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蘋論:認清689已經回不來了;分裂投票 好:朱跟馬差不多,改革是用來騙選票的;柯文哲、林義雄、【姚人多】首都大亂鬥、民進黨。黃珊珊,楊實秋,李慶元


蘋論:

認清689已經回不來了

胡志強說,國民黨還有逆轉勝的機會,「只要當初投馬英九的689萬票出來,我們就贏定了。」這話如果是向藍軍基本盤喊喊話還可以,不過若就這次選舉的選民結構、政黨理念到選戰策略來看,藍軍必須認清,689已經回不來了;若國民黨還不改弦更張,甚而可能在這次選後退化成一個中小型政黨,難以翻身。
首先,就選民結構而言,這4年來新生了超過120萬的年輕選民,也凋零了超過60萬的老年人口;眾所周知,年輕選民多是「天然獨」,這將近200萬選民結構的轉換對國民黨很不利。而這4年內,也是首次發生國民黨政黨支持度落後於民進黨約一成的狀況,且這趨勢已維持超過一年,台灣傳統藍綠板塊為五五對四五的說法已不適用。

政策得罪基本盤

其次,從社經政策來看,藍綠都是中間偏右的政黨,其最大分野在於統獨與中國政策;國民黨之所以能長期在台灣執政,是因為選民認為它相對於民進黨更為中道穩健,能夠維護台灣利益;不過,這種長期認知在太陽花學運後被顛覆,加上繼之而來的朱習會、洪秀柱的「一中同表」以及馬習會,國民黨幾乎是主動讓出「維持現狀」的戰略高地給民進黨。這種印象轉換一旦被建構,極不容易扭轉。
第三、由於朱立倫的民調更低於國民黨支持度,造成他選戰的議題設定極為保守,始終以召喚藍軍基本盤為主策略;沒想到,從換柱風波、不分區名單到王如玄軍宅案,朱的每一次選戰出招都得罪藍營基本盤;中立選民跑光光,藍營選民又不欣賞,造成朱兩頭落空的窘境。 

中立選民不支持

這幾天密集公布的多份民調都顯示,朱立倫總以超過2成的支持度落後蔡英文,其中最怵目驚心的訊息是,朱在中立選民的支持度都只有個位數,甚而低於宋楚瑜,其景況與一年前的連勝文如出一轍。朱與連兩競選陣營總希望「召喚」藍軍基本盤,但都不願認真思考「此盤」已非「彼盤」,不但藍軍回流有限,甚而趕跑了可能的中立支持者。選戰為何一直沒起色?午夜夢迴的朱立倫該想想,他從政10多年累積的溫和理性形象都到哪裡去了?
台灣變了,689也變了,只有國民黨還不變。這是這場總統選舉進行到現在,如此冷清又毫無看頭的原因。 

分裂投票 好
2015年12月18日

誰都知道明年選舉會發生分裂投票的現象,也就是個別選民總統投A黨候選人;立委投B黨或無黨籍候選人;政黨票投C黨或某政團。這樣的情形很有趣,但也複雜,且三項選擇互相影響,造成情緒及感情因素介入較以前歷次選舉都深入。
青年不忠於政黨
譬如張三是淺藍選民,但對朱立倫沒有好感,決定總統投蔡英文;但是內心不安,對背叛國民黨深懷罪惡感,於是政黨票決定投國民黨。區域立委原該投國民黨候選人李四,但張三不喜歡李四,就選擇投時代力量的王五。這種典型的分裂投票有什麼不妥嗎?
其實很矛盾。若蔡英文當選後,會和國民黨立委妥協嗎?不會,而且會勢如水火,蔡行政當局提出的提案,一定被國民黨立委抵死杯葛。那麼張三投了蔡,又投了政黨票給國民黨,理論上形成自己打自己的矛盾,如何得解?當然,任何人都可以說總統我喜歡選A先生、但我不喜歡A的黨,所以政黨票我投別的黨,而立委我選擇民國黨來制衡前兩個黨,沒有人可以挑戰這個選擇,雖然看起來矛盾。如果只選總統,張三沒有政黨票來平衡、安慰他背叛國民黨的罪惡感,就不會選擇蔡英文,只能投朱立倫,結局就會不同。同理,區域立委的選舉也與政黨票和總統票有連動關係。
如果是深藍鐵票部隊,結果又會不同。鐵桿藍軍吳六的三張選票都給國民黨候選人,完全不管候選人是不是狡猾投機,沒有誠信之人。好在這種選民像禿鷹一樣逐漸絕種。年輕選民不忠於政黨及個人,分裂投票才會普遍。 

助新血流進政界

若台灣分裂投票成為較固定的模式,將鼓勵政治參與使小黨和第三勢力可以分到部分政治資源,台灣政治將更多元,新血也會源源不絕流進政界,衝垮拒絕改革的死硬保守派。分裂投票對台灣的政治改革具有正面的功效,越多改革的菁英加入,保守反動、落後過時的國民黨越遭稀釋,改革的阻礙越少。
朱立倫一口一個改革,他一共說了24次「做好、做完」此任的新北市長,結果呢?可信嗎?足見朱跟馬差不多,改革是用來騙選票的。 


