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林飛帆:面對歷史 無可迴避的責任;也許是該大哭一場:一定會贏! 陳為廷12分鐘談話全文「從生活中改變」 黃建為:太陽花民歌七號「我想擁抱的 是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面對歷史 無可迴避的責任(林飛帆)

林飛帆首次回顧太陽花學運

更多專欄文章
為反抗失靈的代議民主,林飛帆領軍佔領立法院。資料照片
撤 出議場已經11日,而後續各項行動與組織計劃的籌備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中。回顧自318以來的佔領國會行動,有許多感觸,至今我無法梳理清楚;而對這場 行動的成敗定義,作為這場運動核心的參與者,我認為也不適合由我自己作詮釋。因此,這篇文章我希望就單純地說明我如何看待這場運動。
曾經和幾個朋友討論過,我們這個世代跟上個世代(野百合世代)所面對的環境到底有什麼樣的差異?幾乎所有人都一致覺得,這個時代比起上個世代的處境要再艱困許多。上個世代的行動主旋律,是在於突破威權、爭取民主。

政府逼人民上懸崖

然 而,我們這個世代,一邊面對著全球化的衝擊、新自由主義邏輯的強勢主宰、自由貿易的霸權思維宰制;同時也必須面對崛起中的中國正在透過各種力量進行對台灣 政治、經濟、社會的全面性滲透。除此之外,上個世代爭取的民主並不完整,在民主轉型過程中很重要的轉型正義的工作,距離理想仍差距太遠。這是我們這個世代 艱難的處境,而馬政府則是讓我們深陷泥淖、無法喘息的加害者。
馬政府執政六年,不僅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反而將這些問題推向極端。國共政商集團合謀以自由貿易之名,強力侵襲台灣現行的民主體制,不僅造就了專擅獨大的行政權和幾乎完全失靈的代議民主,也加深了早已懸殊的貧富差距與矛盾,是他們一步步地將台灣人民逼上懸崖。
時 間拉回3月17日下午,正在立院群賢樓門外靜坐的我們,得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在30秒內趁亂將服貿送出委員會,所有人都氣炸了。回想當下的情 緒,除了憤怒之外,隨之而來的是,對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意念,更加堅定。當晚,一群朋友相聚,即著手討論進一步的行動。3月18日下午,行動計劃底定。我們 的想法很簡單也很清晰,面對失靈的代議民主、獨大專擅的行政權肆無忌憚地破壞現有的憲政民主,佔領國會、奪回議場就是我們重建、恢復台灣憲政秩序的手段。

退出議場動能延續

318佔領國會的行動,當然是一場擁有高度風險的行動,無論是這24天對行動者身心的挑戰,還是對於行動過後的司法課責。
但 是,在這個關鍵時刻,我所看見的是,青年行動者與公民團體堅毅地參與,公民社會集體動員用各種方式強力支援,在這24天裡,他們沒有任何猶豫或退縮,即便 是經歷324凌晨馬政府的血腥鎮壓之後。人民回應這個政府倒行逆施、一意孤行的方式,在330那天50萬人上街已清楚地呈現。
退出議場之後的這11天裡,許多朋友們也沒有因為佔領國會行動告一段落而讓行動的腳步停歇。民主黑潮與各地的公民朋友們仍然持續、自發地進行割闌尾、反服貿宣講等行動,延續這波運動的動能。

不能忘記肩上責任

最後,回首這20多天,許多前輩每見到我們就說:「對不起,是我們做得不夠多、不夠好。」然而,現在每想起他們的話語,卻讓我有更深的焦慮和不安。是否20年後的我們也會握著下一代青年的雙手,說出同樣的話?
但無論如何,此時此刻,這一代的行動者,我們必須清楚,這是台灣對我們的召喚,也是歷史對我們的召喚,我們無可迴避,只能堅定向前。我們無須把自己墊得太高,但也不能忘記此時已扛在我們肩上的責任。這場運動,即是我們在歷史關鍵時刻上無可迴避的責任。
太陽花學運總指揮


