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軍宅」問題下週將會引爆?!...台灣國宅軍宅的禿鷹貪瀆集團 (陳權欣)。榮星花園案

溫紳分享了蔡漢勳相片
目前浮出的「軍宅」問題是冰山一角!
它會拖垮藍營多位軍系立委,下週將會引爆?!

陳權欣

他們連正義國宅七十六間一樓店舖都盜賣 (詳下)

偉中兄真的看你們這樣傑出這樣愛國民黨的人
一個個被推出去替他們辯護

你們捫心自問值不值得
你們根本不了解整個問題所在
你們怎麼辯 

你們連你們的誠信都被他們賣掉了
會被全國人所唾棄讓人看了不忍
你們愛一個人愛一個黨可以愛到讓自已昏盲
講很多連自己都講不清楚這種地步
那不是愛那是一種愚昧
你們讓自已走上絕路連你生而為人的價值都沒有了
你們辯的這樣辛苦這樣無力還繼續下去
會讓人懷疑
你們幾人是他們禿鷹貪瀆集團的共犯結構
你們有沒有想清楚這個嚴重問題

連天后伊能靜名嘴王時齊都是軍眷之後
都跟你們一樣都是第二代第三代
他們為什麼可以跳出來
你們卻選擇背負跟他們一樣侵吞榮民老伯伯住家之惡名
你們所走的是一條陪葬之路你們還要走下去嗎

我是跑過台北市國宅處的新聞記者
我知道其中的問題有些事也不是大家所說的這樣

僻如有些眷戶為什麼要補差價有些人不要補
那要看國宅軍宅的地段與所建國宅成本
他的成本很高但要分一戶給原眷戶
那就就要補那個按軍階的規定政府核給你的價錢
去補那個差價
你不想補的人就由他們國防部眷服處的安排
讓你住到價錢比較低的國宅或被遊說領了一點錢

老兵可憐就可憐在這些眉眉角角的地方很多
變成這些禿鷹集團特權有炒作的空間

政府建國宅主要是照顧榮民軍職這些人
他是不能賺錢的
依當時的國宅條例國宅一樓是要公開標售
拿這些錢去填補國宅基金
但他們大膽到什麼程度連郝柏村當國防部長時
所建的正義國宅七十六間店舖一樓都被用人頭盜賣

我跑國宅處的新聞
全台北就我一個人寫正義國宅七十六間店舖被盜賣案
但很可憐啊
我要等我的長官休假才能寫
因為我的的長官也住青年國宅
我是天天被我的長官修理我才逃回新竹

正義國宅被盜賣案為什麼沒有被我炒起來
是因為他們看到中國時報的新聞嚇死了
匆匆推出榮星花園案來壓這件案子

周伯倫周陳阿春五位台北市議員為榮星花園案被捉去關
松山延壽國宅有很大部份是海砂所建是我揭發的
成功國宅十億鋼筋建材沒列進成本是我揭發的

丹鳳山原是日本海軍宿舍日本戰敗離去
日本海軍當年承辦土地管理的一位日本老人叫中山居正
回來台灣看到這些土地變成菲律賓回國周姓僑領的財團所有
他說陳記者好奇怪我離開台灣的時候
把丹鳳山上四十甲的土地還給十二位北投人
怎麼這土地會被財團把其中二十公頃建了全北投最漂亮
比陽明山還美的威靈頓山莊
還有二十公頃在那幾年連績發生的好幾場的山林大火
漫天大火燒紅的灰燼把北投人的頭頂上的丹鳳山天空都染紅了
日本老人看到他們以前所建宿舍
滿山的櫻花跟松樹燒成只剩一棵在寒風中枯立

我在旁邊在他指點下看風吹草偃芒花之下白碑片片
這就是台灣人把丹鳳山都看是龍脈日本人在這邊建陽宅宿舍的原因
很多北投人看日本人走了這片土地荒了
就把祖先的骨灰暫放另外二十公頃的丹鳳山上
廣東將軍陳濟堂的墓園被不肖子孫毀了
如羅馬殿堂的巨柱傾倒
墓塋被挖說要把骨骸遷回廣東祖墳
它只是一座衣冠塚啊
實則是要把這片墓園買給財團
墓園石階前鎮守將軍安全的二隻巨獅可還安在
丹鳳山啊丹鳳山我夢中的丹鳳山
這二十公頃土地還是轉手給財團接收
看滿山墓碑找人一把火把全部山景櫻花松樹燒光

