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宋楚瑜包賺不賠(江春男)蘋論:愛恨宋楚瑜;蔡宋之爭,中共撐國民黨,親民黨。宋楚瑜參選宣言全文;蘋論:宋楚瑜箭在弦上;蘋論:宋楚瑜是古墓奇兵;習宋會晤暗挺“服貿” ,陳萬水 (1940-2012)



HC:宋出來選,表示中共在選舉上放棄獨撐國民黨(注意,這決策在2周以前,宋還宣布93要去北京看閱兵),所以讓親民黨多牽制民進黨,不要讓蔡遙遙領先,最好不過半,這象徵台灣本土勢力完全得勝。

蔡宋之爭或"三國演義",假設"泛藍對宋楚瑜的信心"大不相同。宋是否真的能眾望所歸,大疑問!

司馬觀點:宋楚瑜包賺不賠(江春男)

 
從政如泛舟,但政海浮沉,不全靠泳技高低,而是靠海流潮汐的漲退。宋這次參加大選,和前三次的挑戰不同。這一次,他不必當選,只要票數超過洪秀柱就算贏了,就這個目標而言,他的勝算很大。
國民黨推出最弱勢的洪秀柱,不甘心被她拖垮的立委,一波接一波的宣布退黨和退選,這是宋楚瑜下山的大好機會。他多次宣布退出政治,多次重返政壇,每次都是為人民,這次亦然。其實,他志不在打敗蔡英文,而在佔領藍營的戰略高地,為選後政治預先布局。
透過媒體高度曝光,宋楚瑜重新回到鎂光燈下。他是很好的政治評論員,他的收視率高過許多名嘴。他的豐富經歷,在許多人懷舊情緒的投射中,轉變成對他的期待。眾多對洪秀柱極度失望的人,在他身上找到寄託,那些對小英不放心的人,對他也有了想像。而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更歡迎他加入戰局,沒有他,這場大選豈不太乏味了。
其實宋的資源有限,親民黨是政客黨,有將無兵,將都是老將,沒有新人。地方上可招降納叛,阿標、阿味這些人講義氣,對國民黨士氣造成很大打擊,但大選是集團軍作戰 ,親民黨缺乏組織力量,全靠老宋一柱擎天,他有多大續航力,能撐多久,是一大問號。 

對北京交心見成效

北京對他的參選相當反感,許多大陸學者對他展開人身攻擊,但他後來在競選聲明中,再三強調「炎黃子孫,中華民族,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說個不停,他謹守中共對台基調,對北京交心,希望北京在他與洪秀柱之間保持中立,顯而易見,這個交心有了成效。 

黨員跳槽不該怪宋

宋的參選,對立委選情衝擊不少,不過,真正大的衝擊來自洪秀柱,國民黨員跳槽退選,都因洪,不能倒因為果怪老宋。
老宋不會贏,但也不可能輸,因為他沒有什麼可損失的。本來早就退休,現在受洪秀柱的鼓舞,才有重出江湖的正當性,光是這件事,他就大賺了,更不要提選後的政治生態重組,他包賺不賠。 



蘋論:愛恨宋楚瑜


宋楚瑜宣布參選後,坊間有不少人表示不以為然,認為宋是懷著對國民黨的恨意參選,而選總統是嚴肅的大事,不應被負面情緒所主導。愛與恨哪個具有爆發力?當然是恨。宋確實在言語中透露出對國民黨的不滿與怨恨,可能是這個力量驅動他考慮出馬,加上權力欲和對公職服務人民的使命感,綜合成他宣布競選的原因。

國民黨對宋集中火力批判國民黨很感冒,尤其認為對洪秀柱不公平。事實上可能正相反。宋大罵國民黨、小批民進黨,會讓泛藍選民本來想棄洪保宋的,憤而棄宋保洪。宋與民進黨眉來眼去是泛藍選民最受不了的事,如果宋不改變,泛藍支持宋的人會流失,而那些本來打算挺宋的人不會轉而投蔡英文,不是棄投就是保洪。所以宋痛批國民黨可能對洪有利;對洪有利,就是對蔡不利。
宋痛批國民黨,給淺綠但不願投蔡英文的選民一個出口,他們當然更不願投洪,宋反國民黨讓他們開心,會轉而投宋。所以詭異的是:宋大批國民黨反而有利洪、不利蔡。說這是宋的「曲線救黨」(國民黨),也不為過。
台灣政壇正被兩股趨勢所拉扯。一是快速的人口老化與死亡,據內政部統計,民國101年出生人口是229,481人,死亡人口是154,251人,對國民黨不利。死亡的人口中較多數可能是國民黨的支持者;加上罹患老人癡呆的人增加,國民黨的得票率應隨人口老化與慢性病化而遞減。二,相反的,首投族人數眾多,且靠數位科技凝聚政治態度的同質性,他們多數反國民黨。所以趨勢是:支持國民黨的選民越來越少、反對國民黨的選民越來越多,國民黨就像紙媒,訂閱者日益稀少,而非國民黨的政團就像電子媒體,日漸壯大。 

搶青年票對蔡不利

這可能是宋批判國民黨的原因─爭青年選票。現年35歲以下的選民對宋不熟悉,中間至少隔著兩個世代;而此年紀的選民認同國民黨的是少數,宋必須以反國民黨的姿態獲取他們的好感。有趣的是,這批青年選民本來多數投給蔡,現在宋來偷取,又對洪有利,對蔡不利。所以說宋裂解泛藍、打擊洪秀柱、讓利蔡英文是冤枉了宋。
老宋最後偷走了較多誰的乳酪?恐怕是蔡英文的吧。 





宋楚瑜華麗登場(江春男)


宋楚瑜屢敗屢戰,他不愧是孫中山的信徒,百折不撓、越挫越勇,如今第四度競選總統。他的勝算不太大,但他的參與,不僅打亂了大選的結構,也重新定位這次選舉的意義,朝野兩大黨都受到很大衝擊。
他一出馬,洪秀柱更沒搞頭了。這場大選將變成蔡英文與宋楚瑜兩人的對決,洪秀柱被擠在一邊。果真如此,小英也不妙。因為宋的口才、風度、歷練和氣勢,對小英構成很大挑戰。
若非國民黨亂成一團,洪秀柱不可能出來。如果不是洪出來,宋也不會出來。宋出來造成藍營再度分裂,使洪當選機會更渺茫,不少深藍人士痛罵他是叛徒,但是沒有老宋,藍營還有誰?
宋的競選聲明洋洋灑灑,談到個人的挫折和羞辱;談到與民進黨不打不相識,與國民黨同志變冤家;談到炎黃子孫,中華民族大家庭,兩岸一家親,也呼應了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談到兩岸的制度之爭,生活方式之爭,有趣的是,故意不提「九二共識」四個字。
老宋在政壇浮沉40多載,年齡超過民進黨天王,堪稱老賊,卻仍有這麼大的政治能量,還能華麗登場,自有其過人之處。一方面是他善於利用媒體,一方面更是認真做事,而且做事講究方法。更重要的是他知人善任,很會待人,打點自己的團隊,這種本事很少人有。 
其實,他長期跟老美打交道,對美國相當了解,留美期間曾對中共歷史深入研究,不過,很少人知道,他對日本的歷史和政情也很有心得,從九州到北海道,他每個地方都去過,認識許多日本朋友。他對台灣的文化界、媒體界、地方政治、中央部會、黨務系統、情治單位和國防部門的熟悉程度,更不在話下。可惜,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 
15年前,宋楚瑜的威力幾乎無人能擋,15年後的今天,大部分年輕世代不知道老宋何許人,這些選民至少超過200萬,這是決定老宋選情的最大變數。 
歲月是慈祥的老人,它讓所有的光榮和恥辱,最後都歸於平靜。




蘋論:宋楚瑜是程咬金


果然不出意料,宋楚瑜宣布參選明年的總統大選,打翻了國、民兩黨預定好戰略的棋盤。
柏拉圖老早指出,由富於責任心且了解公眾事務、但不熱中治理的人來治國,最為理想。宋楚瑜責任心強、了解公眾事務,確是一時之選,可惜一直太熱中治理(權力)。如果他不能警惕到權力的恐怖而予以抑制,當選之後,可能就會是威瑪共和民主體制下選出的法西斯領袖希特勒。