有大將之風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414/378659/1/

太陽花輕唱 林飛帆:也許是該大哭一場




我擁抱的是 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太陽花民歌七號]
「我等待的是風起,祈禱的是和平」簡單的吉他伴奏,歌手黃建為輕唱,像在耳邊呢喃著這場學運,在喧囂之外、激情過後的沈澱,午夜時分靜心聆聽,曲終「我捨不得的是 你從不願落下的淚滴」,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說,「也許是該大哭一場。」

林飛帆今天凌晨在臉書分享「太陽花民歌七號─我擁抱的是一路裝作勇敢的你」,詞曲均由黃建為創作,影片集結該學運的照片且採黑白色調,片尾提到,黃建為在學運期間,進立院唱歌陪學生,「唯獨缺一首,可以陪他們休息的晚安曲」,該曲就是獻給學運的「太陽花民歌7號」。

他昨天換上臉書大頭貼,一樣身著軍綠戰袍,是學運期間一抹堅定微笑的神情,網友幫他修片除痘疤,還有人把陳為廷PS上去,像是要閉眼作勢親吻林飛帆。(陳亮諭/綜合報導)

太陽花民歌七號「我想擁抱的 是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詞曲:黃建為
當世界都睡了 我沒想到是你
披上了件風衣 就這樣狂奔而去

而世界還是黑的 我就這樣望著你
用生命的炙熱 燃燒一絲光明

於是我看到了 你溫柔的心
他用力的跳動著 還有倔強的脾氣

我害怕著失去你 才望著你的背影
我擁抱的是 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我等待的是風起 祈禱的是和平
我愛上的是 獨自站在黑暗中的你

當快樂都不見了 我們能去哪裡
再漂泊的靈魂 還是想找到安寧

當夢想都實現了 我默默望著你
為什麼還是有一種 寂寞的表情

於是我看到了 你溫柔的心
他固執的跳動著 還有倔強的脾氣

我害怕著失去你 才望著你的背影
我擁抱的是 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我等待的是風起 我祈禱的是和平
我愛上的是 你眼裡閃爍的風景

我害怕著失去你 才望著你的背影
我擁抱的是 一路裝作勇敢的你

我等待的是風起 我祈禱的是和平
我愛上的是 獨自站在黑暗中的你

我捨不得的是你從不願落下的淚滴



林飛帆昨天換上臉書大頭貼,網友KUSO修圖。翻攝林飛帆臉書







【出關播種》帆、廷及學生出議場 民眾簇擁歡迎】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985791
【出關播種》警方要求離場學生留資料 學生拒絕】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985790
【出關播種》現場民眾傳遞太陽花 強調遍地開花】⋯⋯
更多





 


出關播種》承擔責任而去 林飛帆高喊:一定會贏!
2014-04-10  19:08 〔本報訊〕太陽花學運今退場,學運總指揮林飛帆宣布感言強調,退出國會不代表棄守,而是新的開始。林飛帆說,未來將延續三大戰線,且會深入草根社會,串連50萬人的臉孔。「我們懷抱理想而來,現在承擔責任而去。」林飛帆說,學運一定會成功,一定會贏!
太陽花學運今退場,總指揮林飛帆在議場內召開記者會。(記者陳冠備攝)
太陽花學運今退場,總指揮林飛帆在議場內召開記者會。(記者陳冠備攝)
12

退出立院 不代表退卻

林飛帆說,退出國會、退出議場,確實是艱難的決定,也確實是需要極大勇氣的決定。他表示,因為離開國會後,所面對的期待、責任與壓力,絕對不會小於持續堅守在國會內。但他強調,退出國會、離開議場,不代表棄守、退卻。
林 飛帆表示,這世代的民主運動,絕非從3月18才展開;行動是延續台灣百年來,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我們延續的,是過往所有反抗運動的生命。」他列舉,接 下來有三項很重要的工作需進行。第一,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治化的監督;第二,對於兩岸服務貿易的審議,也持續關注;第三,對於公民憲政會議的推動,也不會 放棄。
林飛帆說,這三條戰線,在這場運動裡,把對這場運動的圖像,從單一的議題,推展到具有整個國家憲政層次的高度。因此,他指出,離開國會後,三條戰線也是他們必須肩負的工作。

