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蘋論:朱立倫叫魂;國民黨變賣黨產形同「銷贓」、轉型正義先討黨產

蘋論:朱立倫叫魂

2015年12月24日國民黨的選舉無論是總統、立委還是政黨不分區,都已經氣息奄奄、坐以待斃。從找來正毅哼哈二將,加上個胡裡胡塗的王育敏,史稱新三寶即可看出。這種水平的活寶都上了檯面,國民黨的侷促落寞可想而知。


呼喚深藍基本盤

不只如此,國民黨眾家男兒人富志短,擔不起重任,只好拱出周美青、高婉倩、洪秀柱打出「三娘教子」牌來救選情,洪秀柱說要女人來救黨。可就算這三娘加上王育敏四娘教子(朱立倫),也頂不住王如玄式山崩。王女士一個抵四個還綽綽有餘,巾幗不讓鬚眉也。
國民黨知道現在想爭取淺藍已經「寡婦死兒子─沒指(子)望」,更別肖想淺綠和中間選民,只好呼喚深藍基本盤:「夜已深欲何待,快回來回我船……」可是深藍已經對朱立倫徹底絕望,無論如何「回不去」了。
目前黨內五大門派各有算計,王金平本土派的目標是王再擔任立院院長,若無可能,至少能選上黨主席,雖不如院長風光,卻有鉅額黨產可支配,供大家揮霍。馬英九派目的在下台後繼續發揮對黨的影響力,若能代表黨再去馬習會,則妙不可言。朱立倫派的美夢是朱當選總統,大家雨露均霑,再不濟也可繼續當新北市長,徐圖再舉。
元老派當然希望國民黨繼續執政,但都心知肚明必敗無疑,為了選後沒自己的責任,紛紛離得遠遠的,作勢團結,吟唱其實你不懂我的心。黃復興派一肚子怨氣,揚言棄投國民黨,再給它教訓,以擁票自重要脅黨不得改革。 
洪秀柱日前感慨說,選總統好像唐三藏西天取經,「路上有各種妖魔鬼怪」,指的是黨內的妖魔鬼怪。國民黨要叫回來的選民多是妖魔鬼怪,朱立倫就是叫魂道士。據說,清朝乾隆年間,民間術士若把受害人的名字、毛髮、衣物拿來作法,對方就會發病、死亡、其魂魄精氣會被術士偷取,為術士服務。 

被黨內看破手腳

朱立倫叫魂就是要把深藍的魂魄精氣召來,為他服務,方法是打團結牌、打恐嚇牌、打溫情牌、打利益牌,以為四牌一出,誰與爭鋒,要大家含淚、含恨、含血投票。可惜朱在近半年來的表演太扯爛污,黨內各派早已看破他的手腳,拒絕含屎投票。現在怎麼叫魂都叫不回來了。 


蘋論:變賣黨產形同「銷贓」

 

選情不樂觀,國民黨卻陸續公告要標售4筆現值達十多億的土地,加上日前陸續新成立的幾個基金會,顯然國民黨出脫黨產變現的意圖相當明顯。國民黨說這是黨產信託後的正常處分,問題是,處分這一大筆錢要做什麼?就算未必與挹注選舉經費有直接關係,但絕對與選後新一波的追討黨產行動有關。

互相攻伐如爭魔戒

國民黨黨產多少?根據內政部去年公布的政黨決算報告有225億,但這只是檯面上的,包括婦聯會、救國團等國民黨附隨組織所擁有的龐大不動產,恐怕更為驚人。中投前總經理劉維琪曾在1993年宣稱黨產達9639億,九千多億怎麼變成兩百多億?其中有多少豪奢聚斂與人謀不臧?挖出來怎堪聞問。
黨產之惡,實在已經無庸多言。當其他政黨候選人必須倚賴募款與支持者一筆筆的捐輸來籌措選舉經費時,國民黨候選人居然可以無限制靠這些威權時代聚斂來的金錢土地,進行不公平的選舉;而黨產也「異化」了國民黨,當其他政黨尋求以理念號召人民支持時,國民黨頭人們竟為了搶奪黨產「魔戒」而互相攻伐,那荒腔走板的換柱風波不就是龐大黨產降臨給國民黨的遺禍嗎?
馬英九十年前一度以「黨產歸零」為政見號召,但最後寧可讓外人訕笑政見跳票,也決意維繫黨產資源,足見這黨產「魔戒」實足以讓人喪失心智。現在的朱立倫索性不提黨產政見了,持續靠大筆的黨產捐輸維繫自己的競選能量與人脈,還用蒼白無力的「黨產信託」欺騙3歲小孩,這豈是任何一個民主政黨黨魁所當為。
國民黨很清楚,龐大不動產與土地極容易成為清算的標的,因此,早在十多年前民進黨執政時,即不斷地出脫黨產轉成現金、股票,意圖掩人耳目;這一波公開標售土地的作法,甚而可視為在預期黨產即將遭到清算前的「銷贓」行為。既然《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已經箭在弦上,也建議未來這特別法必須對這種極可能觸及背信的「銷贓」行為予以課責,遏阻黨產變私產,讓「銷贓者」血本無歸。 

轉型正義先討黨產

很難相信,在台灣已經民主化30年的此刻,竟還在討論當年威權政黨黨產如何處理的問題。這不是選舉政見的攻防,而是民主政治最基本的是非對錯;台灣要做轉型正義,就從追討不當黨產開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