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鍾漢清回憶錄》的甘苦 (II):亞都大飯店 (監聽傳言),捐款的故事;「不老騎士」;《國語日報》,國民黨進小學。東京奧運1964 。台灣RCA工廠。,《‧》:「」........《‧》




這是《鍾漢清回憶錄》的小小篇草稿和筆記。

2017.3.8

BN Yang 鍾兄, 還是一星期看一本新書。
Hanching Chung 真的,十幾年初見,近來好啊!

BN Yang HC, 你真的老一些,差點認不出來,由兩眼炯炯有神確認。 我全退一年半,儘量不做宅男,多運動,多流汗,多喝水,常大笑,常會友,常唱歌。



  凱瑞會阿巴斯倫敦舉行閉門會談 中央廣播電台
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8日晚間在倫敦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 ...倫敦的麗茲卡爾頓飯店(Ritz Carlton hotel)舉行閉門會談之前,凱瑞和阿巴斯倆人彼此 ...
 1986年Motorola Taiwan的老美最喜歡這家亞都大飯店: 當時它與Ritz結盟.....我們總經理的秘書經常定房.大飯店的人送她許多免費的健身房.....有一次我們中美一級主管20人--多美國人---在此超大圓桌聚餐 餐前的雞尾酒會是純美國式的.....
嚴先生當年的年終舞會,是真正的台北精英聚會 ---- 我沒這福氣參加呢 

現在的亞都已經屬於另外集團. 所以你在全球Ritz Carlton地圖上找不到台灣分公司/
 亞都麗緻大飯店(英語The Landis Taipei)為台灣五星級飯店之一,於1979年開幕,舊名為亞都大飯店1997年更名為亞都麗緻大飯店,座落於台北市民權東路二段41號,為董事長周賴秀端與董事林有承投資,總裁嚴長壽所主持經營之國際觀光大飯店。




Katharine Graham (1917-2001) 訪問台灣一事(1986年秋 ,由新聞局長張京育安排),並沒有寫入回憶錄《個人歷史  (Personal History 1998)......

溫紳先生說法: 華郵發行人凱薩琳葛蘭姆(Katharine Graham)執掌公司時,台灣解嚴的大新聞,便是她來台訪問小蔣時獲得的獨家消息,不過,當時國安局還在其下榻的亞都飯店監聽,導致嚴長壽總經理緊張不已向宋楚瑜反應而喊停! 至於當時居間翻譯的馬英九~ 則在乍聞解嚴新聞時表示: 彷彿一股電流觸及他全身!



*****



談點捐款的故事

寫這些是基於我認為這些可能會有善的影響。我的捐款多少促進我太太的捐款……

近幾個月聽到兩則捐款一百萬的故事,都很感動。
一則是趙建中老師的家族捐給東海建築系;另一則是上周林文月先生捐給臺大中文研究所。這兩位老師對他們的系所和母校都有很深的感情。

東海大學沒將我變成基督徒,不過此宗教的捐獻哲學,影響我很大。
我不是賺大錢的料。所以上月某朋友跟我說在東京大搞其房地產,只會謝謝他的高貴日本料理。前幾天東京取得2020年奧運,我們才恍然大悟。不過可能為時已晚。

因此我的微薄的捐款,總只是想發揮捐款之多倍/乘數效用。
2008-2009 給母系的演講/講座送八十幾位研究生一本新書,另捐2萬元事務費希望有海報-封面的設計學生之工讀。
今年我的捐款是紀念我的同學之「僑生」獎學金,他們實在我們教育版圖中重要的一環。

捐款也有一些遺憾的事。
2010經沈金標先生介紹,我可以回東海MBA做一場紀念陳勝年老師的演講。每個學員送一本當年的新書《系統與變異》,另外其他書優待。我希望演講費和書款捐給東海的歷史系。因為當晚是許達然老師請客。
不過後來那八千多元留在商學院。這我有點不高興。
更麻煩的是隔年許教授就回美國了,如果要捐許氏獎學金,還得越洋溝通。



