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Mika Kurosawa 黒沢美香, Masayoshi Son (孫正義 2) :pledges $50bn in US investments. 收購晶片巨頭ARM;教我的最強本領 (嶋聰);重回日本首富寶座;美國賭局

2016.12.11半夜讀紐約時報,知道日本的舞蹈家Mika Kurosawa 黒沢美香過世。到YouTube去看她的幾齣舞蹈戲......

Profile ―English― | 黒沢美香 Mika Kurosawa

mikakurosawa.official.jp/prof_english/
Mika Kurosawa, the “God Mother” of Japanese contemporary dance scene, is born in 1957 in Yokohama into a family of modern dancers/choreographers.


~~~~~
Japanese tech entrepreneur promises job creation in meeting with President-elect Trump.

NEW YORK -- SoftBank Group will invest $50 billion in the U.S. and create 50,000 American jobs, CEO Masayoshi Son told Donald Trump here…
ASIA.NIKKEI.COM


【即時頭條】知情人士:軟銀接近以約324億美元收購晶片巨頭ARM
據一位知情人士稱,軟銀集團公司已接近達成協議,以大約324億美元現金收購ARM Holdings;這將是該日本公司的史上最大收購交易。
據這位因上述資訊並未公開而要求匿名的人士稱,協議最快可能於周一宣佈。
在董事會主席孫正義的帶領下,軟銀成為了日本國內最積極收購的公司之一,還持有美國無線運營商Sprint Corp.和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集團的股份。ARM專注於晶片設計,通過授權其他公司使用其架構來收取許可費用。
這距離孫正義明顯的接班人Nikesh Arora離職,還不到一個月。適逢日本公共假日之際,軟銀和ARM駐東京的代表未迴應電郵和電話。
《紐約時報》早些時候援引未具名人士報道了這項談判。撰文/Ed Hammond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 
溫肇東教授

師承二個「世紀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的「政經塾」和孫正義社長室,作者嶋聰近身學習,且當過九年國會議員,熟稔國際及較宏觀事務。這些經歷的組合讓他可以書寫出不同於一般經營管理的視野與觀點。

書名中的「白日夢」直接點出真正的創新領導人,如賈伯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想的是「改變世界」,孫正義對「亞洲超級電網」、「光之路」、「零核電」,都是超過做一個通訊產品或服務、經營一家公司而已。而這是台灣企業與企業家比較沒有的企圖心。我們太務實了,不敢做白日夢,想的問題很少超出台灣的利益或自家公司的利益。有時我會想,這樣的書,對台灣人會有什麼「啟發」嗎?

在坊間,孫正義的書也不算少,還需要多一本嗎?但本書因作者上述的特殊經歷,在描繪孫正義的白日夢時,有一些特別的國際視角與高度。台灣在退出聯合國後,國際事務參與的機會逐漸減少,影響了我們的眼界及世界觀,這也是過去二、三十年裡,台灣政經發展遲滯的原因之一。我們如何透過孫正義及軟銀的企圖心來「認清」這個事實與限制,進而找到自己的定位?

孫正義進行的跨國合作,不論是和美國、中國、蒙古、韓國或蘇聯,為完成其國際化的實踐,在政治層次也都需要佈局、鋪陳。因此孫正義會找一位這樣的參謀長,作者也運用其過去的政治關係,安排一些巧妙的場合,完成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像此次習近平訪美,中美兩國的企業家搶在西雅圖和習拍照,就不是台灣企業較難以企求,如Facebook會以什麼方式進入中國。

孫正義的這些願景也不全是從利潤出發,而是想成就一些有意義的事,這種「無我」的初衷較能號召或感動一些人共同參與。不過,孫正義推動這些計畫時也很務實,抓住各種契機、也有一些堅持,很能應變,成功的企業家可能都有這些特性與實踐的能力。

希望本書能提醒我們,全球化或4.0企業在玩的遊戲及規則已超乎台灣一般代工、製造或小確幸的經驗。我們在時代轉換時,如台灣戰後創業第一代也是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殺出一條生路,如何在今日詭譎多變的時代中,持續勇敢地作夢,可能是孫正義的個案能給大家的最好啟示。






孫正義重回日本首富寶座
上周初以來,軟銀股價已累計上揚16%,于昨天把孫正義推上了日本首富寶座,擠下迅銷董事長柳井正。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現年57歲的孫正義擁有的淨資產達到166億美元,日本第二富豪柳井正擁有162億美元資產。
軟銀持有中國最大電商阿里巴巴集團約34%股權,阿里巴巴尋求通過首次公開發行股票(IPO)募集最多218億美元資金,並向打破全球IPO募資紀錄邁進,軟銀也從中受益。⋯⋯
