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姜皇池:《服貿協議》 當然可退可修 ;郎咸平:中國哪來的這麼多地溝油?


 姜皇池/《服貿協議》 當然可退可修

雖仍不知《服貿協議》將於何時審議,但應會逐條審議。然此之際,行政部門 除堅持不能退回服貿外,亦仍緊咬必須全文接受,認為立院若修改隻字片語,則僅有全部重新談判一途。從總統、陸委會主委、經貿部長等等,一而再、再而三地向 國民傳遞此等資訊,錯誤資訊一再重述,支持《服貿協議》人士自是深信不疑,四處宣揚:「《服貿協議》一個字都不能改,是國際法慣例,簽完協議後,只有全部 同意或者全部都不要,兩種選項」,何來國際慣例?聞之心痛!
當然有權可退回、修改《服貿協議》
不 論學理或實務,國際法下任何條約簽署後,除非是《條約法公約》第十二條之「最後簽署」(final signature),否則簽署僅表示簽署方初步同意締結條約,僅有經批准程序後,始可發生受確認接受條約約束之效力,在正式批准生效前,條約當然拒絕或 修改,並無違法問題。
檢視美國實踐,從美國建國到一九九六年,二百餘年間,美國行政部門正式對外簽署超過一萬兩千多項雙邊與多邊的憲法意義 下之條約,但參議院卻僅同意其中一千二百六十八件,同意率約為百分之十!不僅如此,參議院所同意之一千二百六十八件條約中,有一百九十五件是附條件通過 的。換言之,即使所通過約百分之十行政部門所簽署條約,仍對其中約百分之十五附加條件。若將其限縮於雙邊條約,則上述所審議憲法意義之雙邊條約案有九○一 件,其中一一五件是附條件通過的。在此種情形下,並無任何國家指摘美國不顧國際信譽,遑論違反國際法,蓋國際法之基本ABC就是:尚未經相關方內國國會批 准的條約,本來就無效力,簽署方之國會仍有權利作最後監督與准駁。
至於《服貿協議》,既然國內尚待審議,自有不予同意之餘地,且此毋寧是國際常態,縱使行政部門簽署承諾中國,然若立法院不同意,亦不能據此即指摘台灣沒有國際信譽,蓋民主國家權力分立,對外簽署國際條約,仍須內國國會同意,始有批准可能。
至 於立院審議《服貿協議》可否修改?政府一再強調立院僅能全盤接受或否定。對此問題,國際法學理上是有所爭執,有認為雙邊條約不得進行附條件之同意者;有認 為不應當予以排除。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認定此不構成問題,蓋若當事方同意,則根據新內容,若當事方不同意,則對爭議進行談判即可。是以若國會有所修改,則 行政部門最好是就此部分與對方重新談判。
事務上,美國與英國對一九八五年之《引渡補充條約》實踐即是如此,美參議院雖通過該條約,但附上必 須修改部分條款之條件,美國政府將此通知英國,並表示將以換文修改條約,該換文紀錄美國參議院之條件,並將條約約文根據該等條件進行修改。換文中解釋若不 根據新修改條約,美國不能執行批准書,並且詢問英國可否接受?英國回文表示:可接受該修改,兩國並於一九八六年互換批准書。若立院修改《服貿協議》內容, 不論是條款或開放項目,自然亦可僅針對修改部分與中國重新談判。
不論是退回或修改《服貿協議》,在學理或實踐均無違法之處,而在如此波濤洶湧之後,政府若仍一再要脅不能退回,且一字不許改,宣揚退回有違國際信譽與法律,修改有違國際法,僅是讓人更加不解?更加疑惑?甚或恐懼。




郎咸平資料,請search 本網站。

郎咸平:中國哪來的這麼多地溝油?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4-06 訊】作者: 郎咸平
中國哪來的這麼多地溝油?很多讀者會很奇怪,哪來的這麼多的地溝油?我告訴你,在地溝油的背後,有一個非常完整、高效的產業鏈,而且它還是一個徹底的循環經濟,因為它真正做到了從餐桌回到餐桌。其實這個問題不僅僅存在於珠三角地區,全國都有的,它完全是一個全國性的產業鏈。最開始是從武漢傳出來的,然後才到的珠三角的各個城市。 


我相信如果到全國去查的話,估計每個城市都有,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發現地溝油主要有三大流向。第一個流向,是從高檔酒樓流出來的廢棄油脂,經過收集者的收集、運輸,最後到了化工廠,然後提煉成生物燃料,用於工業生產了。第二個流向,那些飼養家畜的人員將泔水油、潲水油拿來餵豬、餵羊、餵鴨。可能這個問題也不大,畢竟毒性是經過豬、鴨這些動物、禽類的身體過濾的,人即使是吃了這些用泔水油、潲水油養大的家畜、家禽,也可能這些家畜、家禽身上還殘留些地溝油的毒性,但估計被人體吸收的也沒有太多,危害也沒有那麼大。