-----


今天記: 不老騎士Taiwan's Grandriders visit San Jose and ride d...
想到是我祖父林知先生也是位不老騎士」,在1960-70年代,一輛Honda 50 c.c.的摩托車,就可以縱橫台中縣海岸線各地。當然他偶爾有同伴,不過通常是孤獨一人的。
祖父不識字,是個木匠。入贅給竹南鍾家,祖母叫。大兒子是我爸,叔父姓林,他們後來將不同的姓做許多區別的事,鬧得很不愉快。譬如說我們現在大甲鬧區的房子早已荒廢二十多年,原來當初買地是與朋友合買,約40年前我父親認為應該去談判登記,不過祖父當時認為我父親在妄想其地產。等到他80年代過世,土地共同持有雙方,打起法院也無法判定的官司 。.......


******
 《國語日報》是台灣很成功的財團法人。我2013.9.6參加【林文月先生學術成就與薪傳國際學術研討會】,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的主任還說林先生當年編祝?《國語日報‧古今文學》的工作,四十來年都有所傳承。


今晨到《國語日報》網站去逛一下。我1963年國小五年級從大假轉學到台北市中山國小,第一次看到班上訂的《國語日報》當然那時我是否會注意它的刊頭上胡適之先生的題簽,我忘了。

它現在跟當年的比起來,顯然有驚人的成長和改變。譬如說它現在有募款,網路徵信錄上說今年「07/31止募款金額:929,729元」----贊助金額: 以300元為一個單位,沒有上限;約3100月的《國語日報》之捐款。當時他們的出版書刊如《我們六個》,影響我家的我和弟妹很大。現在網路上說他們一個月就出書近20本---參考網路的「本月新書」。我長大點很喜歡梁容若老師主編的「書和人」周刊。

本月新書 。鯊幫海盜古董店   。像花一樣甜
。香草金魚窩  。混血豺王  。當鱷魚遇到貓熊   。永遠的孩子
。艾瑪的大麻煩   。我愛黑桃7    。Global Vision 全球視野  。雙面獵犬
。無痛學作文:中學生必勝   。不乖童話   。一個女孩   。怪咖教室2:我們班很科學
。2012讀報看天下   。我睡不著   。油條報紙‧文字夢   。門縫大王國 
。牛郎織女的鵲橋   。媽祖林默娘 

當年我們導師是怎麼利用《國語日報》的呢? 該報有一專欄「方向」,由魏家兩兄弟輪流執筆,每篇似乎只有百來字。一陣子,老師在午後對我們五年忠班學生(近60-70個)朗讀一篇,要我們聽寫。


 80年代和90年的住處也很容易讀到幼稚園訂的《國語日報》,有時候也會翻翻它。這期間,有某書店也發行《兒童日報》來競爭,幾年之後就停刊了
 --
 2013.9.13
 約1964年台北市市長選舉,國民黨大力進入中山國小,老師大力推銷周百鍊候選人......

國語日報頭版登馬王鬥 挨批大戒嚴大洗腦時代


  • 國民黨馬王引爆9月政爭,舉國震撼,但除了各報以頭版連日報導外,就連給兒童看的國語日報也泛政治化?引發批評。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國民黨馬王引爆9月政爭,舉國震撼,但除了各報以頭版連日報導外,就連給兒童看的國語日報也泛政治化?引發批評。

有網友在網路論壇上寫道「孩子的洗腦不能等 (看了真的讓人很生氣) 」,「這是今天(12日)國語日報的頭版,果真是孩子的洗腦不能等嗎?看了實在讓人很不爽,現在是要回到大戒嚴時代大洗腦時代了嗎.... 」

[我是學生,我反旺中]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在臉書上轉貼照片指出,媒體識讀應從小朋友做起!去年的901反媒體壟斷大遊行,我們反對中國政治力以資本壟斷台灣媒體,進行資訊篩 選;香港也在去年729有九萬人上街反對中共推行的洗腦教育。而今天,我們竟然在台灣看見以國小學生為主要閱聽眾的「國語日報」,以忽視憲政危機、強調黨 紀正當性的方式,報導這一連串馬王鬥爭,彷彿回到解嚴前媒體只為威權政府服膺的年代。

