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黃越宏 (2):告發馬英九涉嫌圖利罪,賴士葆



遲不批黃世銘辭呈 馬被控涉圖利
〔記者錢利忠、李欣芳/台北報導〕檢察總長黃世銘被判刑後請辭,十二天過去,總統馬英九仍不批辭呈;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認為總統馬英九故意積壓公文,不批辭呈,讓黃世銘續領總長特別費,昨到台北地檢署告發馬英九涉嫌圖利罪。
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昨也質疑,黃世銘違法亂紀,馬英九未將其撤職查辦在先,如今黃世銘自行請辭,馬英九也不批辭呈,這是卸責包庇?還是兩人是共同罪犯?「難道要讓請辭變『光榮退休』嗎?」
黃越宏表示,黃世銘請辭後仍享用檢察總長福利,續領總長特別費,有最高檢檢察官看不下去,找他抱怨,表示以馬英九處理黃世銘辭呈的進度,會讓黃做到本月十八日期滿。

黃越宏說,馬英九故意擱置辭呈,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的圖利罪,應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本報訊〕法務部次長陳明堂今表示,最高檢檢察總長黃世銘辭呈已在3月25日遞至行政院,昨日才轉呈總統府。馬英九總統也在今天上午批准了黃世銘辭呈。  聯合報報導,
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



【請鬼開藥單 賴士葆牽線反同團體見江揆】
http://goo.gl/QoMnp5

引發爭議的宗教代表進入性平會一事,背後原來有複雜的政教關係。風傳媒追查發現,立委賴士葆2個月前就帶宗教團體見閣揆江宜樺、法務部長羅瑩雪等,團體主張性平會各納入1/4的宗教及家長代表。
⋯⋯更多




東海大學的人與書 (XX) :黃越宏

 《星期專訪》黃越宏︰特偵組犯罪 必須得到懲罰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6/today-p6.htm
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記者陳志曲攝)
記者鄒景雯/專訪
最 近對檢察總長黃世銘提告的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受訪指出,審判,是一個國家的說服工程,說服愈紮實,不是豆腐渣工程,人民的共識與團結就會愈凝聚。台灣今天 的分裂狀態,司法要負非常大的責任。他強調,王金平這個案件給大家一個教訓,台灣的司法必須更加清明,司法改革更加不容遲緩。如果特偵組不能得到應有的懲 罰,那麼這場政爭對台灣人民沒有任何意義。

問:為什麼要告黃總長與特偵組?
黃越宏:台灣未來的競爭力,在於各行各業都要有專業,如果夠專業,即使犯錯,對社會不會有太大危害。我對特偵組最大的憤怒在於,其身為國家最高打擊不法的單位,結果卻這麼地不專業,讓我氣到想提告。
特 偵組最可怕、最可悲,也最具體的是,九月六日發布十九頁的新聞稿中,被我發現了九個犯罪。第一是非法監聽;第二是監聽來的資料非法使用;第三是非法監督, 他沒權力監督高檢署卻去監督;第四,非法公布筆錄;第五,登載不實,林秀濤有調卷,他說人家沒調卷;第六,非法調閱通聯,他怎麼可以調王金平的通聯?第 七,違背法定倫理,他沒有資格移送部長到監察院;第八,非法公布基地台,違反個資法;第九,最重要,就是洩密。
一個負責打擊不法的人,當他想要打擊政敵時,自己充滿著不法,用不法來打擊,你說這多可怕?這就好比拿納稅人的錢讓你去當警察,要你去抓賊,結果你自己去當賊。
事發到今天,沒有一個司法記者,每天去追問承辦黃世銘案的檢察官:你要辦這麼大的長官,這麼大的罪行,而且是與總統勾結在一起的罪行,你何時才敢採取行動?媒體要讓北檢知道:全國在注目你!你要說明分案要多少時間?檢察官發傳票要多少時間?查扣證據要多少時間?
特偵組說明 一再飾詞狡辯
就 如,特偵組這幾天出來說明,黃總長向總統只口頭報告,沒有提供書面資料,這就表示特偵組知道自己犯罪了。特偵組最近的一連串反應,就像我們看到的一些判決 書上寫的:「被告一再飾詞狡辯」,完全一模一樣。其中偌偌大者,包括居然引憲法四十四條院際之爭,來解釋為何向總統報告,又如林檢察官有調卷但沒有用心 看。
我要問:以馬英九的智力,只口頭報告,他聽得懂嗎?如果特偵組要這樣主張,則北檢應該傳馬英九來作證,而且要把馬英九送測謊,否則怎麼知道他們有沒有串供?而且這是否成立洩密的要件之一,其實,口頭也是洩密嘛!
台灣司法最大的問題是,媒體報導都不把焦點放在人的身上。我們希望透過更多的力量去告訴社會大眾:法律與人之間的互動,必須把人放在核心。所以包括張瑜鳳也才會說:法律要有人性。
關說、開革 不是馬說了算

