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

范雲:這場街頭的民主教育才剛開始;馬、江負得起責任嗎;見證跨世代學運的一手觀察;open space:服貿與原住民族小組; 行政院情勢: 「街頭民主教室行動」打造公民社會


啟蒙是痛苦的,
這場街頭的民主教育才剛開始   范雲

我們是一群來自全台灣,在大學與研究機構從事教育與學術的公民。在這場反服貿的運動中,我們期許自己能以所學的專業知識,貢獻於街頭的民主討論。在過去這二十多天中,「街頭的民主教室」進行了121堂課。當然,這還沒有包括五十幾個NGO夥伴們所自行規劃的關於性別、環境、勞工、人權、土地、教育等多元多樣的議題。

在這因反服貿運動而起的121堂課中:
我們談民主、憲政與抵抗權;
我們討論中國與兩岸關係以及跨海峽政商政商聯盟;
我們分析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對階級、移民與原住民等的影響;
我們也思考本土歷史、多元文化,與文化抵抗。

然而,街頭需要的不只是知識與理論,街頭更需要身體的勇氣與智慧。我們既然選擇走上街頭,就必須有所準備。在這個民主教室,也進行了十場非暴力抗爭訓練,透過這些,我們必須準備我們的身體與心志,在面對國家或干擾者的不確定威脅時,能以和平的方式共同抵抗

這個運動中的五十萬人,讓我們體會到公民社會力量的強大。但,同樣在這個運動中,我們看到了台灣社會在公共討論上的不足。既然政府不作,媒體也不提供,於是,我們自己以審議民主的方式,在街頭進行了十一天的公民討論,最後並由一、兩千位公民以一整天的接力討論,提出了關於兩岸監督機制的「人民議會意見書」。此外,我們也嘗試以開放空間等各種討論形式,讓在場的朋友們自行組織議題與提出可能解方。

當然,對這整場空前龐大的運動來,以上的努力,其實非常渺小。我們不敢、也不能宣稱我們有辦法了解,更遑論解決,這個運動所面對的許許多多外在的,以及內部的課題。

 昨天晚上,我收到一封陌生的來信,信中有一段這麼說:

 「這次學運帶給我極大震撼,不只是事件本身,更多在於思考的方式、切入點和深度,我本來以為自己是一個勇於獨立思考、有批判精神的人,但是在十幾場民主講堂中聽見許多從沒接觸過、從沒想過的事,也發現自己依舊把自己束縛在安全的社會角落裡。啓蒙是痛苦的,但仍然感謝這場學運給我的啓蒙,讓我看見另一個層面的社會和自己。」

這位大學畢業生所看見的另一個社會和自己,也是我們很多包括老師在內的參與者的感受。運動中的啟蒙,很多時候,是痛苦的。街頭的教室之為民主教室,不只是教師把課堂移動到了街頭來上。街頭作為民主教室,更關鍵的是,面對共同的未來,我們同是公民,必須一起學習以民主、平等的方式共同面對。街頭提供給我們的挑戰、挫折、團結、認同、傷痛與眼淚,都是我們再出發時,行囊中所裝滿的,運動所需的各種心智與情感儲備。

作為學者,我們期待自己能以專業的知識,和大家一起探索,這個運動所開創出的更多課題:如何藉由憲政與政治的改革,讓台灣民主新生?如何在拒絕服貿之後,思考台灣的經濟與勞動體質?如何在兩岸與國際的險惡政治情勢中,走出一條有尊嚴的台灣社會民主之路?還有,更重要的是,在這條運動的路上,如何彼此真誠與平等相待,除了看見勞動,也要看見性別、看見同志、看見原住民,看見不平等與權力關係,也看見運動中的挫折與成長?這不僅是個人的課題,也是集體的課題。因為,未來,我們勢必沒有選擇,必須要繼續攜手合作

對抗極權主義的女性思想家漢娜鄂蘭說:「即使在最黑暗的時代,人們還是有期待光明的權利,而光明,與其說是來自理論與觀念,不如說是來自凡夫俗子所發出的瑩瑩微光」。如果,天色會漸漸微光,那是因為我們每一位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都變成更勇敢的人。

大家加油,讓我們成為台灣民主歷史中的黑潮,匯流全台,迎向太平洋。這場街頭真實的民主教育,才剛開始!