宋因為填補了四處空間而成為強大的大選對手。首先他填補了泛藍等待有希望當選的領導人的空虛感,特別是洪秀柱露的餡越來越多之後。各個民調都顯示洪與蔡的差距越來越大,深藍基本盤的焦慮隨之水漲船高,最終絕望後就會全面轉向棄洪保宋;甚至選前搓掉洪另尋明主。宋與洪誰有機會打敗蔡,誰就是泛藍支持對象,這道理淺顯不過。詭譎的是,洪參選造成的棄洪保宋格局有利宋擊敗蔡的可能,而國民黨若換成較強組合,反而分裂票源有利蔡的當選,再現2000年連宋相爭、阿扁得利的悲劇。
其次,宋填補民眾多年來厭煩藍綠對立、國家空轉的心理空虛感,給予選民第三選擇,類似柯文哲例子。矛盾的是,宋的藍色DNA洗不掉,如何擺出超越藍綠姿態而不被認為是欺敵偽裝,恐怕不易。
再者,老宋填補了淺綠對蔡英文的兩個疑慮:蔡是民進黨版(或女版)的馬英九以及蔡個人沒有溫度,缺少魅力。宋若成功地隱藏他的藍色基因,顯現他的果決、能力與台灣意識,會給淺綠一個投宋的理由與藉口,偷走蔡英文的乳酪。這是蔡要嚴肅以對的威脅。
在兩岸關係上,宋也撐開洪秀柱太統、蔡英文傾獨的中間路線空間。強調中道路線、立基於台灣民主本位的宋,會給中間選民一個支持他的心理基礎。 

兵精將廣就佔上風

然而宋也有他的阿基里斯腳踝(致命弱點)。他過去在省長任內的政績很大一部分是靠向地方撒錢而獲致,可現在財政枯竭,撙節都來不及,還能那樣花嗎?再說當今台灣財經困境與蔣經國時代大不相同,全球化、產業結構、世界金融等問題,都是宋以前所沒經驗過的,宋不能還拿十大建設來引喻失義。最後,30歲以下選民對宋老先生沒多少印象,是宋參選的致命傷;而蔡在這方面則佔有優勢。
蔡宋洪三國演義,還是人才之爭,誰旗下人才多、兵精將廣,誰佔上風;也是判斷誰最後勝利的重要指標。 

蔡團隊一定要防止意外!

2015-08-07 15:35


作家、詩人、評論家及新聞工作者、民報總主筆
蔡團隊一定要防止意外!
2016已實質成為蔡宋之戰,蔡雖然領先,但未必篤定會贏,宋雖然弱勢,但也未必一定不會贏。因此,蔡英文並非高枕無憂,蔡團隊一定要防止意外的出現!(圖片來源:宋楚瑜粉絲頁、蔡英文粉絲頁,民報合成)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決定參選,立刻的民調是蔡英文36%,宋楚瑜24%,洪秀柱少到只剩17%。根據政治的棄保規則,洪秀柱的民調還會再降,我估計最後會降到5%以內,國民黨的二次慘敗已定。
因此宋楚瑜老帥再戰,效果絕對不容小覷:
(一)藍營的棄保正式開始,洪秀柱在國民黨初選領表時,她的支持度只有5%,後來的民調都是操作出來的。隨著藍營的棄保,洪必然打回5%的原型,甚至還會低於5%,若一個黨的候選人只得到5%的支持,這個黨其實是已經滅了。
(二)由於洪的氣勢會繼續衰落,國民黨的立委為了自保,將陸續還會有人倒戈。因此估計2016國民黨除了總統選舉慘敗外,立委選舉也將大敗,國民黨有一大半會被親民黨所取代。
(三)因此2016大選將成為蔡英文和宋楚瑜之爭,而不是兩個女人的戰爭。現在看來是蔡英文贏面最大,但民進黨必須有足夠的警覺,那就是蔡到現在,最高的支持度仍只有45%,並未超過50%,這顯示蔡並未決定性的領先,因此宋的參選,對蔡有如下危機:
•若宋能把藍營的棄保搞成功,他就可囊括幾乎全部藍營選票,那時蔡宋的差距就會縮小。
•在三個候選人裡,宋年齡最大,但論口才和資歷經濟他可能最豐富,意思是,當候選人政見辯論,宋可能表現最優,有助於他去爭取中間選民和淺綠群眾。我長期觀察,蔡在政見辯論上並非她的強項,蔡的競選團隊,已必須對此強化。宋楚瑜的參選演講,雖然有些內容可以爭論,但總的說來,條理清楚,情理法得兼,算是次很好的演講,這種講話方式蔡英文要學!
•台灣的選舉活動,到現在尚未真正展開,所以北京方面尚未出手。但最近的發展,我們已可看到它已開始佈局,最近在長春舉辦兩岸研討會,對蔡英文已經開始施加壓力。估計這種壓力還會不斷發生。來自北京的壓力,將對蔡英文的選情發生極大的干擾,但對宋楚瑜則無干擾,因此北京的干擾愈大,對宋也間接受益最多,因此蔡英文團隊對這種三角關係也必須特別警惕。
目前宋楚瑜老帥出馬,對2016選情必有重大影響。2016已實質成為蔡宋之戰,蔡雖然領先,但未必篤定會贏,宋雖然弱勢,但也未必一定不會贏。因此,蔡英文並非高枕無憂,蔡團隊一定要防止意外的出現!






0806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今將開記者會宣布參選總統,這是宋第四度參與總統大選。《蘋果》LIVE將全程直播。

宋楚瑜也在發給媒體一份「跨出這一步、一起找出路」的7頁的參選宣言,並在講稿中寫道「我在此宣示,宋楚瑜正式參選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以下是宋楚瑜參選宣言全文內容:

《跨出這一步 一起找出路!》

各位好朋友,我是宋楚瑜。

就在此時此刻,教育部前的廣場上,還有學生們在抗議課綱問題。昨天,是一位年輕人林冠華,以生命代價來抗議黑箱課綱的頭七;而今天,是強颱蘇迪勒影響台灣的日子。

我無法理解,一件可以光明正大討論解決的事情,怎麼會弄到如此激烈?甚至鬧出人命?我無法理解,是怎樣的官僚心態?才會讓政府官員表現得如此鐵石心腸?溝通設想出緩和對立的方法,有這麼難嗎?避免悲劇再度發生,難道不是我們從政者最應當要擔負的責任嗎?台灣社會還要繼續被撕裂嗎?

教育不應做為統治者洗腦的工具,剪去幼小的翅膀,把年輕人變成牆上同色的磚頭,如何期望長大後的他們能夠獨立思考、創意飛翔?課綱爭議,為什麼不能暫緩一年,讓新上任的總統,用公開透明的方式,依據史實,完整呈現先民們用血汗所寫下的故事與教訓?讓人民能鑑往知來?

台灣是中國歷史上,唯一全民享有九年義務教育的地方,也是受到世界上三種優秀文明—中華文化、東洋文化及西洋文化交替洗禮的衝擊,現今自由的台灣,推動教改的目的,本來不就是希望徹底教育解放,讓下一代學會獨立思考,構築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立足台灣、放眼世界,做為華人世界唯一推動民主政治的未來主人翁,您難道不認同我們都應該是個驕傲的台灣人。

20年台灣的民主改革,我們修修補補、進進退退的調整了一些制度,讓台灣走向了民主化。楚瑜身為參與其中的一份子,也曾做出些許貢獻,「終結萬年國會、修改刑法100條、告別政治思想犯、協助推動總統直選」,一路走來卻很遺憾地必須坦承,台灣的政黨政治並沒有走出威權的陰影、沒有走出惡鬥的慣性、沒有跳出你死我活的輸贏格局、沒有學會零和遊戲以外的相處之道。16年來,民進黨贏過,國民黨贏過,但台灣人民又贏得什麼?年輕人覺得贏得了願景嗎?

如果我們還是跨不出藍綠對決的框框,當權者還是放不下贏者全拿的慾望,再不丟掉爭功諉過的官僚文化,即使再過20年,我們依然還在內耗惡鬥中輪迴,依然找不到成功的方法,只聽到不同的人哀嘆著同樣的失敗理由。「哀之而不鑑之」,那些不以合作成長做為目標,卻專以搞垮對手為主題的政治連續劇將依然播出,我們真的必須自己動手終結這種輪迴。2016年1月16日,您不必為誰去投一票,但您一定要為自己的現在、孩子的未來投下一票!

所以,我在此宣示,宋楚瑜正式參選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

未來的選舉與從政,我將用對策取代口號式的政策,以同理心來化解猜疑、算計,用汗水取代口水。未來台灣的關鍵字,不是鬥爭、不是藍綠、不是輸贏,而是合作、分享、互助、將心比心、一起打拼,為我們自己、為我們的家庭、為我們的子女、為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一起找出路!

各位老朋友、新朋友,我們今天,不再只是參與一場選舉,我們是在參與一場運動!一場改變政府官僚文化、一場拋開藍綠惡鬥、一場讓努力打拼有才氣的人能夠佔有一席之地的運動,一場從心改變、重新建立人民對政府信任的運動,一場讓我們一起為台灣、為自己,合作找出路的運動!

