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張友驊。丁窈窕、郭振純

2015.9.13
李惠仁新增了 3 張新相片
實在無法接受 名嘴們為了賺人民幣,硬是把 總統,總統府 講成 領導人和馬辦。 哼!


记者杨晨:台湾名嘴张友骅批评大陆网民针对蔡英文脸书的洗版行为。他表示,洗版不是言论自由;洗版的目的应该包括政治意涵,在这个政治意涵没有明确前就胡乱洗版,当然会引起台湾民众的不快,因为这不符合台湾网络社群的次序。
-0:28
505 個瀏覽次數


2015.8.10 傍晚看見張友驊騎自行車,帶明目的書回去,我不好意思將他叫下來!




2015.3. 在明目書屋遇張友驊兄。問他最近在那台出沒,原來是中華電視。他提最近在中國發表的一篇大作 (李國鼎與蔣經國吵架,有人密告蔣,李"貪污"......),我竟然找不到。他碰到我時,最喜歡談李國鼎先生的事功,因為昔日當記者時,李國鼎在科技顧問室給他們補習科技及產業,而我對究李先生和工研院電子所的發展史,並不陌生......

軍事記者出身的電視名嘴張友驊,同樣有 家學淵源,父親是追隨蔣介石來台的侍從將 官,退役後常教他戰史、用兵、戰術等知 識,但他專業的養成,主要還是靠大量「讀」 與「寫」:在陸軍士宮學校服役時,學校上 千本軍事藏書,幾乎部被他翻過一遍,至今 每月花上萬元買書的他,家中藏書有5萬冊, 其中軍事書籍就高達9千多本,堪稱國內私人 軍事藏書之冠。早年他幫黨外雜誌寫軍事文 章,有時一星期就寫上5萬字,奠定國內軍事 專家第一把交椅的地位。
2015.1.27 蘋論
柯式肅貪最厲害的招式就是透明化。不管什麼事,一概上網公開,任何人可以上去查閱,公務員不敢偷雞摸狗了。奸商還是可以在夜黑風高的夜裡私下塞錢給官員,除了張友驊沒人知道,但官員們不敢公然圖利奸商,就算圖利也因為透明而不敢太過分。對遏止貪風很有效能。 


張友驊剛剛在年代電視節目上,明確指出,張顯耀的去職,是他以特任陸委會副主委的身份,調閱了馬政府各部門研究兩岸和平協議的內容,讓金溥聰秘書長非常不爽,所以才有其後的一切逆轉.


2011.3台灣的"名嘴"中,  可能只有張友驊經常在溫州街一帶的書店逛逛 (這10來年)。
我查一下"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關於他* 的描述 範圍和內容還相當"有限"

我們今天談李國鼎先生的"評價" 和他的"科技顧問室"與媒體互動的故事......
(這我們談過幾次以後再多談)

陳映真以前的人間月刊的某一期封面有張友驊信息......

我們今天談錢復回憶錄 他是我很佩服的....
不料友驊談起他當首都日報記者時 從北京報導說"台灣和沙烏地阿拉伯即將斷交"
錢先生舉辦記者會痛斥該報該人
等沙烏地阿拉伯承認中國之後
錢先生舉辦記者會 也拒絕友驊 (他說戒嚴期官方記者會 電視三台的記者沒來就不開 還指著自立早報的記者說你是那報.....)
張友驊台灣著名政論名嘴、軍事評論家。祖籍浙江嵊州。其父隨蔣介石抵台,官拜少將(前警備總部司令)。畢業於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曾幫競選台北市議員的陳水扁助選過,並因而指導過陳幸妤數學作業。[1]因在政論節目爆料揭露陳水扁貪瀆弊案,有些媒體將他與邱毅稱為「揭弊雙雄」、「爆料天王」。

[編輯] 著作

  • 《砲擊金門實戰錄(八二三與郝柏村)》
  • 《尹清楓:陳水扁敢破尹案?(1260億傭金艦隊鬥爭記)》
  • 《台灣軍隊能打仗?》
  • 《花錢不花腦袋台灣三軍?(陳水扁拒敵境外的迷思)》
  • 《軍系陞官臉譜》
  • 《軍系求官臉譜》
  • 《軍系加官臉譜》
  • 《台灣明天會更安全?》
  • 《21世紀台灣軍隊》
  • 《台灣軍權50年-陳水扁國防經營術》
  • 《賓拉登:誰來打敗美國?》

[編輯] 名言

「這件事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我,一個是當事人,另一個是誰?很抱歉,我不能說。」→這句話據張友驊本人在許多節目表示,他本人並沒有說過這句話,這句話是模仿他的九孔說出來的,只是久而久之大家都以為是張友驊本人說的。
「我說過的話,我不負責。」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但是我不能說。」
「你放馬過來告我吧!我等著!」




