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請您記住他們;呂秋遠:以恐懼為始,以自信為終。謝謝你們曾經給我一個夢,而夢,將持續下去。





《太陽花側寫》請您記住他們自由時報 – 2014年4月8日 上午6:12

長達二十四天的太陽花學運,將在週四光榮退場,學生們展現的勇氣與毅力,值得我們永遠記住他們。

三一八那一晚,十位黑島青成員,聲東擊西、一聲吶喊,上百位學生爬上鐵門衝進立院,學運過程中在內部搞分裂、爭出頭的人,以及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 指責學生非法佔領國會是現行犯的大人們,如果你沒勇氣衝撞扭曲的民主體制、沒能力爬過那道鐵門、沒肩膀承擔法律的後果,你就沒資格指責林飛帆、陳為廷。

江宜樺教授過去說,「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所以江院長說 自己始終如一,因為政府已「認真回應」,所以學生沒有理由抗議。但事實是,在學生佔領國會前,不知有多少學者、多少團體,不斷提出對服貿協議的質疑,要求 重啟談判,但馬政府從未「認真回應」,形式化開完十六場公聽會後,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因此,這場抗議有其正當性,哪怕是暴力抗議,當權者已無任何正當理 由對學生秋後算帳。

馬英九說學生訴求一變再變,政府已經回應。但事實是,學生的核心訴求從未改變,而是在學運過程中,透過更多的激盪與內部討論,有更具體化的論述與執 行層面,而這是社會運動的必然,對一個只活在自我意識的馬總統而言,當然無法明白,就如他無法明白,為何閣員假日需要Family time,為何鹿茸不是長在鹿的耳朵裡。

這群孩子,不只讓全國人民起而了解什麼是服貿協議;這群孩子,帶給我們更多的是希望,相信我們可以有超越藍綠的可能,相信我們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記者陳曉宜)
蘇拾瑩 SusieSu4599協會(賜福久久)
2小時 ·
呂秋遠律師的好文~ 反映出事實與許多老人家的心聲~

謝謝你們,這二十一天以來的努力。
回顧這二十一天,其實我很慚愧沒有幫上你們的忙,畢竟我只能在鍵盤上,敲打出我的思想,努力的激勵你們。這二十一天當中,從佔領立法院、偶然的靜坐在行政院、無止境的協商與抗爭、三三零遊行、人民會議等等,你們給了我們這世代的人一個希望。
曾經,我以為80年後出生的世代,已經不會有理想。他們固然有能力,但是不會有50年的吃苦、60年的耐力、70年的創意。但是,你們帶領了90年以後的孩子,讓我們這群青年與中年,見識到什麼是「思辨的力量」。
是的,你們的行為,帶來的力量是思辨。你們在短短二十一天內,讓台灣的思考力翻轉了一大圈。我們開始思考服貿、民主、傾中、國家暴力、說謊、媒體壟斷、言 論自由、政治與友情,這些日子以來,國家陷入前所未有的爭辯,這些爭辯的力道,豈是二十一天我們可以想得到的。你們讓台灣年輕人的創意、思考力、想像力、 魅力、語言能力,在這短短的二十一天內激盪出許多火花。我們思考了未來、思考了中國與台灣的定位、思考了政治、思考了文化。我們在想,是什麼樣的力量,願 意讓你們擠在議場內,忍受國家暴力的壓迫、傾中媒體的抹黑、憂心家長的呼喚,而我們,只能慚愧的在議場外,無力的替你們發聲。
你們的組織能力,著實讓我們訝異,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邀集五十萬人上街頭,而又井然的散去,只為了表達對政府的不屑;你們的外語能力,著實讓我們驚 艷,能夠與超過十五個國家的媒體對話,並翻譯訴求;你們的毅力,著實讓我們佩服,能夠住在那個又髒、又臭、又潮溼的議場內,住上十五天;你們的冷靜,著實 讓我們羨慕,能夠在這麼多的媒體造神下,仍然安然自若;你們的謀略戰略,著實讓我們讚賞,能夠逼迫馬政府把已經吞下來的服貿錠,又吐出來重新考慮,還逼得 立法院必須審議兩岸協議的立法條例。
最重要的是,你讓中國看到部分台灣人的骨氣,願意在威脅下站出來,思辨自己的未來、決定自己的方向。讓他們知道,即使將來有一天,他們能像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一樣,吞下台灣,但我們不會是克里米亞人,會遍地烽火的反抗到底。我們不會是香港,也不願只是經濟成長的動物。
我們會思辨!這就是我們之所以為人的條件。
謝謝你們的一切,讓我有機會可以寫下那些文章,讓欣賞我的人,看得見你們的辛苦。但是我能做的很少,只能在文字上為你們加油。天還沒亮,我們對抗政府的決 心,是一輩子的,無論民進黨、無論國民黨,或甚至是共產黨執政,人民註定永遠要與政府對抗,永遠要讓政府在我們的腳下。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是過去的前輩 爭取而來,往後擁有的一切,謝謝你們這些年輕人起了頭,讓我們可以開始接下來的腳步。
謝謝你們曾經給我們的感動,也歡迎你們從地獄回到這殘酷的人間。
關於那一億元,我非常願意支付,更願意去投標。至於你們犯下的罪,我不能扛,但是我願意為你們辯護,或是繳納罰金。
以恐懼為始,以自信為終。謝謝你們曾經給我一個夢,而夢,將持續下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