各位好朋友,不論選舉結果如何?台灣都需要這樣一場運動。我們不能再讓八仙塵爆的父母找不到受傷的子女,為了治療復健散盡家財;不能再讓浮洲合宜宅那些相信政府而花盡一生積蓄的住戶,住在一間有瑕疵的房子;我們不應該再讓統獨爭議、藍綠惡鬥,犧牲任何一條寶貴的生命;我們不能再讓權貴壟斷兩岸紅利、操控房價,卻讓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看不見希望;我們不能再任由官僚們,既解決不了問題,又指點不出方向,任由政府財政崩潰、年金倒閉,讓小孩的未來,老人的餘生,都無法有依靠!

各位,2016年的總統,不會是個好做的總統。食安問題、長照安養、幼兒托護、青年就業、房價上漲、學貸償還等等民生問題無解;年金虧損、稅制崩壞,財政破產已是眼前的危機;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分配不正義的情形,台灣比其他歐美先進國家更為嚴重,財政部2013年的統計,所得最高的5%家庭平均年所得達到437.3萬元,而所得最低的5%家庭平均年所得只有4.4萬元,所得差距由2000年的40.48倍,飆升為2013年的99.39倍。

另一項由倫敦政經學院於2014年針對全球財富分配的研究顯示,台灣最有錢10%的人,拿走全國62%的財富,而前1%有錢的人竟擁有高達全國32%的財富;而教育貴族化形成的階級世襲,世代對立乃至階級對立形成民怨的根源;出口停滯、外交困頓,經濟衰退傷害了我們的信心;官僚腐化、效能低落,政府機能的潰散癱瘓讓大家連哭訴或開罵都找不到對象;核能廢了,綠能在那?國土生態破壞、民眾信心喪失、社會紀律蕩然、青年希望渺茫,當氣候旱澇交替,重大意外悲喜無常已成為台灣的常態,我們又該如何面對世界的趨勢,與下一代的需求?!

台灣怎麼會搞成這樣?台灣怎麼會這麼亂?面對複雜困難的狀況,台灣還能再搞藍綠?政府施政不一定全都是對的,人民也不是全都沒有道理!當中山先生權能劃分「人民有權、政府有能」,卻變成了「人民無權、政府無能」,這對嗎?台灣面臨的是結構問題、觀念問題,法令、政策、制度、財政、作風都要配套調整,台灣需要的是經驗、魄力、能力。面對挑戰,台灣必須要有化解之道,就是台灣的「中道」力量,我們要讓台灣重拾「腳踏實地」的「中道」文化,我們要讓中產階級、中小企業及中下階層重新找回奮鬥的願景。開支票容易,但如何讓支票兌現?我們需要的是對策,而不只是政策。

現在,全世界都面對著困境,大家都知道問題,卻沒有答案。對於答案,大陸有中國夢,美國也還在摸索,我們卻忙於爭論要靠美國近一點?或是往中國大陸偏一點?讓兩岸維持穩定、和平發展,讓我們有時間與空間,認真的去研究問題的根本,參與尋找答案的過程,抓住我們迎頭趕上的商機。

我們想成為世界的台灣,卻缺乏世界性的視野;我們空忙於推動簽訂FTA,卻沒有闖進別國市場的配套經濟戰略;我們勇於阻擋可能的損失,卻吝於抓住搶進的機會;我們樂於生活在保護主義之下,卻同時喪失了闖蕩全球的動力;我們環保意識高漲,卻沒有認真經營環保綠能所帶來的商機;發展經濟不需反商,但絕不允許奸商恣意妄為,財團包山包海、包天包地;我們必須注重投資生產技術與本職學能。我們絕不能掏空了下一代的資源,攔截了他們的夢想,不負責任只為了讓我們這一代舒服的活著。

所以,各位好朋友,2016總統選舉,不是誰打敗誰的問題?!而是現在的我們,必須勇於面對自己過時的錯誤,務實的面對未來的趨勢與挑戰。2016年的總統,最需要的也不是「完全執政」,因為過去已經證明,完全執政就等於完全腐化,台灣需要的是「聯合政府,務實執政」,放下個別政黨的虛榮與私心,尋求所有政黨的合作,整合政府各單位的決策與執行步調,統合中央與地方,一起為台灣未來一整個世代,打下成長茁壯的基礎。

沒有錯,總統之手掌握著國家命運,做為一位稱職的總統,他的責任是領導群倫。他所念茲在茲的就是這句話:「當勇氣快消失的時候,找回勇氣;當信心動搖的時候,堅定信心;當希望渺茫的時候,重燃希望。」
    「老兵不死,因為心中只有國家、榮譽、責任」。因此,如果受鄉親付託出任總統,楚瑜鄭重承諾:

一、開誠無私、化解對立:

    以開誠無私的態度,對於國家當前面臨的重大應興革議題,主動和朝野各黨領袖及各界人士,勤於溝通、勇於溝通、善於溝通,化解朝野對立、南北對立、世代對立、階級對立。為此,楚瑜願竭誠與朝野政黨、社會賢達攜手,就台灣多年棘手的問題,化解歧見、凝聚共識,一起推動下一階段的改革。

二、凝聚共識、權責相符:

    在四年的任期內,鄭重承諾竭誠配合朝野各黨、各界賢達,推動修憲工程,將憲政體制不足之處,加以修正。總統有權無責、中央地方權限不清、財政劃分不均等等,作適當調整。至於將來修憲過程中,究竟朝向內閣制或明訂總統任命行政院長須經立法院同意,藉以節制總統,不可恣意更換閣揆,造成施政難以賡續的困局…楚瑜都不會預設立場,一切以多數民意為依歸,配合修憲工程,以使憲法能夠更臻健全,國家更能長治久安。

三、民主制衡、責任政治:

    本人將率先仿效美國民主制度,每年一次到立法院做國情諮文報告,並與立法院朝野各黨團進行政策對話,落實真正「民主制衡」的責任政治。

四、「聯合政府、務實執政」:

    以最大的胸襟與格局,不分藍綠、用人唯才,楚瑜在勝選之後,主動拜訪各界、為國訪才,共組一個堅強效能、苦民所苦、瞭解基層、包容黨派的跨世代大聯合政府,告別台灣「一黨獨治」、「勝者全拿」的政黨壟斷統治。

五、勤政親民、關懷民生:

    人民的小事,就是政府的大事。接下來的五個多月,楚瑜將積極走訪基層,針對攸關人民的民生議題,聽取意見並廣納各方智慧,提出務實可行的對策。當選總統後,更將效法經國先生作風,走入群眾,持續不斷地關懷民瘼,有效能的提出福國利民的施政方案。

六、建立兩岸永續和平發展的架構:

    和平的兩岸關係,攸關未來台灣的永續發展。一個和平穩定的兩岸關係符合兩岸及整個亞太地區,乃至世界人類的共同利益。

    不論您接受與否,現實的兩岸關係就是國共內戰的延續。1945年台灣交還給中華民國,1949年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退守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於中國大陸,因此兩岸之間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治權之爭,只是爭鬥的方式已經由戰爭的方式改變成為制度之爭、生活方式之爭。

    兩岸同屬炎黃子孫、中華民族的大家庭。2005年,楚瑜不以個人及政黨之私,飽受國民黨、新黨強加之責難,仍先行與民進黨執政當局溝通取得共識,突破兩岸政黨交流之禁忌,開啟兩岸經濟、文化、社會、教育等全面密切交流。2014年5月,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先生會談,反映台灣人民心聲,提出「四個體諒」,習總書記以「四個不變」的原則回應,並將「三中一青」列為對台工作的重點,並共同提出「兩岸一家親」的方針。

    我們必須瞭解,兩岸關係強不得、急不得、重不得,必須爭取時間換取兩岸合作的更大空間,「兩岸一家親」首重「心靈契合」,兩廂情願自然水到渠成,在政治、經濟、社會差異尚有差距時,「維持中華民國的現狀」是台灣內部最大的共識。

    兩岸間的重要決策,將以共同參與、過程透明,接受全民和國會監督,避免黑箱作業。台灣最關切的是生活方式與生存價值的選擇,堅持民主自由,台灣人民當家作主是我們的一貫主張。

    在「對等、互惠、透明」的前提下,台灣與大陸應深化交流、增進互信。任何改變兩岸現況必須尊重2300萬台灣民眾的自由意志。雙方不結盟對抗,不進行軍備競賽,以確保亞太區域和平與穩定。

    台灣有權參加非政治性的國際及區域組織,以確保持續經濟繁榮穩定。

    楚瑜從政以來,始終以國父孫中山先生和經國先生的信徒自許,目睹見證到台灣在經國先生和全民勤奮的基礎上,快速蛻變,締造舉世欽羨的台灣經濟奇蹟。經國先生76歲時,以大智慧、大魄力,取消戒嚴、黨禁、開放兩岸探親交流,樹立政治開放改革先鋒的典範,可惜如今台灣的現狀,就連執政的國民黨候選人也如此描述:

    「我們的國家正面臨著諸多的挑戰,包括經濟停滯的威脅、貧富差距的擴大、分配正義的不足、生活品質的惡化。但更危險的是,政治惡鬥、民粹橫行,讓國家發展陷入脫序混亂,讓民眾陷入徬徨迷惘,而我們付出的代價是國民的幸福、國家的前途和下一代的未來!……我們絕不能把台灣交給謊言治國、交給民粹治國,甚至讓一個從未反省道歉的政黨班師回朝。台灣人民不能再忍受同樣的折磨了!」 

    而在野的民進黨候選人也這樣說:「這個國家有太多的問題,都已經嚴重到,必須拿出魄力與決心,展開立即的行動,才足以扭轉局面。」

    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兩位候選人都呼籲黨內團結,在此,楚瑜必須誠懇地提出呼籲,我們要的不是泛藍或泛綠的團結,我們追求的是不分族群、不分黨派、不分世代的團結,分裂的台灣是無法競逐於世界舞台。
各位好朋友,站在個人利益的考量上,我有一萬個理由不參選總統。但是,當人民一天找不到可以信任的政府,我就找不到我不參選的理由。一個政黨,一個政治人物,不就是要以天下蒼生為念,以解除人民苦痛為職志?!民無信不立。當人民找不到可以相信的政府,我們從政的人,還有什麼退縮的理由?!請讓我們一起捲起袖子,動手實作,就算是愚公移山,也要為台灣打出一條出路。

成功需要一萬次鼓勵,放棄卻只需要一個理由,勝負只在您的一念之間。我們要重新樹立起信任的標竿,重新讓台灣人打拼的精神,成為最高最深的價值標準。台灣應該社會大和解、政治大聯合、政府大整合、族群大和諧,那才是台灣可長可久的成長基礎,也才是2016這場選戰,真正的意義!

各位好朋友,我已從政四十年,曾經與民進黨的朋友不打不相識,也與許多國民黨的摯友成為冤家,人生的風風雨雨,就像今天掛在這裡照片,早就砸滿我全身,這些「高規格」的待遇,也曾經讓我憤恨不平,那些砸在身上的泥巴,今天回頭看來,其實是我人生的勳章;那些人生經歷的不公與傷痛,其實也是自己調整改變的起點與養分。我願意跨出合作與分享的第一步,一起為台灣找出路。

這些年我經歷了許多失敗,無數的挫折及羞辱譭謗,讓我知道人生並不完美,對他人來說,可能是一種傷害、一種恥辱,但對我來說卻是自我修鍊與成長的養分。三年前,萬水走了,我曾經意志消沉、與外界隔絕,痛苦刺激思考,低潮帶來反省,經歷失敗我正學習如何重新站起,謙虛、包容、從逆境中茁壯,我將勇敢地做一個全新的宋楚瑜。

各位好朋友,讓我們一起合作,從自己做起,從內心改起,跨出藍綠輪流作莊的賭局,勇敢地、負責地為自己投下一票。請給宋楚瑜一次為您服務的機會。謝謝各位!

直播網址:http://www.applelive.com.tw/livechannel/subject/97



蘋論:宋楚瑜箭在弦上









今後蔡英文的勁敵絕不是洪秀柱,而是宋楚瑜。這個發展令人嘆為觀止。蔡團隊和民進黨突然發現情況大變,須趕緊調整戰略和戰術,把戰鬥正面從對陣國民黨轉到對陣宋楚瑜,還好時間足夠,否則臨陣倉促易敵變陣,恐怕難以倖免。
宋是台灣政壇的異數,是不死之鳥。2000年、2004年敗選後參選地方首長都失敗,一度心灰意冷。其夫人去世後,宋遁世療傷,直到去年才逐步復出,有如浴火鳳凰。今年以來,頻頻接受媒體專訪,暢談治國理念與管理危機的方法,使民眾在長期陷於馬當局無能狀態下的無奈民心為之振奮。宋在多次跌倒後又將再度奮起。
宋的能力被多數人所肯定,但他與中國的關係始終讓人起疑,如果明年他要參選總統,須準備好對此一問題的答覆。除此以外,他沒有什麼罩門死穴可被攻擊。勉強要找碴的話,他對台灣世代矛盾的感受不夠敏銳,還是停留在蔣經國時代,對年輕世代的問題和心態了解不多,就像很多老一輩的人,開口閉口總是李國鼎、尹仲容、孫運璿,不知世界完全不一樣了,產業、科技、世代、文化、金融等問題與小蔣時代天差地別,就像現代武器與戰爭觀念與小蔣時代的差異一樣。宋要在全球化、新科技和經濟、金融變革方面多多補課。 

蔡團隊算盤被打亂

宋的呼之欲出逼得國民黨必須處理洪秀柱,為避免洪代表國民黨參選而引發本土藍的跳船出走潮、也為了不讓老宋變成泛藍共主,國民黨須拿掉洪,拱出朱或王或吳,因宋表示過若洪出馬他就參選,意思是其他三人他就避戰。此外,泛藍選民發現洪已無望當選,就會棄洪保宋,雖然國民黨天真的認為會棄宋保洪,但頭腦清楚的人都知道棄宋保洪絕無可能。泛藍選民若棄洪保宋成功,宋當選總統,就一定是泛藍共主,國民黨親民黨化。
在洪代表國民黨參選和宋不選的前提下,蔡英文原來可以吸收淺藍、本土藍和中間選民的票,而以大幅優勢打敗洪;可是宋的出馬給了淺藍和本土藍一個心理上的理由不必投蔡而去投宋。蔡能否贏宋就很難講,兩人差距將很小,可能5萬票左右。這是民進黨絕不願看到的局面。此外,立委選舉有宋的帶領泛藍也將士氣大振,而洪是帶不動的,還可能母雞踩死小雞。 

蘋論:宋楚瑜是古墓奇兵

 
蔡英文前天已經在黨內登記參選2016年的總統大選,並發表以透明、清廉、人民參與和主權鞏固作為施政目標。由於沒有人與她競選,所以事實上她已是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而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至今沒鬆口要選。
國民黨目前最夠格挑戰黨內初選的大咖有:王金平、朱立倫、吳敦義。朱被綁在新北市長的位子上,脫身不易,王和吳都各有業障,選舉時恐怕祖宗三代都被清算,勝選艱難。至於郝龍斌在台北五大工程醜聞圍攻下,可能形象大損,毫無勝算。朱若能說服黨內,實在無人可勝蔡,不妨請出宋楚瑜打場柯P式的非典型突襲戰,恐會有意料之外收穫。
老宋是個奇兵,老國民黨的古墓奇兵。過去幾次選舉慘敗,是因為與國民黨候選人割喉搶泛藍選票,藍營選民為免分票而讓民進黨漁翁得利,故都棄宋保X,導致宋孤軍敗走。這次若由國民黨提名宋,不但國親兩黨可順利整合,戰力強大,宋的勝算可以超過小英。朱立倫和宋楚瑜可以先談妥,兩黨結盟若選上總統,組聯合內閣,閣員按比例任命,是雙贏的策略。至於元老的反對可以置之不理;國民黨中青代沒有以前黨內惡鬥的陰影與創傷,多可接受宋。 

理性選民不問藍綠

朱立倫會怕宋選上後邊緣化他嗎?馬會擔憂宋難以管束,但朱不會。因為朱不是總統,也不是行政院長,與宋職務上衝突的機會很少。如果蔡英文宣布若當選將請宋擔任行政院長,也可能有利選情,但深綠那塊就很難擺平了,畢竟宋去大陸交過心。
去年底到現在,宋在媒體上縱論國是井井有條,態度誠懇,見解過人且有豐富精細的行政經驗,是國內罕見的幹才,很可惜投閒置散多年。經過這7年馬政府的政治能力衰敗,民眾望治心切,國民黨改朝換代,恩怨俱了,可以三顧茅廬請宋出山了。對越來越多的理性選民而言,藍綠誰執政都可以,只要效能高、能力強、人廉潔、堅定信仰民主人權、有利於台灣人民福祉,都會支持。白色偏綠的柯P大勝,就是台灣政治文化轉變(不重視藍綠,代之以強調所得、分配、階級與世代)的例子。 

司馬觀點:太陽花下的宋習會(江春男)


