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蘋論/ 郭正亮:孩子們 留住你們的青山


近幾天曾和兩位反課綱學生同台,他們思路清晰、訴求清楚,並不輸給任何來賓,對比自己高中的生嫩模樣,很讓我佩服。
就社運來說,學生已經喚醒大家對課綱問題的重視,教育部已經被迫妥協到新舊並陳,運動已經很成功了。
但我也想提醒同學,不要對運動有太絕對的期待或要求,甚至把教育部不撤回,等同於整個運動失敗,因而感到自責,甚至覺得自己對不起其他同學。
坦白說,這種絕對的自我要求,目前並不可能做到,反將使自己陷入無限上綱的自責,對自己造成不必要的壓力。
我對同學的建議是:務實一點,想遠一點
1 畢竟,大人70年沒能解決統獨,同學也不可能立刻解決
2 教育部已妥協到新舊並陳,允許各縣市各行其是,必然會化解掉部分壓力
3 反課綱能引發的社會動能,和反服貿頗有落差,服貿衝擊到所有服務業人口,但課綱只和高中生直接有關。
4 明年變天機會很大,小英一旦執政,必然廢止103課綱,新課綱最多只能實施一年,也會減弱反課綱運動的動能
我最想對同學說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同學的優秀表現,大家都看到了。
展望未來,同學更該做好的,是好好學習,鍛煉自己更大的本事,台灣還需要你們努力長大,承擔更多未來。


蘋論:孩子們 留住你們的青山

 
一名高中生因為反課綱以自殺明志,這種心理壓力與道德虧欠不是任何一位教育部長所擔得起的,吳思華去職只是早晚的事。他現在還不走(或沒法走),已非戀棧或社會壓力不夠大的問題了,而是牽涉到複雜的政治因素。課綱微調的爭議讓統派與深藍全出來表態,這顯然讓民調滿意度僅有兩三成的馬英九很心安,馬怎麼可能會在此時此刻宣布撤回課綱?
課綱本身是個行政命令,即便這個行政命令因為行政部門在形成與發布的過程中,因為程序黑箱不透明、聘請核定的專家不夠多元有重大瑕疵,遭到高等行政法院宣判教育部敗訴,它依舊是個行政命令。除非透過立法院取得立法授權變更,或做出不同的立法院決議(讓課綱爭議變成行政立法兩院爭議),馬英九政府要執意硬幹,的確沒人奈何得了它。
由立法院召開臨時會來改變「課綱微調」政策,是現階段唯一可行的途徑。但別忘了,國民黨立委仍在立法院居過半多數,他們豈可能就課綱議題向學生舉白旗?君不見臨時會之議一出,朝野那套互綁法案討相罵本的手法又出現了?這種緩兵之計,不可能改變課綱微調的現狀。
真要改變課綱政策只有一條路,就是選民手中的選票。半年後,總統與立委選舉將合併舉行,新的立法院民意甚至將在明年2月走馬上任,在新課綱木已成舟,於今天正式上路的情況下,透過選出新的國會或執政者是改變課綱唯一可能的方式。
課綱不應該隨著執政者史觀不同而不斷變動,不過,馬政府這次橫柴入灶,以非專業人士硬修課綱的作法實在令人怵目驚心,所以我們認為有必要再經由一次公開審議的程序,甚至透過法律授權的方式,來完備課綱調整的內容。換句話說,要支持馬英九的現行課綱,或由重新再走一次公開聽證審議的課綱程序,明年初的選票可以做最後的裁奪。 

拉長戰線耗損戰力

面對一個高中生之死,馬英九除了冷冷一句「一切依法」外,別無其他,顯示他根本無意再回應學生訴求;在法律途徑已經窮盡(假處分被駁回),立法途徑也緩不濟急的情況,執政者將輕易地透過拉長戰線耗損光學生們的熱情與戰力,這殘酷的政治現實,是學生們即將面對的網羅。
孩子們,台灣的未來是你們的,來日方長,只要留住你們的青山,隨時都可以再重啟戰場,在未來持續綻放出屬於你們的火焰。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