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瓊瑤 (陳喆):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林淑芬(2)「不自殺聲明」:外籍勞工的工作型態將有重大變革


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
2002年九月的一個晚上,鑫濤嘴唇裡面冒出一個小痘痘,他翻開嘴唇給我看,我說:「你上火了,這個我會治!這叫皰疹,塗一點口內膠就會好!」他對我深信不疑,我去買了口內膠,幫他上藥,安慰他幾句,認為很快會好。
第二天他沒好,翻看嘴唇一看,更多的疹子冒了出來。他說很痛,我覺得不對,這需要看醫生,不能耽誤。在我和鑫濤身邊,一直有個美麗解人的女生名叫淑玲,是我們的貼身祕書,(到現在,她已經跟在我身邊16年,每次我帶她出去,大家都以為她是我的女兒。)我緊急叫來淑玲,讓她開車陪鑫濤去看醫生。一連幾天,從家醫科、耳鼻喉科、內科……連續看了六科的醫生,全部被誤診。有的說感冒,有的說就是口腔皰疹,他吃了一大堆藥,卻越來越痛,到了第五天,疹子已經漫延到他整個右邊臉孔和下巴上。某大醫院的皮膚科才診斷出是「帶狀皰疹」,吩咐立即住院,要連續打五天的特效藥。
「帶狀皰疹」,我對這個病不熟悉,趕緊上網瞭解真相。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原來這就是俗稱「皮蛇」的病,很多人因為這個病而送命。其實,這是水痘的餘毒,藏在神經系統裡,等到患者免疫力降低時,就出來作祟。也等於是水痘的復發。這病發現就要及早治療,黃金治療期是前面三天!如果延誤,不但會沿著神經漫延,纏住病人一圈,還會引起嚴重的神經痛和神經痲痺!我一想,已經第五天,黃金治療期已過,著急不已。偏偏醫院的特效藥一直不到,問護士,護士說還在申請中!怎麼特效藥要申請?難道醫院沒有?我也弄不清楚,只知道現在已是「分秒必爭」!在我心急如焚的等待下,七小時之後,特效藥才到,護士這才說清楚,因為健保給付,所以要申請!申請就要七小時!我跳腳問,為何不早說?我可以不要健保用自費,只要他能早點治療!護士也不理我,開始幫鑫濤注射。這樣,他在這家大醫院裡住院五天,我只看到疹子越來越擴大,連成一片,全部糜爛,上面還結了痂。至於主治醫師,從頭到尾沒有露面。然後助理醫生說,特效藥打完,他可以出院了!碰到這樣草菅人命的醫生,真是讓人咬牙切齒!
我看著他那張面目全非的臉孔,知道這不是我能處理的。拉著他直奔榮總,榮總劉明真醫生和藹可親,診治後,對我說,我必須幫他清理傷口,幫他把結痂的部份,細心剔除掉,塗上藥膏,然後用人工皮蓋上,再用繃帶包紮,每隔兩、三小時就要做一次。我驚恐莫名,不知道如何下手,問醫生有沒有護士可以請回家?劉醫生說如此精細的工作沒有護士可請,我一定要學會,一定要認真去做,否則這傷口還會擴大和漫延,不止會毀了他的臉還會讓病情加劇!醫生拿來一大堆粗細不一的棉花棒,小剪刀、小鑷子、小鉗子,開始教我如何做。我求救的看淑玲,淑玲害怕的說:「阿姨,這個我不行,我看到血就會暈!」是的,每次她陪我看病,連打針都不敢看!
