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舒淇,向明,桂綸鎂



「我來自台灣」

康城開記招被指中國籍 舒淇:我來自台灣
舒淇於香港時間22號凌晨現身康城影展,出席導演侯孝賢執導電影《聶隱娘》首映禮,又獲評審蘇菲瑪素(So...

HK.APPLE.NEXTMEDIA.COM

舒淇曾於1995年為成人雜誌「PentHouse」拍攝全裸寫真集。
1996年被知名導演王晶看中,
簽約拍攝三級電影《玉蒲團之玉女心經》等片
引起爭議,
不過爭氣的她說過一句名言
我要把衣服一件件穿回來
她做到了

2005年,舒淇以電影《最好的時光》第三次入圍金馬獎,
並奪下第4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2008年,美國娛樂頻道《E!》評選舒淇為「全球最性感豐唇女星」。

舒淇於2008年擔任第58屆柏林影展的評審委員,
並於2009年擔任坎城影展的競賽電影評審委員
今年的聶隱娘又把她的演藝生涯推入高峰
成為台灣之光











向明





散文家王鼎鈞先生是最早挺身而出為新詩說話的人。在五O年代新詩被圍剿得無地自容的時候,他以方以直筆名寫的幾篇短文、使我們在為新詩奮戰的人得到不少奧援,從而沒被打擊得懷憂喪志。
2
王鼎鈞先生不但一苴是新詩人的良師益友,更常常強調文學的血统是詩,文學的遺傳基因是詩。人間不能沒有詩、沒有詩,如何證明我們彼此是同類?他說過一句最讓詩人們深省的話、他說﹕「自古以來,詩人要搖頭晃腦才寫得出好詩來,倘若不住的點頭磕頭,那詩是不能看的呵!」可見鼎鈞先生對詩人的期望多麽的深重,我對他這句話是隨時在用來警惕自己的。
3
鼎鈞先生非常自謙,他對詩和詩人這麽有見地、卻常說「我是讀詩的人,不是寫詩的人,也不是評詩的人。」事實上,國學根基深厚,人生歴練豐富的他,最先動筆寫的就是詩。他的老師是他的本家爺爺,他住的那個村莊叫插柳口,曾經寫過(插柳学詩)一文記述經過。1985年他在美與大陸家鄉通信,和當年的老同學唱和,又曾燃起他寫舊體詩的興趣,寫過好多寓意深長的舊詩。
鼎鈞先生確實沒有正式寫過一篇評詩的文章,但是他在評散文或小說劇本時,都以詩的指標來要求。他在評女詩人羅英的極短篇時(見爾雅《兩岸書聲》113頁),就曾認為羅英以極短篇為皮囊装入了詩魂,他讀的雖是小說,實際得到的是一首好詩。他在評鍾曉陽的小說時(見《兩岸書聲》191頁),發現小說中的描寫「甚有詩筆詞意」,由而他認為現代文人如果也有古時文人常說的生平「三恨」的話、其中一恨便是「恨小說的細密精緻不能如詩詞」,可見他對詩詞的器重。
4
寫新詩是鼎鈞先生近幾年的事。當四年前我第一次讀到他寫給瘂弦的<轉韻>一詩的時候,我對比他祇早一年也轉行新詩的隱況說,又一個正式由支持化為行動的文學人來加入我們這雜牌的詩隊伍了。 余光中在早年寫文章遺憾寫詩的人老是撈過界到別的文類去探險,很少有別的文類的人到新詩的陣地來比劃一番,二十多年後余光中的遺憾彷彿成了預言,我們寫詩的人真是吾道不孤了。
有人說現在的文類界限模糊是股潮流。有些人的詩寫得根本就是散文、有些散文或小說又分行得像披上詩的外衣。但是散文大家鼎鈞先生寫的新詩絕對一點也不含混,甚至連他那被認為是台灣最有分量的散文語言也沒滲入到他的新詩中,他寫的是純正的詩。當然現在要把什麽是真正的詩的標準定出來也很難,詩己多元化到不止戰國七雄,甚至還超過五胡十六國。不過不論什麽詩,新詩、舊詩、天底下所有可能出現的詩,都由兩個基本原件組成,一是由感性而衍生的詩意、一是由理性而構思出來的詩藝、詩意如果能透過詩藝表達出來、詩藝如果能確切掌握詩意,二者魚帮水、水帮魚的合作無間,詩便會完滿的誕生了。鼎鈞先生有紥實的古典文學基礎,受過豐厚的舊詩薰陶,更是現代文學的旗手,寫起新詩來自然拿揑準確、游刃有餘。
不過根據我的經驗,詩是詩人整個人格的分身。詩人本身有什麽信仰、觀念、想法、甚至嗜好、習慣都會如實的從他詩作中偷跑了出來,詩人是最不能撒謊又不會撤謊的一種動物。鼎鈞先生在信仰上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在身世上、一生都是在流浪﹔在學術成就上、曾做過大報的副刋主編、寫出三十幾本著作﹔得過國家文藝獎,而今是兩岸都尊敬的頂尖散文大家。知道了這些背景資料,再去讀鼎釣先生的《有詩》,就好像找到了一把大門鑰匙,便可在他的詩中處處找到人生的寶藏了。
(1999年 序王鼎鈞詩集《有詩》)