------


蔡宏明新增了 6 張相片。

蔡宏明新增了 6 張相片。


【將亡友頭髮埋在樹下】
郭振純幾年前在一次白色恐怖受難者紀念活動中,製作了悼念女性友人丁窈窕的卡片,卡片中有丁被槍決前和槍決後的照片,也寫了一首短詩:
「戰友 窈窕/汝流的血照亮著路/引導阮來繼續前走/一九五六、七、二四殉難」。

郭振純1951年幫無黨無派的葉廷珪競選台南市長時,與丁窈窕認識,兩人因為志同道合而產生了情愫。1953年郭振純被捕,關在青島東路等候判刑時,有一次,遇見丁窈窕要去醫務室。丁因涉嫌參加地下黨被捕,也關押在青島東路等候判決。他於是借難友的刮鬍刀片割傷自己,到醫務室敷藥,趁機與丁窈窕見面。丁告訴他,自己死罪難逃,明天會留字在一個樂園香菸盒,丟在放封場邊的佛掌花樹下,要他去撿。隔天,他果然發現了丁預置的舊香菸盒,裡頭寫了訣別的話以及一撮丁的頭髮。

郭振純把頭髮藏在一本《西和辭典》寬厚的書背間,陪他度過漫長無盡期的牢獄生活。直到郭振純後來減刑開釋,出獄後很久,他才知道丁窈窕在1956年7月24日被槍決。當時丁窈窕帶著嬰兒坐牢,她在毫無預知的情形下被叫出押房,嬰兒突然被人從她的懷中強行奪走,她則被扣上手銬押往刑場。

被判無期徒刑的郭振純,因為蔣介石過世,於1975年得到特赦。1979年,郭振純在瓜地馬拉經營農場的哥哥協助下離開台灣。離開台灣之前,他把丁窈窕留給他的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台南女中操場邊的一棵金龜樹下。

2014年8月19日近午十分,我們陪他到金龜樹下。他說,金龜樹長的又高又大,當年埋下頭髮時,還是一棵小樹。





颱風來襲,許多樹木倒下,街道滿目瘡痍。
其中一棵倒下的樹,位於臺南女中校園內,又被稱為「丁窈窕樹」或「人權樹」,這棵樹有著特別的故事。
這個名字是為了紀念59年前,一位抱著孩子,硬生生被國民黨政權拖出去處決的母親。
當時這位被羅織罪名不得已帶著孩子一起羈押等待判決的母親,有一天被通知有「特別接見」,於是抱著孩子前去監獄大廳。獄卒硬生生的將她們分開,母親就這樣無預警的被拖出去處決,留下孩子瘋狂哭喊著「我媽媽是好人,不要殺死她」。


這位母親到底犯了什麼錯?原來她不過是提醒好友別和心術不正的人交往,結果被心有不甘的人檢舉最後被處決。
她叫 丁窈窕 – 一位在白色恐怖時代被中國國民黨殺害的媽媽。而這不過是當時遍地血腥中的冰山一角。

一位認識丁窈窕的朋友郭振純,因被誣指通匪遭到逮捕,在羈押時藉故以刮鬍刀片割傷自己以便接觸在醫務室內的丁窈窕。丁窈窕自知難逃一死,輾轉將訣別的話與一撮頭髮交給他。郭振純遭遇拔指甲等酷刑都未招供,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一直到1975年蔣介石過世才特赦出獄。出獄後他將丁窈窕的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一棵金龜樹下。

這就是「丁窈窕樹」的故事,一棵見證白色恐怖歷史的樹。
近來許多人在緬懷戒嚴時期、懷念威權統治,這些血淋淋的歷史,真的離我們遠去了嗎?

許多知道這個故事的人得知這棵樹倒下後,希望能在原地建一個紀念碑或牌子,讓這件事能永遠被紀念。
請幫忙將這個故事廣泛流傳,大家一起來支持「丁窈窕樹」立碑紀念。

左圖:遭颱風吹倒的丁窈窕樹(戴源甫老師攝影)
右圖:丁窈窕審判及被處決照片(翻攝自民主紀念館)

丁窈窕冤獄完整來龍去脈:
本文同步刊載於
http://www.twmemory.org/?p=8229
Google+
https://plus.google.com/+TwmemoryOrg
☆☆☆☆☆
台灣回憶探險團 台灣回憶募集中,各位團友若有任何關於台灣的老照片、影片或是文獻,都歡迎投稿與大家分享討論哦~~!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