類語言暴力」;行政院院長江宜樺見過抗議學生後,記者會上卻說他們「均屬誤導」,他質疑許多反對意見難道「一點可用的都沒有?」

郝明義也批評,立法院只用30秒就通過服貿是「過分了」、「基本知識都沒有」,他批評政府行為完全超出他的思考範圍,與人民「不是生活在同一個星球上」。(蔡永彬/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內容,請看《蘋果余艾苔》粉絲團】  


郝明義到立院向反黑箱相服貿的學生發表演說。趙元彬攝



郝明義Rex How

有些朋友說我預測得準,被我說中,問我怎麼辦。
我會這麼說:「另類語言暴力學」是一種邪道。
它的目的就是把你激怒。
所以如果你被激怒,就是你輸。
你不為所動,就是他輸。
所謂不為所動,就是你看他們空洞白痴的樣子,
想說他兩句就說兩句,不想說,就根本別理他。
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
這說起來容易,也沒那麼容易。
你看昨天記者會上連一些記者都激動起來就知道。
所以還是好好練習,
保持平靜、柔和,但是對自已相信並堅持的信念毫不動搖,
那麼我們一定會走出一條很美好的路。
此刻還難以想像的美好。
馮光遠 老友郝明義看完馬英九的記者會,趕出這篇文章。
明義是文化圈最早針對黑箱服貿開槍的人,這些日子以來,他與鄭秀玲教授等人苦口婆心地為大家解釋既黑箱又不對等的服貿協議,會把台灣帶到萬劫不復的死谷,總算,台灣人民聽進去了。
雖然明義人在紐約,他的心始終與我們在一起,一封又一封的信件,不厭其煩地叮囑在台灣的我們,不論我們在立院議場內,或者議場外。
這封寫給同學們的信,沒有版權,請大家儘量散發。
…………………………………
小心馬總統與其閣員的另類語言暴力(定稿)
在馬總統記者會後給各位同學和老師的建議
郝明義
在中華民國國會殿堂裡的同學:
周星馳的《月宮寶盒》裡,有一段很經典的畫面,就是唐僧對著牛魔王派來看管他的兩個小魔不斷地反覆嘮叨同樣的話,最後那兩位小弟被唸得受不了了,乾脆拔刀自殺。那麼溫柔的反覆叮嚀,最後能把人逼死,所以我稱之謂「另類語言暴力」。
看完馬總統的三十五鐘記者會,我馬上想到了這也是「另類語言暴力」。學生佔
領國會五天後,他終於要說明他對服貿的看法,舉國甚至舉世關注,結果他出場講的所有的話都是過去所講過的東西,內容及語氣都不斷跳針。難怪當他只想回答三個問題就開溜的時候差點引起記者的暴動,勉強多回答了三個問題要離開的時候,仍然多人嗆聲。
政府一再重複講自己想講的東西,始終不肯針對別人的質疑正面回應,是服貿協議爭議從去年六月底至今,九個月時間裡讓風暴越演越大的根本原因。他們這種發 言,我曾經稱之為「答錄機語言」,就是每次都重複自己固定那幾句話。我還認識一位朋友形容為「密室迴音」式發言,也就是把門窗緊密,完全不理會外界,然後 自己講得越來越大聲,就自覺得越來越理直氣壯。
江院長昨天用的,也是這個套路。
江院長去見你們,現場被打斷七次,許多人可能把他看作弱勢的一方。但是看新聞,江宜樺回行政院後召開記者會,「花了相當篇幅澄清外界對服貿協議的質疑,強調目前反對意見均基於誤導的訊息,民眾不應根據錯誤訊息做決策。」
請注意,江院長說的不是「有些意見」或「許多意見」有誤導的問題,而是「反對意見均基於誤導的訊息」。九個月來,這麼多不同產業的業者、學者、專家歷經這 麼多公聽會,不同的空間,來表達了這麼多意見;你們佔領國會五天,場內場外這麼多老師、同學的發言,他們一律否認,說是「均基於誤導的訊息」。他們就是不 承認自己有半點錯誤。
