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馬英九一手主導微調課綱把戲:趙士弘,黃克武,呂芳上,

轉載趙士弘先生教育部會場發言逐字稿(附我的背景說明)

這篇趙士弘先生在教育部前庭的發言逐字稿,非常值得一讀。
轉載自 Chavy Pong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havy.pong),感謝ChavyPong小姐慨然同意轉載。

以下為原文:
【師大歷史碩士生 教育部現場發言逐字稿】
2015/08/03 18:10 
媒體先生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碩士,我畢業了,出來工作了,我不是學生,我叫趙士弘,我為我以下的言論負責
 
我今天會來這邊發表意見,我其實不常來,今天看到吳思華部長先生,他下午發表了有兩點,讓我現在到這邊發表言論
 
第一點,他(教育部長)說:「還有很多歷史學者,沒有出來表態,你們這些過去聯署反微調課綱的139位學者不算什麼,還有更多沉默的多數,支持他的微調課綱」,那我針對這一點,我要提出一些說明。
 
第二個,他(教育部長)說:「我們這個微調課綱完全是合法,是公平理性的溝通,他的微調課綱是經過理性的討論以後,做出來的成果」,關於這點我也要一併提出一個說明。
 
我要提出的說明是,我是身為一個歷史系的,我要在這邊講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的黑箱微調課綱,這樣的情事發生。
 
是因為這件事情,發生在2013年,2013年發生什麼事呢?
 
那一年就是101課綱的結果公布,我的指導老師、我的指導教授,叫做廖隆盛老師,他是參與101課綱的,我沒有參與,我只是聽我老師說了一部份的情勢,那我在師大也認識了幾位參與課綱的老師,所以我知道一些。
 
可能過去、因為當時洪仲丘事件,所以很多人沒有注意到的新聞,我要說的是,101課綱在2013年公布以後,第一個反對101課綱的是一些台灣史學者,因為101是很多比較偏國民黨的學者跟少數的台灣史學者,比如說…老師們他們討論出來,妥協後的結果
 
那這個第一個不滿的當然是台灣史學者,這個我們就不用提了,第二的不滿101課綱的,各位你們想不到 你們猜猜看是誰?有沒有人知道? 其實有上過新聞,但是沒有人注意到,他的辦公室就在這邊..(手指對面處),他就是馬英九先生。
 
(問:你覺得他不滿意的點是課綱不夠統嗎?)
 
他在國民黨的中常會說,101課綱,是違法違憲,他(馬總統)很不滿,所以呢,他有持續動員,有意要再動員、再修一次課綱,所以他造成了課綱微調。
 
那時候課綱召集人是誰呢?中研院近史所所長黃克武先生,他在聽到這個消息以後,他在2013年7月20號,找了自由時報的記者,曾韋禎先生,發表了一個他的看法。
 
我這邊念一下,當時,黃克武先生的看法,這是新聞稿:
「(101)課綱用日本統治時期,是經過多少爭論後達成的最大共識,總統馬英九和教育部要硬推,社會又要付出極大的成本。『教科書審定不應該成為特定意識形態的工具。』如果要用政治力干預,乾脆廢除教科書審定制度,馬英九和教育部官員要負起責任!」
好!這是2013年,這句話不知道各位到現在覺得怎麼樣?…….
這是第一點。
 
那一篇我擔心記者亂寫,因為自由時報有自由時報的立場,那我那一天7月20號,我問,剛好就是我一個同學生日,我同學知道黃克武先生,那天婚禮,我就坐在黃克武先生旁邊,我當場親口問黃克武老師,這個報紙,你的意見到底是怎麼樣?
 
他(黃克武)說:「今天不管他們怎麼協調,他們這些學者怎麼理性的溝通,做出來的結果,馬英九竟然一竿子打翻,完全不重視學者的專業、理性的對話」然後呢,他說,那就乾脆廢除審定制度啊!所以呢,今天才會有微調事件的發生。
 
所以,我要回頭過來問吳思華部長,過去學生有沒有理性的溝通?過去學者有沒有用合法的程序去討論過?結果你自己國民黨在幹什麼?你們自己打翻了,結果回過來說,你們這些學生不是理性的!這樣對嗎?
 
