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7日 星期五

佔162小時 反課綱撤離教育部:沈政男:改變之風已經吹起;十九萬年來第一銬; 蘋論:這逮捕記者的荒唐行徑,陳良基:教部侵害言論自由 社會應群起攻之;馮光遠:張奇文




那些還在爭論記者有沒有權力跟隨學生進教育部採訪的人,先看一下大法官689號解釋文吧。
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

司法院大法官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旨在保護個人之行動自由、免於身心傷害之身體權、及於公共場域中得合理期待不受侵擾之自由與個人資料自主權,而處罰無正當理由,且經勸阻後仍繼續跟追之行為,與法律明確性原則尚無牴觸。新聞採訪者於有事實足認特定事件屬大眾所關切並具一定公益性之事務,而具有新聞價值,如須以跟追方式進行採訪,其跟追倘依社會通念認非不能容忍者,即具正當理由,而不在首開規定處罰之列。於此範圍內,首開規定縱有限制新聞採訪行為,其限制並未過當而符合比例原則,與憲法第十一條保障新聞採訪自由及第十五條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尚無牴觸。又系爭規定以警察機關為裁罰機關,亦難謂與正當法律程序原則…
JUDICIAL.GOV.TW










蘋論:這逮捕記者的荒唐行徑

2015年07月28日

在進行採訪任務的記者遭到逮捕並被檢方要求交保,這是近年來傷害台灣新聞自由最嚴重的事件之一。有人宣稱那是犯罪刑案現場,記者豈可「亂入」,如果那是總統府、國防部或監獄,難道記者也要進去嗎?更有人宣稱被捉的記者有所謂「公民記者」,根本不是記者,豈有新聞自由的保護特權?上述說法一知半解,都嚴重貶低了新聞自由在現代社會的重要性。


其實只要撇開對「課綱微調」的正反立場,問問多數的媒體工作者:如果你是當天的採訪者,看到採訪對象已經衝進官署,你會不會跟著進去採訪?

尤其一年多前才發生震驚國內外的太陽花佔領運動,如今看到十數名年紀更輕的中學生再度翻牆進入教育部,有誰能否定另一件攸關公益與民眾知的權利之事正在發生,而不跟隨採訪?

當然,新聞圈的因襲不能就地合理化記者的採訪行為。那我們也可以來看看我國大法官會議第689號解釋文對於新聞自由的討論與見解。這篇釋憲的反方內政部(代表官方意見),引用並肯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看法,用以釐清新聞採訪自由與隱私權界線的三項判斷標準:一、新聞價值的有無;二、區分公眾人物與公共事務的關聯度,關聯度越高,隱私保障越限縮;三、是否具有正當公共關切。

釋憲文理由書裡更明確指出,新聞自由所保障之新聞採訪自由並非僅保障隸屬於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之採訪行為,亦保障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資訊於眾,或為促進公共事務討論以監督政府,而從事之新聞採訪行為。

換句話說,只要中學生「佔領」教育部是具有新聞價值與具備正當公共關切的新聞事件,記者當然有採訪的權利;教育部既是官署,動輒以「侵入住居」對記者採訪行動相繩,又豈是有當?甚而,這三名採訪者不管他是否隸屬於任何新聞機構,他們既是要提供公共資訊予大眾,就同樣受到新聞自由的保障。


嚴重侵害新聞自由



退一萬步而言,如果佔領者在教育部辦公室進行犯罪行為的話,記者不就是在記錄這犯罪行為?只要記者沒有在新聞現場進行破壞、毀損,或參與犯罪行為,新聞自由為何要在此時退縮?

在沒有任何進一步犯罪跡證的情況下,不管警察逮捕記者或教育部提告記者,都是嚴重戕害新聞自由的荒唐行徑。不論藍綠,也不管你是支持或反對課綱微調,對這種侵害新聞自由的行為都該鳴鼓而攻之。






台大副校長:教部侵害言論自由 社會應群起攻之

2015-07-26 16:51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台大副校長陳良基今天在旺宏金矽獎頒獎典禮會後受訪表示,教育部日前指揮警方逮捕記者「非常可惡」,是嚴重戕害新聞自由,社會應該群起攻之。




陳良基說,教育部日前指揮警方逮捕記者「非常可惡」,是嚴重戕害新聞自由,社會應該群起攻之。(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陳良基表示,台灣社會近來已經很少見到如此戕害新聞自由的行為,也對台北市長柯文哲作法不以為然,認為柯可以道歉,但也應該對中正一分局祭出處分。


陳良基也說,教育部控告學生作法非常不恰當,校園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學生可能從課綱微調的過程中看到可以改進之處,既然教育部與學生溝通就是要討論,而不是說課綱都不能改,也要去理解學生有道理之處進行修正,並鼓勵學生從錯誤中學習,從失敗中探索對的方向。身為教育部長的大家長,要有「引導」學生的胸襟,「而不是做官的心態,要學生通通乖乖聽話坐好。」


