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鍾真好(祖母)



我查到【水罐銀盆】 
解釋:古代官員出行時,灑掃道路用的物件。《元˙石君寶˙秋胡戲妻˙第二折》:玉轡金鞍駿馬騎,兩行公人排列齊,水罐銀盆擺的直。《元˙無名氏˙漁樵記˙第二折》:宴罷瓊林微醉色,狼虎也似弓兵兩下排,水罐銀盆一字兒擺。

我童年住大甲省道旁,偶爾還會有類似的歡迎禮。 

現在時代不同。319孝敬總統的,是土製子彈。




今天有朋友的孫子是在家生產的,現在這方式是"壯舉"。其實50~60年代,產婦在家生產是常態。我祖母在日本時代還受"產婆"訓練,有執照。不過,60年代初似乎是請醫師到家接生的。
在吵架時,不識字的祖父會對"產婆"冷嘲熱諷.......

我祖父母在大甲鎮開"竹南家具店" (對了,我們在那兒還有一小零地,家族分完,不好意思留給我們的.......);祖母很有多角化經營的想法,除了到鹿港批新型家具.....

廖社長
王老師送我到竹南站上車,從沒來過的車站,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於是四下張望,等著返鄉的北上列車,突然想起七等生和他冷冷的北站。
hc:千千萬萬的世界: 竹南站是鐵路的山線、海線會合站,童年時常在那兒換車。(記憶女神,無誤乎?)

廖: 就是在竹南分界

----- 有一年去租農地再佃出去,收成時,我們全家出動,好像還睡在田邊.....另一回新事業是去附近巷子租屋養豬,真不簡單..... 


「割稻飯」 在50~60年代很平常.....大甲特殊民風是各家多在媽祖北港進香回鎮日,到大甲溪頭擺熱食迎香客,那年代,要運熱食到2公里外,的確不簡單,扁擔、角踏車....

祖母一大早(天微亮)就是到馬祖廟燒香,十字路口賣杏仁茶-油條的才剛要擺攤.....



蔣勳:「珍惜你能夠握得到的那隻手。」
我常跟朋友們說:「我好渴望去握我父親的手。」
我對父親有一個很深刻的記憶,是小時候父親握著我的手教我寫書法,他身上溫暖體溫的氣流一陣一陣傳來,在我身上發生力量。甚至到我成人了,我都還一直記得那個體溫,好像一直留在我的皮膚上沒有消失。
我的父親生性比較嚴肅,從小我就有些懼怕父親。我記得我有一個很大的盼望,就是握著父親的手,可是卻不太敢真的那麼做。
大弟比較調皮。我記得他小學一年級時,祖母有次不相信他學不好寫字,就端/握他的手中的鉛筆,寫起來,他的嘴角很認真地抿起來.......

*****

{2006年暑期的片段}

「(何況)片名的第一要素是招徠顧客。」(高克毅(筆名喬志高)《恍如昨日》(香港:天地圖書,2003,頁151)[這篇1979年記他高中生的”從影生涯”……]

這本《恍如昨日:喬志高自選集》內文計492頁,只收50年代兩篇Jack London之譯作:「亞陳別傳」(頁173-90)、「支那哥」(頁191-208)。

「亞陳別傳」(Chun Ah Chun by Jack London)收入高克毅(筆名喬志高)《恍如昨日:喬志高自選集》(香港:天地圖書,2003,頁173-90)。我們可以觀摩一下末段之部分翻譯:

In his palace, surrounded by all dear delights of the Orient, Ah Chun smokes his placid pipe and listens to the turmoil overseas. By each mail steamer, in faultless English, typewritten on an American machine, a letter goes from Macao to Honolulu, in which, by admirable texts and precepts, Ah Chun advises his family to live in unity and harmony. As for himself, he is out of it all, and well content. He has won to peace and repose. At times he chuckles and rubs his hands, and his slant little black eyes twinkle merrily at the thought of the funny world. For out of all his living and philosophizing, that remains to him--the conviction that it is a very funny world.


那一邊遠隔重洋,亞陳安然高坐宮殿式的別墅裏,周圍盡是他心愛的東方文物,抽著旱煙桿,富有閒情逸趣,隨時傾聽海外傳來一片片喧擾而靜觀其變。……
他一生掙扎,已經達到目標 – 老來享點清福。有時候他想想也忍俊不禁,兩手搓搓,一對小眼珠閃閃發光,想想這個世界也真好笑。不錯,在他畢生經驗所得的智慧中,他最終領悟到的一點 – 就是「造化弄人」。


《恍如昨日》收翻譯 Jack London 的 三和宵夜記 Midnight at the Three Harmony
文末交待:…..你食完粥,走下樓來,齒頰之間還留著雞肉、芫荽的餘香,肚子裡裝滿了滾熱而滋養的湯汁。那時候你才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兼得……

.......
記憶小波浪
奇怪,想起舊金山……
想起大甲鎮的三和企業、小姑姑去打工……
鎮瀾宮前的炸芫荽…..。【說文解字:瀾,大波為瀾。如:力挽狂瀾、波瀾壯闊。孟子˙盡心上:觀水有術,必觀其瀾。趙岐˙注:瀾,水中大波也。】【大甲鎮瀾宮】 解釋 位於大甲鎮。是本省供祀媽祖的重要寺廟之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