沒有人能幫忙,也沒人能求救,鑫濤看著我說:「不要怕!你行的,你什麼都做得到!」我看著他潰爛的臉孔,資料中曾說,這個病會讓患者痛到想自殺!我知道他很痛,也立刻明白,如果我不勇敢面對,他的病就不會好!我不敢承認我有多怕,拿起棉花棒、小鑷子、小鉗子,我跟著劉醫生學習,怕把他弄得更痛,我的雙手雙腳都在發抖。
然後,我們回家了!第一次沒有醫生幫忙,我幫他清理傷口,那些潰爛的部份,不住長出新的痂,只要我的棉花棒一碰,就流出血來。我看到血就驚喊:「我弄痛你了!」鑫濤發現我一直在發抖,知道我有多怕。他不住口的說:「我不痛,一點都不痛!想想看,幾個人有這種福氣,讓瓊瑤親手幫他處理傷口!我享受都來不及,哪兒還會痛?」他說得好聽,可是他眼角都痛得沁出淚來,我不住用紗布吸掉膿血,再用乾淨紗布吸掉他眼角的淚。好不容易把結痂都弄掉了,塗上藥膏,再用人工皮貼在傷口上,因為下巴也有,我得分成好幾部份做。等到要包繃帶時,我才知道面部的繃帶有多麼難包紮,包了上面,包不到下巴!只好剪開繃帶,分開包紮,手忙腳亂間,才把下巴包好,上面包紮的繃帶又掉下來了!而且,連人工皮一起掉了!我趕緊再去處理上面的傷口!
這樣來來回回的弄,每次清理傷口,都要弄好久。等到弄完,我滿身大汗,看看時間,頂多一個半小時,又該再度清理了!冷靜冷靜,勇敢勇敢,堅強堅強……我不住跟自己打氣,一次又一次去面對他的傷口。我有潔癖,從來不敢碰潰爛的東西,為了鑫濤,什麼潔癖都沒了!
出院第三天,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他開始神經痛,而且,他整個右邊臉孔都因顏面神經痲痺,垮了下來,嘴巴歪了,他的右眼,根本闔不起來。我和他都嚇壞了,淑玲開車,我們又飛奔榮總,劉醫生說,這是最棘手的後遺症,西醫沒辦法,試試中醫吧!我們不敢再大意,立刻去榮總的中醫部,陳方佩主任,就從那時起,親自幫鑫濤針灸。避開傷口的部份,她在他臉部、手上、腳上,各處扎針還加上電療。叮囑最好每天都到!
因為他眼睛閉不起來,我又陪他去看一位著名的眼科醫生,醫生聽到是帶狀皰疹引起的,對我說他的眼睛永遠閉不起來了,唯一的辦法,是把他的上下眼皮給縫起來。我嚇得心驚膽顫,心想,這樣他豈不成了鐘樓怪人?失去一個眼睛,他還怎麼編皇冠?那天,不敢讓鑫濤看到,我在醫院裡就哭了,淑玲握緊我的手,想給我力量。鑫濤已經病得昏昏沉沉,也不知道醫生跟我說了什麼。我鎮定了自己,咬咬牙,毅然放棄了那位眼科醫生。每晚,我用美容膠帶幫他把右眼貼起來,他才能睡覺。那時的他,可憐極了,因為疹子是從口腔發出,他痛到無法吞嚥,必須先含一口麻醉劑,兩分鐘後吐掉,才能吃一口液體的食物。
就這樣,我每天處理傷口,淑玲也鼓起勇氣來幫忙。我們兩個「笨護士」,只能把紗布和繃帶,一層層裹著他的臉,讓他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當他可以吃一點固體食物時,他就堅持要去餐廳和全家一起用餐。我怕他會嚇到孫女兒可柔和可嘉,勸他在臥室裡吃。他就生氣的說:「怎麼?我生病就不能見家人了?我很可怕嗎?」我不敢告訴他,他確實很可怕。每天,我都不許他照鏡子:「因為我要幫你弄傷口,因為我要幫你貼人工皮,因為我要幫你去痂……」各種理由,直到把他滿臉包上紗布後,才牽著他去餐廳。有次吃著飯,因為他的嘴咀嚼的關係,我那差勁的包紮技巧不管用了,紗布和人工皮一起脫落,他那潰爛的臉孔露了出來,嚇壞了可柔、可嘉,我拉著他的手,就飛奔上樓,幫他重新上藥包紮。
