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蕭美琴:認真的女孩,王如玄,吳永毅

吳念真導演:我完全是個人情感,要趕來替蕭美琴打氣加油,一位女生在花蓮打拼很辛苦,...認識她這樣久,她都沒有改變從政的初衷......。
但您可知道,吳念真講這句話,可是繞了多遠的路才到花蓮相挺的嗎?不容易,情義啊!
今天中午從台北出發到台中演講,下午搭乘四點的高鐵回到台北,再轉五…
PEOPLENEWS.TW

以下2013前:

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蕭美琴,更是從二十五歲就擔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副主任,累積豐沛的國際人脈。未來,將是能為自己創造舞台的「實戰領袖」時代。

主提案人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表示,二二八事件是台灣的歷史悲劇,許多家屬或後代因恐懼而未將事實告知下一代,也有因檔案流失,以及相關事證尚未經過政府整理公開,導致後代或受難者本人無法在期限內申請賠償。蕭美琴說,這次修法讓賠償申請期限延長4年,讓一部分家屬有時間可以處理賠償事宜,雖已事隔多年仍應繼續撫平歷史傷痛。
「賠償條例」第一條至第三條之一、第八條及第十一條 的修正已經在522日由總統令公布實施,故二二八基金會自524日開始已經重新受理受難者申請,基金會公告的受理申請期限為民國102524日起到民國106523日止。申請者需提供的各式文件與注意事項,詳洽二二八基金會網站,或02-23326228查詢。


 *****
王如玄請辭勞委會主委餘波盪漾!王如玄請辭之際,勞委會卻大動作花百萬在各報買廣告,此舉被外界認為是在公然嗆行政院。
行政院在王如玄請辭後,即傳出經建會研擬「外勞薪資脫鉤」,王如玄也有備而來,雖然今天起請假,但在她指示下,勞委會今天起在兩大商業媒體刊登廣告,捍衛「外勞薪資不能與基本工資脫鉤」立場,恰好又與行政院「互槓」,再次展現王如玄「捍衛到最後一 ...


王如玄在立法院罰站時老闆"陳沖"開記者會炒她頭路
勞委會主委王如玄今天傍晚因為基本工資調整不如預期請辭,引發政壇討論,國民黨社福衛環委員會的立委也在餐桌上表態力挺王如玄,要求陳冲一定要留住王如玄。陳冲回應表示,他與王如玄溝通多次,但是王如玄對政策十分堅持。

此君Wikipedia 資料豐富 似乎是網路寵兒或有運作....

王如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王如玄(1961年10月2日),台灣大學法律系法學士、輔仁大學法律學研究所法學碩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長年致力於兩性平權工作,關注於婚姻暴力、職場性別平等、職場性騷擾等議題。曾任新女性聯合會秘書長、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等職。現任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委。[2]






人間異語:難道任由工人淒涼老死(上)


更多專欄文章



吳永毅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Q:你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建築碩士和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學博士,如此亮眼學歷,為何投入勞工運動?
A: 我在美國柏克萊念書時,受到左派影響,當時台灣在保釣後,社運、黨外運動很蓬勃。我回台灣後,原想進學校教書。後來鄭村棋先回台,在《中時》擔任勞工記 者,把我帶進《中時》。民國77年,我們在《中時》搞工會,完全是擦槍走火。起因是國民黨怕媒體被勞工掌控,組織御用工會,社內記者張玉琴很生氣,就拉我 跟鄭村棋組勞方工會。其實社內早已累積很多怨氣,加上資方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後來我們大獲全勝,資方隨即解僱我們3個人。
我後來到《財訊》當記者3年,81年底進自主工聯,從此走上不歸路。在參與運動過程中,難免會碰到團體內挫,我就暫時逃開到香港理工大學念博士。再回台灣,就進到TIWA(台灣國際勞工研究協會)。
Q:你85年參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16年後,全關連的勞資問題沒解決,勞委會還對勞工提告,你怎麼看?
A:85年流出台灣的資本開始擴及中、大型企業,光半年就關掉7、8家大工廠,勞工開始集體抗爭,社會看到關廠潮來了。當時我是自主工聯執行長, 福昌紡織是我們的盟會;那時林子文是台北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管轄東菱電子;而毛振飛是自主工聯常執委,進聯福製衣幫忙,我們串聯被惡性倒閉的工廠,組成 全關連展開抗爭。工人癱瘓鐵軌,勞委會才以代墊關廠工人資遣退休費,日後跟資方求償的方式處理。我們以為事情就此結束。

