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The cartoonist Ed Steed; 馬來西亞漫畫家:Najib Razak總理、拉特(LAT)、祖納(Zunar)

The cartoonist Ed Steed spent his summer days at Japanese baseball games, sketching the players from teams such as the Hiroshima Carp and the Kyoto Flora.

The cartoonist Edward Steed spent the summer in Japan and, with nothing better to do, ended up going to a lot of baseball games.
NYER.CM|由 EDWARD STEED 上傳




記者來鴻:敢揪老虎尾巴的漫畫家



Image caption祖納的漫畫—納吉布總理是大法官

馬來西亞總理金融、腐敗醜聞纏身。面對「下台」呼聲,納吉布堅稱決不投降。政壇紛亂,為漫畫家提供了豐富素材。問題是,拿筆作武器、在「紅二代」頭上動土,後果可能也很嚴重。
闊別八年,吉隆坡這樣的城市一定會發生不少變化,但是,歌梨城咖啡廳(Coliseum Cafe)彷彿封存在時光隧道,以不變應萬變。
咖啡廳依然保持著殖民時代的舊貌。當年,這裏是吉隆坡最時尚的消遣場所,橡膠園主、軍官、錫礦老闆消磨時光的好地方。
近年來,歌梨城古老的皮沙發重新翻修過,吧台後換成了新面孔,但是牆上依然掛著穆罕默德·諾爾·哈立德(Mohammad Nor Khalid's)當年不時光顧期間創作的漫畫。
也許,大多數馬來西亞人並不熟悉哈立德這個名字,但是,一提他的筆名拉特(LAT),8歲到80歲之間的男女老少幾乎所有人都立刻面露笑容。
自從1970年代早期,拉特一直用畫筆記錄著馬來西亞的變遷。他的第一本漫畫集《Kampung Boy》,生動有趣、聲情並茂地描繪了自己童年時代的大馬鄉間生活。這本書、還有拉特其他作品讓我獲益匪淺。

Image caption祖納因為社交媒體發帖被控罪

但是,拉特真正的天才—我可不是輕易動用天才這樣的字眼—在於他可以幽默、但又毫無惡意地說出那些讓人無法說出口的時下話題。
偉大的漫畫家也都是偉大的說真話的人。在馬來西亞這樣的國家,真相很多時候並不受人歡迎,敢於說真話、但又不受到臭罵是真正的技巧。拉特就擁有此類高超技巧。 就連易怒的前總理馬哈蒂爾都是拉特的粉絲,儘管拉特曾經凖確地刻畫馬哈蒂爾的壞脾氣和不耐煩。
我很佩服的另外一位馬來西亞漫畫家好像不大擔心冒犯別人。最近我和Zulkiflee Anwar UlHaque聊過一次。大家可能更了解他的筆名祖納(Zunar)。祖納正在倫敦、紐約各地奔走,引起外界對他所受「煽動叛亂」指控的關注。
我家裏牆上掛著一幅祖納的作品。畫的是伊拉克戰爭前夜馬哈蒂爾在議會。那一天,我是唯一一位在現場的外國記者,聽馬哈蒂爾痛斥邪惡的西方媒體。這是我最喜歡的我在馬來西亞工作那段時間的紀念品。
祖納之尖刻,與拉特之柔美堪有一比。他的創作靈感來自激憤、以及對馬來西亞公共生活中腐敗的不公正感。
有時候,他的尖銳、殘酷可以和詹姆斯·吉爾雷(James Gillray)或者托馬斯·納斯特(Thomas Nast)—英國美國政治漫畫之父—相比美。

Image caption馬來西亞人抗議示威要求納吉布辭職

儘管長期以來,馬來西亞一直給祖納這樣的畫家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諷刺目標,事實證明,現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算得上真正的天賜良機。
納吉布是純種政治動物。他的父親是馬來西亞第二任總理、叔叔是第三任。納吉布23歲進入議會,2009年出任總理。我們雙方都認識的熟人告訴我,納吉布曾經說,他在「河岸街的辛普森」—倫敦一家比較老派的餐館—和在吉隆坡一樣,都有一種賓至如歸的自如感。
我還真信。納吉布曾經在英國上私校,他的穿衣打扮隱隱透露出「薩維爾街」和「傑明街」的風範,這是倫敦中心以高端定制男裝裁縫店聞名的地區。確實,納吉布看上去既是英國紳士、也是馬來政壇紅二代。
既然是紳士,他說的,我當然就該信吧。納吉布說了,他和蒙古模特之死絕對無關,他的前任左膀右臂被指捲入此案。納吉布還說,和他擔任國防部長期間那一堆採購醜聞也無關。再往近看還有一件小事。據稱,7億美元神秘進入納吉布個人帳戶。納吉布堅稱,這筆錢來自捐款,不是他出任主席的那個負債深重的國營投資公司。
納吉布方方面面可能完全清白。麻煩事兒是,越來越多的馬來西亞人、其中也包括納吉布自己領導政黨之內的人,都心有疑慮。祖納非常無情,無情到他的書被封的地步。但是,當局並沒有因為他的漫畫向他提出控罪,而是因為他在社交網站發帖指控馬拉西亞法官腐敗。

Image caption納吉布否認所有指控

這樣的指控比較普遍,但很少有人被控罪。我問祖納爾是否會出庭辯解,他回答,「當然會。」之後離開,去面對可能長達43年的牢獄之災。
在馬來西亞,敢揪老虎的尾巴,你可能要付出這樣的代價。
吉隆坡。那個悶熱的夜晚,我和老朋友吃著咖喱飯消磨時光。除了納吉布,他們談論的其他話題很少。
朋友們為深愛的馬來西亞寬鬆、包容、多文化的氛圍擔憂。他們指責納吉布和他的跟隨者要為伊斯蘭極端分子、宗教警察、極右暴徒觸角越來越廣負責。
新出台的安全法案涵蓋面很廣,賦予納吉布更大的權力。馬來西亞現在更需要說真話的人警醒世人,其中包括漫畫家和他們手中的羽毛筆:拉特,用他柔和的筆尾;祖納,用他鋒利的筆尖。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