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朱立倫:孤掌難鳴;包衰的朱主席(江春男);忘記自己是開放水源保護區開發的推手 ;孫文的革命家本色(江春男)



【封面故事】力抗宋神掌 朱立倫孤掌難鳴
 
半年前的藍營新共主如今安在
 
文/魯深智⋯⋯
「宋神掌」要參選總統,朱立倫早在七月中旬就已得知,如何化解對國民黨的衝擊,朱身為正統藍軍龍頭,卻只能不斷喊話,所謂「合作不到絕望時刻,絕對不會終止合作」,其實早已束手無策、孤掌難鳴。而「宋神掌」並不朝朱打來,目標是馬英九。
「宋神掌」要參選總統,朱立倫早在七月中旬就已得知,如何化解對國民黨的衝擊,朱身為正統藍軍龍頭,卻只能不斷喊話,所謂「合作不到絕望時刻,絕對不會終止合作」,其實早已束手無策、孤掌難鳴。而「宋神掌」...
NEW7.COM.TW




司馬觀點:包衰的朱主席(江春男)


 
面對宋楚瑜參選的衝擊,國民黨啟動「強柱計劃」,朱立倫下達總動員令,全力替洪秀柱輔選。偏偏雲林的張嘉郡不給面子,突然宣布退選,泛藍分裂已成定局。
宋楚瑜退出江湖已久,但地方仍有不少人脈,張榮味的走向最有指標性。在宋楚瑜與洪秀柱之間,他根本沒辦法作不同的選擇。挺洪秀柱,起碼要給一個說法,這個問題,恐怕朱立倫也只能苦笑以對。
朱立倫挑這個擔子,既是他的責任,也是他的懲罰。明明徒勞無功,也必須努力向前。也許把它當作十字架,當作報應,或是當作贖罪,反正必須有充分思想準備,即使滿身泥巴,也要撐下去把戲演完。
洪秀柱與地方毫無淵源,每次下鄉,都靠特定媒體硬撐場面。一旦談正事,要用到知識和見識的時候,她的表現和一些最不用功的民代一樣,令人尷尬不已。跟外國人交流時,簡直慘不忍睹。跟企業界座談,只會暴露無知。即使談兩岸,也只會讓人看到其淺薄。
許多深藍人士批老宋叛黨,說他以恨為出發點,才會多次出來裂解國民黨。但國民黨早已被馬英九裂解,黨內離心離德,無法正常運作,否則洪怎麼有機會。
以宋的背景經歷和作風,他比馬更能代表國民黨,比洪更能代表藍營正統。這次宋的出馬,其實有利於藍營在台灣的生存發展。藍營不必感謝宋,但也不能怪他;不過,宋應感謝馬英九和洪秀柱,因為不斷受到他們兩人的刺激和鼓勵,才有宋的這一次。 

在馬陰影下沒實權

朱立倫是苦命主席,在馬的陰影之下,沒有實權,只有責任,不論國民黨選好選壞,他都包衰。洪如選得不錯,可能被拱為黨主席,對朱完全沒好處,何必太認真,過過場就好了,沒有人會怪他的。 



無水可用、自來水黃濁如泥,是誰的責任?
蘇迪勒颱風過後,大台北地區自來水黃濁如泥,造成大台北許多民眾無水可用,山區過度開發再次成為討論議題。
這次大台北的黃水水源主要來自新北市烏來區,當朱立倫市長勘災高聲疾呼「國土保育要重新檢討」的同時,忘記自己是開放水源保護區開發的推手嗎?
---
學者:烏來過度開發加劇災情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905622
【蘇迪勒颱風】台北市自來水,為何黃濁如泥水?
http://atelier-wini.blogspot.tw/2015/08/blog-post_10.html




司馬觀點:孫文的革命家本色(江春男)


八十年前,魯迅寫《罵殺與捧殺》一文,諷刺印度詩人泰弋爾的中國行,捧得多高,摔得多重,故稱之為捧殺。不幸的是,後來的他也是如此,先被中共捧上神壇,後被摔成一地碎片。其實,被國共兩黨一起捧出來的孫中山也是如此。
台灣把他當國父,國民黨要員訪問大陸一定要去中山陵祭拜,且均以中山信徒為榮,實際上,孫文是革命黨,為革命不擇手段。近年來,在史料和觀念的夾擊下,他鍍金聖像早已褪色,與天下為公的理想幾乎完全相反。
國民黨說,孫中山九次革命,終於推翻滿清後,立即功成身退,讓位於袁世凱,高風亮節舉世無雙,其實這根本是笑話。武昌起義不是他領導的,那時他老人家還在美國丹佛,看到報紙才知道。
當時的革命黨人互相不買帳,所掌握的軍隊和地方政權十分有限,而袁世凱擁兵自重,國內外聲望最高。如不是袁世凱以實力進逼,滿清皇帝不一定退位。如果袁世凱全力鎮壓,革命軍哪裡是北洋系的對手。
袁世凱後來因稱帝而成革命罪人,這一點無須辯護。但他簽訂二十一條,就變成賣國賊,就有些冤枉。當時的孫文積極地與日本人勾結,並簽署密約,內容只有十一條,但其出賣的國家主權和利益,超過袁世凱的二十一條,但他卻倒打袁一大耙。 

主張暴力反對改革


孫文向列強承諾各種喪權辱國的密函文件,近年逐漸浮現,例如租借滿洲,開礦、鐵路和關稅,包括付款方式和利息計算在內,琳琅滿目,怵目驚心,如果把這些史料放在國父紀念館一併展出,那就太好玩了。
孫文主張暴力革命,反對改革,他以暴力推翻滿清,也以暴力對抗袁世凱,他個性專斷獨裁,黨內大權一把抓,民主是空談。有人說如果革命成功,孫文會變成中國的列寧,列寧搞革命一樣不擇手段,這才是革命家本色。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