【財訊雙週刊】范雲 見證跨世代學運的一手觀察


 
本新聞由財訊雙週刊提供
1990年3月,台灣爆發「野百合學運」,近6000名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靜坐,衝撞威權憲政體制。24年後,「太陽花學運」再起,上萬名學生為了反黑箱服貿,不惜占領立法院議場、圍攻行政院。

當年念台大社會系、擔任過野百合學運總指揮的范雲,在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中同樣沒有缺席,於立院外開立「街頭民主教室」、與學生一起橫躺政院,直到被警方強制驅離。現任台大社會系副教授的范雲,以親身經驗觀察分析,橫跨世代的這兩場學運:

3月18日,學生在立院前抗議服貿的活動,我也參加了,看到現場僅500人不到、也沒有吸引太多媒體注意,很擔心事情就這樣船過水無痕。沒想到晚上瞬間豬羊變色,聽到有學生衝進議場,我就知道這件事有希望了!

都是政黨運作失靈惹禍!
他們不做,公民社會自己做


對我來說,如果學生沒有衝進去,這件事可能很快就沒有人關心了。我很感謝有學生這個舉動,姑且不論合法非法,當執政黨壓霸、在野黨失能,這就是公民社會可以行使的手段,並非所有不合法的手段都是不正當的。

24年前的3月學運,是威權體制衝向民主化的重要關鍵;現在社會已經民主了,但民主正面臨倒退危機。台灣的民主只停留在選舉,20多年來在很多層面並沒有真正落實,公民力量想藉由社會運動對抗這股向下的力量。不是所有的新興民主都能穩固不摧,台灣有很多條件會讓民主動搖,例如司法改革、媒體失序等。

兩次學運很明顯都是政黨運作失靈,當年國民黨威權治理,但民進黨對於第一個本省籍總統李登輝有情結,對國會全面改選的訴求,不敢強力抗爭,學生只好自力動員。這次也是執政者罔顧民意,有了黑箱服貿這個不民主的東西產生,政權的正當性受到質疑,當司法、媒體、在野黨不運作,就只能靠公民社會動員捍衛,因為民主不可能會自己變好。...<文未完,詳全文>


野百合學運/1990年3月16日~22日
今晚第一次進行open space:
服貿與原住民族小組來交他們寫得滿滿的記錄





行政院情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xGjgRu3Xs



范雲:站出來 打造公民社會

台大社會系教授范雲現身立法院外發表反服貿演講。(記者施致如攝)
〔記 者施致如/台北報導〕發起「街頭民主教室」活動的台大社會系教授范雲,,昨天在「搖滾區」活動現場來個「午點名」,來自北部、中部、南部的全台各校學生依 序舉手應聲,被問到擔不擔心台灣民主倒退?幾乎全場舉手,她說,這個擔憂是合理的,為此而站出來是理性的,呼籲大家一起打造強健有力的公民社會。
范 雲表示,日治時代有婦女、勞工等各種社會組織,但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期後,國民黨掌控全國社會組織,剝奪人民的組織能力,少了組織,抗議就沒有續航力,以 此次活動現場為例,有人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可能心懷恐懼,覺得周遭的人都像暴民,鼓勵靜坐學生彼此認識、聊天,分享上街頭的經驗。

學者開講 街頭民主教室新課表公布

因不滿兩岸服貿協議黑箱通過,大批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多名學者也在場外舉行「街頭民主教室行動」聲援,輪班在街頭上課,今天課程表已經公布,上午10時起開講,將有東吳大學、台大、中研院等堅強師資輪流上台,其中下午1時更有香港理工科大鄭松泰老師主講「香港經驗:媒體與言論自由」 。

這 場「街頭民主教室行動」,由台大社會系副教授范雲等人發起,希望進行公民的民主教育,以行動支持在議場內的學生,並強調課程完全自由開放,不收費,沒有任 何階級歧視,今天適逢第一個週末,師資陣容相當堅強,包括台灣及香港的學者輪流上台,預計今晚7時之後,包括台大社會系李明璁、中研院台史所老師吳叡人, 都有可能隨時上場開講。(許敏溶/台北報導)

發稿時間:09:45
更新時間:12:01


東海大學校友會2014/ 街頭民主教室:三月二十二日(週六)



 街頭民主教室:三月二十二日(週六)

*以下時間為青島東路教室時間,濟南路教室會順延一小時

10:00 中國網友為何也反服貿? 東吳大學政治系老師王興中

11:00今日明日?台灣香港 東吳大學政治系老師林啟驊

13:00香港經驗:媒體與言論自由 香港理工科技大學老師鄭松泰

14:00服貿、遷移與勞動 台大社會系老師藍佩嘉

15:00 ECFA 與兩岸智財協定的政治意涵 台北科大智財所陳秉訓

16:00代議民主中的少數與多數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老師蘇彥圖

17:00 陸生、大陸人士加入全民健保行不行?政大法律系老師孫迺翊

18:00 世界體系中的中國崛起與台灣價值 中山大學社會系蔡宏政

19:00 社工為什麼該反服貿? 黃盈豪(台北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

七點之後,台大社會系老師李明璁、中研院台史所老師吳叡人有可能隨時上場…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