二十幾年前的事了現在想來還很心酸
北投山上現在還有周姓僑領爸爸名字所取名的一條路
原來菲律賓僑領騙老蔣要在丹鳳山上建國宅照顧老兵
天啊我聽到這故事我陪著掉眼淚
我把這些故事全部寫在中國時報刊登
就叫北投丹鳳山要建國宅的龍脈傳奇故事

只能說天理昭彰讓我看到國防部眷服處這批禿鷹集團
因王如玄的貪全面爆發
我看到桃園機場查獲幾件帶著巨額現金出境案
讓我聯想這個問題有點可疑
你們以為只有王如玄嗎
這個集團大到動搖國本無人敢曝

只有一位空軍上校鄒先生是正義國宅戶
連升將軍都不要跟這些軍方拼了卅年
告遍所有眷服處高官卻沒有人理他
你們這些眷服處與台北市政府國宅處所有的承辦國宅高階人員
黃復興所有成員高階
你們這些軍系立委所有的立委

你們這些住國宅的市議員

你們這些所有監察委員設籍台北地區者

還有很多很多當代在我前面跑國宅處的新聞記者

你們捫心自問有多少人住國宅

或經手國宅的買賣

白副市長你形象很好還住興隆國宅嗎

連白副市長都分到一戶全台北地點最佳在中正紀念堂旁的國宅

黃大洲馬英九郝龍斌你們的親人有沒有分到國宅

其他國宅處的高官呢

連司法院政風處長王如玄的老公黃東焄也跳進去炒作軍宅

其他檢調司法人員呢

不要以為把國宅改名為軍宅

就可掩飾你們的貪

全部一樣都是欺侮老榮民的共犯結構

是台灣有史以來的最惡質最貪最壞的一群人

我強調是我二十年前在

台北市中國時報總社跑台北市政府國宅處跟政風處所見所聞。

按=對機場出現巨款闖關問題
我是新聞記者就要比大家更敏感,點出問題,但這有可能錯,僅止於一種想法有待驗證。他是因為在很特殊時間,環境下出現的特殊狀況,我是記者,就要提出我的觀察,說不定是太多太多人看到情況不對,依這種模式把錢帶走了。因為這種事是二十年來,第一次碰到這把火竟然燒到這些人身上,因為連國防部都被有擔當的立委質詢要國防部出面負責調查向社會交待,這些禿鷹集團的外圍因沈不住氣也因錢太多了,慌了後的很笨做法。航警局只說他們帶這樣多錢去馬來西亞買房,好有意思的說法,不更增加我們的懷疑,買房賣房,他們腦筋只有這種交易想法,也不會掩飾一下講法,天底下有人帶著一千多萬現金,從國之大門,冒著被查獲的危險,去國外買房,真是嚇壞一般老百姓。 

---

Windson Chen 分享了陳權欣相片
且看同鄉的同業揭發國防部眷服處禿鷹集團及其抓爪牙的吃相~
何以過去的市府工務局長都是由聯勤高階的中將轉任?原來如此!

------
榮星花園案
    這既是一起經濟事件,又是一起充滿內部派系矛盾和鬥爭的政治事件。1987年6月,原經營榮星花園的榮星公司,依有關規定向公園處申請獎勵投資開發榮星花園,並且經過公園處初審合格。1988年間,台北市議會審議小組分別為榮星花園開發案舉行了3次審議會議,原則上認為榮星開發可以接受。但就在市議會工務審查小組審查市府總額預算時,卻突然發生議員圍剿榮星案之事。在1988年5月18至21日審查期間,除了周陳阿春一人贊成外,其他都因本案減少了綠地面積而提出反對。然而到了5月31日,在市議會中,原本反對榮星案的市議員態度突然有了明顯的轉變,無條件同意榮星開發案。
  
    1988年12月中旬,《民進週刊》發表文章披露榮星花園開發案有舞弊之情。12月19日,民進黨議員陳勝宏在台北市議會上又進一步宣稱,“榮星案的賄款撒向了市府官員及議員”。台北市議會當即宣佈將此案交“調查局”偵辦。1989年元月16日經搜查後,“調查局”約談了前公園處處長馮汶波等6人,次日由地檢處收押了馮汶波等3名公職人員。元月20日拘提了周伯倫、康水木、王昆和、周陳阿春、許文龍、陳俊源等6名議員,於是案情有了重大發展。3月21日,台北地檢處宣佈偵查終結。分別以貪污、圖利及泄密等罪嫌,對7名涉案的台北市議員、6名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官員、4名僑福建設有限公司有關人員共17人提起公訴。榮星花園案因多名市議員和官員涉案,引起巨大的社會震憾。國民黨、民進黨均因涉案而倍受困擾。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