關於《國語日報》這個報導,清大學生陳為廷則說,他有兩個意見:一、有些網友在圖片下面討論,給兒看懂政治幹麻?覺得《國語日報》放這頭版不妥。話當然不 是這樣說。網路上之前不也都在瘋狂轉貼一個影片,驚訝12歲的埃及少年居然可以把政治談得那麼好。事實上,政治本來就該從小學起。

二、也有網友質疑說青盟這批評是雞蛋裡挑骨頭,覺得報導也還算持平。但我們應該也來看看《國語日報》同個記者在這篇報導旁配的「特稿」,他其實也談了大家 關注的憲政問題、也點出《憲法》本身的架構就有病,但結論卻寫:「馬總統對王金平撤銷黨籍的處分,雖然引發各界擔心可能會造成憲政危機,但是馬總統也只是 行使《憲法》賦予總統的權力,朝野如果想要化解這次危機,可能只有訴諸修憲一途。」

陳為廷說,法界對這次事件的評論那麼多,主流意見是依現行《憲法》,馬英九的行為也屬不當。這位記者的見解也稱得上是「獨排眾議」。當然,記者也是有選擇立場寫特稿的自由。但若讀者是吸收訊息管道較不若成人的兒童,那我們可能得對他有更高要求、做到更確實的平衡報導。

對此,據相關報導,國語日報社表示,希望透過這次的事件,可以給小朋友們一個機會教育,才會罕見的在兒童報放上如此嚴肅的政治議題。



*****

2013/09/08,週日
同天,台灣人和日本人都有夢
台灣沉淪於當下的噩夢
日本沉醉於未來的美夢

唉!

Tokyo has been chosen to host the 2020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ahead of Istanbul and Madrid http://bbc.in/17gBFt5
...The announcement was met with jubilant scenes in Japan, as Tokyo prepares to host the event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1964.

1964年國小五年級,讀台北中山國小,當時班上有錢人的家已有電視,可看東京奧運報導,我們家要3年之後才買得起電視。


*****


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


本書透過對許多RCA受難工人及其家屬的訪談,對台灣出口加工時代工廠工人的成長歷史、勞動過程、家庭生活與病痛經驗都有很完整的描述,讓我們能對台灣工人的日常生活與勞動過程有更深入的認識。本書的主人翁們在積極投入RCA工人自救活動之餘,又以口述歷史的方式將RCA事件及工人生命史完整的呈現在社會大眾面前,他們除了在知識領域留給我們豐富的學術資源外,更是將個人這段悲痛的歷史轉化成改變台灣社會的文化力量,希望讀者們能與本書的主角們一樣,以具體行動來改變台灣社會的政經結構。 作者 工傷協會 成立於1992年,集結來自全省的工傷者及其家屬,用自己的力量組織起來,促使政府及雇主重視工業安全,預防職災,確保勞工...

 沒在台灣RCA工廠做過事,不過我認識好幾位他們的工程師和經理,改天我再說一些友情的故事。..
台灣的協志工業叢書社很早就介紹RCA公司 (1919-1986。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RCA     *關於台灣桃園廠的污染記錄參考文末) 的創始人 David Sarnoff 的傳記。
在70年代中-末期,工研院的電子所ERSO是跟美國RCA買技術,所以主要幹部都去美國半導體工廠做過技術移轉的工作。我1981年進ERSO,圖書館有RCA Engineer雜誌。我從中翻譯一篇訪問大指揮家E. Ormandy 談品質的文章,投稿給《品質管制月刊》。



A former RCA facility in Taiwan's northern county of Taoyuan polluted groundwater with toxic chemicals and led to a high incidence of cancer among former employees.[23] The area was declared a toxic site by the Taiwanes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24] Both GE and Thomson spent millions of dollars for cleanup, removing 10,000 cubic yards (7,600 m3) of soil and installing municipal water treatment facilities for neighboring communities.[25] A spokesman for RCA's current owners denied responsibility, saying a study conducted by the Taiwan government showed no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illnesses and the company's facilities, which shut down in 1991.[26]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