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吳晟與吳志寧故事;願意 付出自己的生命去扺抗;淚看鎮壓 批江宜樺太冷血; 兩位旅台的中國人:讚許學生們爭自己的權利








New Net 新增了 4 張相片 — 與九歌


吳晟與吳志寧說:我們只能說是"愛好文學"的家庭

 2016臺北國際書展的臺灣出版主題館以臺灣的「文學家庭們」為主題,今日由國立臺灣文學館邀請詩人吳晟與兒子吳志寧進行了一場文學與音樂的「抬槓」。有著不一樣的觀念的兩個人,卻有著相同的默契,吳志寧說,「我爸是我最好的朋友」,字裡行間均透露出父子兩人濃厚的情感。
 同樣是課本作家的吳晟,有許多作品都讓來參展的學生感到熟悉,如中學時國文課本裡一定讀過選自《向孩子說》的〈負荷〉,還有《吾鄉印象》、《守護母親之河:筆記濁水溪》等,近年來與吳志寧「組團」合作,吳志寧為他的詩譜曲,製作專輯《甜蜜的負荷:吳晟詩.歌》與《吳晟詩歌2:野餐》;吳晟也當場告訴大家,他們將繼續合作,乾脆就以「吳晟加吳志寧」為專輯名稱,當個「父子走唱團」,吳志寧表示這個構想很好,但是專輯名稱須再討論。
 吳志寧說,我們從小都很好,除了課業,無論是一起吃爌肉飯、看景色、聊文學、論音樂,我都覺得我爸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他身上學到許多。他表示未來仍要繼續將爸爸的作品以不同的音樂方式呈現,不論是電音、迷幻搖滾等等之類的,都有吳晟的精神在裡面。
 吳晟說,兒子講的這番話讓他感到很貼心,不過他自己也說,我們父子之間的衝突,有時候真的很緊繃,任何時候在一起,只要不談到功課就很好,一談到功課就糟糕。
 吳志寧為此說明,事實上森林系一直是父親希望自己就讀的,希望他能在地球環境愈來愈差的時候,為社會盡一份心力。吳晟也指出,當時吳志寧成績差,學分被當光光,吳晟為此而感到憂心,因此「拋妻離鄉」去「當鬧鐘」一年,然而在某天半夜裡,遲遲不見吳志寧回家,真的非常傷心,因此認為是時候要放下了,於是留下紙條「各自保重,好自為之,我要回去陪我老婆了。」讓兒子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其實於「抬槓」的一開始,吳晟就提到自己的母親是位很嚴謹很有智慧的人,母親是個很早就抗拒農藥、免洗碗筷與電視的人,剛好他與太太都喜愛看書,就養成了全家都看書的習慣了。吳志寧也說,阿嬤是個想法很前衛的人。因此談到臺灣出版主題館這次主題「文學家庭」的稱呼,吳晟謙虛的笑著說,「其實我們應該只能說是『愛好文學』的家庭」,還揶揄了自己的兒子,告訴大家他們家資質越高的,越不出名;面對父親的詼諧言語,吳志寧在旁露出了靦腆的笑容說,姐姐的書賣得比他好,頓時現場一陣歡笑。
 吳晟的文學作品來自於他的生活經驗;吳志寧出色的音樂作品來自於他對音樂的熱愛。領域大相逕庭的父子,兩人碰撞出的火花,是一種衝突的美感,是一道熾熱的光芒。吳晟與吳志寧父子,以「音樂與文學」為參觀書展的民眾帶來了一個溫暖的午後時光,抵制了細雨霏霏的寒冬。




http://newnet.tw/Newsletter/Comment.aspx…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今天下午帶中國沙龍的同學拜訪我非常敬重的詩人吳晟老師,聽老師講述他對台灣的感情發展,談他面對大自然被發展的步伐踐踏的憤慨,談他對土地為什麼有深厚的感情,談他對於「單純」這個概念的理解,當然,也談他的詩歌。
茂密的林中,風吹過露台,身上有點冷,但是聽得我心裡熱熱的。一位詩人的執著與熱情,在我面前猶如一幅圖卷,在吳老師語調緩慢的講述中徐徐展開。