Masayoshi Son surpassed Fast Retailing Co. Chairman Tadashi Yanai as...
BLOOMBERG.COM


2014年08月26日 06:00 AM

“攪局者”孫正義的美國賭局

身為億萬富翁,電信集團軟銀(Softbank)的創始人孫正義(Masayoshi Son)是經過艱苦奮鬥成就一番事業的,他或許也是全日本最成功的“美式企業家”。孫正義崇拜本田宗一郎(Soichiro Honda),視他為榜樣。本田宗一郎從製造自行車的馬達起家,最終打造起了一家全球領先的汽車製造商。孫正義喜歡回顧本田宗一郎是如何對抗日本的國家規劃者的。政府當局原本只想讓豐田(Toyota)等少數幾家全國性龍頭汽車企業得到發展,本田宗一郎不得不同時應對當局和競爭對手。
與本田宗一郎一樣,孫正義是一個“攪局者”。他曾經開玩笑說,如果他達不到目的,就放火燒掉監管機構的總部大樓。他最終達到了目的(也就沒有一把火燒了交通部)。2006年收購沃達豐(Vodafone)日本子公司以後,他打破了日本電信業一潭死水的壟斷局面,其結果對消費者是很有利的。
軟銀發起了價格戰,並引入了新的服務和產品,包括蘋果公司(Apple)的iPhone。孫正義比所有人提前許多年意識到,iPhone將顛覆日本較為高端但封閉的電信市場。
孫正義還是一位投資家,時不時會迸發靈感。在他那些出資金額聽起來離譜的投資中,有一些是真正的寶石。最令人叫絕的是14年前他拿出2000萬美元投資阿裡巴巴(Alibaba)的事例,當時馬雲還只有初步想法,如今阿裡巴巴已發展成中國電商巨頭。現在軟銀持有阿裡巴巴37%的股權,而後者今年晚些時候上市後,市值可能達到1300億美元以上。




現在孫正義再次出手,而且這或許將是他畢生中最大的賭博。他要進軍美國市場。去年軟銀以220億美元收購了美國第三大移動通信運營商Sprint的多數股權。其目標是“打造一個沃達豐”,即利用一家並非頂尖的運營商來攪動美國整個移動通信行業。然而,這項計劃在本月出了岔子。由於美國監管機構堅決反對,軟銀取消了與美國第四大運營商T-Mobile合並的計劃,而這次合並對其戰略至為關鍵。

孫正義沒有放棄。他任命馬塞洛•克勞爾(Marcelo Claure)為Sprint新首席執行官,以期扭轉該公司用戶大量流失的局面——在過去一年裡流失了幾十萬用戶。
一項新戰略在上周開始顯形。軟銀和日本夏普公司(Sharp)聯手,開發出了一款近乎無邊框的低端智能手機。Sprint將為Aquos Crystal提供100款預裝的免費應用,以及允許無限量下載的合約。今年7月,軟銀挖來谷歌(Google)負責商業運營的尼克什•阿羅拉(Nikesh Arora),請其出任集團副總裁兼美國某子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旨在執行其顛覆戰略——孫正義的全球抱負從中可見一斑。
孫正義進軍美國市場的成敗至關重要,這不僅僅是對軟銀而言。日本製造企業在挑戰競爭對手方面戰績斐然(現在可能稍為遜色)。非製造業企業則表現不是那麽好。野村證券(Nomura)轉變為全球投行的大膽計劃失敗了。日本制藥集團海外擴張的努力——包括第一三共株式會社(Daiichi Sankyo)以47億美元災難性地收購印度仿製藥生產商Ranbaxy——也沒有帶給人鼓舞。如果孫正義在美國市場取得成功,他將創造一個奇跡。
錶面看來,孫正義在美國遇到的挑戰,與軟銀在日本經歷過的挑戰頗為相似。Sprint好比與兩個巨人對抗的大衛——Verizon和美國電報電話公司(AT&T)。這兩家公司的用戶數量都是Sprint的兩倍左右。與軟銀出現之前的日本一樣,美國移動通信不只資費高昂,而且速度相對緩慢。在最近的一次科技會議上,孫正義開玩笑地說道,外國人在體驗過美國的互聯網服務之後會說:“天啊,美國人怎麽會過這樣的生活?”
然而,進軍美國市場實際上要困難得多。Verizon和AT&T不僅在市場上占據主導地位,而且它們可以利用的頻譜遠廣於Sprint。在日本,軟銀能夠通過鋪設讓用戶滿意的網絡和提供更便宜的資費來阻擊競爭對手。而在美國,盡管Sprint在竭盡全力對自身不完善的網絡進行升級,但要趕上那兩個市場領軍者還是非常困難的,後者的網絡覆蓋範圍更廣,而且有充足的現金流可以進行投資。如果說有什麽區別的話,T-Mobile看起來是成功的新貴,它贏得用戶的速度超過Sprint流失用戶的速度。風險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夥人班尼迪克•埃文斯(Benedict Evans)表示:“Sprint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孫正義以前受過挫折。上世紀90年代末,在互聯網泡沫破滅期間,軟銀的絕大部分市值都蒸發掉了,據說孫正義個人的賬面損失達到700億美元。大多數億萬富翁要是損失這麽大,都夠破產好幾次了,但孫正義沒有。他一次又一次地東山再起。一位電信業的分析師表示:“任何事都阻止不了他,對他來說,沒有什麽是不可能的。”
然而孫正義自己也承認,如果沒有T-Mobile,Sprint無法長期集中火力挑戰行業中的領軍者。在監管機構否決這項並購交易之前,孫正義曾表示,如果沒有T-Mobile,Sprint只能打一場“偽戰鬥”。當然,他完全有可能通過創新和改善網絡來提升Sprint的糟糕業績。但是,要像撼動日本市場那樣真正撼動美國市場,除非讓監管機構改變主意——這些監管機構可能不怕火。
譯者/鄒策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