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朱立倫兩頭落空 (江春男)、朱大少爺(江春男):可怕臉色的朱 朱立倫、洪秀柱"破冰"、 朱立倫的三無(江春男):沒有誠信,沒有原則,沒有道義


司馬觀點:朱立倫兩頭落空 (江春男)

朱立倫今年犯太歲,諸事不吉,命格主凶險。首先是換柱過程太過醜陋,犯了政治大忌,輸了一半。接著副手找王如玄,再輸另外一半。兩位女人都是他的剋星,只是剋的方式不同。一切因緣天注定,在劫難逃。

打對立牌雪上加霜

通常,副手加分的機會不多,減分的風險倒是很大。意外的是,陳建仁的表現不是普通的好,而是特別亮眼,不斷給小英加分,綠營越看越喜歡。王如玄卻剛好相反,不斷給朱找麻煩,藍營越看越洩氣。
小英和阿仁合照的看板,到處都有,兩人聯合站台,默契十足,綠營士氣大受鼓舞。反之,朱立倫和王如玄保持距離,街頭看不到合照看板,也盡量避免同台。
王如玄為軍宅風波,忙著撇清、道歉和自責,可惜一切來的太晚,社會大眾不大領情,眼看大事不妙,朱立倫反過來和洪秀柱熱情擁抱,一叫阿姨,一叫少爺,好不親熱,不知就裡的人,還以為洪秀柱是朱的副手。
國民黨士氣低迷,各地立委自求多福,各人顧性命,不想被黨拖累。從北到南,很少見到國民黨旗幟,除非是不打算當選的候選人。以往派政務官下鄉輔選盛況,這次提都不提,大部分立委都婉拒朱立倫站台,對王如玄更避之唯恐不及。
從各種民調來看,國民黨支持度高於朱立倫至少10%,和當年馬英九大於國民黨,完全相反。朱立倫回過頭來鞏固基本盤,有不得不的苦衷。但立委和總統一起選,打對立牌,對士氣渙散的國民黨,只會雪上加霜,對氣勢正旺的綠營,卻正中下懷。 

政治形象面目全非

朱立倫提名王如玄,本想改變政黨形象,用心良好,現在放棄王而擁抱洪秀柱,走回頭路,兩頭落空,裡外不是人。他的形象和一年前判若兩人,甚至和半年前也大不同。他的外表變化不多,但在政治上,幾乎面目全非。 



司馬觀點:朱大少爺(江春男)

2015年12月09日 王如玄承認買賣12戶軍宅,賣出9戶,並承諾捐出1380萬投資所得作公益,她聲淚俱下,認為自己是不孝順的女兒,對不起家人,這一幕令人感動,但是,她留下的疑點很多,國民黨選情並沒有因此止血。


獲利太少最大疑點

最大的疑點是她的獲利太少,9戶只賺1380萬,每戶100多萬元,其中包括仁愛新城和世貿新城這兩個熱門軍舍,與一般人理解的行情差距太大,她沒有提出買賣合約,口說無憑。許多人認為她仍有所隱瞞。
危機管理貴在迅速,王如玄拖了3個禮拜,傷害已經造成,現在出面講得再清楚,也太晚了,她的形象被放大濃縮,並固定化。一位勞工子女、人權律師,竟然長期炒作軍宅買賣,現在要再上一層樓,當然要接受嚴格檢驗,這是各政黨一體適用的政治遊戲規則。
從她一心往上爬的個性來看,幫黃世銘辯護,顯然不是為了伸張社會正義,而是要表功,討好馬英九,朱立倫談起住宅政策,誇誇其談,煞有其事,卻專挑一位炒軍舍老手當副手,這種知人之明,對他的領導能力是沉重打擊。
新北市前副市長許志堅因收受賄賂被起訴,現在又發生王如玄的軍舍案,朱立倫先後兩位副手,都有問題,他知人善用的能力,實在禁不起考驗。 