今天馬總統的記者會也是一樣。他反覆說的,都是我們聽膩了的套詞。所有你針對他早己反駁過的話,他根本不理,只說他想說的。
我只挑一樣來舉例吧。
今天馬總統又在強調的一點是:許多產業在五年前就已經開放中資來台投資,從過去經驗來看,都管控得很好,沒發生什麼問題,所以為什麼要擔心這次的開放呢?
這一點,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早就反駁過:五年前開始開放給陸資的,根據的是「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這是我們經濟部訂的一個單向辦法,其效力是 我們政府可以隨時改變的。換句話說,有一天執政黨換人了,要改這個辦法就可以改。但現在簽的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這是一個雙方的「協議」,生效了之 後,以後我們的執政黨不論是換誰,都得繼續承認這個協議。所以,很多人都舉證說明過,中國大陸就是要等這個「協議」生效後,才大舉來台投資,因為那時他們 的投資才正式取得法律保障。(目前很多已經來台的中資都先偃旗息鼓,低調無比,也是同理。他們要等到服貿協議生效後,才會正式大規模活動。)
可不論是我們的政府官員,還是今天在記者會上的馬總統,都仍然完全不理會民間的這些反駁與提醒,完全像個答錄機似的重複他們一再說的:「過去開放了五年都沒問題,所以未來也沒有問題。」
他們對許多問題的回答實在太過跳針,所以網路上有人做了一個「小敏,有看過服貿跳針嗎?」大家可以去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kZhoMQJZaQ
我聽說各位在馬總統記者會前嚴陣以待,準備仔細研究他的發言,再做全面回應。
而記者會後,已經有朋友跟我說,他空洞而沒有誠意的談話,已經激起大家更多的不滿。所以我趕快寫這封信,是想提醒各位一件事情:千萬不要為他的虛應故事、跳針回答而感到不滿,更千萬不要憤怒。
不論是馬總統還是江院長,現在用的都是「另類語言暴力」。客客氣氣,柔柔和和,但就是空洞沒有一物,然後等著看你要不要氣死。在他們的算盤裡,你們最好就 像周星馳電影裡的那兩個小弟,乾脆自捅一刀。或者,你們被激怒,要採取更激烈的動作,那他們就會說:「咦,你暴力喲!」
所以,千萬不要中計。不要生氣,不要激動,不要憤怒。
那要怎麼辦呢?
我的建議是:放輕鬆,就在立法院原地和他們長期抗戰。他們對自己的政策和立場如此嬉皮笑臉,對自己破壞議會政治的暴行如此顧左右而言他,你們就好好利用機 會,跟許多老師一起,繼續為我們的社會說明服貿潛伏的危險是什麼,再把政府答錄機裡的跳針回答,以及其漏洞一個個找出來公布,用上網或演講的方式,讓更多 人理解。
以發展到現在的情況來說,你們不激動,不亂衝,他們就沒有動用警察或什麼的正當理由。場外那麼人支持你們,他們不敢動。
馬總統不是說尊重立法院王院長來解決嗎?你們就等王院長來解決。只要你們不激動,不亂衝,不給有心人找到滋事的借口,不讓那個借口爆發出衝突,全國這麼多人支持你們走到了這裡,一定會繼續支持你們的。
過去九個月來,馬總統和他的閣員以為他們的「另類語言暴力」好用,用到今天搞出這麼大的民憤,還是不覺悟,要繼續用,一定會嘗到更大的苦果。
所以時間站在你們,也是我們這邊,不在他們那邊。
如果你們需要看《月宮寶盒》,也是個好主意。我自己看了好幾遍,有上下集,真是好電影。