他的眼睛,我用自創的方法,隨時幫他點人工淚液,晚上幫他塗上淚膜,再用美容膠布細心的把上下眼皮貼住,千萬不能碰到眼珠。最困難的,是我還要幫他刮鬍子,他的兒子平雲送了電動鬍子刀來,教我使用。我先把鬍子刀消毒,再去細心幫他刮,生平第一次幫男人刮鬍子,一不小心,就會碰到他下巴上的傷口。他是個打不倒的強人,不論我怎樣折騰他,他從來不在我面前叫痛。只有神經痛來得太猛烈,他才會握緊我的手,強忍痛楚。為了幫他止痛,我這個「特別護士」,使出了渾身解數,無所不用其極。
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這個病來得猛去得慢,連續幾個月,每天我做相同的工作,因為工作太多,我除了吃飯,幾乎沒有時間坐下。淑玲也很辛苦,每天送他去陳方佩主任那兒針灸。有一天,他的眼睛居然可以閉了!(應該是陳方佩主任的功勞)我們歡喜如狂。可是,神經痛卻一直糾纏了他很多年。他的臉孔,也不再端正,他的右眼,也無法和左眼一般大小,總是半睜半閉的。他的嘴也是歪的,醫生說,神經痲痺無法治好,恐怕終身會跟著他。
有天他在鏡子裡看到自己,他被自己的樣子嚇了一跳。沈默片刻,忽然問我:「我這樣又老又醜,妳為什麼還要愛我?為什麼還要對我無微不至?」我看著他那歪斜和佈滿傷口的臉,很想說他不老不醜,是個大帥哥!可是,這種違心的話,我說不出口。眼淚衝進我的眼眶,我什麼話都沒說,只用我的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他也不再問這種無聊問題,用雙手環抱住我。我們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房間裡,站了好久好久。人,很容易共歡樂,只有當災難或病痛突然降臨時,才會體會到什麼是付出,什麼是擁有。當他手臂緊緊摟著我的時候,說實話,我覺得我不是付出的那一個,我是擁有的那一個!
隨著時間,隨著陳方佩主任的努力,漸漸的,他的臉孔不那麼歪了,右眼依舊比左眼小,也能開能閉了,雖然劉明真醫生告訴我,他的帶狀皰疹太嚴重,臉上恐怕會留下疤痕。我不懈的努力,劉醫生給我的藥膏,我足足幫他擦了兩年,我很驕傲,我這個業餘護士,沒有讓他臉上留疤!只是,那幫他換藥清理傷口的幾個月,讓我的體重掉了六公斤。朋友見到我會驚問:「妳怎麼瘦這麼多?」我就笑著回答:「減肥成功!」朋友追著問:「妳的方法是什麼?」我趕緊說:「希望你永遠不會用這種方法減肥!」
這,就是我當他「特別護士」的開始。這次的帶狀皰疹,也帶走了他的健康。接著幾年,他小病不斷,醫生又診斷出他心律不整,建議他不要乘坐飛機,從此,我陪著他,再也沒有出國。到了2008年,他因胃痛不止,常常半夜送急診室。照了片子,發現他的胃出了大問題。我們回到榮總,詳細檢查之後,才知道他得了一個罕見病,胃疝氣!他整個胃都跑到橫隔膜上面去了!必須立刻手術,在手術前,他又因為各種突然冒出的小毛病,必須延遲動刀。我們兩個,都不知道他這次的手術會不會成功,我很怕很怕他會死,(我不怕自己死,卻很怕我愛的人死。)我握著他的手,對他坦白的說:「你如果敢丟下我,我會恨死你!」他擁著我說:「我不會死,這世界有太多東西牽絆住我,我捨不得兒女,捨不得皇冠,最捨不得的,是妳!妳寫了很多愛,可是,妳永遠不會知道,妳在我心裡的位置!」我知道他說的都是真心話,默然不語。他看著耽心的我,笑了,大聲說:「親愛的老婆,我有預感,你又要當我的『特別護士』了!希望不會讓你當得太辛苦!」
他的話沒說錯,他的開刀很順利,出院後,我雖然把醫院幫他請的看護一起帶回家,但是只用了一個月。然後我親自接手。每次陪著他復健是大工程,因為他體力大傷,走路都吃力。醫生說一定要讓他走,否則他就會臥床。為了鼓勵他多走一圈,我用鼓勵的、哄的、騙的、耍賴的、故意生氣的……各種方式來達到目的,我又成了他的「特別護士」!這一段日子也很漫長,我就不再贅述。