串連50萬人 深入草根社會

林飛帆宣告,離開國會後,學生即將展開全島巡迴與組織串連的工作。他強調,50萬人上街,不是沒有面孔的群眾,「我們會深入在地、串連,彼此認識50萬人的每一張臉孔。」他更感性的說,這場運動沒有結束,我們懷抱理想而來,現在承擔責任而去。
林飛帆指出,現在的台灣,就是我們最重大的責任。這個國家從政府到國會,都應該屬於人民,也應該由人民領導。離開國會後,轉守為攻、深入草根、捲動社會,這是堅持的方式。
林飛帆最後表示,如果有一天,學運得到的成果和承諾,再一次被執政黨撕毀,這場運動的結語,就會是再一次更全面、更廣泛的抗爭。他說:「佔領國會,只是這場行動的前言,下一章,將在民間社會展開,轉守為攻,我們必再回來,我們一定會贏。」

 

 

「從生活中改變」 陳為廷12分鐘談話全文 



太 陽花開24天終退場,學運領袖陳為廷今步出立院前,在議場內發表12分鐘談話,除感謝全台、全世界的朋友幫忙外,也細細品嘗這些日子來佔立院、攻政院的回 憶與感受。陳並呼籲所有人在未來若變成被對抗的大人時,一定要記得這人生中最重要的24天,謹守做為人的最後底線;出了立院後,記得帶著傷口或收穫,繼續 前行,希望能在運動的終點再次並肩擁抱。(饒偉生/台北報導)

以下為陳為廷12分鐘談話全文:

在 那個夜晚我們知道我們在知道面對一件重大的事情,但我還不知道、還不確切理解我們將會面對什麼,接著在那個夜晚過後,我們會想起的是,我們記得那個夜晚迅 速的湧入數萬名的公民,我們會想起所有NGO的團體放下手邊的工作義無反顧湧入加入這個工作團隊承擔起在青島東路、濟南路相關的工作,我們不能忘記在第一 時間跟著學生一起攻堅的在中山南路公投盟的所有民主運動的前輩,他們承擔起這個運動在場外所有的相關的庶務的調配,後續也加入更多。

許多更多學生和公民的湧入,也標示著從一開始這場運動就不僅僅是一場學生運動而已,事實上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屬於公民的運動

我在這邊給所有在場外,包括綠盟、NGO在內的朋友給予掌聲。

在那個晚上之後,我們接著會想起的是所有在這個議場裡外周遭,以及不在議場周遭的台灣各地或世界各地,關注這個運動、參與這個運動的朋友,他們進行的工作與努力,我們會記著。

這 些工作有很多繁瑣、繁複的項目,包括我們守住議場8個門的朋友、包括每天24小時輪班在2樓守著天梯的朋友、包括守護著我們在門口、在場外擔任糾察的朋 友、包括所有志願參與的醫療、律師團朋友們,這些都是很繁瑣、很繁複的工作,但這些工作往往不被看見、或鮮少被看見,所以他們的意見有時往往也很難傳達到 決策的過程當中。

這些朋友裡面有的是學生,有的不是。像是從第一天開始就在現場默默做起清潔打掃工作、默默做起回收、垃圾處理工作的林老師,或者是場外一些朋友,他們不是學生是公民,可是他們比一般公民更勇於現身,他們是我們在場外負責糾察工作的朋友。

當我們面臨好幾度真的有外界的人拿著刀、拿著危險物品進入場內時,是他們協助守護這場運動,這些朋友怯於現身,因為他們當中許多人的確有幫派背景,儘管他們有幫派背景,但我們永遠難以忘記。

有一晚開會時,其中一位告訴大家,他雖然有幫派背景,他也知道現場學生看到他也會怕,但他真的關注這個運動,他看完所有的法條,他看完所有服貿協議的條文,他願意加入這個運動,他願意守護這個運動,即使他知道自己不會被看見