「如果大陸仍然鎖定已失掉民心的國民黨執政團隊,作為唯一打交道的對象,必將被拖下水,讓兩岸關係莫名其妙成為陪葬品」,這句話,是宋習會想要傳達的主要訊息。
習近平日理萬機,到處奔波,光是反貪與反恐就夠他忙的,而宋楚瑜只是到北大發表幾十年前的舊作:《如何寫學術論文》,說起來有點失禮,這篇文章可能是他數十年前的論文,現在可能早已過時了,有何出版價值令人懷疑。

擴大接觸台灣基層

習接見宋楚瑜,表面上強調兩岸一家親和反台獨的一貫立場,其實在呼應宋楚瑜所說的,台灣是多元社會,必須多方建立溝通交流的管道,不能將兩黨關係完全放在一黨一派或一人身上。
兩岸領導人講話都有套話,這次習近平以「不會改變」、「不會放棄」、「不會減弱」和「不會動搖」這四不,來表達他的台灣政策。比較新鮮的是,他對台灣的反服貿,首度作出正面回應,今後要擴大與台灣基層多接觸,要讓兩岸青少年多交流。
宋楚瑜果然很會體察時勢,在對的時間對的對象講對的話,第一,他讚許太陽花學運,他們用行動證明自己會管好自己,這是台灣幾十年來公民教育的成功。第二,希望大陸持平看待台灣的自主公民意識。第三,多認識兩岸政治社會制度的差異。第四,多體認兩岸關係是溝通和說服的過程。

中共對台有新體認

這些話卑之無高論,在台灣可說是常識,但在習近平面前說出來,意義不同。尤其他說,「不要把兩岸關係全放在國民黨身上,否則會被拖下水」,但這句話是書面稿,沒有從他嘴巴講出來。
其實,近一年來,中共涉台系統對馬英九已有新評價,對台灣政治情勢有自己評估,在北京告狀的統派,早已不吃香。太陽花之後,中共對台灣社會的多元化更有了新體認,宋習會剛好可作為新註解。

 

習宋會晤暗挺“服貿”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週三在會見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表示,台海兩岸的經濟融合能夠讓雙方互利雙贏,這一進程不應被阻撓。
Soong Chu-yu Ankunft Peking
宋楚瑜(中間著橙色領帶者)本周到訪北京
(德國之聲中文網)連續數週來,台灣的 民眾抗議浪潮吸引著各國媒體的目光。憤怒的學生們一度佔領了立法院,而抗議的起因則是當時正計劃簽署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許多台灣民眾擔心,服貿協議一旦簽署,那些資金雄厚、與大陸經濟往來密切的大型企業將獲益,而來之不易的台灣民主政體將面臨侵蝕。
這場抗議,可以說是1949年國民政府內戰失利、遷台以來,島內規模最大的一次針對大陸的抗議浪潮。在這一背景下,本週三,習近平以中共總書記身份會見了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習近平婉轉地表示,中國大陸還需要進一步主動了解台灣民眾的訴求,尤其是基層階層的需求,"遇到困難在所難免,將心比心、以誠相待,沒有什麼心結解不開"。
習近平還在會晤中再次強調,中國大陸的和平發展戰略 不會改變,將繼續採取務實的措施,促進海峽兩岸的溝通、合作與雙贏。
Taiwan Parlament Erstürmung 19.03.2014
台灣學生3月一度佔領立法院
宋楚瑜呼籲"多體諒台灣本土意識" 大陸媒體視而不見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擬將大陸80個服務行業向台灣開放,與此同時,台灣的64個服務行業也將向大陸開放。服貿協議的支持者稱,這是外向型台灣經濟的必然選擇,馬英九總統表示,這將為台灣創造大量的就業崗位。而台灣民間對此最為不滿的是將相對敏感的印刷出版業向大陸開放,擔心會因此遭到大陸方面的政治思想滲透;此外,中小企業也擔心一旦市場開放,將會遭到強勢大陸資本的擠壓。
對此,宋楚瑜在和習近平的會晤中,表示大陸同胞應當"多傾聽台灣基層的聲音,多體察台灣中小企業的期待,還要多體察台灣的自主性公民意識,多體諒台灣同胞的本土意識" 。宋楚瑜強調,畢竟台灣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形態都與大陸有所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媒體普遍擇用的新華社通稿中,並沒有提到宋楚瑜的上述"四個體諒"。大陸媒體突出的是宋楚瑜講話中支持"兩岸一家親"、堅守"兩岸一中"的內容。習近平講話中,"不會動搖遏制台獨分裂圖謀的堅定意志"也被大陸媒體重點表述。
綜合報導:文山
責編:石濤

謝長廷

昨天媒體大幅報導宋楚瑜在習宋會中稱讚大陽花學運,包括人數衆多、秩序井然云云,隨即網路和談話節目,甚至不少重量級政治人物也加入評論,但今天宋卻公開否認有這回事,台灣的新聞往往不是報導而是創造。









 



親 民黨主席宋楚瑜今天上午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談,習近平重申,「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方針政策不會改變、兩岸交流合作互利共贏舉措不會放棄、促進兩岸同胞團結 努力真誠熱情不會動搖、遏制台獨分裂圖謀堅定意志不會動搖」四不政策,宋楚瑜也回應,中國應多體諒台灣多元社會的本質、體諒台灣人民的台灣意識、持平對待 台灣的自主公民意識等「四個體諒」。但宋楚瑜的談話內容,卻不見中國媒體報導。

宋楚瑜說,台灣意識不等於台獨意識,中國方面應以更寬容的態度來看待台灣意識。但可能因仍太過敏感,以「宋楚瑜、體諒」為關鍵字搜尋簡體中文網頁,幾乎找不到相關新聞,絕大多數簡體新聞,都僅強調習近平對台政策的四不原則。

以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網為例,標題為《習近平:兩岸一家親 沒有什麼心結不能化解》, 內文近8成都是習近平的說法,宋楚瑜的部分僅剩3行,「宋楚瑜表示,親民黨堅守兩岸一中、反對『台獨』的基本信念從未動搖,將繼續堅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 正確方向,本著『兩岸一家親』的理念,加強兩岸對話交流,增進政治互信,促進同胞心靈相通,為實現共圓中華夢的共同理想而努力。」(何哲欣/台北報導)

宋楚瑜見習近平 當面讚揚太陽花學運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一行。 中新社


親 民黨主席宋楚瑜率團訪問中國,上午並與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見面。宋楚瑜提出4個體諒,呼籲中國多體諒台灣人民的台灣意識、多體諒兩岸政治社會制度的差 異、多體諒台灣人民對經濟自主的渴望、多體諒台灣多元社會的本質。宋楚瑜說,希望未來能更加擴大台灣同胞分享在中國發展的機遇,與台灣同胞展開多層面的溝 通,兩岸能夠優勢互補,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的前景。

宋楚瑜還特別提到台灣3月的太陽花學運。他說當時有50萬人上街,秩序井然,主持人一宣 佈散場,半小時內現場清空,連一包垃圾都沒留下,他們用行動證明,不需要強力的政府來管理他們,他們自己就會管好自己,這是多麼難得的公民素質!這是台灣 幾十年來公民教育的成功,更是全球華人社會最珍貴的資產。

宋楚瑜說,大多數人既不反中,也不反自由貿易,他們反的是黑箱作業,反對強行通過關係中小企業8百萬勞工,相當於台灣80%的就業人口生計的協議,缺乏真誠有效的溝通,正是現在的核心問題。

宋 楚瑜說,在「兩岸兄弟一家親」的理念下,以「瞭解、諒解、和解」來處理兩岸問題、堅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方向,是正確的,但要奠定在相互認知與體諒之 上,加強對話、深化互信。他提醒,台灣是個多元社會,必須多方建立兩岸間溝通交流的管道與平台,不能將兩岸關係完全放在一黨、一派、甚至一人身上,應努力 整理出大家的最大公約數。

習近平則回應,中國既無靠台灣得利的企圖,也不存在誰強迫誰、誰吃掉誰的問題,未來將會擴大與台灣各階層的溝通,化解雙方的深層矛盾,加強兩岸人民間的互信與互利,希望能與全台灣人民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加強兩岸間的廣泛交流。(何哲欣/台北報導)


















陳萬水病逝 宋楚瑜崩潰
















1940~2012 享壽72歲
宋楚瑜夫人陳萬水昨中午病逝,享壽72歲。她與宋楚瑜結褵40年,她的病逝,讓宋楚瑜非常哀痛。

【何 哲欣、陳麗婷、羅暐智╱台北報導】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夫人陳萬水昨午病逝台北和信醫院,享壽72歲,宋楚瑜悲傷過度幾近崩潰。親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李桐豪表 示,陳萬水病逝時,除了宋楚瑜,兒子宋鎮遠、女兒宋鎮邁均隨侍在側,未來不設靈堂,不辦公祭,並婉謝各界拈香致意,以符合陳萬水生前平易低調的個性。
據傳陳萬水是罹患大腸癌病逝,不過親民黨昨不願多談。黨發言人吳崑玉昨在記者會說,再把病情細細地挖出來,對病逝的人不禮貌,但他強調,外界報導癌症是錯誤的,「是一種腫瘤,但並非癌症,是術後沾黏,第一次開刀沒有清理乾淨,又開了第二次刀,但已經蔓延,不可收拾。」















