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蘋論:學運中的幽默與鬧劇 (插圖版); 這是駱駝 不是鹿茸(郝明義)




報社應該有此文的插圖版......隨時補充



蘋論:學運中的幽默與鬧劇


太陽花學運有個舉世社運和學運都沒有的特質,就是幽默感和搞笑kuso。這麼肅殺的場合,學生照樣談笑用兵,還笑得東倒西歪,非常可愛、單純、有趣而充滿智慧。

邱毅謊話成為笑柄

在 所有的搞笑劇當中,邱毅那場最不堪。大家只注意到他在中國的喉舌中央電視台上指花為蕉,忘記了之前他的那句話「我查得很清楚」,還說是民進黨團送去的,並 造謠說民進黨動員走路工「每人500元」。很快他的謊言就破功了,成為笑柄。最離譜的是,他扯了這麼大的廉價謊話,在西方和日本老早被媒體永不邀請,在社 會上也抬不起頭,自己羞愧地躲得老遠;可是邱毅照樣上媒體口沫橫飛、大言不慚,口頭禪「我查得很清楚」也照樣有人信;邀請他的媒體毫無社會責任感,更沒正 義感及羞恥心。
學運創造了服貿F4:馬卡茸、瞎餅樺、太陽淇和秋意蕉。新三寶是其中三位:馬、蕭家淇和邱毅。他們成為學運的笑柄將跟隨學運一起在歷史上永垂不朽。
比新三寶更惡質的鬧劇是白狼拿著麥克風站在車上高喊:你們都是中國人X出來的。讓人看出保皇黨的品格和素質。另一個見證是中天的《新聞龍捲風》,來賓彭華幹和戴立綱言語輕佻、表情猥褻、動作低級,大吃學運女生的豆腐。可見反學運、挺馬江的是群什麼水準的人。物以類聚啊!
好笑的還有政院前發言人胡幼偉恐嚇學運說:僱主不會聘用學運青年。馬上有一堆僱主跳出來宣稱要僱用學運青年,因為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是企業需 要的人才。哈哈哈,又被打臉。能說會道的蔡正元在電視節目上斥責學生代表吳崢不懂政治,說:「你老師是誰?應該開除。」吳回答說:江宜樺啊!全場絕倒。
好笑的層出不窮。馬總統7日在國際表演中心開幕典禮上幫與會者打氣,竟被學生別了一朵太陽花在打氣筒上,馬不察竟認真為太陽花學運打起氣來,笑得學生前仰後合,紛紛表示:「謝謝總統。」

拿佛祖捧9趴總統

郭台銘突然關心起學運,原來是關公發爐,兆頭要郭試圖說服學生結束學運,為這次學運的奇談怪論(例如某大和尚要學生選上總統再來改革云云)再添一樁。郭董可否請教關老爺馬航去了哪裡?若由台灣找到豈不在國際上大大露臉?
學運期間最淡定的「高層」就屬吳敦義,前天他忽然開金口說:「馬總統的兩岸政策猶如佛祖庇佑人間!」咳咳,有9趴的佛祖嗎?

 -----


星雲:「學生選上總統再來談改革!」
民眾:「星雲成佛後再來談論佛法!」
相關報導>>http://iguang.tw/t/2OG




這是駱駝 不是鹿茸(郝明義)


世界上原來有兩種人。第一種人,是看到沙漠裡露出像尾巴的東西,就知道那底下埋藏一隻駱駝。第二種人,是必須沿著尾巴挖下去,直到整隻駱駝露出來,才承認那是一隻駱駝。
馬總統和他的許多閣員,讓我們見識到世界上原來還有第三種人。那就是你把整隻駱駝挖了出來端到他眼前,他看一看會說:「這是鹿茸。」
在 服貿這個議題上,馬政府實在創了許多世界之最。其中之一,就是你不論端什麼證據指出他們的問題,他們就是不承認。最近一個例子,是學術界反對服貿開放中資 參與第二類電信電腦服務業,指出其危及資訊自由及國家安全。NCC主委先是說這不過是以林宗男教授為代表的三名教授的反對意見。連署的人多了,他們就找一 些業者出來反駁。可最新情況是:連署學者專家已264名了,從中研院院士到各大學資訊、電機系教授,到曾在美國航太總署與聯邦通訊委員會工作的專家,涵蓋 各個方面。可是想必政府還是不會理會。

審查立法並行矛盾

因 為帶頭的馬英九總統就一直在做這種示範。馬總統早期先是堅持服貿協議是政府的行政命令,不同意立法院立法監督。到迫於現實,不得不承認兩岸的協議得「先立 法,後審查」之後,他又一直堅持要把服貿協議和監督條例的立法「並行」。換句話說,他承認該立法監督,但服貿協議不在其內。而很多國民黨立法委員也紛紛以 「孩子都生下了,怎麼塞回去」等說法為他護航。
既然他們說到生孩子的事,倒不妨沿著這個思路來做個比喻。
馬總統既然承認兩岸的協議得「先立法,後審查」,就像是告訴我們,他終於承認:男女要先結婚,再生小孩才合法。那你沒立法就先生了個服貿的小孩出 來,為什麼不趁著現在立法,也讓他經過「先立法,後審查」的程序,得到個合法的身分呢?你說以後的貨貿協議等都走「先立法,後審查」的程序,服貿卻不必, 這豈不是相當於政府告訴我們:我們生了個非法小孩,大家就將就一下,以後生的小孩再保證合法?

忽略民意強推政策

馬總統現在強調「逐條審查,逐條表決」。但對照江宜樺院長之前所說的逐條審查,但隻字不改,也可以知道馬政府對「逐條審查」的定義的認知,實在與大家的常識不同。既然有「審查」,當然就要有「修改」的餘地。不然,馬總統豈不乾脆說是「逐條朗誦,逐條表決」還比較貼切一些?
退 一萬步來說,如果現在真到了要逐條表決的時候,馬總統顯然是認為國民黨立委佔國會多數,所以他就有立場可用黨鞭押著立委當投票部隊。可他完全忘了事情之所 以演變到今天這地步,正是他忽略了民意只有9.2%的總統不該強推爭議如此之大的政策的常識;正是他漠視了社會上大多數的人不同意這個服貿協議可以如此處 理的事實。
但是看馬總統對學生撤出國會聲明的回應,他一點也不認為自己需要調整。所以我說你即使把整隻駱駝挖出來放到他眼前,他仍然說這是鹿茸。
世界上這第三種人到底怎麼出現的?我們該怎麼辦?我只想到一句話:「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大家就別想用叫醒一個人的方法去叫他了。
前國策顧問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