  • 〈書寫者,看見 〉小兵扛大槍   文、攝影∕陳文發  專欄題字∕奚淞   
    《2014/08/18 15:39》

     爬上山坡上的公寓五樓頂,在門外找不著門鈴,輕敲了幾回欄杆鐵門,緊閉的落地玻璃門內無人回應,我拿起手機撥打,聽見屋內電話鈴聲響起,向明老師接起電話,告訴他我人已在門外。師母隨即從屋內推開玻璃門打開室外鐵門,帶我進入一室清涼的客廳,她告訴我他就在裡頭,我一時會意不過來,師母又帶我進入與客廳隔道牆的主臥房。
     進入向明老師的臥房,眼見所及左手邊是一整排擠滿書的書架,右手邊是一張大床,上堆疊有整齊的棉被與枕頭,床邊的櫃子與牆上,擺置有一個個曾在向明老師臉書上看到的「詩小人」,那是他利用各種形狀的廢棄物,所發想構思拚貼成的詩的立體符號。再往裡走,來到緊貼窗邊的書桌前,向明老師還埋首在網路世界,雙眼一邊緊盯電腦螢幕臉書上的留言,右手一邊在手寫板上畫字,他背對著我說,等一會把留言寫好貼上就好。
     向明將留言上傳後,視線離開螢幕,轉過頭來說:這幾天「齊東詩舍」發動詩人為高雄氣爆事件寫詩,主辦單位打電話來要我簽名連署,但我並不贊同以「動員」為前提,呼籲詩人寫災難詩,災難詩應該是發自個人內心而寫,寫詩能救災嗎?能把壓在石塊下動彈不得,呼天叫地的人救出來嗎?向明認為現今的災難,大多是人類為了追求現代化生活而自找的,他說:那些管線內的資源,人類哪一刻能少得了?未來人類勢必要為貪婪付出更嚴重的代價。他將頭轉回螢幕,以手指比著他剛上傳的留言說:汶川大地震時,我主動寫過一首〈詩無能〉發表在北京《新京報》,那天全大陸降半旗致哀,其後成千上萬的詩人都被動員來寫汶川大地震的災難詩,只有我表明〈詩無能〉,不如拿那張寫詩的白紙、去給那個家毀人亡的老太太擦眼淚。
     向明起身走出臥房,師母接著從房外拿來一張四腳圓凳置於床邊為桌,再端來水梨與一盤巧克力色澤的蛋糕,切片紋路上鑲滿高密度的各類堅果,向明再端進來一杯三合一的沖泡咖啡,他坐回原位後,指著那盤蛋糕說:這是我女兒親手烘焙的,你吃看看,我的生活非常規律,每天早上就吃一小塊這種蛋糕、喝一杯奶、吃一小匙靈芝粉、一顆葉黃素護眼,再吃根香蕉助消化系統順暢,數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七點起床,晚上十至十一點上床睡覺。他補述說:我都八十七歲了,前幾個月因攝護腺發炎住了幾天醫院,身體倒是沒甚麼大毛病。
     與向明交談中,電腦不時傳來咚、咚、咚的聲響,使得他不時轉頭張望螢幕上的訊息,我問他:您使用電腦會成癮?他說:六十年代在軍中考取留美深造,我在美國學的就是電子科技,所以電腦是我的專業,你無法想像早年真空管時代,一台電腦體積竟有這間房子那麼大,自從六十年代發明半導體之後,電腦才慢慢變的輕巧,從箱型以至現今人手一台的數位型手機。他接著說:我們這一代有不少詩人非常厭惡電腦,我把電腦當作書寫工具來使用,但並不沉迷於網路。電腦是我學習、求知的工具,要找甚麼有甚麼,是大英百科全書所遠遠不及的。向明指著螢幕旁一疊紙條說:這裡有好多小紙頭,都是我平常靈光一閃未成形的詩句,有空就一張張打在電腦上,讓它在電腦裡一改再改的過程中慢慢醞釀成形。從前好不容易寫出一首詩,但新詩發表園地有限,投稿副刊最少要等上三個月,我當然無法跟余光中比,他詩作隨投隨刊,我與大多數詩人是一樣的,只有等待再等待,投稿詩刊三個月一期,稿擠時說不定還得再等上六個月以上才有機會發表,但現今網路時代,隨時都可在網路上發表,光是詩的網絡就有好幾百個。
     談起電腦,向明臉上似乎掛滿了問號與驚嘆號,他說:我不知道我憑甚麼能作為一個電子科技專家?還曾是國防部唯一的電子參謀,我也不知道我憑甚麼能成為一個詩人?人家都是正科班留美,我是士官上來的候補軍官,我留美等於是跟野雞一樣的,回台後專門規畫提升軍事電子科技設備。他又說:我剛來台灣時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還背不完,後來居然能考取留美,成績比托福分數還高,我這一生都是小兵扛大槍,都是做這些我能力所不及的事。
     一九四四年,十六歲的向明在湖南湘潭就讀廣雅中學初二上,四月春節回長沙老家掃墓,他母親已意識到日軍即將攻陷長沙,在向明回學校前,他母親在他的上衣角角縫上一枚金戒子。回湘潭不久,長衡會戰學校被日軍包圍,隨後開啟了他人生逃亡的旅程。向明說起六十多年前那段逃亡記憶,如今在他臉上已無太多情緒起伏,他說:校長倉皇帶著我們幾個外地生往後方逃命,湘桂大撤退,公路上擠滿逃亡人潮,車子幾乎動彈不得,我們一路走到衡陽,擠上最後一班火車,車頂上也扒滿人潮,火車開到柳州,鐵路被日軍炸毀無法再往前走,我和同學沿路邊走邊剪母親留給我的金戒子換食物討飯吃,路上又打擺子 (患瘧疾 ),冷的要死,還要躲日本軍機轟炸,走到廣西貴州,金戒子也吃光了,我已奄奄一息,九死一生啊!