陳萬水1968年時與宋楚瑜在美國結婚。翻攝畫面

愛生命 積極樂觀

曾治療陳萬水的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血液腫瘤科資深主治醫師褚乃銘昨語帶哀傷表示,從一開始照顧陳萬水,就和家屬有默契,病情全由家屬發言。問及陳萬水是否是個配合度高的病人,褚說,「我所認識的陳萬水是一個很好的人」,熱愛生命、積極樂觀,配合醫師治療,其餘病情無法透露。
陳萬水是在2006年宋楚瑜參選北市長時傳出罹患癌症,那時宋楚瑜還在競選場合公開說,陳萬水開刀歷經了8小時,台下群眾也響起為萬水姊姊加油的聲音。

宋護妻 婉拒探視

不過她究竟罹患大腸癌、卵巢癌,都未獲證實。即使今年5月她因病情惡化住進和信醫院加護病房,親民黨都對外否認陳萬水病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昨透露,5月底他當選黨主席後,宋楚瑜曾致電祝賀,並提到陳萬水當時病情穩定,沒想到昨驚傳病逝,蘇也對宋表達哀悼之意。
據了解,宋楚瑜非常保護妻子,只有兩、三位極度親近的幕僚知道陳萬水病情,其餘人士想探視都遭婉拒,而除了接受和信醫療團隊治療外,陳萬水也有看中醫,了解人士說,宋遍尋名醫,但陳病情時好時壞,幾度傳出病危。
上 月底,資深媒體人傅建中在《中國時報》專欄發文說,「近日友人從台北歸來,帶來壞消息,說宋楚瑜夫人陳萬水的癌症已到了末期,隨時可能發生不測。」文末還 寫說,「想到留給我如此美好回憶的佳人,即將離開我們而去(希望仍有奇蹟出現),心情落寞實在難以言宣。」此文引發宋不滿,認為傅發言不當,但基於多年友 誼不便發作,僅由吳崑玉對外澄清,陳萬水的狀況沒這麼嚴重。
陳萬水最近一次公開亮相,就是去年宋楚瑜參選總統期間,當時她多次現身力挺,但身形明顯削瘦,頭上也戴假髮,還露出斑白的鬢髮,走路時都要靠宋楚瑜攙扶。宋還特地澄清陳萬水戴假髮與健康無關,是因為陳萬水不喜歡染髮,所以戴假髮遮住白髮。















陳萬水最近一次公開亮相是去年底總統大選時,她拖著病軀為宋助選。

挺病體 為夫助選

不過陳萬水相當堅強,那時她說,自己身體狀況不錯,只是要定期去醫院抽血檢查,所以選戰期間不能跑太遠、跑太累,但是她還是活著。說這句話時,她笑得很開朗,根本感受不到她是病人。
外 界當時根本不看好宋楚瑜選情,陳萬水仍全力支持,不但幫忙拍廣告、發傳單,還常拖著病軀站台,拜託民眾支持宋楚瑜。陳萬水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今年一月親 民黨在台中舉辦的選前之夜,她淚眼呼籲民眾把票投給宋楚瑜,現場為之動容,高喊「萬水姊姊我愛你!」不過隔天開票就沒現身,之後也未再公開露面。

隨扈喪 「去開路」

據 透露,陳萬水最近半年在醫院病情時好時壞,昨中午卻突然惡化,呼吸衰竭過世,讓鶼鰈情深的宋楚瑜幾乎崩潰,雖然子女陪在旁邊,宋的情緒仍無法平復,幕僚也 不敢對外證實夫人死訊,直到昨晚9時才由李桐豪開記者會統一對外發言。李桐豪說,給宋一點時間,「時候到了,會公開向大家的關懷表達謝意。」
省府時代擔任宋楚瑜隨扈、與宋情同家人的台中市警二分局副分局長賈聖行,上月底突然心肌梗塞暴斃,年僅48歲,當時宋萬般不捨,親自到靈堂祭拜,不到一個月,陳萬水竟不敵病魔驟逝,台北政壇就傳出,賈可能是先去為陳萬水開路。















陳萬水美麗大方,生病前常現身公開場合。

陳萬水
1940~2012/07/27 享壽72歲

◎祖籍:浙江省仙居縣人
◎學歷:中興大學(現臺北大學)經濟系 、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理工經濟管理碩士畢業
◎家庭:已婚,與夫宋楚瑜育有一子宋鎮遠、一女宋鎮邁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宋楚瑜渾身充滿政治動物性情 不管輸贏 如果他參選到底 絕對是悲劇人物

Taiwan's Ralph Nader may be James Soong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from left) the People First Party's James Soong, Taiwan's President Ma Ying-jeou of the ruling Nationalist Party, and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s Tsai Ing-wen greet each other before a presidential debate last month in Taipei.
Taiwan is holding presidential elections this week, and viewed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t almost seems as if Ralph Nader has moved to the island.
For Americans, the Taiwanese vote is not merely an interesting, distant piece of news. China remains fixated, even obsessed, with the island, determined to take it back one day. And while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obligated to fight on behalf of the Taiwanese, successive administrations for half a century have made it clear they would not tolerate a Chinese attack on Taiwan.
Which brings us to Saturday's election. The incumbent party, the Kuomintang, or KMT, advocates peaceful interactions with China, and during President Ma Ying-jeou's four-year term, relations with China have steadily improved. But the opposition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or DPP, advocates formal independence rather than the deliberate ambiguity that prevails now. Beijing simply will not tolerate that.
At the height of the campaign, Hu Jintao, the Chinese president, declared once again that "achieving reunification" remains China's single-minded goal, adding: "We must strengthen our opposition to Taiwanese independence."
Taiwan is among the strongest democracies in Asia, in sharp contrast to China, an unforgiving totalitarian state. When Taiwan held its first two-party election in 1996, the Chinese navy held aggressive war games just off its coast, prompting the United States to send warships of its own into the Taiwan Strait.
A DPP politician held the presidency during the 2000s, and relations with China sank to levels that seemed headed for conflict. (That former president is in prison now, convicted of corruption.)
As the 2012 campaign began in earnest last year, President Ma consistently led most polls over his DPP opponent. But in November, James Soong, leader of the People First Party, an offshoot of the KMT, announced he would run as a third-party candidate - just as Ralph Nader did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2000.
Who can forget the final results of Nader's campaign? He had no chance to win, but Nader did accrue about 100,000 votes in Florida, more than enough to deny Al Gore a victory in that pivotal state. That allowed the Supreme Court to hand George W. Bush the presidency. From that moment on, Nader has been branded with the moniker "the Spoiler."
In Taiwan, Ma and his DPP opponent, Tsai Ing-wen, are locked in a dead heat because of Soong. Some polls show Tsai ahead by a percentage point or two; others barely favor Ma. Fewer than 10 percent of those surveyed say they favor Soong, nearly all of that support taken from Ma, just like Nader and Gore in 2000.
Ma promotes peaceful relations with China during his term. But Tsai likes to say defiantly: "When Chinese visitors come, we have to put away our flags."
Washington professes neutrality in the race but has worked to boost Ma's candidacy without wanting to be obvious about it. The State Department has begun talking about offering Taiwanese visa-free travel to the United States, a privilege many Taiwanese would love to have. In fact, attending college here is an important status symbol for islanders; Ma studied at Harvard, Tsai at Cornell.
Ma touted the visa offer as an important indication of his strong relations with Washington. But the Taipei Times, which supports Tsai, opined: "Foolhardy or malicious, inadvertent or by design, the U.S. has taken sides" in the election. And with good reason.
Visiting the region in November, President Obama made a strong show of support for Asian democracies and promised to continue serving as the military counterpoint to China in the Pacific. But should China once again choose to send warships into the Taiwan Strait after the elections, the U.S. Navy might think twice before dispatching ships of its own.
China has developed and deployed an aircraft-carrier killer capable of striking warships almost 2,000 miles away, and the U.S. has no reliable defense because the DF-21D missile comes down toward its target at an angle that makes it difficult for anti-missile defenses to take it out. Military analysts say with certainty that the new missile has no conceivable purpose except to challenge U.S. naval dominance of the region.
China is watching the election closely; candidate debates are streamed live to the mainland. And several Taiwanese told me that China tried its best to persuade Soong to drop out of the race.
It didn't work. Now, if Tsai wins and the situation devolves into conflict, as so many people fear, one man will hold the lion's share of blame: James Spoiler-Soong.
© 2012 Joel Brinkley