當他的「特別護士」也是一種幸福!那時,我並不知道,我這一生最大的挑戰還沒來!我前面這些,都只是練習而已!我這「特別護士」,會在他接下來的歲月中,繼續扮演,扮演到讓我崩潰的地步,扮演到讓我心碎的地步,扮演到讓我痛不欲生的地步!而且,幾乎徹底打倒了我!(待續)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04.10 凌晨一點
鑫濤住院405日

-----
今日(4月9日)蘋果日報整版專題報導
[椎心38年夫臥病誰都不認得 瓊瑤吞藥強撐「我不能倒」 | | 娛樂蘋道 :http://m.ent.appledaily.com.tw/…/headline/20170409/37611631/ ]
[78歲作家拒氣切急救 公開信預約尊嚴死 | | 娛樂蘋道 :http://m.ent.appledaily.com.tw/…/headline/20170409/37611641/]






「生時願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死時願如雪花,飄然落地,化為塵土!」台灣小說作家瓊瑤曾這樣說。
年近八十的瓊瑤昨日在 facebook 發表一則公開信,向兒子媳婦交代身後事。她期望有尊嚴的結束生命,拒絕一切急救,希望死後花葬,又責承生者不點香、不燒紙,說:「我來時一無所有,去時但求乾淨利落!」

「生時願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死時願如雪花,飄然落地,化為塵土!」台灣小說作家瓊瑤曾這樣...
THESTANDNEWS.COM


~~~~~
外籍勞工的工作型態將有重大變革。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今審查「就業服務法第52條條文修正草案」,獲無異議通過,未來所有外勞將不必再每在台工作3年便須出國1次,可長時間待在我國境內服務,僱主將不再面臨勞力空窗期,外勞也不必再重新回到母國、再多繳一次仲介費。勞動部估計,此制平均每年將影響1.4萬名外勞,而該修正草案在委員會通過後,將逕付立院院會二、三讀。
不過,此修正草案通過後出現插曲,因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召委林淑芬忽然發表「不自殺聲明」,她說,該案獲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等所有委員無異議通過,她卻遭到外界極大壓力,所以她要發表聲明,強調她完全沒有輕生念頭,沒有吃安眠藥,也不會去危險場所等,但她認為在一個法治國家,民意代表居然要遭受這種壓力,情何以堪。但林淑芬也說,不論壓力有多大,她仍會支持吳玉琴委員的提案,而且支持改革,她守護人權及反仲介不當剝削的立場絕不會改變。
根據勞動力發展署資料,國內的外勞至4月底總數為59萬5695人,其中包括產業勞工及社福勞工;外勞人數最多來自印尼,總數約24萬人;依照現制,外勞每3年出國1次,若還要回台灣服務,仍得再繳一次仲介費、規費給當地的人力業者,若在印尼,該筆費用總計約5萬元,但在越南,則高達12萬元,對外勞是一大負擔。(邱俊吉/台北報導)


【悼父親】
我18歲離開故鄉,26歲在三重蘆洲無親戚、無錢、無背景選上議員,33歲當選立委,當時的我只知道拚命工作,不能辜負人民所託,一直拚命,一直往前衝。爸爸作生日的時候,我錯過了;爸爸跌倒的時候,我無時間返來,爸爸在歡喜女兒有成就的時候,爸爸在艱苦病痛的時候,家裡就是常常少一個人,就是最不孝的我。雖然古時候人講,子欲養而親不待,但是因為要打拚,我不曾想過來不及,不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在我當選立委的時候,爸爸倒下去了。
