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蘋論:馬江化解危機的路徑 ;馬仍不知整個世代跟他翻臉、馬英九是亂源、最大輸家;蘋論:馬辦不如台辦 ;馬英九無血無淚(江春男);魏揚:馬英九需要接受民主再教育

 

 




蘋論:馬江化解危機的路徑



更多專欄文章



六 年前,馬英九剛當選總統,王金平預見兩岸將開始大交流,他疾呼要趕快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否則一定會出大亂子」。甫當選總統的馬英九,當時在國會 還擁有3/4多數席次,根本不願讓立法院參與他即將開展的兩岸大計,從頭到尾冷處理王金平。此事最後變成太陽花學運的導火線,幾乎要了馬英九政權半條命。

修《公投法》解僵局

35年前,國民黨政府沒問過任何人,逕行決定核四興建計劃,從此開啟了台灣為時最長的反核抗爭。到現在,核四還沒發電,也極可能發不了電,不但可能讓投入建廠的三千多億預算付諸東流,三十多年來台灣社會為此耗損的政治社會成本更難以計數。
有權力的人總是嫌自己的權力不夠大,所以想方設法規避監督與制衡。剛當選的馬英九民調超高,志得意滿,不願透過立法與立法院分享權力,但他絕對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變成九趴總統,導致他行使兩岸交流權力的正當性被質疑。
35年前威權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心中沒有人民,更沒想到反核抗爭讓核四建廠耽擱了35年,最後竟變成現在政府的燙手山芋。他們以為逃避人民監督是達成目的最近的路,沒想到這條路反而最遠。
台灣的憲政體制有大問題,選出了一位權力無限大的總統之後,他只要派一個隨時可被撤換的行政院長,即可應付立法院監督。這套體制在總統擁有高民意時還可以運作,一旦像馬英九一樣變成九趴總統,其行使權力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就出現扞格衝突,太陽花學運就是這背景下的產物。
兩岸協議監督立法問題暫歇,反核四爭議卻方興未艾,這都顯示這個政權已出現系統性危機。儘管學運期間不少人提出公民憲政會議主張,但短期內修憲顯然不可行。
因此,立刻發動補正《公投法》:透過合理可行的公投門檻設計(以各國立法例,應該在三成以下),擴大人民政治參與,應可稍稍彌補現行憲政體制屢屢造成政治僵局的闕漏。

行政立法承擔化解

此外,核四問題早已成為台灣政治的歷史共業,透過朝野領袖峰會,抑或立院通過主決議,由行政立法兩院共同承擔核四走向的作法,都可及時化解核四危機於無形。
而若對民意仍無動於衷,冥頑不靈。另一場比太陽花學運更大更廣的群眾運動,恐將成為壓垮國民黨執政的最後一根稻草。

吳叡人:馬仍不知整個世代跟他翻臉

2014-04-18

「年輕世代 在保衛台灣民主」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昨表示, 三一八學運後,馬英九總統「誤判政局」,「年輕世代在說明要保衛台灣民主、還不懂嗎?整個世代在跟他翻臉,馬卻到現在還不知道。如果按照醫學說法,可能要把馬的腦前額葉切開檢查,才知道他腦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馬英九總統昨天前往中研院出席釣魚台問題學術研討會,吳叡人(左起)、瞿海源、施俊吉等中研院學者手持太陽花高呼口號抗議。。 (記者廖振輝攝)
    馬英九總統昨天前往中研院出席釣魚台問題學術研討會,吳叡人(左起)、瞿海源、施俊吉等中研院學者手持太陽花高呼口號抗議。。 (記者廖振輝攝)
  • 馬英九總統昨天前往中研院出席釣魚台問題學術研討會時,向場外群眾微笑揮手。 (記者廖振輝攝)
    馬英九總統昨天前往中研院出席釣魚台問題學術研討會時,向場外群眾微笑揮手。 (記者廖振輝攝)
吳叡人指出,三一八反黑箱服貿學運後,馬總統還以為只是一小群人佔領立院,殊不知整個社會已「動起來」。

