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王小棣專訪;植劇場 8 部劇集重磅登 Netflix/ 黃黎明:(消失的)國家文藝獎得獎(感言):革命要有創意;








粉絲注意了,公庫專訪王小棣導演!
導演王小棣深知,每一位小人物都有著其偉大之處,人生並非表面上顯現得如此狹義。以此­理念創作,在每部作品中都可以見到人性光輝的展現。另一方面,以時事入題,不僅在創作­中善用其社會影響力,也時常實際走入社會中,關切、參與議題。
CIVILMEDIA.TW



小棣老師接受《壹周刊》房慧真記者的專訪,裡面有小棣老師童年時期的照片、對社運時事的感想和父親對他的影響。

《漢子──王小棣專訪》
有一種導演,將社會責任擺在前頭,將自身才華、賺錢與否放在最後。每逢不公義必定大聲疾呼,不和總統握手,卻可以和工人交關。不向資本家低頭,不和中國做生意,也無所謂,賣豆花賣口香糖的市井小民,才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多麼慶幸,在這個衰弱的時代,我們能有王小棣,頂天立地,鐵錚錚的一條漢子。

部分內文:
「有人問我的社會關懷從哪裡來,我回想,是我爸爸。我最記得以前家裡有個幫傭的女孩,她腳後跟的皮都裂開來。我母親(繼母)比較急躁,會使喚她,我父親就會說,人家離開家到外面做事,有其苦衷,你跟她講話可以不要那麼急嘛。

我最近發表一些時事意見,藍營的人來罵我,說虧我還是什麼什麼出身。我說我從小到大,不曾聽聞父親講過一句外省人與台灣人的分別。」

撰文:房慧真
攝影:蘇立坤、李智為
剪輯:蘇立坤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703期《壹週刊》)

影音連結:http://www.nextmag.com.tw/magazine/people/20141112/10418904



【壹週刊】消失的國家文藝獎得主
 
九月底,在國家文藝獎的頒獎典禮,總統馬英九和得獎者合影,卻不見得獎者之一的王小棣。此前在同樣的場合,歌劇聲樂家曾道雄曾拒絕上台跟總統合影,這一次,王小棣則是乾脆消失,神隱無蹤。馬英九離開後,上台領獎時,她說,「得到『國家』文藝獎,讓我很徬徨,因為這個時候的國家,內憂外患,體質虛弱。」

每逢不公義必定大聲疾呼,王小棣不和總統握手,卻可以和工人交關。賣豆花賣口香糖的市井小民,才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王小棣

怎麼會是我 / 國家文藝獎得獎感言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這句話讓我很小就對自己提高警覺,雖然當時無從了解下品究竟是什麼一種情境,但是良知已經察覺到自己不耐煩讀書寫功課,不符家長的期待。
因為還是個小孩,這種隱憂就僅止於半夜無來由的想想,然後踢被子的時候就一起踢開了。畢竟我童年的台灣太精彩了,叔叔伯伯們的戰場鬼故事,腿上的彈孔,和鄰居歐巴桑南腔北調雞同鴨講的鬥嘴,還有人教過我走夜路可以避鬼驅虎狼的咒語。三天兩頭沒寫功課騙老師說要回家拿作業時,就像多年後看到沈從文筆下寫的一樣,蹲在路上店家一家一家的看,鐵齒大鋸子來回鋸冰塊的冰屑飛揚;修皮鞋的師傅身前繫塊髒布掛著厚厚的眼鏡,一點不怕腳味把臉往別人鞋子裡湊;棺材店裡刨著巨大樹幹的樹皮,那香氣讓我想到好學生筆盒裡一枝枝削得漂漂亮亮的鉛筆......可我當然沒想到,這所有人的精彩就是那偉大訓示中認為不足掛齒的萬般。
上了初中成績開始慘不忍睹,英文數學都是十幾次小考抽考加上月考平均起來不到10分,小時候的隱憂在青春期漸漸變成一種預言即將實現的凸跳不安,尤其是這時還會看到頂上毛髮已經越來越少的父親每天早上到上班途中都還在背唸英文,增加了前途無望的陰影。對於家裡為什麼會養育出我這樣一個下品,自己也不禁感到十分的好奇。
轉眼幾十年過去,今天寫的是國家文藝獎的得獎感言,走筆至此想說的也就是這個讀書成績上品下品的觀察與感慨吧。傳統文化中對子女理當苦求金榜題名牟取高官厚祿做一個人上人的期待,深深蛀蝕了這個社會及政府的價值觀念,戰亂過了六十年了,仍然一面費盡全力的搞不定經濟政治,一面輕視文化--尤其是大眾文化。到今天上呼下效高喊文創,心裡想的還是趕快賺錢,首富和首長為精緻藝術可以動輒上億的蓋館收藏;引入每個平民家庭的電視品質和諸多大眾文化,卻每每被菁英份子看作理當鄙視或保持距離的低俗商業作為。這次會得獎除了感謝評審委員的抬愛,以及工作團隊的信任與辛苦合作。自己心裡其實還是難以壓抑對萬般皆下品的凸跳不安,以及對上位之人的好奇,很想藉此請他們是不是可以撫心自問台灣累積了多少代移民的血汗與苦難。從明朝禁止沿海人民出海到中華民國轉進;從荷蘭紀主城到101大樓;從墾荒到富有;從割讓到民主。這裡承載的歷史重量與人民勃發的生命力真的可以在文化市場上被輕忽,自棄,邊緣化嗎?
最後,2014,甲午年,這個世界發生了許多災難,我也失去了摯愛的夥伴黃黎明。28年並肩作戰憂歡與共,這個獎應該是我們一起得的。天人永隔,不改初衷,這個獎會鼓勵我們一起為台灣及世界繼續盡自己的渺小的力量,並且祈福。