回想過去,八卦山頂大漢的囝仔,山頂山腳的爬崎落崎,讓我們手腳不怕酸痛,讓我們的內心不怕苦,意志更堅強。
因為愛,所以咱感情上尚懷念的所在,八卦山;
因為貧脊,所以呼咱命運尚坎坷的所在,八卦山。
因為愛,所以咱感情上最捨不得的人,爸爸;
因為經濟艱苦和心肝內鬱卒,讓咱曾經怨嘆的人,爸爸。
回想爸爸的一生,在爸爸囝仔時,爸爸當過10年的日本人,躲過二次世異大戰的空襲和戰亂,他經歷過228事件、4萬換1元、白色恐怖的年代,他的青春在民國40年、50年代,就是在台灣農村尚艱苦的年代成長,他作山他作田,無法討賺時,他去作綑工,去跟大貨車,去作苦力,也在尋找人生方向時,他的青春就過去。在60年代農業破產時,政府百般地離農政策逼迫下他沒有離開。在政府以農養工,農村凋閉時,他沒有離開,而且他選擇娶某生子,38歲他作老爸,相信當時的他應該很歡喜。
每一個作老爸總是希望緊來去拚,讓妻子能夠溫飽。記得那時,爸爸就是我的山,高高的山。記得爸爸跟我們睡一起,講故事給我們聽,6歲時他帶我去讀書,被同學欺負時,他去學校找老師。
可是一個不願屈服的男人在鄉下,又能怎麼出息?繼續作綑工?繼續跟車?做苦力嗎?畢竟農村的機會就是有限,爸爸也只能試,試了再試,試了再試。
大概就是這樣的季節,爸爸就擱顧荔枝,八卦山的荔枝成熟就是荔枝大出的時存,一斤4元5元,甚至無人要無人買,會記得爸爸載我去彰化市路邊,讓我和弟妹在路邊賣荔枝。然後他再回去摘荔枝,賣荔枝的收入帶來全家的喜悅,可惜一年就只有那幾天,一分地的荔枝賣不到幾千元,而喜悅的長度不及怨嘆來得快!!
之後的爸爸,常常有人叫他去駐工廠,阮老爸最討厭駐工廠,他講駐工廠永遠沒出息!!阮細漢的心肝總是在想,沒出息至少有飯吃,至少過年免驚有人來討錢!!只是我不曾講出來。
因為爸爸常常就是想欲來包荔枝園,欲來包柴,欲來作生意,但是一個沒資本又沒經驗的嚐試結果經常是失敗,而過年就是債主來討錢的時候,彼時爸爸就是阮的怨嘆。
到20歲我才知影,這整個破敗的農業,破敗的農村,破落的農民,留在這裡機會那麼少,阮爸爸那倔強的個性,欲好是何等的困難啊!!長大後我才了解,我也不想駐工廠,不想欲坐辦公室當一個上班族。每一個愛自由的人都無法度忍受束縛,我就了解爸爸跟我是同款的人,我跟爸爸是同款的人,在我們靈魂深處,絕不受禁錮。
我知影爸爸的心,我就開始同情阮爸爸,一個有滿腔抱負的人,在現實上一無所成,挫折中又不知如何面對妻小?難怪爸爸每次賺卡有錢的時候,他自己留下一半,剩下一半的錢就分送他的子女,甚至外甥在也可以分到,我想可能是他對孩子補償的心裡吧。
此後在社會,我們比別人擱卡會凍吃苦,我們比別人擱卡會凍忍耐,我們比別人擱卡打拚,咱的意志嘛欲比別人擱卡堅強。所以攏無怨嘆無遺憾,只有了解和愛,爸爸其實我了解您,了解您過去的不如意跟鬱卒,爸爸阮對您的愛,若是當初我卡早跟您講,您一定會真歡喜。
爸,因為我們過去的艱苦才有兄弟手足感情合好和團結,
我們過去的處境讓我們更加感謝感恩父母的恩情。
咱的歹環境是我們這些孩子一輩子最大的資產和財富。
爸爸,感謝您,遺傳到您堅持,硬氣,不願輸的個性,
我們這些孩子,才有與社會競爭的機會。
如今,爸爸告別我們,不再病痛折磨,我們也帶著思念與不捨祝福爸爸,往生極樂,一路好走。

4/15號黨團結束後,
看到林義雄先生準備422起無限期絕食擋核四
我就心情低落不想談黨團改革之事
今天看到柯總召告白心情更壞
柯總召回應
承認密商,承認與曾永權見面
承認與郭台銘討論
但他是基於解決國家危機商量學運如何結束----
這種事需要授權嗎?需要報告?