「318運動 暴露憲法架構不足」

他感嘆,從今以後台灣會進入「多事之秋」,每遇到不公不義的事,就會有公民集結起身反抗,就像美國六○年代發生諸多抗爭運動一樣。
吳叡人更質疑,國民黨喊改革,竟然是在講如何積極使用網路工具,並未從「人民想要的和黨的價值完全不一樣」的層面去做根本性的改革;人民不要少數菁英以密室會議把台灣賣掉,要的是民主程序、社會公平、文化多元、永續發展的價值,而非經濟收買那一套。
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丞儀與中研院人社中心助研究員陳嘉銘則指出,台灣正面臨「憲法時刻」,三一八公民運動暴露現在的憲法架構不足,人民難以信任有權無責的總統,也不相信熱中於往來兩岸的藍、綠中央及地方民意代表能做到「民主把關」。台灣人民想要有一個更能有效確保台灣權益的兩岸交往架構、擴大公民參與的機制;釐清總統與行政院長的權責,加強國會監督力量。

「司法追殺學生 看不出反省」

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陳儀深說,政府及司法在追殺學生,完全看不出反省,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蘋論:這些人都是綠的……


馬政府的黨政高層用不具名的方式向媒體放話,指稱王金平在學生攻進立法院之初,曾經要求警方進行處理,才有三波攻堅行動。事實上,早在4月6日王金平探望學生當天,所謂的黨政高層就放過一樣的話,想以此折損王金平化解學運風波的高度與正當性。這作法果然激怒王金平說出「(府)道歉十次也不夠」的重話,對馬而言,完全是損人而不利己。

馬金江傷人傷己

其實,學生攻進立院議場,不僅嚇壞所有人,連林飛帆等學運領袖自己都嘖嘖稱奇,王金平第一時間下令警察要奪回議場,本也是當權者的慣常反應。但這有什麼好拿來說嘴質疑的呢?因為這場學運後,馬金江過不了服貿、把敵人(王金平與學運)捧成英雄,還惹來一身罵名,正是不折不扣的最大輸家;輸家想翻本,所以不惜打出七傷拳,卻傷人更傷己,局面越弄越擰。
這幾乎已成馬金江體制的危機管理模式了!比如說,他繼續扯出12年前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時,主張兩岸協議不用國會審查的舊聞,刻意忽略當時兩岸官方幾無交流的客觀環境。學運正熾時,他們起底林飛帆、陳為廷,宣稱他們主張台獨、是小英青年軍,就是不願正面回應學運的訴求。馬金政權不斷旁敲側擊、聲東擊西,以為這樣可號召諸侯勤王,但那座與人民之間的高牆卻越築越高,最後把自己困死在圍城裡。
服貿本來就是有利有弊,但這個政府只講好的,就是不願面對人民恐懼,導致人民越來越害怕;學生主張先立法後審查,但馬政府回說:「立完法,這個服貿也沒了。」他失去了人民的信任與支持,但卻自以為是蠻幹到底,搞到最後,連原本有條件支持服貿的人都開始反服貿。 

被圍城只會取暖

林義雄將為停建核四無限期禁食,老實說,我們對局面的發展感到悲觀。因為以馬英九個性與他處理政治危機的慣性,他根本不懂如何與林對話,遑論吸納別人的意見,化危機為轉機;我們對林義雄老邁的身體與無謂的犧牲感到擔心,也為持續的政治僵局造成國家的撕裂憂心如焚。
昨天,馬英九來到中研院,再度被數百名學生圍堵抗議,好幾位中研院資深研究員還史無前例地舉牌抗議。馬已經被圍城了,但回到總統府恐怕還會與幕僚官員互相取暖說:沒關係,這些人都是綠的……。 