 而第三個流向,是我們最擔心的,也是很可怕的。地溝油從酒樓裡出來了,被那些不良業者加工後,又被賣回去,最終回流到餐桌上,讓我們給吃了。說到這裡,我想問下各位,你們知道地溝油是如何提煉的嗎?其實很簡單,就是支個鍋、支個灶,先把水和油分離開。這實際上是個很簡單的過程,因為水一加熱就蒸發了,關鍵是如何把油脂和面的雜質分開。怎麼分?這時候這些提煉的人就會往這些分離出來的油裡加了一些我們很不願意看到的東西,比如說脫色劑,還有香精。現在有人在網上賣脫色劑,最便宜的時候才1塊錢1公斤。提煉1噸地溝油需要多少脫色劑呢?我大概算了一下,是25公斤,如果按1塊5毛錢一公斤算的話,基本上都賣這個價,也就是三四十塊錢。香精的危害大家都應該清楚的,那些搞提煉的人也是清楚的,可是,即使這樣,他們還是利欲熏心,去追求這樣的利益,最終使地溝油又回到了我們的餐桌上。中國哪來的這麼多地溝油?我經常在媒體上呼籲我們的企業要搞產業鏈整合。也就是要企業從產品設計、原料採購、生產加工、倉儲運輸、訂單處理,到批發、零售,把這整個鏈條串在一起。這樣就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增加利潤。 

我現在發現,我所想推動的產業鏈整合在我們真正的企業裡推動的都不怎麼到位,但是地溝油卻做得相當到位了。我們看下,這個地溝油產業鏈做得有多麼緊湊。我們先拿產品設計這個環節來說,他們這些不良業者就有這種水平,能把地溝油“設計”成我們的食用油,而且不但顏色挺好看,味道也挺香。這種研發水平真是不一般的。原料採購呢?那就不用多講了,直接從餐廳裡面拿出來的潲水,就是他們提煉地溝油的主要原料了。而且這種原料的採購是壟斷性的,別的人不能進入的,進入的話他就揍你,而且還有黑道介入,所以對於那些從事地溝油勾當的人來說,原料採購是很有保障的,效率還特別高。再說下地溝油的生產加工,效率高得超出你我的想像。他們竟然一個晚上就可以把地溝油轉化成食用油。還有訂單處理,也就是直接再賣回給出售潲水的這些餐廳。當然還有批發零售​​,這是指直接賣給我們消費者的環節。你瞧瞧咱們中國的這個地溝油行業,可以稱得上是全世界整合的最徹底、最高效的產業鏈了。那麼,到底是什麼因素造就了地溝油的如此完美的產業鏈?是高利潤!你知道地溝油這個行當一年能有多少利潤嗎?我告訴你,它一年的總利潤能達到15億~ 20億元,這是個什麼概念?就是說我們把整個廣東省的製造業的利潤加到一起的話,還跟地溝油行業的利潤差了一大截呢。你能想像得到嗎?一些職業掏地溝油的一個月的收入可以上萬啊,相當於高級白領的收入了。一個餐館如果把地溝油的開採權利,給了某個固定的職業掏地溝油者,也能拿到200萬元。我們很多老百姓一輩子也掙不了200萬元的。我知道的,有一個地溝油的內幕者,他本身是做養殖生意的,他說他平時就經常到酒樓裡收集潲水油,每1噸要交100塊錢。他的規模不是特別大,一般都是在城鄉結合部的小樹林這樣的地方搞個大鍋,比如說養豬場附近就有很多這種大鍋。他把地溝油收集來之後,主要還是拿來養豬的,他先把這些東西放在大鍋裡加熱,然後再給豬或者鴨吃。剩下來的油,也就是動物吃不了的,他就把這些油刮出來,放在另外一個地方。這時候,另外一個人就出現了,這個人就是真正從事地溝油生意的,他們搞了一個黑加工廠,為了弄到更多更便宜的原材料,他們就挨家挨戶地從這些養豬場裡把地溝油蒐集起來,然後一個晚上就可以把這些地溝油變成清亮亮的“食用油”。我們做了個簡單的計算,市場上食用油的價格是1噸6000塊。而地溝油的成本,包括人工在內,大概也就是300塊錢,提煉出來的地溝油可以賣到1噸3000塊!這簡直就是暴利,比做高科技的利潤還高啊。其實還不止地溝油,比如說盜版光盤,製造光盤的利潤跟地溝油的利潤差不多的。其實,中國這些陰暗角落的地下經濟是非常可怕的,不但利潤高,而且效率也高。東方出版社常開玩笑說我的DVD不好賣,他們非常希望能夠找到地下經濟的盜版光碟批發商,用每張碟兩塊錢的低價賣給他們,請他們代售,肯定比正規渠道順暢多了。不過現在路邊賣的有不少我的盜版書和盜版光盤,聽那些小商小販說銷量還不錯,這也說明了透過這種地下經濟的產業鏈,我對中國的就業是有著巨大貢獻的。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