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羅冠聰DW 中文專訪:「香港法制已任由北京隨意破壞」; 吳靄儀;三十四年前敢冒大不韙談港獨 痛批中國大一統觀念;陳日君:把12.7萬選票作廢是邪惡霸道 別的國家一定暴動

DW 中文 - 德國之聲和 DW (中文) 都分享了 1 條連結

法庭頒令梁國雄、羅冠聰、姚松炎及劉小麗4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褫奪4人議員資格,羅冠聰接受本臺專訪。



香港政府就社民连梁国雄、香港众志罗冠聪、独立的姚松炎及刘小丽4名立法会议员宣誓表现不真诚及不庄重,入禀要求法庭颁令宣誓无效及褫夺4人议员资…
DW.COM



一九八三年,當中英雙方政府正就香港九七前途問題談得滿城關注之際,三十出頭的吳靄儀博士在當年十二月號的《明報月刊》發表了題為《妥協與頑抗:擺在眼前的路》一文,詳述對香港前途問題的看法,指出「要堅持長遠保留香港現有的一切特殊有利條件,保留一切居民現有的權益自由」等,香港獨立是唯一出路。
「我當年寫這篇文章,不是要提倡甚麼,只覺得言論不應有禁區。當時談香港前途,只有幾個可能性:繼續做殖民地?回歸中國?還是台灣?那為何對香港獨立這問題不敢講?有可能或是沒可能都應提出來講,否則中英談香港的前途問題,是不全面的。」
洋洋灑灑大塊文章,分析了不同的香港前途可能性,以及在談判桌上中港兩方實力的懸殊。香港在弱勢一方,只有兩條路可行:「妥協」抑或「頑抗」?在文章中,她預示實行共產主義和「民主專政」的中國,不可能在其制度下有更多的民主競選、自由開放、公開批評等事;中國也不可能變成一個實行民主政制的中國。港人一是妥協,接受共產主義社會政權,做個共產制度下的中國人;若不妥協,就只能頑抗,而要長遠保留香港的有利條件和生活方式,就只有獨立一途。
文章刊出之後,社會上完全沒有回應,她形容港獨在當年「禁忌到一個地步,(人們)連掂都唔想掂」。許多人不同意她的看法,好熱誠的朋友叫她「收聲」,好反感,甚至要絕交。她解釋,當時大家對中國大一統感到非常神聖,不可冒犯。又如主張「民主回歸」的人,不思考這事情,一則感到港獨不切實際,另外是對中國人的身份(所指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擁有共同歷史、語言、文化等認同甚深。而且,人們亦害怕中國會因港獨武力犯港,造成「血流成河」。
她回顧一段一九八五年的軼事——當年有中方人士對他們說:「你們搞啦,時間在我們這邊,未來新的一代是九七後的一代,會認同整個中國,你們將要被時間淘汰。」今年六十過外的吳靄儀博士料不到今天的年青人對香港有更大的承擔,其中原因之一,是他們沒路可逃:回大陸不是前途、去外國又不容易、在香港則面對社會的前途問題,因此他們選擇自我決定自己的命運。
雖然吳靄儀博士今天對港獨立場不置可否,感到最重要的目標是保留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但她卻痛批中國大一統的觀念,認為這觀念「非常之無謂」,害苦了中國,因為這觀念是用以全面控制人們思想和壓迫人民的工具,在這觀念下沒有了言論自由和異議聲音,個人權利排第二,國家權利作首位,而國家權利實際上是掌權者的權利。她反問,如果中國要統一,那是否應取回越南、外蒙古和前蘇聯的一些領地?//

文:May Tam 「香港獨立」曾是禁忌話題,但卻在香港主權移交十九年後的今天,因著部分港人對基本法的實踐有種…
LOCALPRESSHK.COM





Stand News 立場新聞分享了 1 條連結

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被法庭裁定喪失議員資格。天主教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近日撰文,指...
THESTANDNEWS.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