吳思華先生,你自己不看檔案,不了解歷史,連這麼近、兩年前的歷史,你自己都不去看,你還跟我說,你們是對的,你還說你們這樣是做正常的教育,(洪秀柱)總統候選人還說這個,你們微調課綱是…的,你們好意思說嗎?白紙黑字都寫在上面,請你們自己看清楚! 到底是… 以上是我的發表言論,謝謝 (..鼓掌..)
 
然後我現在今天還要再點名一件事情,吳思華先生今天不是說,很多都是少數沉默的嗎?
 
我要必須說大家都沒有注意到一個人,一個人他應該站出來!誰呢?
 
現在的國史館館長呂芳上先生,為什麼?今天我是做一個師大的學生,我現在點名呂芳上先生,我是在倫理上,我是冒犯大不諱,但是我勇敢地要提出來這一點!為什麼?
 
呂芳上先生是101課綱的課程委員,他有參加過101課綱的編修,後來微調小組,各位在報紙上可能有看過,呂芳上先生被圈為課綱微調小組的成員之一,他12次,都沒有去開會,微調小組開了12次會,他通通沒有去開會,他迴避掉!
 
今天,我想請呂芳上先生、呂芳上老師,我還尊敬您是老師,因為您在中華民國史的研究上非常有突出的貢獻,你那麼了解中華民國史,你年輕的時候受到國民黨的教育,你是最了解國民黨歷史的人,你今天要不要站出來?對微調課綱這件事說句話,你應該是用迴避的方式嗎?
 
今天,就你的對中華民國史的學術專業、國民黨史的學術專業,
這個微調課綱到底合不合學術的標準?他的程序合不合學術界理性溝通的範本?你呂芳上先生要不要出來說話???
 
所以我現在更呼籲大家,如果有錄影到這段話的,請大家轉發,轉發給學生、轉發給國史館的編制人員,甚至轉發給呂芳上先生,呂芳上先生有臉書我知道,請他出來面對!
 
我今天真的必須說,你今天是馬英九欽點的國史館館長,你代表的就學術專業、歷史專業的學者,你今天辦…照應該也已經下來了、你應該也已經退休了!你是不是應該,作為一個學者,站出來!對這件事情下一個評論!對不對!
 