問:你怎麼看台北地院這次做出的裁定?
黃: 這對台灣會是一個法的分水嶺。以前,真的是官大學問大,上面說的就是對的,但這次,人民普遍認為,很多事情不是你馬英九說了就算,關說,也不是你說了就 算。開革,不是你說了就算。以前的悲哀是,長官說了答案,下面的人去找理由、找判決來支撐、背書,在官場上、在行政上,甚至在司法上,都是這個樣子。這個 案子給國人一個好的教育是:未來未必如此。
北檢遲未調查 公義怎伸張
第 二,這件事更不能輕縱的是特偵組的罪行。台北地檢署到現在遲遲不動,這也是一種罪行。但丁神曲中有句話,我印象深刻。地獄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道德危機中 袖手旁觀的人。台北地檢署怎麼可以在這麼一個重大的憲法危機、司法危機、法治危機中,從九月六日至今,沒有任何查扣、傳喚的動作?
這短短幾 天,台北地院已經可以做出假處分的裁定,王金平已經可以提告四個案子了,北檢為何一張傳票都發不出去?這讓人民看見,原來檢察官在這次的風暴中,持著這麼 可怕的觀望態度,一定要看到誰輸誰贏,才肯採取動作。當打擊犯罪的人採取這種動作,台灣的治安怎麼可能會好?台灣的公義怎麼會伸張?
人民對於司法改革的企盼,在這件事上更迫切地被凸顯。馬英九今天出來喊關說,戴道德高帽,對人民來說,沒有說服力,民調還一直掉,更印證馬英九上台後,對司法改革沒有做過半件事情。如果馬英九上來後做了很多重大的改革,當他用道德高帽時,人民或許會接受。
當然,我必須肯定馬英九一件事,他從洪仲丘案到現在,都在啟發民智,因為他的無能與顢頇,讓人民知道民智要開,才不會繼續受害。

問:這不只是顢頇的問題。這是介入司法個案,接受特偵組的效忠,不是嗎?
黃:若由這個角度,這是以國家機器當作迫害、追殺政敵的工具,而且是殺紅眼,所以叫不停,這是這次人民講不出來,但真正唾棄他的關鍵。
為什麼大家會突然支持王金平?王金平從來沒有這麼高的民調,他的被追殺角色,讓許多同情心往他那邊跑,包括利用他出國、嫁女兒,他回國後低姿態喊話,馬還用那種嘴臉,每個人都看到馬充滿著仇恨,反而大家認為王金平的心胸比他寬闊。
這 點也再次凸顯了特偵組的問題,不只外界批評,整個檢察官論壇都在撻伐特偵組,他們都是內行人,他們說九月五日簽結,八月三十一日總長去報告,這不叫洩密, 什麼叫洩密?包括林秀濤說的,你恐嚇我不可以講,結果你去對總統講。其實我更懷疑,八月三十一日只是對外的說法,因為六月二十九日特偵組已經截聽到了王金 平的對話,當時正是洪仲丘案,立法院又還沒開議,因此他們留到現在。是否由於八三一才偵訊林秀濤,因此必須說八三一才向總統報告?否則,在颱風夜去報告, 是很奇怪的。
所以,一個新聞稿會露出九大違法,一再飾詞狡辯,只為了一個目的,就是追殺對手。