是這些所有的包括場內外、包括在全台灣、全世界各地處理這些繁瑣庶務而不被看見的朋友們撐起這場運動,這場運動是屬於各位的。

當然我們必須要反省的是,為什麼這些人不被看見,為什麼這些人被劃在一條學運的線之外,這是我們必須要所有共同反省的問題,如果這是一個值得關心的議題,這 是一個每個人都該參與的運動,這社會應整個共同認知運動不只屬於學生,還屬於這些默默做著事情,默默在參與這場運動而不被看見的公民朋友們。

另外,我們還會想起這些運動還有相當多令人難忘的時刻。我們不可能忘記323那晚,我們有許多夥伴在行政院的院區裡面、在行政院的黑暗當中,面對赤裸裸的棍棒、盾牌、噴水車,他們面對鎮暴部隊,面對各式各樣前所未聞,在我們成長經歷中,從來沒有看過、沒有見過、沒有體示過、沒有體驗過,這些赤裸裸的國家暴力。

我們會記得那天晚上我們的憤怒與恐懼,我們會記得在那之後,我們之間的猜疑與信任,可與此同時,我們會永遠記得,在行政院的行動,是一場屬於我們所有人,屬於人民的偉大戰役,是這場戰役讓人民清楚看見、讓這世界看見人民有多憤怒,看見這個國家有多專制,這是我們所記得的行政院的行動

我們會記得行政院行動過後更多憤怒人民走上街頭,我們不會忘記330那天50萬黑潮淹沒了街頭、淹沒了這個政權,讓這個政權看見全台灣、全世界各地幾十個城市響應這場行動的人民的團結與意志。

最後,我們當然不會忘記,330大遊行過後在夜晚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下了好幾天 ,沖刷了議場外所有朋友、所有夥伴,但這場大雨並沒有沖走我們的信心,所有夥伴,他們躲在屋簷下甚至就孤零零的搬著椅子、撐著雨傘坐在路上,持續地參與運動。

在大雨過後,我們看見近一步的全台灣的朋友,這50萬人他們回到家鄉,回到他們的生活裡面,他們認知到運動不只在街道上,他們認知到運動要從生活中展開,要從地方展開,所以我們看到很多中南部同學組成黑潮聯盟持續對國民黨施壓,我們看到一群從事審議民主的團隊在50萬人集體行動過後,在議場外執行我們所關注的《服貿協議》,我們所關注的兩岸監督條例的實質審議。

我們要讓讓執政黨看到我們最堅定的武器是民主的深化,這是這場運動中持續深化的成果,以上所提到所有這些,是我們會深深記得、我們將會永遠記得,在這個經歷中,所有的各位。

當然這過程裡面這個運動還沒有成功,但是我們也沒有失敗,這場運動看到一些問題,包括各位所質疑的決策機制、包括各位所質疑的綠色軍外套的英雄主義問題,所有這些問題,我們都將坦然接受,後續的批判與檢討,這些所有質疑裡面,我們都清楚理解各位的質疑。

我們在這場運動中也做了各種嘗試但顯然遠遠不夠、也不足,希望我們在日後的運動當中,可以試圖就這些問題提出更好的解答,而所有這些我們在議場裡面尚未完成的運動訴求,也會在日後的組織運動中設法盡力的達成。

最後想要跟所有議場內、議場外的同學說的事情是希望有一天當我們變成被了對抗的大人的時候,我們不要忘記我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24天,這24天與接下來的日子,可想而見的是一場盛大的戰役,它們不只是對於這個政權,也是對於財團的戰役。

它同時還是對於我們作為人、生為人活在這個體制內,我們如何去謹守做為人的底線嚴苛的考驗,這是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走出這個議場後,運動還會持續下去,如果政權再不悔改、如果議會還是被寡頭、被財團所把持,我們終將回來,而且不只回來這裡。

期待所有的夥伴,在接下來的路途上面,帶著我們彼此的傷口也好、收穫也好,帶著我們這24天來,我們所凝聚的共識跟我們承擔的責任,期待我們所有的夥伴,能夠在勝利的那天,能夠在運動的終點,我們還能夠並肩擁抱。謝謝大家。






陳為廷、林飛帆在議場發表聲明。黃世宏攝
陳為廷發表完談話後,步出議場。杭大鵬攝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