面對危機只罵對手


明明是一番兩瞪眼的事實,朱立倫卻不敢面對,不敢檢討,不會危機處理,反而義正辭嚴,嚴厲抨擊民進黨的負面宣傳,如今王如玄出來道歉,朱立倫卻沉默無語,好像此事與他無關,他似乎毫無責任。洪秀柱尖牙利嘴,快人快語,脫口而出稱他是少爺,一語中的。但朱大少爺面對這局面怎麼撐下去,令人好奇。 

可怕臉色的朱立倫、洪秀柱"破冰"
洪秀柱努力要選後的KMT 主席位子。

站台挺朱 洪秀柱:過去就讓它過去

選戰倒數42天,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成立全國競選總部,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首度替朱立倫站台。洪秀柱在致詞時向挺柱者喊話,「過去就讓它過去,只有敞開胸膛才能大步向前」,為了兩岸和平、人民生計、國家未來和下一代希望,共同打拚,呼籲大家共同支持國民黨提名的朱立倫。

國民黨經過換柱風暴,黨內裂痕亟待修補,朱立倫前天晚間親赴洪秀柱官邸,邀請洪秀柱出席競總成立大會,並加入競選團隊。外界將朱洪破冰視為團結的最後一塊拼圖,洪秀柱說,同志間沒有冰,「我們要在乎的是人民心中跟我們有沒有那塊冰,打破我們跟人民隔閡的冰,冰打破了人心熱起來才有勝選可能,我們要設法讓大家感動,人心熱起來」。

洪秀柱指出,我們真的要深自檢討,為何今日面臨險峻局面,尤其是台上一排重量級領導,每個人都要捫心自問,今天國家和黨走到這樣地步,孰令致之?洪秀柱呼籲,重新檢討,讓人民感到這個黨值得期待信賴。(張文馨/台北報導)




司馬觀點:朱立倫的三無(江春男)

1028

有人說政治謊言是白色謊言,政治是高明的騙術,但是說到底,誠信還是領導人最重要的資產,沒有誠信,人格破產,一定走不遠。
朱立倫競選黨主席之後拒選總統,說他只負責輔選,說了很多遍,最後變成舍我其誰。他先拉拔洪秀柱,說要全力輔選,言猶在耳,卻硬把她拔下來,自己取而代之。他說幾十次做好做滿,現在全部推翻,好像沒有講過。
這不是騙不騙,而是沒有誠信,沒有原則,沒有道義的三無問題。這不是高明不高明,而是禮義廉的問題。他的人格特質在這過程中暴露無遺。他出馬後,藍營立委的士氣有些改善,但他個人的民調,卻還往下滑,這不必意外。
以前他有改革派形象,因為年輕、理性、務實、意識形態不強、走中間路線,在國民黨內是一股清新力量。想不到他一出馬,立刻採取激進對抗路線,拿起民族主義大旗,刻意操作統獨大戰。他過去優點完全不見了,只剩下假面具。
國民黨擁有絕對多數的時候,他不敢談內閣制,現在即將失去多數,他突然發現內閣制的諸多優點,開始奔走疾呼,煞有其事地找民進黨辯論,其實他做的是無本生意。
在黨內鬥爭期間,他善觀風色,依違兩造,和王金平保持安全距離,什麼事也不讓王知道,把他晾在一邊。
現在需要王的大力幫忙,立刻製造朱王結盟的假象,對王禮遇有加。還說民主國家的國會議長都是超然中立,不應有任期限制,話說的多漂亮,但為什麼不早說呢? 

對一中態度搖擺

在維基解密中,他是潛伏在馬身旁最深的喉嚨。依他的背景,對美國坦率友好是很自然的事,但是他的坦率超乎自然,甚至超越政治底線。他到北京大談兩岸一中,回來台灣卻痛批洪秀柱的終極統一,你說北京會信這種人嗎?
對老美如此,對洪秀柱如此,對王金平如此,對蔡英文更不會有底線。剩下來的幾十天,他只剩下最後也是唯一的一招,就是操作藍綠對立。可惜的是,他雖然很聰明,但多數人也不是笨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