     向明和同學逃亡到貴州後,同學去中央防空學校找擔任隊長的父親,防空學校正好招收未成年的學兵隊,為了糊口飯吃,向明進入學兵隊學得無線電接收發報專長,他說:十四、五歲是學無線電最好的時機,進入學兵隊淒慘無比,根本沒飯吃,抗戰打到連軍糧都用盡了,我們自己種包心菜,也只能吃外表破爛的菜葉,好的部分拿去外頭換油鹽,每天能吃碗稀飯就不錯了,也沒辦法發餉,貴州冬天比甚麼地方都冷,只能鋪稻草蓋一件破大衣。學兵隊幾乎是小娃娃,好多同學因營養不良或染病而夭折。向明補述說:當時光是臭蟲、蝨子、跳蚤就可把人咬死,那是很嚇人的。
     抗戰勝利不久,國共內戰又起,蘇聯也在北方蠢蠢欲動,基於國防需求,向明與學兵隊的學員被分發到大西北各地的防空監視哨,擔任無線電通信工作,當時還未發明雷達裝備,防空預警完全靠這群散佈各地的無名小卒,三、五人成群的小電台。說到這裡,向明笑著說: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八日,我們三個人的小電台,隨胡宗南指揮的部隊攻進延安,在尋找駐地時我們進到朱德官邸,當時官邸裡花園正在整修,未收拾的工具都還留在現場,但已空無一人。中央軍一路暢行無阻進到王昭君的出生地綏德米脂,在輕澗喘息之際,才發現兩邊山頭上佈滿八路軍,中央軍中了「請君入甕」之計。指揮官看情勢不利,隨即下令往延安撤退,一路上的橋樑皆遭破壞,原只需三天行程,十二天後才抵達延安,中途遇襲死傷慘重。
     向明起身在書桌旁找出一包文稿,抽出一篇文章,他說:我最近陸續在整理發表過的稿子,正計畫出版三本書,我怕有一天忽然失智,這些稿子怎麼辦?讓你看這篇我幾年前在華副發表的〈滄桑險度—我的 1949〉,是我親身經歷的故事,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1949》,我一點也不服氣,她寫的是別人的故事。向明接著說:一九四九年四月四日從陝北退至陝南漢中當天,隨即奉命要我們到接近湖北的安康緊急支援,路上發生車禍,我摔出車外左腿被大卡車的護欄壓住造成粉碎性骨折,後沿途我被用擔架抬著走陸路、空運隨部隊撤退,九月份輾轉來到海南三亞,十月中搭商船「恆春號」飄洋過海來到高雄港,船行經香港遇到強烈颱風,在甲板上的軍眷老幼婦孺,有很多人被狂風掃落葬身海底,我們官兵住在艙底,壓艙的幾百磅炸彈,隨著風浪起伏挪移,相互撞擊滾動,隨時可能擦出火花炸掉整條船。我的經歷一時也講不完,你看一遍就知道了。
     我問:您隨部隊來台灣之前,對台灣有何印象嗎?他說:部隊退到成都,已經和台灣的通訊部隊聯繫上,我接收到從台灣各地發來的訊號,有雞籠、三貂角、鹿港、打狗,我那時覺得很新奇,怎麼台灣的地名都跟動物有關?向明將雙腿抬起跨在書桌上的鍵盤旁,身體斜躺在椅背上,指著左大腿上的傷痕說:齊東詩社開幕當天有人問我跟那間房子有甚麼關係,當天我甚麼也不想說,想到王叔銘就氣,我們從高雄下岸,坐運豬車廂來到板橋火車站旁的農會倉庫暫住,真的就像叫化子部隊。沒多久我就被王叔銘派往浙江沿海,帶傷在海上監視對岸的舉動,後搭上舟山群島撤退的最後一班軍機回台灣,軍機起飛後,無法離開的國軍部隊,還使用地對空飛彈對著軍機掃射。
     向明回到台灣後,分發到公館芳蘭山下的通信部隊,每天六小時當班之外,其餘時間都是屬於個人的,他眼見年輕力壯的同事,沒事無聊就聚賭,來到台灣還沒讀過一天書,那怎麼辦?剛好在報上看過一則中山北路的國語禮拜堂開設英語補習班招生廣告,遂與同學兩人各湊了五元學費,從部隊的竹籬笆洞偷溜出去,到國語禮拜堂與翁節敦牧師請來的西南聯大張超蓀教授學起英語,從初中學到高中課程,他說:不能在軍營唸英文,就跑到附近濫葬崗上,對著死人大聲唸英文,之後再到台大法學院夜間補習班,唸英文選讀與寫作、理則學、心理學等大學課程,那時我還雙頭並進讀文藝函授學校,也開始學習寫作投稿。
     不時從電腦螢幕裡傳來咚、咚、咚的訊息聲,向明看完訊息後,轉過頭來說:我這一生啊!只有初一的學歷,居然能攀上電子科技與新詩的兩座高峰,說來真是不自量力,但我絕對不是憑空得來的,我比誰都來的用功來的努力,我認為我這一生應該也算是個奇蹟吧!
     