江春男:太陽花對北京的啟示

2014年04月18日00:09

過去兩岸交流造福了特殊的政商集團,大陸各級領導來台,他們一定爭先宴請,有吃不完的飯局。經過這次學潮的洗禮,這種歡飲熱宴,為歌幾何的盛況,恐怕好景不長了。

中共對台系統對學運的反應,初期和國民黨一樣,以為民進黨在幕後搞鬼,學生成不了氣候。後來訊息越來越多,越感到困惑。他們不相信有五十萬人,也不相信馬政府的十一萬人。但三三○的街頭場面,他們被嚇到了。

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不批學生,不談台獨,不提民進黨,罕見地以低姿態表示受到學運的啟示,知道服貿拹議的「受益面不均衡」。這個「啟示」不是客套話,背後有深意,值得細細品味:

第一,平常與大陸交往最密切,獲得最大好處的企業界人士,不敢公開支持服貿,他們的聲音出奇的微弱,最多登廣告表態,沒有人真心辯護,許多企業家兒女也參加太陽花活動。

第二,在馬王之爭中間,國民黨大老,沒有人挺馬。在學運中,有社會聲望的人,不論政界或學界,幾乎無人出面支持馬。

第三,馬的危機處理之低能,超乎想像之外,他在黨內沒威望,在社會沒聲望,做人做事一無可取之處,在學運之後毫無反省之意,不肯向群眾學習,連假裝也不會,如此昏庸,令人昏

第四,學生對網路科技的運用如此純熟,台灣民間力量的豐沛,公民團體的威力,基層民眾對兩岸交流模式的反感,以及對權貴集團的憤慨,都讓國台辦得到啟發。

其實,涉台人士常常掩蓋不住對王郁琦和林中森兩人的失望,他們在長相口才身材知識能力經驗資歷各條件幾乎無一具備,派出這種人和中共打交道,真是侮辱大陸官員的智商。

台辦系統在太陽花下,得到不少啟示,相對於馬英九的麻木,令人欲哭無淚。

三三○的街頭場面,讓中共對台系統被嚇到了。








馬英九有口皆碑


太陽花學運落幕後,人民日報立刻發表評論說,兩岸簽定服貿協議,台灣即可在大陸享有優惠待遇,並藉此途徑走向全球化;不通過服貿,台灣就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

這個說法和馬政府的說法完全一樣,連標點符號都不必改。國共心心相印,雙方已到心領神會如斯響應的境界,這種相知相惜之深情,恐非廣大台灣人民所能理解。

相較之下,國台辦系統態度比較柔軟,張志軍主任說「學運給了我一個啟示,就是需要了解台灣所有情況,尤其是基層民眾和中小企業的想法」,他還表達希望能直接與台灣學生對話。你看他話講得多漂亮,不愧是資深外交官,把馬辦一票人狼狼地比下去,果真是「馬辦不如台辦」。

中共對台系統很多,除台辦之外,還有外交,軍事,經貿,宣傳,統戰和許多安全單位,他們的工作對象不同,對問題看法不同,有的強硬,有的柔軟,最多的是以無知當力量,以立場代替真相,但近年來兩岸交流密切,開始出現知台派,對台灣社會政治各層面,有相當了解,而且人數越來越多。

有趣的是,各系統對馬英九的無能都有共識,大陸對此幾乎有口皆碑,沒有人不罵的。罵他不只政治低能,而且做人無情義。國台辦深入台灣各階層,知道馬在台灣政界沒有盟友,在國民黨內沒有真心同志,在民間找不到諍友,企業界很少人瞧得起他。馬王之爭連續劇演不完,更讓中共看爛這個人。

馬的民調太低,統治的正當性所剩無幾,中共對此知之甚詳,但是對他此現象的評估不同,有的認為他無藥可救,趕快扶植接班人,或尋找替代方案,為未來政局盤整預為籌謀;有的認為他的親中情結是最大資產,在他下台前要善加利用,為兩岸政治架構建立百年基礎。但是,學潮一來,這種算盤立刻幻滅了。