各位,各位!!!
(打麥克風)
(然後,我的臉書人很少,如果你覺得以下有道理,請多分享)
各位,真的希望大家想一想!!!
請問,學生已經衝進國會了,
我們在等什麼
一,等道歉,然後逐條審查,然後多數通過服貿嗎?
二,等警察攻堅,然後"嚴正譴責"嗎? 然後律師出面嗎?然後大人接著打嗎?然後在家發呆看一再重播流血畫面嗎?
三......
四....
五,等執政黨說服大家,"我們必需跟別的國家貿易往來呀!!"....
真的,太老套,太腐朽,太污辱這場前所未有的勇敢果斷的民主作為了!!!
請問,我們到底在等什麼?
首先,我們怎麼定義服貿,會跟著用那個指標來看隨後的結果,定義狹小,就會引來狹小的辯論,與思緒。
服貿的問題是政治嗎?於是就道歉,開會...然後形式結束,就結束了。
服貿的問題是經濟嗎?於是就討論對等,自由經濟的基本定義...學者政客,辯論中問題就失去意義了。
服貿的問題,各位,是我們的總統,不愛人民,不愛這個國家的問題!!!
是我們的執政黨和政客,已經腐朽到認為人民的生活品質,意義追求,對民主的珍惜,對財閥的驚懼,還有對未來茫然的心緒....都不值一提。
服貿,是我們的總統在說,只要有人有錢賺,台灣精神,台灣民主都不見了有什麼關係!!!!
服貿,是總統無能以及沒有愛人民的問題!!! 我們沒有不要自由經濟,我們要一個細心呵護這個自由民主國家的領導人。
馬英九會是因為給人民賺錢機會下台嗎?他們希望學生看起來這麼荒謬,而我們保護學生是這麼愚蠢!!
請發動這個討論,是這個總統沒有能力,也沒有愛!!!
各位,我們不能等,讓我們大家用創意來幫勇敢的學生作為開創能讓台灣進步的結果,
雲門舞集,你們"渡海"的巨大布條拿出來吧!我們在立法院四面拉起一條護城河,畫家們,出來畫吧!年輕人,在立法院四周綁上絲帶吧!詩人,寫出美麗的好詩呀!學者們寫出新的民主理論吧!dress code也出來吧....,,
大家如果只是在等道歉,等逐條審查,等警察攻堅,(也有人等著為此再打更大,覺得自己比學生會升高革命指數...) 等幫學生哭,等捐賠償破壞設施的罰金,等幫義務辯護的律師鼓掌....
那,就,天啊,讓我閉嘴吧!!






王小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tw/王小棣Translate this page
王小棣(1953年8月15日-),臺灣知名電影、電視劇的編劇和導演,擅於小人物內心情緒的描寫。曾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和中國文化大學教授電影課程,也是紀錄片 ...
王昇 - ‎酷馬 - ‎10+10

  1. NOWnews ‎- 1 day ago
    太陽花學運」仍未落幕,導演王小棣也在臉書發文聲援,迫切懇求全台民眾能夠仔細思考服貿問題,她說:「請問,我們到底在等什麼?」王小棣抨擊 ...

  1. 自由時報‎ - 3 days ago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