Joel Brinkley is a professor of journalism at Stanford University. (Due to the Saturday election in Taiwan, his Sunday column is running Tuesday.)
This article appeared on page A - 8 of 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11/10

蘋論:宋楚瑜與民主


宋楚瑜現象將成本次大選的特殊元素,若馬英九對蔡英文的勝差在50萬票內,宋因素將可能使馬落選。
宋 前天公開表示,目前已順利突破25.8萬的連署門檻,下周二將把第一批連署名單送進中選會。這次宋若參選,與2000年那次有很大的不同。那次宋以為勝券 在握,因為無論民調或聲勢宋都遠超連戰和陳水扁。後來因興票案敗北,票數還超過連戰。但本次宋卻明知選不上,還是要選,除了多年來飽受國民黨的委曲和不服 輸的個性因素外,策略上宋把機會放在立法委員的選舉上,希望透過他選總統的聲勢帶領下,親民黨立委選舉的當選席次,至少能在立院組個黨團。
宋競選總統製造了很多的陰謀論。這不是我們關注的焦點。我們關切的是宋的參選對台灣民主機制有什麼影響?
台灣不是內閣制。內閣制的小黨在兩大黨都未能過半時,可以發揮決定少數的威力,使大黨必須聯合小黨才能過半執政而組成聯合政府,小黨因此有參與執政的機會。台灣的總統制小黨沒機會參與執政,最多在國會中得到幾席,在兩大黨表決接近時發揮決定少數的角色,影響立法而已。
宋 的參選是總統制國家的第三勢力競選,情勢相當不利。20世紀以來美國的第三勢力候選人從未贏過大選。而今天的宋楚瑜已非當年的宋楚瑜,選民結構與政治現實 也大不同於當年,宋當選的機率其實很低,但不能因此反對宋參選。最主要的理由是民主國家的公民有參選總統的《憲法》權利。

提供選民新的選擇

宋參選對民主機制的好處是為選民提供新 的選擇,而選擇是民主社會的基礎。沒有選擇就沒有自由。台灣很多人厭煩藍綠,但又沒處表達,第三勢力提供了這項選擇的需求。其次,宋的參選提供了政策思考 的來源。宋對政治實務的經驗與了解超過馬蔡,他即使未當選,但提供的政見很多切中時弊,當選人可以吸收宋的政見形成政策,對社會有利。再者,宋可以作為兩 黨的制衡者,專事狙擊馬、蔡,使兩黨候選人的對手多加一個,每位候選人有兩個專業雞蛋裡挑骨頭的對手,迫使他們的言行更加小心謹慎,不敢亂開空頭支票。這 些功能應是宋對民主機制的貢獻。


---Wikipedia
宋楚瑜英文James Soong 1942年3月16日-[1]),籍貫湖南湘潭縣湘潭市),中華民國臺灣政治人物。曾任臺灣建省以來唯一的民選省長;被中國國民黨開除後,創立親民黨並擔任黨主席。曾分別參選中華民國總統(2000年)與副總統(2004年)。父親是國軍陸軍中將宋達,妻子陳萬水、兒子宋鎮遠、女兒宋鎮邁。

目錄

[隐藏]

[编辑] 簡歷

1959年台北市立成淵中學畢業,次年重考考入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1964年畢業。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宋於1966年赴美國深造,並於1967年獲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國際關係碩士學位;之後在加州羅耀拉大學 (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 進修,於1971年和1974年先後獲天主教大學圖書館系碩士學位,及華盛頓喬治城大學政治系哲學博士

[编辑] 早期仕途

主條目:興票案
宋楚瑜在獲得博士學位後,經推薦返台任行政院簡任秘書,工作是行政院院長蔣經國的英文翻譯;1977年出任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1978年任總統府簡任秘書,1979年任為代理新聞局長;1984年10月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副秘書長,在蔣經國逝世後輔助接任總統的李登輝成為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後來並接任國民黨秘書長,是李登輝執政前期最重要的左右手之一,兩人關係常被形容為「情同父子」。宋楚瑜先擔任民選前的最後一任官派臺灣省省主席,並於1994年競選台灣省長成功,直至台灣省被凍省為止。
1997年3月25日,時任臺灣省省長的宋楚瑜在輔仁大學校長室會晤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编辑] 宋楚瑜省府團隊(1994-1998)

  • 省長:宋楚瑜
  • 副省長:林豐正(1994-1996)、吳容明(1994-1998)、賴英照(1996-1998)
  • 省府秘書長:蔡鐘雄(?-?)
  • 省府副秘書長:馬傑明(?-?)
  • 省務委員:
    • 秘書處長:
    • 人事處長:
    • 主計處長:
    • 政風處長:
    • 訴願審議委員會主委:謝金汀(1998-1999)
    • 法規委員會主委:
    • 都市計畫委員會主委:
    • 臺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委員會主委:
  • 民政廳長:陳進興(1995-1999)
  • 財政廳長:賴英照(1993-1996)
  • 教育廳長:陳英豪(1992-1999)
  • 建設廳長:林將財(1998-1999)
  • 農林廳長:陳武雄(1996年11月25日-1998年12月)
  • 警務處長:
  • 消防處長:柯欽郎(1998-1999)
  • 社會處長:
  • 地政處長:許松(1998-1999)
  • 住都處長:林宗敏(1998-1999)
  • 交通處長:陳武正(1998-1999)
  • 衛生處長:
  • 環保處長:陳龍吉
  • 新聞處長:黃義交(1995-1998)、秦金生(1998)
  • 文化處長:
  • 兵役處長:王仲超(1998-1999)
  • 勞工處長:黃癸楠(1998-1999)
  • 糧食處長:杜金池(1998-1999)
  • 物資處長:張麗堂(1998-1999)
  • 水利處長:李鴻源(1997-1998年)
  • 公務人力培訓處長:秦金生(1997-1998年)
  • 經建及研考會主委:
  • 原民會主委:李文來(1998-1999)
  • 台北辦公室主任:楊雲黛(199?-199?)

[编辑] 2000年總統選舉

2000年總統選舉前,因為爭取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未果而和李登輝連戰鬧翻,並脫黨自行參選,成立新台灣人服務團隊,其後與長庚醫學大學校長張昭雄搭檔。
選舉期間,在由國民黨高層主導的興票案風波中被影射在美國置產,而頗受批評,本來一路領先的民調大幅度下滑,最後在非民進黨支持者分裂的情況下以30萬票數敗給陳水扁。落選後聯同以新台灣人服務團隊為班底的支持者成立親民黨,擔任黨主席。
2001年1月20日,北檢偵結興票案,對宋楚瑜、陳萬水夫婦、兒子宋鎮遠、小姨子陳碧雲、機要秘書楊雲黛等五名被告處分不起訴。檢方認為,相關資金確為用於照顧蔣家遺族與政黨運作,國民黨利益並未受損,且相關爭訟應屬民事範疇非刑責,因此予以不起訴。
2001年2月8日,國民黨對全案放棄再議,全案不起訴處分確定。但李登輝時 期國民黨之委任律師莊柏林卻以發現「新事實、新證據」為由,於三月底向最高檢察署聲請再查,全案發交北檢。2001年四月三日北檢就所謂「新證據」,重新 分「他」字案調查。2005年1月17日,北檢認為所謂「新事實、新證據」不足做為證據,將此部分予以簽結。2002年,幫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籍台北市長候 選人馬英九助選,當眾在演講台上大動作下跪懇求支持;由於馬英九民調一路大幅度領先對手,疑似多此一舉的此跪引起了部分評論者的錯愕反應。

[编辑] 2004年總統選舉

2003年時,雖然當時興票案是由中國國民黨主導,但此時國民黨對興票案進行澄清,表示了國民黨認為宋楚瑜是清白的。2004年總統選舉,宋楚瑜與國民黨力釋前嫌,並與國民黨主席連戰搭擋參選正副總統,最後疑似因319槍擊案的影響而以些微票數落敗。2005年初,在泛藍支持者的反對聲中與陳水扁總統會面,稱為扁宋會,在2005年的兩次選舉中,親民黨的聲勢與選票也大幅滑落。在2005年五月的任務型國大選舉,在全國比例代表制下,親民黨的得票首次被台灣團結聯盟超越,得票第四。在年底的縣市長選舉中,除了在連江縣(陳雪生)及花蓮縣(傅崐萁)提名候選人以外,還在基隆市(劉文雄)及台中市(沈智慧)提名候選人,結果除連江縣外,其他三位候選人皆不幸落選。