他說,尤其教育部已被高等行政法院判決課綱程序違法,「程序不對就什麼都不對,如果教育部長吳思華還說自己沒有權利改課綱,分明是打混帳,教育部頒布的課綱教育部自己卻說沒有權利,這要怎麼教小孩子,令老師也很為難!」






















沈政男







改變之風已經吹起

◎沈政男

二十年後的八月六日,當人們走過台北中山南路教育部門口,將會聽見空中傳來〈改變之風〉這首歌:

「帶我到那神奇時刻,在一個榮耀的夜晚,屬於明日的孩童分享夢想,與你和我。」

就好像人們走過坍塌的柏林圍牆。這首〈改變之風〉是搖滾樂團蠍子的名曲,紀念鐵幕開啟,自由降臨世界。

陸上颱風警報今晚八點三十發布,這颱風有氣象局給的名字,但他知道自己的唯一本名叫「改變」。




今晚反課綱活動同學在教育部前向群眾與媒體宣布撤退,因為颱風來襲。等到強烈颱風警報發布以後才做這樣的宣布,顯然同學有所掙扎、考慮許久,很希望把運動的訴求推進得更完整更徹底再解散,或許掩面流下的淚水裡,帶著幾分鹹澀的不甘願。




然而同學們啊,改變之風已經吹起,十七級陣風非因熱帶氣旋而起,而是因為你們的勇敢、熱情、無畏與堅持,感動了許多台灣人,影響了無數像你們一樣的青少年,他們的心靈颳起暴風,就要吹散舊時代留下的所有冷漠、怯懦、蒙昧與迷思。




當風雨過去,日頭重新照耀這片土地,天空將會乾淨得像一面鏡子,人們仰頭將會看見自己是多麼挺立世間,對過去不再悔恨、對現在不再怨懟、對未來也不再徬徨,整個國家將像一個通過成長試煉的十八歲年輕人,清楚而堅定地往前路邁進。

二十年後,如果台灣成了這樣的國家,高中歷史課本上將會這麼寫著:「二十年前的八月六日,在一群高中生的帶動之下,吹起了改變之風。」


這次的反課綱運動有幾層意義:

一、台灣社會的政治參與向下再紮根,台灣青少年證明自己可以藉由社會運動改變世界。

二、接續去年的太陽花學社運,反課綱運動代表台灣意識在台灣土地的再深化,來到了青少年層級。當大部分青少年都知道自己的國家叫什麼名字,這個國家就開始有了名字。

三、這次的課綱調整,是馬政府所代表的在台中國精神勢力的最後奮力一搏,而遭受這樣的強大力道反擊,證明台灣社會已經揚棄了虛幻的中國幽靈。其實這是歷史辯證的必然結果,既然台灣與中國已經彼此阻隔幾十年,台灣又已是富足自由的社會,本土認同自必落地生根、成長茁壯。

四、台灣二十年教改顯然成功,才能造就出這麼優秀,能關心社會、解析公眾議題,並組織群眾帶動改革的青少年。還在認為台灣教改失敗的人,不只不了解教育,連人類社會的基本價值也不清楚。

五、這次的運動也顯示公民社會的幅員更加擴展,基礎更加穩固,未來政治人物與國家機器,將被更龐大更有力而且更有創意與活力的公民社會監督。

以上這些意義,在去年太陽花學社運也得到了實踐,今年的反課綱學運則是更加以深化與延伸。有人說反課綱同學年紀那麼小,背後一定有人操縱利用——大錯特錯,組織群眾改變社會,不是什麼特異功能,青少年當然也可以學會。

青少年算數學做實驗,會輸你嗎?數奧題目你會幾題?連題目都看不懂!同理,青少年之中,當然也有人文與社會資優生、社會運動天才,十七、八歲就可以介入政治、領導改革,只是過去的台灣社會,被錯誤的統治方式壓制了公民社會活力,當然也箝制了青少年的社會參與。

反課綱運動唯一受到的影響,是模仿了太陽花學社運,從學長學姊那裡學到了抗爭技巧,這從兩個月來,同學們種種設定議題、推動訴求的方式大都有太陽花學社運的影子,可以得到印證。當然太陽花也非憑空出土,也是受到了國外的影響。

網路世代的到來,使得政治參與的啟蒙與學習更加便利與快速,當然青少年也可以暗中自我訓練,達到大人難以想像的成熟度,然後一躍而起,驚嚇當權者。馬拉拉、黃之鋒、余澎杉,都是如此。

馬拉拉即將來台,主辦單位務必邀請她與反課綱同學代表會面,讓她知道,台灣青少年也跟她一樣,能對改革社會做出重大貢獻。

在今晚的撤退宣布裡,有兩位領導者廖崇倫與陳建勳是台中一中同學,他們也是兩個月前,最先引燃反課綱抗爭火把的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成員。你看他們這些日子以來展現的便給口才、領導能力、沉穩氣質與堅毅精神,完全不遜於大學生與一般社運人士,足以讓台中一中校友與有榮焉。

今年是台中一中創校一百周年,百年前創校先賢這麼寫著,「吾台人本無中學,有則自本校始」;一百年後,台中一中可以自豪地說,台中一中為台灣培養了新一代的青少年典範!

