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馮光遠、吳宗憲,屁放!



那場TV鬥嘴節目收視率高,不過我沒看過。沒收憲哥說法是我沒資料。
後來我看到兩篇"評論",一是損吳的"內地心態",只會拿電影補助款去拍只有萬人票房的{人不是我殺的}等。
另外一篇:


林雨蒼
昨天 13:28 · 編輯紀錄 ·


【關於昨晚吳宗憲、馮光遠大戰的一些想法】

因為吳宗憲在金鐘獎的一席話,馮光遠罵他放屁,兩人因而開始隔空交戰。昨天晚上,兩人在政晶限時批首次同台,唇槍舌戰一番。

看完節目後,我認為馮光遠論述有問題,因為他的論述居然是抓著主持人費用談,而不是去談整個電視頻道的生態圈問題,以及頻道商的壟斷。吳宗憲講到內地無法播放台灣節目,他大可以談中國和台灣的差異,結果他居然只說「內地有播台灣節目,因為內地是南投」。


吳宗憲就是一個在商言商的人,只是他的論述更糟糕,因為邏輯上漏洞百出,一下子拿搞笑經驗壓人,一下子又說自己坐在這裡是給人面子,還拉到「你這樣罵人怎麼教小孩」。

中間主持人曾經試圖帶到收視率的問題上,但吳宗憲居然說「只要公平就好」,無視於取樣的問題所在。對於台灣電視節目無法進軍中國,他沒想到中國對言論的控管和審核,居然還高談「因為他們怕我們競爭」,但節目破題不就是中國節目已經比台灣的節目好了嗎?

我認為吳宗憲和馮光遠都沒談到問題核心。真正的核心,是頻道商壟斷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也是壹電視老闆練台生這些人搞出來的問題。我不知道是不是講出來會戳到大老闆,所以不敢討論這個問題。

而吳宗憲提到,希望台灣節目有機會進軍中國的障礙,其實就在於吳宗憲高談的「政治歸政治」的政治問題,帶給演藝圈的問題。沒有審核的節目,中國政府絕不會容許進入中國。要進入中國,台灣的節目一定得自我閹割,不只避談政治,還要符合中國政府容許的意識型態。

後面,還有製作人偷渡要求政府給予更多補貼,真的很糟糕。

很可惜,一個好好的戰場被打成這樣。不只沒談到問題,根本就是進軍中國宣導大會,還絕口不提真正進入中國難處所在。

這個節目之後,我對馮光遠的論述能力感到失望,因為他只要收集好資料,收起他那種自以為是的幽默,好好認真的談這個議題,絕對有能力慘電吳宗憲,而吳宗憲就只能在旁邊言不及義的搞笑。但他沒有,結果就是這樣。

如果想要真正了解議題,推薦閱讀下面這篇 Josephine Hsu 所寫的文章,從頻道商到系統商的壟斷,談到台灣電視產業的困境。這,才是這次政晶限時批應該討論,卻一點邊都沒有沾上的問題核心。

延伸閱讀:
電視產業的沒落,不是過度競爭,是「沒有競爭」:是政治問題,也是人性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8703/1222259

(本原文原為 王景弘 發言下之留言,擷取後獨立發一篇。)