順利
郝明義
於台北時間 3/23 下午 12:30 的紐約
學生反服貿 楊志良:馬政策錯誤,活該[ 2014-03-22 20:03 ]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表示,出現這麼大規模的反服貿示威,是馬英九「活該」,不應把錯怪到年輕人頭上。(資料照)
〔本報訊〕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今天對反服貿學生占領立法院表示,這是因為馬英九「政策錯誤」才招致這樣的結果,馬根本就「活該」,不應把錯怪到抗議的年輕人頭上。
 現任亞洲大學講座教授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今天受《聯合報》訪問時表示,雖然他沒有參與反服貿示威,但他不贊同簽署服貿協議。他直批,馬政府的服貿政策只會造成社會對立,讓年輕人沒有未來。
 楊志良說,服貿讓少數財團獲益,但痛苦的卻是一般老百姓。但馬政府卻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所以出現這麼大規模的反服貿示威,是馬英九「活該」,不應把錯怪到年輕人頭上。
 楊志良認為,學生占領立法院行為雖然不對,但台灣年輕人現在面臨的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沒有前景的未來,所以學生「沒有占領總統府就已經不錯了」。

 .......
不論是何者,都看得出政府咬定服貿協議隻字不改的欺瞞與横暴心態。
可事實上,起碼以我個人來說,我對核四是主張徹底廢建,對服貿卻不是。我只是要求政府透過符合憲政的程序,由國會在立法根據下,逐項審查,把爭議點找出來,該修則修,可過就過。
一個民主社會的政府,卻總是連人民這麼一點卑微的希望都聽不進去。為什麼?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88/article/1121

獨立評論編輯推薦延伸


郝明義致習近平:別將反服貿者都當敵人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別將反對服貿協議者都當成敵人。圖:新頭殼資料庫

新頭殼newtalk2014.03.09 林朝億/台北報導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郝明義今(9)日發表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在越走越近與越離越遠之間」。他呼籲,中國大陸應該主動對服貿協議釋出可以調整的彈 性與善意。他主動說,自己就是反對現在服貿協議版本的人之一;如果兩岸和平發展的好處,可以讓人確實感受到不只是為權者、貴者、大企業所享,而能讓台灣更 多基層民眾享受到,他相信越走越近的同時卻又越離越遠的現象,也就有機會改善。

以下是郝明義的公開信全文:

在越走越近與越離越遠之間- 給習近平主席有關兩岸服貿協議的公開信

習主席:

您好。

冒昧打擾。

因為兩岸服貿協議在我們立法院進入關鍵時刻,並且讀了您二月份對台灣來賓的致辭有感,所以寫信給您。

服貿協議卡著沒過,我們執政黨一直歸因於在野黨特定政治意識的對抗。

這種說法,模糊焦點,也偏離事實。服貿協議在台灣激起巨大的反對聲浪,源頭主要來自民間人士及團體。在野黨的論述與行動,事實上屢屢落後於民間,甚至可謂在民間壓力下被動而為。

民間反對的原因,光譜甚廣。我只是其中之一,所言不足代表全部。但也因為我一向積極尋求也促進兩岸的合作機會,甚至還曾全家在北京住過五年,所以如果連我這樣立場的人都要為反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而發聲,其中或許有些觀點可供參考。

台灣很多人,不是反對兩岸服貿協議,而是反對政府簽下了一份問題如此之多的兩岸服貿協議。我是其中之一。

我們看到的問題,其大者有五:

一, 黑箱作業
我們是個行政與立法相互制衡的民主社會。兩岸之間的協議是何等大事,政府卻一直不肯接受合乎憲政程序的立法或組織來監督。這次服貿協議更是連執政黨立委都全部蒙在鼓裡。完全破壞我們民主社會的價值觀與信念。

二, 罔顧國家安全
例子很多,且舉其一:中國大陸這次開放「建築和相關的工程服務」,看不到開放基礎工程的空隙;但是我們開放的卻是「土木工程的一般建築工作」,把公路開闢與營建、橋樑與隧道管理、電力及電信管線、天然氣、水庫、自來水等數十項基礎工程服務都開放。

三, 忽視不對等競爭
兩岸許多產業規模、體制及企業運作的方式都不相同。我們政府不但沒有幫我們爭取到起碼表面上的對等,還更加深了許多實質的不對等。舉其最重要的代表,就是 「跨境支付」。照目前這份服貿協議的內容,全中國大陸任何行業的批發、零售業者,都可以在大陸境內就跨境做台灣的生意,而台灣只有一種做零售的「郵購」業 者,才可以在台灣跨境接大陸的訂單。

四, 忽略社會衝擊
服貿協議裡,我們政府很多「重大輕小」的盲點,重視為大企業爭取西進中 國大陸的機會,卻輕忽台灣小行業、小公司與大陸不對等競爭的劣勢與風險。更有甚者,還為台灣一些弱勢者的工作製造一些新的額外不對等待遇。