(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沈政男相片

7月25日 22:41 ·






沈政男
十九萬年來第一銬

◎沈政男

當十七歲台灣囝仔,在幽暗的教育部辦公室,稚嫩雙腕被鋼鐵戒具,統治者的血掌狠狠扣住,手臂被強押拗彎到後背,身軀被壓制到匍匐在地,宛如一隻被踩踏在鞋下的幼蜥,而痛得大聲呼喊,這時,吳思華與馬英九及其統治黨羽,猶在他們寄生的美麗島上,睡在藍色太平洋之中,做著黃土高原的中國夢。







然而名叫福爾摩沙的巨鯨聽到了,她微微翻動肚腹,用柔軟如水床的胸膛輕撫哀號的孩子們:你們很勇敢,你們的受苦是值得的,從這一刻開始,台灣人有了名字,看清了自己,你們的身軀雖然匍匐在地,但台灣人的精神與靈魂站起來了,挺立在太平洋濱,人類歷史的舞台之上。

十九萬年來,自台灣人的祖先從非洲出走,來到太平洋濱的這座美麗島,歷經了這麼多考驗試煉折磨與煎熬,就是為了這驚天一銬!不是六死三留一回頭,早在還沒有台灣海峽的十九萬年前,台灣島已經有澎湖原人踩踏大地,與古象古牛一起過著安詳平和的日子。

十七歲的心靈,能夠醒覺,啟蒙,看見祖先,認同土地,並且勇敢地從教室裡頭走出,走上街頭,走到統治集團的控制中樞,排除阻攔走進裡頭,對他們高喊「教育不是你們的統治工具!」這是台灣十九萬年歷史上,最感人的一幕之一。


黑箱課綱就是他們的統治工具。不要相信「台灣史可以上溯至三國隋朝」這樣的說法,台灣在十九萬年前就有直立人行走的足跡。同理,所有中學歷史課本裡,關於台灣與中國關係的說法,除非經過嚴格批判檢驗,都不要相信。


一部台灣史,就是一部台灣人的自我追尋史,高中同學反黑箱課綱的歷史意義,必須從這個角度來看待。當十七歲的孩子都能從教室的椅子上站起來,告訴教育部長「教科書不能這樣編!」這是一個民族的集體心靈在海洋的映照之下,完整清徹看見自己容貌的明證。


直升機帶我們鳥瞰台灣的山川河嶽,高中同學的反課綱壯舉帶我們看見自己的靈魂。


台灣歷史上,還有哪一個統治團體,曾經用手銬來對付十七歲的台灣囝仔?連十九萬年前的澎湖原人,都不會做這麼野蠻粗魯的舉動。不敢面對自己的人,還在東張西望尋找自己的人,只能用手銬強押勇敢站起直立的靈魂,要他們跟自己一樣,繼續匍匐在地,過著厚臉皮寄生島嶼的日子。

用黑箱課綱編纂出來的教科書,絕對不會在台灣中學課堂上出現了。今年開學,會有更多勇敢的同學從椅子上站起來,站到桌上握拳吶喊:教育不是你們的統治工具!

(圖片來源:http://www.storm.mg/article/58487




馮光遠
7月25日 18:59 ·

【給我報報新聞眉批】

※ 台北市警局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說,之所以對學生上手銬與束帶,因為他們「跑來跑去」,為避免他們跌倒或自殘受傷,出於保護的好意才如此做。許多家長感動之餘,已準備向張奇文索取手銬與束帶,以免自家小朋友在家裡跑來跑去時摔倒或自殘受傷。你家小朋友常常在家跑來跑去嗎?請電台北市中正一分局找分局長張奇文,小朋友們及年輕人的天使張~~奇~~文~~喔,請教他如何用手銬或束帶保護小朋友。


※ 反課綱學生於凌晨衝入教育部,還有人進佔部長辦公室,但教育部長吳思華早已做好準備:「就知道你們遲早會來,所以我早就把蛋糕太陽餅全都吃光了,才不會留給你們吃呢!」


