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胡定華, 蕭新忠;陳碧灣

半年多之後讀一則新聞:
80年代初,電子所胡定華所長的兩個中國、日本觀察,我還記得。
那時機械人的研究興起,中國留學英國的學生在這方面的論文 (數學、控制論),讓他印象深刻。當時,我們所的這領域的研究團隊才剛起步。
那時候,大家都很羨慕日本的成就 (Japan as Number One等書剛出版)。日本的人口、市場等,又似乎達"經濟規模",可以在科技和文化上自足、進而可攻全世界的。
後來的十來年,我在公、私上,與日本的關係密切。
今天2016.11.4 讀一則2月份的新聞,感慨多:雖然IBM公司近日的魅力稍減:
IBM and SoftBank Present Japanese Lingo Watson APIs
IBM and SoftBank are ready to present before the public their Japanese…
I4U.COM|由 I4U NEWS 上傳


~~~~

此Blog有蕭新忠先生與我 (鍾漢清)紀念章青駒 (CC)先生的文章 (2014)。
我們在2016.10.14 有聚會,隔天,他在facebook找到我,我們互相"吹捧"一番。

蕭新忠分享了你的貼文。2016.10.31
淡淡的哀傷中,回味兩年前的聚會
還記得第4屆聚會,我無法出席,特別交代張基平幫我向3位恩師致意:訓練我IC LAYOUT的謝錦銘、訓練我看IC照片的CC、訓練我如何分析逆向破解的IC線路的林京元。這三樣功夫讓我用到今天,持續退而不休工作中。
這次第5屆的聚會,主辦人刻意安排謝錦銘與我同桌,歡笑聲中,隱藏著淡淡的哀傷,因為大家引頸期盼的CC沒有出現,大家都知道CC正在與癌症搏鬥。隔天CC來信問我,怎麼沒告訴他是ERSO老夥伴的聚會,他以為只是財會部門的小聚會。就這樣陰錯陽差,失之交臂,隔年全部ERSO人只能在告別式中,哀悼這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台灣IC產業巨人。
那些事那些人
作詞:陳韋廷 作曲:黃慶元 編曲:屠穎
推開記憶的門 我在心裡看見了 看見了遠去的人
是他和她 曾陪我走過 生命裡的淡淡早晨
推開記憶的門 塵封往事一幕幕 一幕幕似幻似真
有悲有喜 有愛有恨 酸酸甜甜消磨了青春
感謝那些事 感謝那些人 感謝那一段段奇妙的緣分
啊!人生 原來就是 和那些事那些人相遇的過程
根據:The 5th( 由財務部至半個ERSO,ITRI )雙年聚活動記錄影片(鄒福生)

2014-9-25參加吳國精夫婦請客的"電子工業研究所 (ERSO)"校友會(第5次,第10年) 。約130人與會(這是何等的場面!)。 我1981(研究所約1000人)-1985 (約1650人)在電子所服務。 胡所長、史副所長、楊副所長 胡定華 1963 於1974年創設工業技術研究院電子工業研究所,致力於台...
YOUTUBE.COM


蕭新忠分享了你的貼文
上星期在ERSO(工研院電子所)老同事聚會中重逢,原為ERSO核心幹部的鍾先生,看到他所辦的漢清講堂,從台灣的經濟到台灣的人文,彙集各界精英發表論述,不遺餘力。敬佩敬佩。
下午老曹來訪。他到某獅子會演講"從史懷哲到陳五福",只講到史懷哲,有演講費,一定要請我到"會津屋"吃晚飯。

從陳五福到史懷哲 曹永洋 時間 : 2016年9月14日 (周三) 10點~12點 地點( 漢清講堂):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 曹永洋, 胡慧玲, 羅文森, 鍾漢清,…
YOUTUBE.COM
蕭兄,多謝誇獎:「漢清講堂」YouTube (hc itaiwan forum)
https://goo.gl/Y5CSVy

今晚,他貼一文

蕭新忠
老朋友傳來一張老照片,往事歷歷在眼前閃現。
高中時期最要好的一位同學,阿強退伍後就到美國打拚,近日回台,被始終在尋找失聯老同學、在中間串聯的阿輝連結起來,有許多憶兒時的對話,帶來內心深處的震顫。
這張阿輝找出來的老照片,背景是美國舊金山(SFO)
第一次去美國,穿西裝(這一生唯一的一件)打領帶坐飛機的糗樣,一輩子難忘。
搭地鐵(BART)找阿輝,照樣穿西裝,這張照片是鐵證。
當時台灣還處在經濟落後的國家,因公務出差美國一個月,擔任光罩設計工程師,帶著設計資料到美國做光罩,那種初生之犢,沒見過世面的感覺,太深刻了。
<http://www.sunyunsuan.org.tw/h3_3.asp…>
進去搜尋『蕭新忠』再搜尋『電子錶』,
就可以知道當時身負重任而不自知的幼稚,在等待光罩製作的同時,竟到處(東岸西岸)趴趴走。
幸好不負眾望,電子錶成功上市,為台灣IC產業注入第一劑強心針,也讓我走入不歸路,投入IC設計產業個人工作室至今未歇。


Hanching Chung 談到光罩,上周五ERSO老同事見面,台灣光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陳碧灣匆匆閃過,很可惜,他還沒有白頭髮,不知其真相。
蕭新忠 那一天和陳碧灣見面,第一句話就是跟她說,我打賭你絕對沒有退休。她說我為什麼這麼篤定,我說為了光罩製作,我跟她有太多的接觸,深深感覺到他的無窮竟的精力,停不下來的幹勁。陳總回答說,確實還沒退。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