【姚人多專欄】首都大亂鬥2015-12-16 12:30
民進黨在首都裡,有實力勝選的人被林義雄宣判死刑,又必須與柯文哲妥協。狂人的實力,加上聖人的神諭,共同造就了素人的政治舞台。大亂鬥於是在台北這個城市中展開。
姚人多

民進黨中常會日前針對這次立法委員選舉沒有提名的選區,通過一份支持的名單。這份名單公布之後,雖然談不上輿論譁然,不過,也引發不少媒體的討論。討論的焦點多半擺在幾個特定的候選人身上,比如說,親民黨的黃珊珊,以及被國民黨開除的楊實秋與李慶元。

一項賠本的政治交易

論者指出,民進黨的名單沒有任何理想性,也無法歸納出任何道德原則,簡單地說,它既沒有進步,也沒有改革。它是基於勝選的考量所做出的裁量,或者,它單純只是一項政治交易,而且是一項賠本的政治交易。
這些批評有它的道理。畢竟,政黨總需要一些理念來支撐。而且要說服民進黨的長期支持者,走進投票所,把章蓋在印有李慶元等人照片的欄位上,實在是一件高難度的事。這些支持者對李慶元這幾個人,多年來累積了不少情緒。現在,黨的高層在一種未跟支持者溝通的情況下,不僅與他們和解,甚至還下令,支持者必須改變多年來的思考方式。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政治冒險。
民進黨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認為,這個問題沒有答案。之所以沒有答案,是因為這是一個假問題。或者,應該這樣說,這種問問題的方式根本就錯了。問題應該倒過來問,民進黨能不這樣做嗎?
在台灣的政治中,台北市是一個最奇妙的地方。在這個城市裡,最進步的思維與最保守的心態,以一種非常神奇的方式與比例共同存在。最期待改變的人住在這裡,最抗拒改變的人也住在這裡。進步勢力與社運人士在這裡找到同溫層,深藍勢力也在這裡建立最後的堡壘。

必須與柯文哲妥協

民進黨在這個城市裡占不到便宜,即使國民黨的政治版圖已經接近分崩離析,這個城市的大部分地方,只要掛上民進黨的旗子,選民會自然產生一種排斥感。沒有人可以很精準地說明這種排斥感的原因與歷史淵源,也沒有人知道要如何改善它,這麼多年,民進黨在這個號稱首都的地方,始終是抱持著一種得過且過、欲振乏力的態度在經營。
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民進黨要推出自己的候選人,他們勢必只能推出在地方上經營許久的議員。不過,這種提名方式在很早之前就被林義雄宣判死刑。這位台灣政壇的聖人,表面上批評民進黨,實質上卻為今日我們看到的首都大亂鬥開啟了契機。
有實力勝選的人不能選,這是民進黨在台北的最大困境。然後,另一個困境是,他們必須與柯文哲妥協。柯文哲是一個狂人,而且是一個喜歡政治的狂人。他上任之後,曾經短暫地為這個城市帶來新氣象。不過,一年過去了,重大的城市風貌與風格的改變並沒有發生。聰明的他很快就知道,原來搞政治比改變城市容易得多,而且有趣得多。
於是,他開始到很多地方去看立委候選人,他發明了很多不叫站台的站台方式。這些候選人,除了國民黨之外,什麼政黨色彩都有。他也許不想弄出一個正式的柯系,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想讓自己成為國內一股有分量的政治勢力。民進黨當然知道他在幹嘛,經過評估,他們不願意在這次選舉中與這股勢力決裂。

聖人與狂人造就素人

狂人的實力,加上聖人的神諭,共同造就了素人的政治舞台。大亂鬥於是在這個城市中展開。
當初,聖人心中最好的構想是,有足夠多的好素人來跟民進黨合作。不過,無奈的是,素人真的滿多的,可惜成氣候的卻不多。民進黨不是不讓,他們是不知道要讓誰。加上,聖人青睞與期待的素人,狂人不見得買單。素人無法打倒國民黨,狂人需要累積政治實力,民進黨又不得不投入選戰,這就造就了像李慶元這樣的人活動的空間,同時也造就了首都改革陣線這個詭異的產物。
離開了國民黨之後的政治人物就不是藍的嗎?被國民黨開除黨籍之後的人就不再是個統派嗎?這是好問題。不過,柯文哲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事實上,如果把他全台灣支持的對象全部加起來,那絕對是一幅無法解釋的政治畫面。

魚先幫水,還是水先幫魚?

民進黨難堪的地方在於,柯文哲不需要解釋或回答這幅怪誕的畫面,民進黨卻責無旁貸。然而,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可以解釋首都改革陣線的原則與理念,除非這些人共同簽署一個聲明,或者,幾個比較有爭議的人,向民進黨釋出極具象徵意義的善意。比如說,針對阿扁的特赦表態,或者,扮演批評馬英九的急先鋒。
魚幫水,水幫魚,這是我們常常在政治領域中聽到的話語。政治本來就是協商,本來就是在共同利益之下各取所需。不過,現在民進黨的問題是,他們的池子裡突然跑來幾隻原先不在這個池子的魚。
究竟魚要先幫水,還是水先幫魚,這正在考驗著民進黨高層的智慧。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