※ 美國太空總署宣布,他們發現一顆有如另一個地球的太陽系外行星,這顆行星跟地球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在那裡發現了一支很像中國解放軍的軍隊,正在攻打一棟很像台灣總統府的建築。

*****

佔162小時 反課綱撤離教育部

課審會已重啟「回校繼續監督」

 

【唐鎮宇、蔡明樺、蔡永彬╱台北報導】反課綱學生佔領教育部前庭落幕。學生代表昨晚宣布,因立院已要求教育部必須重啟課審會,訴求已階段性達成;這段期間學生壓力很大,加上颱風也將來襲,基於參與者安全考量,決定撤離教育部,成員將回到各校繼續努力監督政府,結束史上最長、達一百六十二小時的教育部前庭佔領行動。
鞠躬感謝
反課綱學生昨晚退場,三鞠躬向群眾表達感謝。劉耿豪攝
反課綱學生、台中一中學生廖崇倫說:「我們是在假裝堅強的過程中,學習真正的勇敢;這次不要哭泣,假裝一次堅強,也許我們以後會得到真正的勇敢。」反課綱學生代表們也三度鞠躬,向現場支持群眾表達感謝。反課綱學生昨晚十時左右完成清場,最後離開的核心成員約三、四十人退場時,刻意「再度」翻牆出教育部,象徵「怎麼進去怎麼出來」。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則指,政院肯定學生及民眾以理性平和的方式撤離教育部。 
撤離物資
颱風將至,學生忙著把物資撤離現場。劉耿豪攝

柯諾下周局長出面

教育部去年初公告微調高中社會領域課綱,遭外界質疑程序黑箱、內容「去台灣化」,因課綱於本月起上路,引發高中生激烈抗議,上周四反課綱學生林冠華燒炭自殺,更引發群情激憤,學生隔天凌晨攻進教育部,展開為期七天的抗爭。
反課綱學生代表、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發言人陳建勳說,因訴求已階段性達成,加上這段期間學生壓力很大,颱風也將來襲,帳棚廠商評估帳棚無法負荷颱風強度,因此宣布即刻退場,學生們也會回到各校,繼續努力推動反課綱運動。
昨傍晚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二度到佔領現場,呼籲「教育部的戰役已經結束了」,颱風將至,希望學生最好能把帳棚、物品收拾好,人員到安全地方躲避。他建議,學生可返校深耕,參與各校教科書審議委員會,落實校園民主。陳建勳則要求北市教育局長湯志民出面說明課綱爭議,柯文哲承諾,下周一或二會請湯向學生說明。 

「教育部也有成長」

高雄市長陳菊昨在佔領現場數度疾呼:「孩子們,回去吧!」她說,公平正義的追求不是一蹴可幾,反課綱學生們已有很大的成就了。台南市長賴清德也說「政院已正面回應,大家可以審慎考慮回家」。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肯定學生對公共事務的關心,學生有成長,教育部也有成長。林騰蛟說,高中生能夠表達自己的意見,過程中相信他們收穫很多,包括理性溝通,當訴求不完全如意時該如何調適等,對未來課綱、教科書的審議也會產生影響。記者昨未聯繫上教育部長吳思華、無法取得回應。 

台大校長籲緩實施

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昨說,對年輕朋友表達意見表示高度肯定,教育過程要有獨立思辨的能力,不是老師教的都對。他也呼籲,若程序有瑕疵,則應暫緩實施有爭議的高中課綱,停下來好好溝通,把民主程序走完。 

高中課綱微調抗爭事件簿

◎2013/11/23
教育部社會及語文領域檢核小組通過決議要微調課綱
◎2014/01/16~23
教育部舉辦3場公聽會,本土社團抗議課綱內容「去台灣化」
◎2014/02/10
教育部公告微調課綱;民團要求暫停
◎2015/02/12
台權會告教育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教育部敗訴,認為教育部應提供課綱審議會簽到表、記名投票單,教育部不服上訴
◎2015/05
多所高中學生在臉書串聯反對黑箱課綱
◎2015/06/01
教育部宣布新舊版教科書並行、爭議部分不納入學考試範圍
◎2015/06/09
教育部在台中一中舉辦首場課綱座談會,吳思華遭嗆
◎2015/06/24
反課綱學生晚間突襲教育部丟油漆
◎2015/07/24
反課綱學生深夜闖教育部部長室遭逮
◎2015/07/30
反課綱學生林冠華燒炭自殺
◎2015/07/31
學生翻牆進入教育部前庭,展開佔領
◎2015/08/03
吳思華與學生代表會談破局,教育部仍不願撤課綱
◎2015/08/04
立院決議不開臨時會,但朝野達成共識建議教育部重啟課審會
◎2015/08/06
因應颱風來襲,學生撤離教育部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