(黨內更有委員乎應不需要讓太多人知道)
柯還說黨團幹部知道 主席秘書長也知道
不是一人決策
我的質疑是,
柯總召318學運開始在王金平安排下
與馬英九的代表人曾永權見了2次面
(4/6王金平講述)
以及330後與郭台銘私下見面談學運怎麼解決的事(4/8陳根德說)
以及4/6當天陪同王院長開記者會宣示"沒立法沒協商"
及陪王院長進議場背書
找主席開記者會高度肯定王院長作為
這三件事我質疑是,
黨團諸多成員都是看報紙才知道
當天看電視才知道而且
事前沒授權,
事後沒報告
至少要不要支持王院長不用討論嗎?
黨團同意"沒立法沒協商"這個原則?
這不用討論嗎?
跟曾永權郭台銘見面無法事前報告
事後如果媒體沒披露
我們會知道嗎?
昨天你只承認見面
那你跟郭談什麼內容呢?交換什麼意見?
我們怎麼知道呢?
黃國昌為了與蕭旭岑私下見面都還主動接露說明
深怕瓜田李下
柯作為黨團黨鞭去跟人家密商
遭媒體披露 黨團成員質疑
還大聲的說這根本不用授權
不用報告
黨團幹部竟然也是這樣主張
這種話講得出口---
我很難過因為黨及黨團幹部根本不知道我們這些質疑者
為何質疑?質疑什麼?
我沉重的自問?
一場24天的占領立法院行動
324行政院驅離學生流血的代價
以及高達50萬人
何以無法撼動當權者?
馬英九反而越來越硬?
甚至學生都還沒退場就放話修理學生
想了又想 我試著提出我的反省
那是因為在野黨太軟弱了
在野黨太容易擺平了
因為馬英九搞定在野黨比搞定學生
付出的代價
更少更便宜
所以馬知道民進黨審服貿的底線
原本在野黨就是不用立法,逐條審查而已
因為學生佔領要求"先立法再審查"
所以民進黨才跟著說"先立法再審查"
但民進黨團黨鞭在330以前就找過王金平院長
提出解決方案
黨團沒討論過方案但,他自己提出方案
(ps柯都沒說他的方案內容)
依照柯自己的說法
他的方案應該是類似王4/6宣示的"沒立法沒協商"
馬王知道民進黨的底線
知道底線是如此抽象不具體
一個"沒立法沒協商"是可以各自表述
更何況在318學運前
在野黨就是"免立法,直接審"
所以馬是沒有回應學生訴求的壓力
時間久了學生自然要散了
剩下的就是擺平一個不會堅持到底的在野黨的事了
而今天黨團幹部還堅稱這種事
談在野黨方案的事
不用黨團會議討論
事前更不用授權
事後無需報告
甚至不要讓太多人知道?
我講些過程的事吧!
關於服貿當時黨內有委員主張要先戰監督條例再審查,
黨團多數成員以人民聽不懂搞不清楚法案是啥?主張直接審查
那都要同意審查了民進黨為什麼還杯葛呢?
