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蘋論:學運留下珍貴民主貢獻


蘋論:學運留下珍貴民主貢獻
這次學運對民主政治最大的貢獻,在於學生們召開的「人民會議」,以及對舉辦「公民憲政會議」的強烈訴求。但很顯然地,馬當局拒絕認同人民會議,更把公民憲政會議的良好構想閹割成「經貿國是會議」。
18世紀以來自由民主表面上獲勝,事實上執政當局與代議士經常違背民意,濫用人民委託給他的權力、暗中撕破或背叛與選民的契約、掏空民主精神,迫使人民奪回原屬人民權力,依賴的手段就是公民不服從以及召開人民議會和公民憲政會議,並以公投避開代議士的阻礙並訴諸直接民權。

自我封閉代議危機

台 灣代議政治弊端百出,與西方的民主體制危機如出一轍。巴黎第二大學政治學者札克奇瓦里耶說:國會議員的惡質,指出代議性的危機;嚴重的投票缺席率和議事立 法水準的低落,顯示參與的危機;議員個人自我封閉在私領域中,失去集體的參考標準,社會差異加深,說明政治社會聯繫的危機。

讓公民獲得決策權

在西歐,經過反省認定代議制已因弊端深重而過時落後,理想的民主應該是讓公民對集體的選擇得以掌握,而公民地位也正逐漸演變成一種積極的身分,絕不向任何剝奪公民權力的企圖妥協。「公民公投」的辦法就在這樣的觀點下發展出來的。
人民的直接心聲現在已被視為療癒代議制危機的仙丹。這讓代議制民主裡加進一些半直接民主的元素,可矯正權力濫用,並填補執政者和人民之間已挖成的鴻溝。
公民公投是保證人民在持續民主的環境下,能較積極的參與和介入,需要透過民調與「人民會議」促成人民參與,讓公民可藉著這些方式獲得決策權。德國哲學家哈伯馬斯因此說,這些改變無一不見證了一種基於溝通、討論和談判之「表決政治」模式的興起。
太陽花學運已呼應了西歐最新的民主趨勢,並重新找到民主邏輯的基礎,使各方意見得以公開辯論,而後決策可經由各種觀點都有表達機會的複雜過程,獲得最後的結論。「表決式持續民主」的發揚,使一種全新、建立在個人對公共事務更大投入的公民意識,正在西方民主國家逐漸成形。
可嘆的是馬、江都沒有意識到台灣民主亟需進展與深化,渾不知學生召開人民會議,且呼籲公民憲政會議以及公投的劃時代意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