【生活筆記:長頸鹿的熱屁在流到牠屁眼的時候,早就冷掉了。吳宗憲,你有想過這個嗎?沒有,因為你只會想到你自己】
週六,在寶藏巖舉辦完台北市的第一場個人募款餐會之後,終於有時間來處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後續問題
吳宗憲沒完沒了地炒作這題目,我覺得很煩,姓吳的,那天老子擺明了不想理你,你還囉裡囉唆幹嘛,需知,我們兩個不是一個league的,你錢多,我書多唱片多創作多朋友多(真正的朋友喔,不是你身邊那種會在節目上阿諛諂媚到極點,也是用嘴巴放屁的「朋友」),你懂嗎你?蠢貨一個
明明就是指你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論調是放屁,你偏要凹到說,我說你這個人放屁。「他,馬的」吳宗憲,你在講那句話的時候有沒有正好放個屁,我哪裡知道?(如果有放屁,第一排貴賓拱西拱西拱西你鴨,拱西拱西拱西你)
真正需要討論的你避開,然後發動一群潑猴到我這裡來放屁,我這裡是猴子樂園啊?
跟你講憲法裡的言論自由,是想教育你這蠢才,你不受教就算了,還嘲笑喜歡看書的我,那你真的是若心(猜一字)到我了。
「放屁」這兩字,批你那不知所云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有什麼不對?要我道歉,先講清楚啊,讓我知道我錯了,當然會道歉。可你不是,講一堆有的沒的,我不神遊太虛我幹嘛?練習在攝影棚放屁嗎?瑞德坐旁邊,不能做這事。
其實,「放屁」兩字根本就是常用名詞,2011年6月8日吧,有個叫吳宗憲的傢伙,就在記者會上堂而皇之地叫囂,「新聞局是國民黨的,說沒有政治角度,是放屁」,其實這算客氣的,這個叫吳宗憲的還說,「台灣政府沒有行為能力,政府官員都是王八蛋、雜碎」。
什麼?那個吳宗憲,跟今天這個道德重整委員會的吳宗憲是同一個人?失敬,失敬!告訴我,這些年,你是跟另一個道德重整委員會的吳育昇走很近,對不對?
最後,來parody一下最近聽到的一句自以為很好笑的一句話:
原:台灣有了彩色電視機之後……就再也沒有黑白了!
仿:台灣放屁天王有了三萬六的出席費之後……就再也沒有黑白切了!
噗!
(編按:這兩天團隊分工,有人準備募款餐會,有人整理資料寫文章,原來,放屁天王還真會放屁。肆參柒是選舉團隊的志工,謝謝他下面這篇文章,讓大家多認識一下有著道德高度的吳宗憲,噗!噗!)
昨天馮光遠對上吳宗憲這根本是理想派和現實派毫無交集的兩條平行線,至於對錯就看個人解讀了,不過有幾件事很不爽……
憲哥表示馮哥台北市長選舉只有8080票,保證金200萬被沒收,應該去選里長,用這種戲謔講法讓我實在很不滿,這場選舉有多少義工的努力與好的政策發想,在兩大黨夾擊下用理念說服了8080人並不丟臉。
如果按照憲哥這種邏輯來說話,我也很會講,2004年由憲哥主演的電影《人不是我殺的》在台北創下票房僅2280元的最低記錄,換算人數不過10幾個人去電影院看而已,可見你在台北也不是很行嘛。
8080票選里長?只有10幾人看,本來就不應該拍的電影,直接把劇本印成DM發就好嘛,或放在廟裡免費拿跟人結緣,如果勤勞一點用手抄20本也不會花太久,拍成電影是想害誰,10幾人在不同戲院不同場次看,根本就是在浪費戲院的電。
重點是這部電影還拿了輔導金177萬,所以你在那邊無米炊什麼炊,你們這些演藝圈佔盡資源的人,真的沒什麼資格靠腰,是你們自己害了你們的後輩,政府花了177萬支持你們,換來的是全台灣總票房不到一萬。你可能會靠腰177萬沒有很多,但我才要靠腰的是為什麼要拿納稅人的錢扶植你們,怎麼不扶植我家這邊蠻好吃的麵線。
第二件事關於馮哥說好節目可以用創意,怎麼看都是除了花大錢之外創意也能成為賣點,卻被曲解成創意不用錢,馮哥身邊的朋友很多是靠創意賺錢的,如果他的意思真的是創意工作者的創意不該收錢,我會很討厭他。
但真正創意不用錢的坐在對面,沈玉琳表示綜藝節目抄國外的只是交流,不是抄,那請問被抄襲的原創者有沒有收到錢,現在那邊叫囂說馮光遠說創意不用錢的人,同時目睹一件創意不用錢的說法時,卻表現的靜悄悄,如果不是裝傻就是邏輯不好或是笨到無法看出被「交流」包裝偷渡的「創意不用錢」。
第三件事是到底講放屁要不要道歉,道歉是為了「放屁」這個詞道歉,還是因為憲哥所講的不是屁話而道歉,如是後者還真該道歉,但很顯然這些人是為了「放屁」這個詞而討道歉。
昨晚算是台灣道德感飆到最高點的時候,個個都是生長在蓮花上的仙子,這麼髒的髒話,他們聽到當然會怕,這要怎麼教小孩,但憲哥也是罵過新聞局官員「放屁」啊,我個人是覺得罵得很好啊,如果有人因為這件事要憲哥道歉我也是會很生氣的啊。憲哥真正該道歉的,是明明結婚了,還老是放話要追哪個女星,這種不止小孩怎麼教,連老公都不能教了,應該拿香煙、檳榔跪在市場上洗門風道歉。
再來,愛台灣言論,講的這麼大聲我賺錢回來台灣繳稅的,如果我有兩次逃稅被抓到的紀錄,我不會舉繳稅這個例子,雖然我覺得這個政府胡搞,因此有不想繳稅的想法很正常,但你應該是單純捨不得吧。
然後也提醒一下馮哥好了,人家擺明沒有要跟你辯論、討論這個演藝圈環境如何找到出口,他只想著他自己好就好,真的不要用這麼深的話來跟他們對話,你的話你的幽默是要經過思考,而憲哥的話是很直接,小孩都聽得懂,兩人領域不同,兩人都很好啦,只是不願意思考的人比較多又剛好你上的是綜藝節目而已。
總之這次的選舉好好加油,憲哥就好好的賺人民幣,吳育昇跟憲哥雖然都對婚姻不忠的如此高調,但吳育昇可惡的地方對台灣傷害更大,理應先把這個馬政府作惡的頭號幫兇趕出國會吧。
(圖 / 取自網路,真的很難找。大台北欣賞人數,大概可以在軍中選排長,但不一定穩上,可是如果選班長就穩上,可惜軍中班長不是用選的,所以這個人數想幹嘛都不夠力。)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