五, 虛應故事的公聽會
事前把大家蒙在鼓裡談回來的東西,先是同意辦公聽會之後由立法院逐條審查,現在卻又堅持不能有任何修改,證明辦了幾個月的公聽會根本是虛應故事。何況,兩 岸簽署ECFA,本來就是彰現兩岸特別的關係,有別於WTO或一般國際貿易協定。我們政府平時主張兩岸並非國與國關係,但是到了就服貿協議要逐條審查而修 改的時候,他們卻又強調這有違「國際」談判慣例,堅持不能有任何修改。

我們政府怎麼會如此行事,有其原因。只是以我的立場,在給您的信中不便多言。想您可以理解。

說過以上的背景,今天寫信給您,有三事以陳,請參考:

一, 中國大陸不應因為台灣有人反對目前的服貿協議,就視之為敵人。

您在致辭時說了一段話,說您了解台灣的歷史和社會環境,知道台灣的人珍視「現行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希望過上安寧幸福的生活」,並且「將心比心,推己及人,我們完全理解台灣同胞的心情」。

如上所言,我們許多人站出來監督政府在服貿協議上的問題,正是如此。大家之所以反對目前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主要在於無法坐視一個民選政府竟能如此罔顧民 意,又短視及懈怠至此;更不甘於自己的未來可能被少數政治人物的私心所綁架,所以不能不盡公民與納稅人應有的權利來鞭策他們。

然而,有一位台灣出版同業,在大陸長期耕耘,進出二十多年從沒有問題,最近要申請台胞證加簽參加會議,卻被簽證部門告知短期內不覺得他有去大陸的需要而婉拒。究其原因,我們無法不認為這是針對他去年服貿協議發言而來。

同樣的,我也接到提醒,說大陸有人因為我在服貿協議上的立場,已經把我歸類為台獨派。
我為之莞薾,也有感觸。

台獨,是中國大陸一直最敏感的議題。聽您最近的談話,也特別再次提到「兩岸雙方要鞏固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基礎」之重要。

近五年來,誠如您所言,兩岸選擇了和平發展之路,開創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但也就在這兩岸達到最好的和平交流的同一時間,台灣選擇承認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例,卻也從 2008年的48.4%而高漲到2013年的57.5% 。

為什麼兩岸在越走越近的同時,卻有更多的台灣人選擇越離越遠?值得兩岸政府深思,非我所能竟言。

接下來,台灣民間各種監督服貿協議的聲音和行動,還會繼續。如果中國大陸政府更多涉及實際事務的官員,也能有像您對台灣的理解,知道這都是我們對台灣生活的價值觀與信念之堅持,那會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

二, 服貿這麼簽,不只對台灣不利,對中國大陸也不利。

兩岸過去主要以砲彈來相互敵對,今天主要以銀彈來彼此較量。不論是以砲彈或銀彈,台灣都有資源較少的侷限。

過去兩岸砲彈相對的時候,很多人就說拿下一個廢墟的台灣有何用。同樣的,今天銀彈相爭的時代,一如上述分析,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如此容易讓台灣被中國大陸 所淹沒,其實不但不利於台灣,也不利於大陸。如此被沒入中國大陸的台灣,將不過是一個相當於大陸三線省市的台灣,不如雞肋。

去年我寫過一篇文章,談到「台灣很小,大陸很大,雙方真要長久和平,需要透過實力的較勁來進行相互的合作。這裡的較勁,不是為了敵對,而是為了讓雙方彼此 知道對方的實力與價值。對台灣來說,只有較勁而沒有合作,會形成無謂的衝突;只有合作而沒有較勁,會在不知不覺中養成倚賴而被淹沒。只有通過實力的較勁而 相互合作,中國大陸才會我們,需要我們。」

我也相信:中國大陸如果真正尊重一個「通過實力的較勁而相互合作」的台灣,那我們也可以提供中國大陸任何其他省市都無法提供的資源和動能。

中國大陸近來的經濟發展,確實在全球都發揮了千年一遇的作用和影響力。所以我還相信,如果照您所言,中國大陸「願意首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讓台灣公開、公平地參與發展,這千年一遇的機會還會有更不同的發展。

