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要洗誰的頭 (江春男);蘋論:吳思華在跟學生玩政治;學生反對課綱抗議風暴;


.......反對課綱調整的抗議活動,與去年的太陽花運動有一些相似之處,當時以學生為首的示威者衝進台灣立法院,佔領該機構23天,抗議台灣執政黨國民黨推動與中國的服務貿易協定。該議案從此被擱置,國民黨去年秋季在地方選舉中遭遇重創。
民調顯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的支持率落後於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國民黨可能會在1月舉行的大選中輸給民進黨,失去總統寶座及對台灣立法院的控制權。
馬英九拉近與中國的關係的努力令選民們擔心,台灣的主權會被龐大的鄰國削弱。中國認為自治的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最終必需與大陸統一,而且中國沒有放棄通過武力實現這一目標。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紐約時報》記者。

在针对高中历史课本修改提案的持续抗议中,数百名学生聚集在台湾教育部外,并一度进入立法机关。
CN.NYTIMES.COM

司馬觀點:要洗誰的頭 (江春男)



冷靜來看,這件事鬧得那麼大,主要的不是內容的增刪,而是程序上黑箱作業,缺乏公開透明,更無專業的參與監督,加上吳部長應對無方,又碰到選舉季節,牽動統獨的神經線。
王曉波是大中國主義派,母親很早就被犧牲,從此把祖國當母親,其背景與洪秀柱有相似之處。他一向反美反日反帝反台獨,每談統一必定慷慨激昂,學界對這位統派大砲手,莫不保持距離,馬英九找他主持課綱議題,簡直把教育當作政治數百名高中職學生正在教育部門口餐風露宿,面對這群比太陽花學運更小的孩子,吳思華儘管擺出溝通的態度卻欲卸責,對於關鍵問題寸土不讓;這種兩面手法比起悍然拒絕學生訴求,更惡化局面,更激怒孩子。
一個反課綱抗議現場的故事:一位高中生說,面對拒馬,面對警察,他不害怕,甚至感到憤怒,但當他接到媽媽的電話,整個腿軟了,媽媽在電話中說:「台北現在很亂,你不在那邊吧?」他只好說:「妳兒子這麼怕死,怎麼可能去那裡?」
這名高中生在「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的臉書裡寫道:「我心裡覺得很孤立,那是一種從內心產生的打擊,外在的打擊並不重要,我不怕,但是接到家裡的電話,那是一種很孤立的感覺……媽媽關心我,想保護我,我很感激,但是希望這個保護能轉成支持,那是很強大的力量。」
反課綱現場的孩子多不滿十八歲,可能進出家門都仍有門禁。試問:如果家長同意孩子在現場表達訴求,那得對孩子付出多大信任?如果家長不同意孩子卻還堅持到現場,那孩子又得付出多大的勇氣來反抗?一個孩子,一個故事,他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在集體表達他們的疑惑,但吳思華卻在跟孩子玩政治。。 

未必有利在野黨

太陽花搞掉一個教育部長,這一次,吳部長可能也幹不下去了。從高中生到大學生,兩年兩次學運,牽動無數父母心。台灣社會的變化實在太快了,年輕人的腳步,政府和政黨都追趕不及。有人說這是民進黨操作的,真是高估了政客。
現在的國民黨,內外交困,好像日正當中的時候,爬到絲瓜藤尾端的蝸牛,處境困難。不少綠營人士暗中竊喜,以為可以從國民黨的痛苦中撈到好處。但是,窮寇莫追,古有明訓。社會衝突升高或統獨矛盾被激化,對民進黨的選情和未來執政,都是相當不利的。
因為,刺破民進黨穩定理性改革的形象,必是國民黨最狠的一招。 


蘋論:吳思華在跟學生玩政治

問吳思華為何要讓一個極統派的人當課綱檢核小組召集人,他說「我們不要因人廢言」;問課綱程序有問題,他說「我們不要太在意課綱本身,重要的是教學」;問可不可以不要對學生提告,他說「我欣賞學生們的勇氣與智慧,只是想告訴學生們要守法」;在場的台大教授看不下去,要他別官僚,他說「我今年六月才上任,我只是個執行者,我何嘗不想愛護學生。」
如果一切都合法,為什麼課綱要新舊併行?如果王曉波的專業可堪任檢核小組召集人,為何要遮遮掩掩?如果你真的愛護心疼學生,為什麼用「如果你會悔過我可考慮不提告」來恫嚇未成年的學生?如果你對於林冠華的死心中有憾,你怎麼還會用這官僚的態度來面對所有的課綱爭議?
教育體制教導孩子要面對真理、勇於解答;當孩子真的這樣做了,卻想一棒把孩子打回去,叫他們乖乖念書,還恐嚇他們以後找不到工作,用政治人物語彙耍弄孩子,這樣的人如何當得起大學校長、教育部長職務。
被亂調的課綱不是孩子的事,是因為該負責的大人與政黨袖手旁觀,沒有善盡責任,讓惡事蔓延。孩子們,面對無感而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先暫時退下吧,記住你們現在的眼淚,讓這一切化成你們往後改變這個社會的動力。 
****