謝謝,以上是我的發言,謝謝!
-----
備註:【現場直播網址】
http://applelive.com.tw/livechannel/subject/97
【2015/08/03 當天發表影片存檔網址】
學生與部長會後 節錄民眾精彩發言
※ 時間軸:48:40~56:4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
※補充資料:(網友補充)
補上當年黃克武受訪的新聞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698048
2015/08/05 16:50 更新
※ 此逐字稿已轉錄至 自由評論網
【是誰造成黑箱課綱】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401907
(如有不妥 再請原講者去函通知該平台)
~~~~~~~~~~~~~~~~~~~~~~~~~~~~~~~~~~~~~~~~~~~~~~~~~~~~~~~~~~
在此我Chou Wan-yao 提供一些背景說明:
一、短講提到的廖隆盛教授,為了保衛98課綱的歷史專業性,以及台灣史維持獨立一冊,耗盡心力。98課綱被馬政府拉下(2008/10/27)後,成立修訂小組來修改98課綱,廖老師和我都被找進去。廖老師和幾位教授+高中老師,和王曉波先生、孫若怡教授等人苦戰十回合。當時我們警覺到台灣史有被併入中國史的危機,當時奮戰的底線是:保住台灣史獨立成冊。2009年開了十次會,年底我們的任期到了,事情還沒了結。2010年年初,教育部重新聘人,我得知:1、一起苦戰的一位教授和一位高中老師不獲續聘;2、大量增聘中研院研究員。我判斷情勢,認為台灣史有可能不保,於是決定辭掉委員一職,讓外界知道這件事。廖老師很希望我留下來,我們才六個人(4教授+2老師),我再離開,他擔心就更難堅持一些原則了。為此,廖老師約我兩度在咖啡館長談,最後,還是接受了我的決定。由於社會的關心,配合其他因素,最後終得保住台灣史獨立成冊。
拉下98國文和歷史之後,謝大寧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我進入了國文課綱小組,而曉波老師則進入了歷史課綱小組。……修訂工作展開後,國文小組相對較為順利,但歷史小組則是風波連連」(見文末連結),講的就是這個過程。
關於廖老師和我們苦戰的經過,我寫在2010/02/10的長文中,連結附於後。文章落落長,不好意思。

二、課綱的事情,很繁瑣,也很技術性,光是那些一層又一層的會議名稱就可讓人一頭霧水。這幾個月來,學生和社會大眾願意花時間來了解,實在非常難得,也很感謝。這其中很容易有弄錯的地方,是很可以了解的,在這裡,我再整理一下若干「須知」。我不會做懶人包,真希望「臺灣公道伯」的編輯能代勞XDDD。

1、國文/歷史98課綱─>101課綱─>「微調」
2008/10/27被拉下來修訂。
修訂:從2009/04開始,修訂歷經兩年/兩批委員,2011/05/27正式公布。
公布後,預定2012年(民國101)年實施是,為101課綱,也就是現在一般所說的「舊課綱」。(課綱以開始使用該課綱教科書的那一年命名。)
檢核小組在2013/11/23透過臨時動議,將原本檢核教科書用詞的任務擅自改為「微調」課綱。(請注意:教科書和課綱的不同,完全不同層次的對象。)

2、公民與社會(簡稱公民): 99(=98)─>微調
公民在2008年沒被拉下來,但因為拉下98課綱,導致原來的時程延宕。本來所有23科都是要一起在2009年(民國98)實施,這一延宕,導致到了第二年才實施,因此叫作99課綱,但內容是和98一樣的。
總之,公民被違調的是原來的98課綱。
地理也被違調,但是幾乎沒聽見任何該領域的學者或老師出來講話。有點困惑,是否因為黨國時代「地理是歷史」,所以習以為常?(師大地理系林聖欽教授寫有兩篇網誌文章,可惜沒引起注意。)

三、發言中提到的2013年7月的爭議,是史記文化出版社根據101課綱編寫的教科書「突然」進入審查階段所引發的。
101課綱在2011/05/27正式公布,之後出版商就開始撰寫教科書,寫好後送審。2012年秋天,也就是101課綱開始實施的第一個學期,幾個「老牌」出版社都已拿到第一冊台灣史的執照,學校也開始使用新書了。結果冒出一個史記文化出版社,送來台灣史教科書──當時台灣史教科書都審完了,在審中國史和世界史教科書。據悉國家教育研究院特別為此重啟審定機制,史記文化的教科書堅持用「日據」,還有其他各種問題,包括主張「中華文化為主體」。謝大寧教授等人認為受到刁難,結果監察院開始調查,層峰也出面了。張亞中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寫道:「馬英九在了解此事後,亦做出決定,教科書可以併用“日治”或“日據”,但是爾後政府的文書必須使用“日據”」(張文見文末連結)。這可是「夫子自道」喔。
2013年發生爭議時,黃克武先生是教科書審定委員會召集人,他拒絕接受違反審定委員之共識的「日據」用法,謝大寧文章有罵他(還罵現在時常出來為違調課綱講話的楊國揚主任喔)。後來因為層峰出面,所以「日治」、「日據」可以並用,但導致審定委員吳文星、黃秀政、詹素娟三位教授憤而辭去委員一職。如果這不是政治力,什麼是政治力?
黃克武先生在2014年不獲續聘,接他的是檢核小組的黃麗生教授。
根據我聽到的,呂芳上先生的確在檢核小組最初的名單中,但他沒來開會。我也好希望聽聽國史館呂館長怎麼說呢。
2012年5、6月還有「民眾意見」的出現,以及張亞中空降教科書審定委員會的事情。再在寫下去,會越寫越長,真的感覺很需要「臺灣公道伯」的助力啊!

相關連結:
1、謝大寧,〈在中華民國的治下不准談中華文化主體?〉,《海峽評論》272期(2013/08)(http://www.haixiainfo.com.tw/272-8868.html
2、本人長文〈新政府撥亂反正?還是歷史教育大復辟?──高中歷史課綱要改成怎樣,請大家來關心!〉,《南方電子報》,2010/02/10(http://enews.url.com.tw/south/56491
3、張亞中,〈從“日治”到“日據”:撥亂反正的起步〉,《中國評論新聞網》,2013/10/09(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26/9/9/1/102699188_4.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2699188&mdate=1015111232

關於98和101的比較可參考:
周馥儀製作的PowerPoint,〈歷史教育大倒退──比較夭折的98課綱與101課綱〉
雲端連結:http://goo.gl/2fksNe
網路連結:http://98history.blogspot.tw/2015/04/98101.html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