三, 中國大陸應該主動對服貿協議釋出可以調整的彈性與善意。

很多大陸官員一直在說,不明白為什麼對台灣讓利如此之多的協議,台灣人卻不領情。
這封信前述的說明,希望有助他們理解。

您二月的致辭裡,說了一句話:「讓廣大台灣同胞特別是基層民眾都能更多享受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帶來的好處。」很感謝您特別提到對台灣「基層民眾」的注意,尤其當天的台灣賓客還都是一時權貴。

的確,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對台灣廣大基層民眾的衝擊和影響,正是目前我們最在意的問題之一。

所以如果真為台灣著想的話,中國大陸政府不妨多耐心等待我們自己把問題釐清。

當然,如果中國大陸能主動表達願意調整的彈性,更好。

目前還有人一直催促的理由,是說台灣錯過這次服貿協議,可能會讓一些競爭國家在大陸搶佔先機。但是如果當真「兩岸一家親」,這個問題應該不難解決。

如果兩岸和平發展的好處,可以讓人確實感受到不只是為權者、貴者、大企業所享,而能讓台灣更多基層民眾享受到,我相信越走越近的同時卻又越離越遠的現象,也就有機會改善。

感謝撥冗閱讀此信。並祝

政安

郝明義 謹上

又及:去年七月,我們台灣的出版產業上下游,針對服貿協議做過一次完整的調查及公聽會報告。不論和我們政府還是民間其他各產業所做的相比,這一份都是比較完整的。在此也附上,並請參閱。http://savetaiwanreading.com/?p=121


****
〔記者黃立翔、施曉光、蘇芳禾/台北報導〕台灣高鐵公司董事長歐晉德在立法院備詢前夕,閃電請辭,引發他係因表態挺連勝文,遭交通部逼退的政治聯想,立委更譏笑他是不敢上戰場的逃兵。
原定立院備詢 立委譏像逃兵
高鐵局代理局長胡湘麟說,歐晉德昨晚九點多致電告知將辭航發會法人董事,並說「明天不會去立院」、「不出席了」。
台灣高鐵發言人賈先德證實,歐晉德是以財團法人中華航空事業發展基金會法人董事代表人身分進入高鐵董事會,一旦辭去法人代表,自然也失去董事長身分,但仍兼高鐵執行長,去留尚待董事會決定。
賈先德還說,歐晉德請辭係因高鐵最近運轉安全調度及票價調漲對社會造成紛擾,與歐擔任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團隊總顧問一事無關,且請辭一事考量已久,並非臨時起意。
高鐵發言人 稱與連勝文無關
連勝文陣營昨晚聞訊表示相當驚訝,強調事前完全不知。不過有人私下表示,究竟歐晉德是自動走人?還是被迫離開?很容易引發外界聯想,後續政治效應究竟有多大,無法想像。
國民黨昨晚不願對此評論。黨政人士私下表示,黨主席馬英九對昔日副市長歐晉德表態挺連一事,沒有特別意見。
國 民黨立委蔡正元表示,歐晉德同意出任連勝文市政總顧問後,交通部長葉匡時每天照三餐「釘」歐晉德,任誰都會受不了。至於這是否對挺連勝文者給予某種「政治 訊號」?國民黨立委羅淑蕾認為,葉匡時日前才重話說歐晉德若要接外務,應先經過董事會同意,歐隨後就請辭,時間上太巧合,當然會給人這樣的聯想。
歐 晉德九十六年進入高鐵擔任資深顧問,九十八年因高鐵財務危機,接任董座,爭取到三千億元銀行聯貸案,緩解高鐵財務危機。但去年十月調漲票價近一成,引發各 界質疑,漲價後五個月更連續出包、事故高達六次,數萬旅客受阻、民怨紛傳。近日歐又宣布出任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團隊的總顧問,引發外界質疑他高鐵都顧不 好,還有時間顧選舉?葉匡時更拋出重話:「高鐵出包頻率太高,很失望,歐晉德應專心在高鐵。」
高鐵頻出包 交長日前撂重話
立 法院交通委員會今邀葉匡時及歐晉德就「高鐵近期事故」及「擔任連勝文競選團隊總顧問適宜性案」做專案報告及備詢,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質疑,歐雖閃電請辭,但辭呈未經批准就還是高鐵董事長,作一天和尚就得撞一天鐘,如果他不出席交通委員會報告,就是不敢接受監督,臨陣脫逃的逃兵!
交通部長葉匡時說,歐晉德並沒有打電話告知他請辭決定,直到昨晚十點四十五分,航發會董事長陳建宇才通知他歐晉德辭職,「對我來說很突然 」,尚未決定如何因應,但不排除慰留。