課綱對話破局 教長拒讓步 學生哭罵無恥

反課綱風暴
【綜合報導】反課綱微調僵局難解。教育部長吳思華昨與抗議學生對談,學生訴求「撤回課綱、部長道歉下台」,並提出暫緩新課綱一年底線,吳僅承諾10天內徵詢是否公布課綱委員名單,另將爭議處列入新課綱附錄;學生怒罵部長「無恥」大哭離席,會談破局。府院堅持新、舊課綱並行,吳不道歉下台,另可組獨立委員會討論新課綱爭議;學生則持續抗爭,至今凌晨零時,教育部前還有一、兩百人聚集。
教育部去年微調高中國文、社會課綱,近月引發「去台灣化、大中國史觀」等爭議,學生與民眾抗議日益激烈,上周四抗議成員林冠華自殺身亡,隔天凌晨眾人佔領教育部前庭迄今。為化解僵局,在行政院顧問蔡炳坤促成下,七名抗議學生代表由三名老師陪同,昨下午在國家圖書館與教育部官員等六人對談。 

學生底線暫緩一年

學生先要求廢止新課綱、吳思華道歉下台,吳回應新課綱已通過所有程序、於去年2月10日公布,要不合法或不適當才能中止,監察院去年調查過程沒問題。建中學生朱震要求吳公開課綱微調所有情況,吳僅承諾十天內徵詢是否公布課程審議會高中分組委員名單;學生另質疑微調內容和程序,吳回應都沒問題,並堅持不公開委員在會中發言紀錄,以免因立場不同遭他人攻擊。
與會的台大歷史系教授花亦芬當場批評吳,要吳別用官僚話術應付學生。眼看會談無結果,台中一中廖崇倫、彰化高中蕭竹均、台中一中陳建勳、北市成淵高中王品蓁陸續離席,朱震透露底線是暫緩新課綱一年,重走審議程序,若各界最後認為爭議處沒問題、一字不改,他們也接受,但吳僅說如立即宣布暫停,也是程序不嚴謹,新、舊教科書並行,讓教師自主選書,即代表可「掩藏」新課綱。
這時朱震突然哭了起來,稱他們身上「背著一條人命(指反課綱自殺的林冠華)、死撐撐到現在」,他哭說:「大林(林冠華),我對不起你!」基隆高中應屆畢業生尹若宇對吳思華大吼:「你是無恥的部長,我們會找上你!」學生大哭離席,先離席的四人看到轉播也跟著哭泣,朱震更說他只剩「對政府、對教育的恨」。 
教育部長吳思華昨拒絕學生訴求,學生代表陳建勳會後跪地痛哭。中央社

跪向群眾「對不起」

陳建勳會後對抗議群眾下跪說:「我對不起你們!」大家等了兩個月才等到這場會面,但吳思華持續跳針,「他做了什麼?什麼都沒做!」陳痛批:「今天就是台灣教育死的那一天!」朱震感嘆,他們堅守價值卻被說是想搏版面、想曝光的「屁孩」。
昨上百名學生和民眾在教育部前庭觀看會談轉播,一開始氣氛平和,直到朱震激動哭泣,有人跟著流淚,有人則罵:「吳思華厚顏無恥!」待轉播結束,群眾開始鼓譟,有學生說:「接下來各位不能在家『洗洗睡了』,請大家一起努力堅持下去。」 
反課綱群眾昨晚在教育部前廣場,舉辦公民論壇開講。張良一攝

徵詢委員公布名單

學生代表從國圖回到教育部後坦言,所有訴求都遭拒絕,「我們累了。」因情緒崩潰,仍待釐清下一步該怎麼走。昨晚教育部前續辦公民論壇,許多人狂飆粗話,輪流上台罵吳思華,或喊:「我主張台灣獨立!」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會後表示,對學生哭泣也覺不捨,但教育部要依法行政,10天內徵求課綱委員同意後公布名單,新、舊課綱17點爭議列為新課綱「附錄」,呈現不同意見供師生研討;新課綱也會持續滾動修正,未來委員會組成、審議程序都將更嚴謹辦理。
針對會談破局,蔡炳坤低調表示,希望繼續努力為雙方破冰。而總統府昨午召開黨政會報,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毛治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等均與會,為教育部昨下午會談立場設下底線。
據轉述,毛揆在會中批課綱根本是假議題,6月迄今政院一再強調新、舊並行,且爭議部分不列入考試,某種程度已具備「撤回」精神,早已滿足學生訴求,另可設獨立委員會討論新課綱有哪些爭議,但不可能接受學生要求撤回課綱、吳思華道歉下台。 

只剩政治談判空間

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秦夢群分析,就算立法院開臨時會都不見得能解決課綱爭議,除非修法成未來課綱要送立院審核,反對新課綱者將只剩政治談判空間。北市中山女中教師彭裕峰說,教師可主導教學現場,考試也容許多元答案,如寫「鄭氏、明鄭」都會給分,不至於有太大困擾。 

吳思華

●年齡:60歲
●現職:教育部長(去年8月6日上任)
●家庭:已婚,育有1女
●學歷:
.交通大學
.電信工程系學士
.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博士
●經歷: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及企業管理教育中心副主任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所長
.政治大學商學院長
.政治大學校長
●研究專長:產業與競爭分析、科技事業經營策略、知識管理專題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課綱爭議 訴求及回應

●學生訴求
.撤回課綱微調或暫緩實施到明年
◎教育部回應
.不撤回,新、舊課綱並行
.17點爭議處不列入考試範圍,另列為新課綱「附錄」,呈現不同意見供師生研討
●學生訴求
.微調程序違法,應公布會議紀錄和委員名單
◎教育部回應
.程序沒有違法,10天內徵求課程審議委員會高中組委員同意後,公布名單,但拒絕公布會議討論紀錄
●學生訴求
.教育部長吳思華道歉、下台
◎教育部回應
.未回應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