三月三十日凌晨,得到吳晟老師許可後公布的往事
。許悔之
吳晟老師、吳明益教授合編的「溼地 石化 島嶼想像」是有鹿文化出版的。對於馬英九在他競選連任前,決定停止國光石化的計畫,這本書是一個文件;但一件事,我放在心裡很久了。
剛剛喝了酒,我把吳晟老師吵醒,得到他的許可,把一件他的秘密心情,告訴大家。
吳晟老師透過馬英九的一位楊姓文膽,要他告訴馬英九,如果馬英九決定在溼地蓋國光石化,吳老師將會採取激烈手段,讓馬英九的競選連任,付出最慘烈的代價。
最慘烈的代價,其實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去扺抗。
今晚,跟兒子說這件事,他哭了。
今晚,我兒子在電話中向吳晟老師致敬。
一位長者,為什麼拚著生病的身軀奮鬥呢?
柯一正導演的病剛去治療,也在立法院陪伴著學生。
還有,許許多多人。
不是因為對馬英九的恨,因為,他不重要也不值得。
是因為對土地的愛!是因為殷望以後的人在這裡活得好好的。
三月三十日,讓我們在凱道,為自己、為我們愛的人、為後來者,奮鬥吧!


吳晟淚看鎮壓 批江宜樺太冷血
台灣文學作家吳晟認為執政者決定用武力鎮壓反服貿學運「太冷血了」,讓他數度忍不住掉淚。 (記者劉曉欣攝)
〔記者劉曉欣/彰化報導〕針對執政者流血鎮壓反服貿學運,知名台灣文學作家吳晟直言,行政院長江宜樺曾經身為教授,卻採取強力鎮壓來對待學生,完全沒有疼惜與不捨,真是太冷血了。
別再用造謠抹黑孩子
「這些都是我們的小孩!」吳晟說,他這幾天看新聞報導數度掉下眼淚,心情非常複雜,許多在場的學生他都認識,這些都是很單純有社會理想的人,是因為看到社會不公不義,才選擇挺身而出。
吳晟說,千萬不要再污衊他們的自主性,污衊他們的人格,污衊他們的智慧,污衊他們對於社會正義的單純理想,他們沒有權謀,更沒有被利用。
吳晟指出,清大研究生魏揚,他從小看到大,他兒子吳志寧也在反服貿學運現場,負責全場音響相關事宜,這些年輕人都是為了社會理想在表達聲音,執政者不要再用造謠抹黑那一套來污衊,「這真是太小看他們!」
吳晟認為,讓這群有著純真社會理想的學生、年輕人走上抗爭一途,實是因為他們對於台灣未來充滿憂慮,他們看到馬政府對財團的傾斜,對土地正義的不公不義,對環保生態的一再退讓,對在地產業的自生自滅,長期累積的不滿、憂慮與煩惱,終於在服貿議題展現出能量。


 ******
也許5-7天前,有一位旅台的老伯在台中的抗議場所,讚許學生們爭自己的權利。


遍地開花》32歲中國人支持反服貿:中國商人跪著賺錢 毫無尊嚴 【14:54】
新聞圖片
32歲中國湖南人支持學生反服貿,表示中國商人跪著賺錢,毫無尊嚴(記者湯佳玲攝)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在台擔任網路工程師的32歲中國湖南長沙人周曙光,連續3天參加濟南路前的反服貿靜坐抗議。他說:「共產黨與國民黨一樣,服貿都是黑箱作業,台灣人可能不知道,中國的紅頂商人都是跪著賺錢,毫無尊嚴!」

 70年次的周曙光在台2年半,太太是台灣人,於花蓮教書;他說,加入靜坐已經第3天,睡得很少,今天聽見現場弦樂演奏電影「辛德勒名單」主題曲,催淚曲調令他潸然淚下。

 周曙光說,只要是中國有錢人都想著投資移民,因為都是「跪著賺錢、沒有尊嚴」,「很擔心自己遭官商勾結後聯合辦案,搞得傾家蕩產,講白一點,根本是聯合搶劫!」

 他說,中國民間要求民主的聲浪其實很高,民間追求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但真正敢站出來、對公共議題發言的人講話的人不多,因為很怕會變成傾家蕩產。

 對於服貿看法,周曙光表示,共產黨與國民黨一樣,都是在排除民眾參與的情況下,一致推動黑箱服貿,認為退回服貿不是重點,主張重點在要認真談服貿。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