 ******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個性急、說話直率的行事風格,過去曾坦言,卸下署長職務後,最想去種菜,現在他回亞洲大學任教,如願享受田野生活,來看人間衛視獨家專訪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敬請鎖定人間心燈。
---

獸醫師告前衛生署長楊志良 求償1元 【11:11】


獸醫師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郭丑哲(右二)代表16位獸醫師對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提告,並高喊「捍衛獸醫師權益,楊志良道歉」。(記者劉志原攝)
〔記者劉志原/台北報導〕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出版新書,將沒醫德的惡醫師比喻成「獸醫」,引發獸醫界不滿,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郭丑哲代表16位 獸醫師,今天上午至台北地院訴請楊賠償每人各1元,並在自由時報等四報道歉,且將新書下架,修改不當字眼後再出版。

  台北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楊靜宇等人在台北地院前高喊「捍衛獸醫師權益,楊志良道歉」,郭丑哲指出,楊志良的論點,對獸醫師是很大的傷害,若楊志良再不道歉,全國獸醫界不排除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台中市獸醫師公會、台南市獸醫師公會今天也北上聲援,並表示將另在台中及台南提告,到場代表說,若楊志良再不道歉,預計全國24個獸醫師公會,都會對楊志良提告。

  郭丑哲指出,全聯會原在7月5日的記者會中,請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於3天內回應及道歉,但未獲楊志良善意回應,如今期限已到,決定提民事告訴。另,譚大倫、林政毅、翁伯源3名獸醫師7月8日已向士林地檢署控告楊志良涉嫌刑事加重誹謗罪嫌。