太陽花對兩岸關係有深遠影響,大學生到大陸旅遊交流的機會很多,他們與張志軍對話可能比馬英九還容易。他們的自主性很強,生長在全球化和網路世代,反服貿不見得是反中,如果中共能夠解放思想,尋找真實台灣,重新檢視國共交往模式的誤區,跟台灣全面交往,則兩岸關係更可以行穩致遠。



蘋論:馬辦不如台辦
2014年04月12日









學 生佔領國會甫落幕,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說:「學運給了我一個啟示,就是需要了解台灣所有情況,尤其基層民眾與中小企業的想法。」他甚至說,如果條件允 許,希望能直接與台灣學生對話。張對學運的談話說得比馬政府更軟更委婉,對照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昨天表示,不排除重新談判服貿的說法。顯然,在學運之後,服 貿爭端已走到另外一個進程,而其中最尷尬的無疑是裡外不是人的馬英九。
還記得吧,學運期間馬英九說了多少次「服貿協議一個字都不能改」,結果背後 那隻手已經繞過馬想要直接與學生接觸。有人說,這是因為仲介太爛,買方直接約賣方談;此說相當貼切地點出兩岸服貿走到現在不上不下的窘境。但嘲諷馬政府是 個「爛仲介」之餘,卻還有更多政治線索必須爬梳。

中國已看出盲點

第 一、學潮激起了台灣的反中聲浪,橫移了台灣長久以來僵化的兩岸座標,衝擊所及,馬英九日思夜想的「馬習會」應該已經胎死腹中。原因很簡單,老共在見識到台 灣社會風起雲湧的反馬聲浪之後,豈可能再以九趴總統為政治對手?若中共還昧於時勢,往馬習會的方向死裡送,豈不激起更多反中聲浪與「分離意識」。
第二、馬英九表錯情,那些游走於兩岸的政商聯盟可沒有會錯意。早在學運退場前兩周,六大工商團體就疾呼支持「先立法、後審查」,而郭台銘對這次學 運退場的賣力折衝,更是引人矚目。張志軍坦言,「兩岸關係對台灣的受益面不均衡,未來要讓更多台灣人享受和平發展的紅利」,都顯示中國很快地從這場學運看 出對台工作的盲點,其靈活性與細緻包裝遠非馬政府可及。
第三、在學生反服貿成功之後,該如何面對台灣無可迴避的區域經濟整合?尤其在中國主導RCEP,也可能先我一步加入TPP之後,台灣如何面對中國這個超大經濟體?開不開放顯然不是單純的是非題,但在反服貿的激情亢奮後,我們能釐清嗎?
馬辦不如台辦,一場學運之後,馬政府已確定跛腳;問題是,這不僅只是一場對馬政府的戰爭而已。在學生光榮從立法院撤退後,恐怕還得意識到,最強的對手還在我們的牆外伺機而動呢。






司馬觀點:馬英九無血無淚(江春男)


學生佔領國會3個多禮拜,幸賴王金平及時出面,好不容易化解這場政治風暴。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學運落幕當天,馬王之爭迅速推出續集。馬主席唯恐天下不亂,自己成為台灣的亂源。
馬英九無法跟學生對話,對太陽花束手無策,把難題全推給王金平,多次敦請「非常辛苦的王院長,盡全力整合朝野意見,幫忙協調學生,早日退出議場」,想不到王院長收拾殘局的當天,等待他的不是馬英九的感謝,而是馬的繼續追殺。