問:假處分裁定出來後,不少法官私下竟說:平常心是這樣判,但這需要勇氣。就你了解,這是整個結構性的問題嗎?
黃: 這其實是台灣司法的核心問題。很多人事後會說,這個案子如果以平常心,就是這個結果。但其實在事前,大家多數都不樂觀,大家多不認為法官會平常心。我們只 能說很樂見這樣的平常心終於出現,這對以後的法官會有很大的鼓舞。這其實不叫善,而是馬英九的惡,去培養一個正常判決出來,大家很樂意給予掌聲,就是希望 能夠持續嘛!
話說回來,如果柯建銘敢在立法院正式質詢:我認為你們上訴是濫訴,請你們用法律理由、用事實來說服我。我已經在法院打贏了,我 不希望你們的濫訴政策不被檢驗,這種做法就是平常心。但柯建銘為什麼不能平常心?為什麼要走打電話的路線?還要找王金平?檢察官倫理守則中也明文規定,檢 察官不能以定罪為唯一目的,那麼柯建銘為什麼不把判決拿出來質詢?
審判是一個國家的說服工程
司法被人民唾棄,就是用平常心看不到正常案件的判決。審判,是一個國家的說服工程,說服愈紮實,不是豆腐渣工程,人民的共識與團結就會愈凝聚,否則,人民對政府就會沒信心,人民也沒共識,也不會團結,所以台灣今天的分裂狀態,司法要負非常大的責任。
這個案件給大家一個教訓,台灣的司法必須更加清明,司法改革更加不容遲緩。如果特偵組不能得到應有的懲罰,那麼這場政爭對台灣人民沒有任何意義。
建立法治 台灣最大的武器

問:最直接的做法可以怎麼補強?
黃:對於特偵組這些檢察官,若民間司改會不將他們移送評鑑時,沒有人能夠啟動。監督特偵組變成是極少數團體的特權,人民並無法移送他們。當總長犯罪時,全國檢察官都歸他指揮,這檢察危機要怎麼辦?
海 峽兩岸最大的武器,已經不是民主,而是法治。民主我們已經有了,但我們沒有法治。我們如果有很紮實的法治,其實不管中國對台灣採取什麼態度,我們都可以走 出我們的自主性。法治這一塊,是絕對需要公民意識的滋長與成熟,這點我是樂觀的,因為在洪仲丘案我們已經看到了,在王金平案,我們也看到了,台灣慢慢在走 向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




****
 藍卸任黨鞭 批行政部門「老在上游拉屎」

國民黨立院黨團大會昨天舉行黨團書記長交接,卸任書記長賴士葆(左)致詞抨擊行政部門「老是在上游拉屎」,一旁的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右)則面帶尷尬。 (中央社)
〔記 者蘇芳禾、蘇永耀/台北報導〕「很多委員抱怨,行政部門老是在上游拉屎,底下都清不乾淨,還說我們清的姿勢不好!」國民黨立院黨團大會昨天舉行黨團書記長 交接,卸下書記長一職的立委賴士葆當著行政院副院長毛治國等閣員的面,把立委對行政部門的不滿一次掀開,也為這波「九月政爭」再添話題。
臨時出席黨團大會
馬江「躲王」意味濃
為了將立法院長王金平阻隔在國民黨運作之外,國民黨史無前例的取消了立法院開議前的「立法行政部門議事運作研討會」,臨時降格改開黨團大會,但最後一刻馬英九總統與行政院長江宜樺又說要參加,「躲王」意味濃厚。
此 舉也引發部分藍委不滿,許多人都以選區有行程為由請假,最後雖有五十人簽到,但大多數人都簽完就離開。立委羅淑蕾無奈的說,出席發言對整體狀況的改變也不 大,「要尊重王院長就不要提抗告,又要抗告又要尊重,裂痕會越來越大。」原本打算要發言的立委陳根德也認為,「講了也沒用」,所以沒等到馬總統抵達,他就 先行離開了。
反倒是賴士葆卸任前的肺腑之言,也讓有苦難言的黨籍立委們心有戚戚焉,致詞感言獲得不少掌聲,如今樂得一身輕鬆的賴士葆還對新任書記長林德福寄予無比的同情。
馬英九則在會中表示,要團結和繼續改革。至於黨團大會最後定調「支持馬主席,尊重王金平院長」時,馬並不在場。
藍委嗆手別伸進立院
江揆推「媒體扭曲」
國民黨立委呂學樟則當面向江揆嗆說,立院是最高的民意殿堂,行政院的手絕對不能伸進來,否則有違憲政秩序,且行政院是對立法院負責,希望不要再聽到江院長說「做好沒有王金平的準備」這種話;江則推說,「這是媒體的扭曲」。
事 實上,江揆的「做好沒有王金平的準備」等說法,首見於九月九日接受「聯合晚報」訪問,對於江昨把責任推給媒體,聯晚總編輯蕭衡倩在臉書表示,晚報訪問後, 當天下午江揆更繼續公開表示王金平已不適合擔任立法院長,各媒體連續報導多日,都不見江揆澄清,如今卻說媒體斷章取義。她不滿說,「果然又是媒體的錯?! 以下請自行造句,這不是‧‧‧‧,那什麼才叫做‧‧‧‧。」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