-----

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
July 06, 2011 02:17 PM | 551 次 | 0 0 評論 | 1 1 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WJ Bookstore郵購熱線: TEL: 718-746-8889X6266; FAX: 718-747-1562; Email: wjbooks@worldjournal.com
WJ Bookstore郵購熱線: TEL: 718-746-8889X6266; FAX: 718-747-1562; Email: wjbooks@worldjournal.com
◆作者:楊志良/著、邱淑宜/採訪整理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6月30日
◆ISBN:9789862167670
◆售價:$23.25
【內容簡介】
  【 因為他心懷所有公衛人的大願,要實踐全民照護、醫療公平、社會安全,所以不惜賭上烏紗帽,也要讓二代健保法過關。
  因為他認為生命價值比遭濫用的言論自由更重要,所以他以衛生署長之尊,狀告電視名嘴,被罵也要修補防疫網的漏洞。
  台灣要走向「公義社會」,需要更多楊志良!】
前 衛生署長楊志良,是個引發諸多爭議的人物,討厭他的人,說他白目、一意孤行、只出一張嘴;欣賞他的人,說他有guts、敢做敢言、值得尊敬。對這一切褒 貶,楊志良笑罵由人,船過水無痕,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手段,目的是實踐自己的終生目標:「社會公義、全民照護」。其他的,他一點也不在乎。
   這本書裡,楊志良談到他對最愛「公共衛生」的一世深情,他認為健康與教育是一個人獲得立足點平等的根本,而要讓每個人都獲得健康,就必須用社會主義的方 式分配醫療資源。他也從一個公衛學者的角度,重砲轟擊白色巨塔內的醫界,愛深責切,恨鐵不成鋼。還有他對台灣這塊土地殷切的期待:「清廉施政、公平加稅、 合理漲價、照顧弱勢,救台灣」。
  拚公義這條路,崎嶇難行,但楊志良期許自己做公衛界的唐吉柯德,從來不曾後悔!
內文1
16.我憧憬的美好國度
台灣官不聊生,施政困難,導致國力弱化,民怨沸騰。這不是個人之力可以改變的,但還是期待政府能夠「維護社會正義,進行稅改;經濟成長的果實,由就業者充分分享。」讓台灣和北歐國家一樣,生活充滿希望和快樂。
我任職衛生署期間,深深感覺台灣施政環境讓官員「十倍努力半分功」,非常不利國家發展。為什麼?因為台灣有三害:媒體、立法院及監察院,政府看媒體臉色施政,立委依黨派顏色問政,監委看報紙報導查案,以致官不聊生,有能力的人不願進政府服務。
民間呢?藍綠廝殺慘烈,寶島一片烏煙瘴氣,施政績效差,老百姓怨聲載道,這樣的台灣,還有希望嗎?
■媒體治國,官不聊生
台灣誰最大?我說媒體最大,因為報紙報導什麼,立委就質詢什麼,晚上政論性節目名嘴們就討論什麼,甚至監察委員也看報辦案。本來政府某種程度要發揮教化功能,但台灣,政府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向名嘴請益國是,官員忙於回應各式爆料,誰有空想台灣未來怎麼辦?
變 態的政治環境讓有識有能之士不願進政府做事,錢少、事多、責任重尚可忍,但在立委及媒體前毫無尊嚴則不可忍,所以現在看不到產業界有人願意做政務官,不信 政府去請施振榮、郭台銘、歐晉德等進政府單位服務,看他們點不點頭?再看看學術界有人願意進政府做事嗎?事務官願意改任政務官嗎?
中國大陸發生三聚氰氨毒牛奶,人家的衛生部長沒有下台,我們的衛生署長下台了;日本核能發電廠發生核安事件,我們的署長天天被綁在立法院,說核安怎麼樣怎麼樣,有道理嗎?
沒有尊嚴之外,政府也沒有給予政務官應有的尊重,台灣政務官已經變臨時工了,卸職時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
原本來政務官退休待遇福利好的不得了,因為太好了,被拿出來檢討,結果政治鐘擺擺盪過頭,以致現在政務官退休連年資都不計。我自己不在意有沒有退休金,但這是態度問題,國家這樣對待政務官,是不是太苛刻了?
立 法院已經讓官員疲於奔命,監察院還來摻一腳,如果衛生署有做不好做不對的地方,接受調查糾彈都應該,但有些案件實在莫名其妙。例如去年9月的豬血糕事件, 媒體報導美國農業部以製作過程不衛生,下令全美禁止製作販賣豬血糕,於是衛生署先被叫去立法院做豬血糕專案報告,再被叫去監察院被修理一番。結果美國農業 部根本沒有下這道禁令,豬血糕事件根本是一樁媒體誤報的烏龍事件。何況國情不同,民俗不同,即使美國禁售豬血糕,台灣為何要隨之起舞?你到德國去,豬血腸 也是一種很平常的食物。
而部分監委過度行使職權,調查浮濫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我署長任內,不含健保,一年半來監院函詢、糾正、調查衛 署758件,衛署人員需耗上近兩萬個工作天整理資料,來回監院耗費工作時數為五千人日,成本近一千六百 萬元。其中固然有衛署需檢討之處,但監委不能無限上綱,過度耗費施政資源,妨礙公務。這是虛耗國力,也侵犯到行政權及立法權。
而如此大費周 章的調查,結果常令人氣結,像監察院糾正我登革熱防疫沒有做好,我就很不服氣。我跟新加坡衛生部長見過面聊過天,我的薪水只有他的1/20,但我管二千三 百萬人,他只管六百萬人,去年新加坡登革熱人數將近六千人,台灣只有一千五、六百人,東亞南其他國家的登革熱人數則是用幾萬甚至幾十萬來算的,雖然天下沒 有一百分的防疫,但如果台灣這樣的成績還叫「沒做好」,請問怎麼樣才叫好?就算我吞得下這口氣,防疫人員能服氣嗎?南部幾個縣市的首長、衛生局、環保局同 仁,配合環保署、衛生署,可說用盡一切努力消滅孳生源,才控制住登革熱,這些南部的地方首長能服氣嗎?
媒體疫情、立委疫情、監委疫情,往往比實際疫情嚴重多多,身為機關首長的我,對監委的調查到底是應該口中說著「謝謝指教,虛心接受,日後改進」,但心中不斷念著XXX,還是以張飛為己任,勇敢的迎戰蚩尤?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