[编辑] 2006年參選台北市長

2006年5月起,參與推動罷免陳水扁總統。
2006年10月17日在新書《寧為劉銘傳》發表會上,宣佈以超黨派獨立參選人身分,投入年底台北市長選舉,他雖然向親民黨中央請假,以無黨籍身份參選,但大家仍視其為親民黨主席。儘管他宣稱這是「封刀之作」、「只做一任」。有人認為,他的參選,可能成為泛藍罪人,而使民進黨候選人當選。亦有人認為,他的參選象徵著親民黨的主體性,並對國民黨的打壓表示不滿。
2006年12月9日,由於台北市長選舉宋楚瑜慘敗,僅獲得53281票(得票率約4.14%),因此宋楚瑜召開記者會,宣佈從此退出台灣政治。但隨後中國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宋楚瑜願考慮暫不退出政壇」,因此目前動向尚未確認明朗。[2]

[编辑] 2007年-2009年

2007年2月16日宋楚瑜告陳水扁總統誹謗宋陳密會案一審判決宋楚瑜勝訴,陳水扁敗訴,須登報導歉及賠償金錢;目前此案上訴中。
宋楚瑜在宣示退出政壇後,主要的公開露面,是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進行國親聯盟協商階段,及在第七屆立委選舉期間替中國國民黨親民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站台。在確定親民黨候選人(包含國親聯盟),僅邱美瑞(不分區非安全名單)、柯淑敏(臺北縣第二選區)、林春德(山地原住民)及林惠官(連江縣)四人落選。
2008年1月13日宋楚瑜與吳伯雄首度聯袂前往桃園謁陵,祭告前總統蔣經國先生國親聯盟大勝,並迴避國親是會否合併的問題,宋楚瑜在同年2月13日與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會面,答應出任馬英九蕭萬長競選總部榮譽主任委員。
2009年9月10日馬政府劉兆玄內閣88水災民意低落,部分政治人物推崇宋楚瑜在臺灣省省長任內的政績,推薦宋楚瑜就任行政院新任院長,不過最後並未得到採用。

[编辑] 2010年

2010年1月,因中央地方制度法修法問題,基層鄉鎮市長與民代深切不滿,中華民國鄉鎮市民代表會宣示將組成基層連線服務團隊,推崇宋楚瑜在省長任內的政績,邀請宋楚瑜擔任基層連線服務團隊總顧問,不排除擁立宋楚瑜另組新政黨。
2010年4月,針對於中國國民黨黨主席任內與興票案之事務,李登輝出具書面證明以表與宋沒有債權、債務關係,同意宋領回相關款項;宋因此具狀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領回獲准。[3] 事實上,宋自2004年3月以後所控告李而宋獲判勝訴之民事官司,李始終未依判決賠償宋,至於宋亦未向李催討賠償。
2010年5月,傳出因為國民黨不提名部份國民黨黨員參選台北市議員,宋在懇求下考慮將輔選站台。[4]
2010年10月16日,被指為在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過程中與馬英九、郝龍斌及國民黨有心結的宋楚瑜在輔選親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候選人時,痛陳臺北市缺乏中華民國首都格局。[5] 次日,宋現身支持脫離民進黨、獨立參選大高雄市長的楊秋興,提及楊在省議員任內的努力並在台上激動泛淚,令楊陣營士氣大振。
2010年10月19日,宋楚瑜指2000年及2004年總統大選期間國民黨公佈的民調都與實情失真,並批評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涉嫌做假民調『金溥聰先生作的民調常是假的』,令他『不敢恭維』。金溥聰隨後以國民黨名義對宋提出告訴,再度引發國親不和與宋與連戰、馬英九、金溥聰等人的心結之說。[6][7]
2010年10月19日,宋於《新聞面對面》節目上,表示當年與李登輝決裂和未與連戰搭擋參選正副總統是因為有「接班的問題」。針對水災問題不斷,宋指出水利事務不應當由熟悉銀行金融政務的陳冲(現任行政院副院長)監督,而應該有人舉薦李鴻源等人來專門負責。

[编辑] 2011年

2011年1月3日,宋楚瑜受邀出席老長官前總統李登輝的90歲壽宴,他在致詞時表示,他看到主桌上「宋前省長楚瑜」的名牌,要感謝李登輝,讓省長的職銜,只有他一個人可以享有。[8]
2011年5月16日,前立法委員高資敏號召連署宋楚瑜角逐2012總統大選,並喊出「省長我們要你當總統」的口號為訴求。
2011年6月7日,宋楚瑜在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節目專訪中表示,現在每天都有人來勸進,他並不擔心連署的問題,「25萬很難嗎?誰也擋不住誰」2012總統大選,究竟宋楚瑜是否出馬,為子弟兵抱屈,也為自己的再起埋伏筆。
2011年7月14日,宋楚瑜預估親民黨將於2012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中提名20席以上有能力當選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未來在立法院可以組成黨團[9]
2011年7月14日,自1970年代即側身兩蔣黨政中樞,並曾於國民黨副祕書長、祕書長任內輔佐李登輝五年多、並參與提拔吳敦義的宋楚瑜表示「黑金產生很多問題,但不是從李登輝執政開始,如果全然怪一個人,不太公平。」[10]
2011年7月25日,宋楚瑜日前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指出,2012年的選舉我不會缺席,2012我一定參選。
2011年7月29日,被行政院院長吳敦義稱讚「楚瑜兄是行政長才」[11]。 2011年8月11日宋再次接受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節目中專訪表示,預備參選總統的氛圍已從0到1了...將雙英對決議題邊緣化
2011年9月1日,宋再次接受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節目中專訪,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正式表態,將向中選會領取連署表格,成為總統選舉的被連署人,不過是否真的參選總統,將視連署情況而定。只要連署超過100萬人與找到適當的財源就會登記參選,角逐2012大位
2011年9月2日,宋楚瑜將會在15日公告副手人選,到20日之前就會到中選會領表,親民黨發言人證實[12]
2011年9月5日,根據維基揭密朱立倫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楊甦棣透露,馬英九非常不喜歡宋楚瑜[13]
2011年9月20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親自舉行記者會,宣布將與流行病學專家、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林瑞雄搭檔,進行2012年總統大選連署。宋楚瑜表示,現在台灣政治有種流行病叫「藍綠對決」,因此他請出林瑞雄這個專家,希望攜手找回台灣的清白與是非,找回台灣共同的希望。
2011年10月21日晚間,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接受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專訪,除批評馬英九總統政績不佳,也透露目前連署即將突破門檻,強調一旦達到門檻他就參選到底,被問及到選前都不會搞棄保?宋楚瑜說,「要棄掉不能幹的人、不能滿足你的人、或開出的支票不能兌現的人。」
2011年10月27日,宋楚瑜:「在下個禮拜,我們會整理好第一批我們的聯署名單,送到中央選舉委員會,希望透過合法程序取得參選資格。」根據了解宋楚瑜將在11月1日和副手林瑞雄現身,一起公佈連署數量

[编辑] 搭橋之旅

2005年5月5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訪問中國大陸,成為自1949年後第二位踏上中國大陸中華民國在野黨最高領導人。第一站為陝西西安,前往黃帝陵祭拜;次為南京,往謁國父中山陵等;再為上海,與相關台商見面;次為其老家湖南長沙湘潭,祭拜祖墳和拜訪親友等;最後飛往北京。負責接見宋楚瑜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胡錦濤、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國台辦主任陳雲林(外傳宋2005年一月訪美國華府時,曾秘會陳(臺灣媒體稱「宋陳密會」),而此次宋訪問大陸,陳與有力焉,但此事經宋本人嚴正駁斥並提告,且此消息亦確實查無實證,最後法院還宋楚瑜清白,同時判包含時任總統陳水扁等原告要對宋楚瑜道歉等賠償)等,而胡錦濤總書記也是自1949年來第一位接見中華民國臺灣中國國民黨領導人的中共領導人
搭橋之旅的過程:
  • 5月9日上午開始在闊別56載的老家湘潭與其弟,妹,及其他親戚等祭祖掃墓。中午中共湘潭市委書記陳潤兒宴請宋楚瑜一行。下午參觀曙光小學(原昭潭小學)。
  • 5月13日上午7時40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發表臨別感言,即搭機離開中國大陸,下午3時25分返抵中正國際機場,發表簡短演說,結束為期九日八夜的「搭橋之旅」,「工作之旅」暨「黨際交流」。

[编辑] 主要著作

  • 《學術論文規範》,台北:正中書局,1977年(民66)
  • 《美國政治與民意-兼論中美關係》,台北:黎明文化,1978年(民67)
  • 《如何寫學術論文》,台北:三民書局,1978年(民67)
  • 《心心唸唸在傳薪-宋楚瑜對青年朋友的談話》,台北:中央日報1989年(民78)
  • 寧為劉銘傳:宋楚瑜的僕人領導哲學》(與方鵬程合著),台北:商周,2006年(民95)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