除了誰當召委?誰主導服貿審查的糾紛以外,
的確黨內同志有人不想杯葛
所以在317當天透過風傳媒指稱黨團被女性鷹派立委主導下的氛圍,
許多男性委員只好跟進的說法
幸好318學生運動證明我及我女性姊妹立委的堅持是對的
學生訴求先立法再審查也證明錯誤判斷不敢堅持的人是他們
直到此時此刻
黨團幹部及總照都仍然堅持地說
服貿的審查,可以逐條逐項審查,不能自動生效
不能包裹表決都是民僅黨團625協商的功勞
他忘了在野黨沒有堅持監督條例
他們說學生跟黨團是分進合擊,不是我們被邊緣化
在野黨跟著學生喊先立法再審查時,不心虛嗎
*****


台灣名作家、影視製作人瓊瑤去年控告中國編劇于正作品《宮鎖連城》抄襲她的《梅花烙》,去年底勝訴,于正不服提上訴,前天二審定讞維持原判,于正須向瓊瑤公開道歉,...
TW.NEWS.YAHOO.COM|作者:YAHOO!奇摩新聞

瓊瑤與郭台銘都遭遇中國廠商對於智慧財產權的侵犯問題。
在夏祖麗的訪問稿 (約1970),可知瓊瑤是很認真的作家。

瓊瑤(1938年4月20日),筆名出自詩經「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原名陳喆,是臺灣著名的言情小說作家、影視製作人。畢業於臺北市立中山女中丈夫皇冠文化負責人平鑫濤。其九歲便發表了第一篇小說《可憐的小青》,十六歲時以心如為筆名發表小說《雲影》。二十五歲時,在《皇冠雜誌》發表了正式出道作《窗外》。
瓊瑤的小說作品,大多已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其中較為聞名的包括《庭院深深》、《六個夢》系列、《梅花三弄》系列、《還珠格格》系列。

瓊瑤錯愛中國25年 怒控湖南衛視抄襲作品

2014-04-16
記者陳嘉銘/綜合報導
瓊瑤昨日大動作在微博發公開信,指控中國湖南衛視現正播出的「宮鎖連城之鳳還巢(宮3)」,劇情抄襲她的作品「梅花烙」,並點出涉抄襲橋段,嚴厲要求湖南衛視立即停播。瓊瑤表示對於此一抄襲事件已經氣到生病。
瓊瑤(中)發出公開信,向中國官員怒控中國編劇于正不斷抄襲她的作品。  (資料照)
瓊瑤(中)發出公開信,向中國官員怒控中國編劇于正不斷抄襲她的作品。 (資料照)

中國山寨盜風不減 公開信求救

20日將滿76歲的瓊瑤在影視圈舉足輕重,昨日忽然大動作在「花非花霧非霧官方微博」發表給中國「廣電總局的一封公開信」,指控于正屢次抄襲她的作品,從「六個夢」到「梅花三弄」、「還珠格格」無一倖免。
瓊瑤認為中國已經走向尊重著作權的方向,擺脫「山寨版」印象,但于正仍明目張膽剽竊盜用別人心血,讓她心如刀絞,並表示自己無力打跨海版權官司,因怕官司打完,「宮」劇也播完了,在傷心、沈痛、無助又走投無路下,只有寫下這封公開信,直接向中國廣電總局的2位負責官員「求救」。

于正回應 稱劇本經瓊瑤公司肯定

「宮3」的編劇于正昨天下午則在微博回應瓊瑤:「親愛的瓊瑤阿姨,希望您能消消氣,別傷了身體。」並稱自己是她的粉絲,心中對她「只有仰望和敬意」,解釋當初「宮」劇劇本是經過她的公司創翊文化「肯定」後,才進行後續的合作與簽約,但于的說法仍引來網友痛批「不覺得自己噁心嗎」?
瓊瑤媳婦何琇瓊也怒嗆:「是否抄襲于正心知肚明。」誰對誰錯,仍是羅生門。
瓊瑤從1989年開始,是台灣首批帶隊去中國拍攝電視劇「六個夢」的製作人,她早期受訪時曾說:「我想我們中國的十億同胞,可能一直在缺乏愛的當中,現在看到我的小說呢,把他們帶進另一種愛的領域去。」對照起此次「抄襲、痛心、病倒」事件,格外讓人感到諷刺。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