利用黨紀維持權威

賴素如因收賄被檢方羈押並起訴,只是停止黨權。王金平所涉及的關說案,與貪瀆無關,未涉刑責,未被調查,更未被起訴,只因馬英九一人之好惡,不顧司法之正當程序,一夕之間,利用黨紀,就想把國會議長拉下台。
結果官司敗訴,他再接再厲,把私人恩怨當作國仇家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用黨紀開除國會議長,這種手法在民主國家聞所未聞,但和中共的家法頗為相似,中共反貪先以雙規伺候,周永康這隻大老虎就是這樣被關進籠子,馬英九是否從中國模式得到啟發,外人不得而知,幸運的是,國民黨的紀律委員會可以學中共的紀委,台灣卻拒絕變成中國。
馬主席不顧民主制度和憲政精神,用黨紀維持領導權威,真是生錯了地方。但一般人都說馬無能,才會有今天的結局,其實,光是無能,不致淪落到這地步,這不是無能,而是無情,不是無情,而是無所感。

對周遭人民無所感

王金平曾引用老子的話:「以百姓心為心。」來勸馬英九,這句話對馬毫無意義,因為他以自己心為百姓心。立法院正在廢墟中,黑色島國正在燃燒,馬英九卻忙著報私仇,到處尋找失去的洋娃娃。
他常為抽象民族落淚,卻對周遭人民無所感。像魚一樣,他無血無淚,是一種沒有溫度的動物。



出關播種》魏揚:馬英九需要接受民主再教育


2014-04-10  13:32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華府九日報導〕針對馬英九總統今早在視訊會議中強調,服貿議題需要在國內繼續溝通和教育,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的魏揚今天反駁說,馬總統才應該被教育並學習什麼是民主。而且學運開啟了台灣人對服貿的認識與辯論,這個教育過程已經展開。
受到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邀請,魏揚在美舉行記者會,會中表示,馬總統才應該被教育並學習什麼是民主。(資料照)
受到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邀請,魏揚在美舉行記者會,會中表示,馬總統才應該被教育並學習什麼是民主。(資料照)
受到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邀請,魏揚與黃郁芬兩位太陽花學運的領袖今天下午在華府舉行了記者會,傍晚並到喬治華盛頓大學進行座談,引起與會學生和學者的熱烈討論。
魏揚在記者會上表示,學運爭的是民主、主權與正義。如果因為參與學運被起訴,他會聘請律師答辯,但如果被判刑,他會去坐牢,因為他說過會負法律責任。但他認為自己可能違法,但認罪不認錯,因為這是一個抵抗權的行使。
對於馬政府表示學運已影響到台灣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進展,黃郁芬說,學生們不反對自由貿易,但對程序和內容認為有必要更嚴謹評估,尤其是中國服務業進入台灣是否影響他們喜歡的生活方式,以及民主自由,他們有質疑。
在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座談會上,前北大教授夏業良以及中國異議人士楊建利都肯定這次學運的意義,認為台灣的民主被帶入另一個層次。夏業良說,這次學運不僅對台 灣有歷史意義,對中國也是如此,雖然中國和台灣的學者仍在辯論中,有人甚至批評民進黨在背後支持,但他認為一個國家的民主機制本來就要經得起民意檢驗。他 希望台灣學生也要關心中國的民主,讓兩岸學生能合作。
楊建利則說,這次學運顯示了台灣的公民力量,他們不但要確保台灣民主成功運作,而且愈來愈好,因為這是台灣能對中國做的最大貢獻。學運給中國領導人的訊息很明確,就是他們不想和中國靠得太近,顯示北京的統戰達到了極限,他很好奇等著看中國下一步會怎麼做。
魏揚表示,太陽花學運中有人主張獨立,但也有人立場不同,這次學運從未主張獨立,接受FAPA邀請不代表雙方在獨立上合作。他認為,學運未來是應該關注中國的民主人權,甚至協助中國民主化,不是為了追求統一,而是追求民主。
他們兩人十日還要到國會山莊與美國議員及其幕僚溝通,傍晚與華府台僑座談,十一日起訪問紐約、休士頓、達拉斯與舊金山等城市。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