  • 桂綸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tw/桂綸鎂

    Translate this page
    桂綸鎂(1983年12月25日-),台灣女演員,因電影《藍色大門》開始廣受矚目。2012年,以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獲第4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第55屆亞太影展最佳女 ...
    作品 - ‎獎項 - ‎社會參與 - ‎其他

  • 她在影片開始,首先感謝港星謝霆鋒的邀請,讓她能因此認識漸凍人這樣的罕見疾病,隨後才潑下裝買滿冰塊的冰水。

    桂綸鎂表示,透過淋完冰水後感受到的寒冷,會讓人感覺身體僵硬、說話開始有些困難,而漸凍人所受的疾病,會在初期肌肉乏力,然後吞嚥困難,隨後無法久站、無法吃飯、無法走路,甚至到最後會呼吸衰竭。

    桂綸鎂呼籲,希望這樣的活動,能讓人好好注意且珍惜健康的身體,關心並幫助社會上需要人伸出援手的朋友。桂綸鎂也遵守規格,點名舒淇、孫燕姿、張惠妹3名天后接力,共同響應公益。
    相較其他挑戰者,桂綸鎂冷靜、嚴肅、沉重,卻獲得網友好評,被稱讚為「最能貼近活動目的」的挑戰者之一。
  • 桂綸鎂淋出冰桶挑戰的真正意義:帶著同理心感受漸凍人的痛苦。翻攝優酷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