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吳念真:我好希望有個像洪慈庸這樣的女兒;杜又陵(吳念真、許鞍華); 金馬獎的"追思逝世影人:永遠的微笑" (52屆)

我太太今年捐錢給一些候選人,洪女士的收據來的最快、最清白--有的(還)沒給。這可供您參考。
吳念真:我好希望有個像洪慈庸這樣的女兒
記者蔡育豪/台北報導 2015-12-21 22:45

「大家好,我是吳念真,我今年63歲,跟大家講年紀,不是要說我有多老,我是提醒大家,我們這年紀的人走過台灣最困苦的日子、最窮的日子和戒嚴的時期,在那個時代如果想要什麼,父母都會說少年人嘜管這些事……..國家的代誌你懂嗎?國家的代誌你能改變什麼,你好好的呷你耶頭路,好好的娶某生子就好…….現在想起來,當年如果不是有群少年仔、有熱情有希望的人、不怕死的人去辦黨外雜誌,去街頭運動,台灣就不會改變,搞不好民國105年的今天,總統人選還是他們說誰就是誰……。當洪仲丘事件發生時,我用父親的角度去想,如果是我的兒子發生這種不幸,我能做什麼,可能只能淚往肚吞,幹譙在心底,但是沒想到有位女孩站出來……」吳念真堅定但溫柔的用台語對著鏡頭說了七分多鐘。

堅持票投年輕人來改革台灣國會的吳念真,今(21)日特別為時代力量的洪慈庸與綠社盟的曾柏瑜,錄製相挺的影片。吳念真表示,他很喜歡洪慈庸的個人特質,尤其發生洪仲丘事件時,他在電視上看見洪慈庸戴著口罩,用很理性的態度、穩重的口條,控訴軍方的處理態度,「我好希望有這樣的女兒喔,家裡如果出事,她一定能為我出頭」沒有女兒的吳念真說,希望這支影片能說服跟他同齡同年代的台灣人。

吳念真說,今年以前他幫候選人站台的次數,一隻手數得完,「謝啟大、朱高正和最後一次站台是陳水扁競選連任台北市長時,就這三人」。十二月初,吳念真出現在綠社盟立委參選人李晏榕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時,坐在台下的民眾驚呼連連,搶著要與吳念真合照。吳念真上台講了五分鐘,李晏榕感動得眼角泛淚,因為她知道吳導已經很久不幫政治人物站台了。李晏榕說:「五分鐘太短了,就算讓吳導講一小時我都願意。」



不過,就在日前,與吳念真有三十年交情的柯一正導演邀請吳導去參加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黃國昌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吳念真才講一分鐘,台下的工作人員就舉牌「時間到」提醒,有些民眾反映時間太短了,而且這樣很不尊重吳導。不過,吳念真事後表示,他不會在意、也沒有生氣。黃國昌第一次參選,工作人員也都是年輕人,他們管控流程是工作態度,不能怪他們。「如果事先告訴我只有一分鐘,我就會準備一分鐘的精準內容,那天看到工作人員舉牌時,我就快速的說,你們(指台下的群眾)來這裡就一定會投他,我希望你們回家後再說服沒有來的親友要投黃國昌,這才重要。」



「會自發性到選舉造勢會場的人,一定就會投你」吳念真說,候選人都喜歡找名人名嘴或大老去站台,但激情的演說內容能增加多少票數,其實是有限的,所以訴求重點要精準,一定要提醒到場的人,你的責任不是只有一票。****

沒有研究,金馬獎的"追思逝世影人:永遠的微笑" (52屆)始於何年。可能也是學美國的。多半只是一張照片和名字等,很短。但,有總比沒有好。


上班路上接到許鞍華導演從香港打來的電話,問我說:杜又陵的葬禮什麼時候舉行?說她可能來不了,希望我能替她送個花...
聽到這樣的消息,既驚嚇也悵然。
網路上查了一下新聞,好像也只有寥寥幾則,內容大同小異,說他於二十一號猝逝,趙薇、蘇有朋表示哀悼...
這個人是個奇葩、是個傳奇,有時候避之唯恐不及,但久一不見卻又有點懷念。
和他合作過幾部電影,包括:老莫的第二個春天、魯冰花、客途秋恨...等等。
忽然想到,二十一號...不就是金馬獎頒獎典禮的那一天嗎?也不錯,至少他替自己找了一個最合適的告別的日子。
能否請他身邊親近的人跟我說一下告別式的時間和地點?
至少總要代替許鞍華導演去跟他說一聲:安息。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