抗爭空間甚至退步

民 國93至94年,審計部抽查「就業安定基金」,知道這筆貸款出去4.3億,要求勞委會追討。民國94年陳菊任勞委會主委,她知道這是燙手山芋,就請幕僚找 這批勞工的投保薪資來看,從600多人裡找了10個投保薪資最高的做為催討對象。這10人都是非自救會成員,後來有7人還錢,未還的3人,經法院判決敗 訴,但勞委會也沒強制執行還款。到王如玄任內,已是法律追溯效期末,才會對勞工全部提告。

Q:關廠案凸顯出什麼問題?

A: 工廠惡性倒閉,勞工唯一手段只有抗爭。但政府社會如何面對台灣企業的大量外移?怎解決勞資問題?這點16年來台灣完全沒進步;抗爭空間甚至還退步。另外, 當年李登輝想把台灣打造成福利國家,但福利國家須靠收稅,你沒資本,怎有稅收?關廠那一代勞工,現都已進入老年,沒稅收就沒長照,他們老年要如何度過?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Q:勞委會為保障勞工權益在100年5月實施勞動三法,對台灣勞工有實質幫助嗎?
A: 當資本留在台灣,企業得考慮社會關係、社會責任以及利潤分配,但當資本有出路時,勞工根本沒有談判空間。現在勞資雙方力量失衡,政府才給個勞動三法,有何用?最後勞動三法保護的還是國、公營企業,或像銀行、油電等大型工會,這些在勞資關係中,本來就相對有保障的。而底層真正最弱勢的勞工毫無籌碼,只要碰到 惡性倒閉,資本家就走人,勞工要找誰談?當資本須留在台灣,勞工仍有優勢的年代沒有勞動三法,現在失去優勢才給武器,為時已晚了。
再來是過去勞退舊制的設計,是要勞工一輩子在同一企業裡,年資累積夠久,才能領到勞退。問題是現在資本外移後,資方權力、選擇性更大,勞資關係也變彈性、零碎,舊制保障 不到勞工的老年所需。穩定就業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勞委會前主委許介圭在處理關廠案的同時,開始推動新制的個人帳戶。個人帳戶看似有保障,但也代表未來勞 工不可能穩定就業,資方可依各種理由不聘僱你,或改用約聘、外包制,非典型勞工會愈來愈多,這些都在關廠案後浮現。

縱容資方提撥不足

Q:這是政府失職?
A:舊制的問題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出現,藍綠都沒去解決,才會爆發華隆、太子汽車跟榮電案。目前舊制還有57萬人,徹底無解。而110萬人選擇新制,但仍有舊制年資,加起來共167萬人,從關廠案發生至今,政府都沒對策。
Q:新制有問題嗎?
A:去年透過立委質詢,勞委會才承認新制有18.3億提撥不足的爛帳。某些公司可能因資金周轉不靈,沒幫員工提撥,等到幾個月後公司倒閉,員工才發現帳戶裡沒錢,但公司已脫產,怎麼辦?告公司也沒用,變成跟關廠工人一樣悲慘。
Q:資方未提撥,不用罰錢嗎?
A:依法未提撥要罰滯納金,立委問勞委會,這筆滯納金已累積到2.2億,勞委會卻把它列為呆帳,理由是跟資方討不到。勞委會根本是縱容資方。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修《勞基法》第28條,讓「積欠工資墊償基金」擴大適用到退休金跟資遣費,但勞委會至今沒動靜。

「愈受挫愈想抗爭」

這 些年愈受挫,我愈想抗爭。畢竟我在工運20多年,那種直接面對各種生命的困難,挑戰大也很豐富。從歷史角度看,勞委會追討這筆錢,讓社會看到過去30年, 這群勞力密集的工人如何走過來?去面對他們老年有何狀況?否則這群第一代工人早被台灣歷史遺忘,沒老年保障,只有淒涼老死。我更擔憂的是,台灣在全球的資 本位置愈來愈下降,年輕人勞動條件愈來愈差,若沒新的組織力量,未來會更慘。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